刚刚更新: 〔姑爷已无敌〕〔守护天使与你同在〕〔当梦境映入现实〕〔闪婚总裁的限时宠〕〔我在艾泽拉斯学魔〕〔等四季也等你〕〔潜行追凶〕〔赘婿为王〕〔我染指了八零反派〕〔苏程长乐公主〕〔穿成短命女配之后〕〔我靠科技种田兴家〕〔重生后她只想种田〕〔心魔种道〕〔绝世无双萧权〕〔好女婿萧权〕〔阅见天下萧权〕〔斗米仙缘〕〔法学生猛〕〔第一弃少江北辰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一百一十一章∶蒋离欢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红烛摇曳,一个身穿红色纱衣的女子缓缓走了下来,说是穿着红色纱衣,其实就是挂了一块红色的纱料,纱料下雪白的身体若隐若现,恍惚间让人浮想联翩。

    女子一双赤足踏在台阶上,婀娜无比。

    他手拿一把圆扇,披散着头发顺着身体的曲线蜿蜒而下,此人容貌更是一等一的出挑,那双狐狸眼直能勾人心魄。

    他一步步下楼,走到桌边便慵懒的坐下,漫不经心的单手托腮,笑道:“起来吧。”

    此话一出口,却分明是个妖魅至极的男人的声音,这“女子”将圆扇放下,他胸前一马平川,分明是个男人……

    竹心和灵儿这才起身,竹心笑的谄媚,道:“门主,人已经在上面了,您看……该如何发落。”

    “想不到马媛那个老女人居然真的能探听道摄政王的下落。”这“女子”眉眼一弯,道:“准备离情香,我要好好会一会这伙人。”

    屋中,萧飖淡然的调息这真气,山鬼靠在门边,将楼下的动静听了个真切。

    他一边听着一边转述,说完之后微一挑眉,道:“离情香是什么?月莲宗的秘药?”

    “一种能让人产生幻觉的迷幻药罢了,只需稍微调动真气抵御便好,不是什么特别的。”萧飖睁开眼,道:“我原本以为我们遇到的就是月奴中的几个喽啰罢了,没想到竟然是月奴门门主——蒋离欢,那个死变态。”

    说到这蒋离欢,也算是个挺有名的人物,在江湖中,对他的评价与月奴一样,几乎都是负面的。

    早知如此,便不该在此地久留……

    山鬼笑侃道:“蒋离欢这人妖贪得无厌,天狐神功本是女子才能修习的,他不但强行修习,还修炼到了颇高的境界,导致现在不男不女的,人人都拿他笑柄。”

    忽然,房间中的红烛徐晃了一下,宇文璟下意识的护到萧飖身前。

    房间的门口,一个妖魅无比的身形矗立着,娇柔的女声说道:“几位客官,我们家老板娘有请,还请几位客官下楼一叙……”

    萧飖凝眸,厉声道:“呵,姑娘莫不是记性不好,我早就拒绝过了。”

    门口的女子轻声笑了笑,那声音轻缓,很是勾人:“极乐之宴,我怕你们错过了,抱憾终生啊……”

    山鬼离开了门边,捂住鼻子道:“这味道真是难闻……”

    萧飖深吸了一口气,道:“不用开门,跟她们耗着。”

    几人在屋子里与门外的身影对峙了片刻,忽然,秋平关不知为何闪身上前。

    “秋平关,你干什么!”

    山鬼反应过来的时候,秋平关已经目光呆滞的走到了门口,利落的打开了门栓。

    “哈哈哈哈,还是这位小兄弟懂事。”门开了,一些红色的雾气一瞬间冲入了房间里。

    秋平关似乎被控制了一般,跪在灵儿脚下,低声道:“主人,请您垂帘我……”

    灵儿一步一扭的走进房间,道:“你们以为迷魂散就只在茶杯里吗?哈哈,这小子毫无戒心,进了这客栈之后多次与我接触,自然已经中了迷魂散。”

    “我们与月奴向来没有交集,你们又何故如此。”萧飖镇定道:“你们这么做就不怕南宫佛莲清理门户吗?”

    灵儿媚笑着,道:“等门主练成了天狐神功第七重,南宫佛莲就会是我们家门主的手下败将,到时候月莲宗易主,我还得感谢诸位身上这精纯的功力呢。”

    萧飖蹙眉,渐渐的发现身体竟然动不了了,这些红雾中似乎有所蹊跷。

    可她明明已经调动真气……

    难道……不只是离情香……

    萧飖捂着胸口,轻咳了两声,问道:”这是什么?离情香吗?“

    灵儿踏着婀娜的步伐走近,道:“呵呵,是离情香。不过……这是我们门主精心改造的离情香,可以加速天狐神功的渗透,我们门主称其为……离情欢。”

    萧飖觉得意识越发的不受控制,她抓紧了宇文璟的手。

    宇文璟冷着一张脸,额头上却也微微渗出了汗珠,显然,凭他的功力也不能抵御这所谓的离情欢……

    “你们功力高,迷魂香已经奈何不了你们了。”灵儿说道:“不过……这离情欢也够你们好受的了。”

    灵儿说着,只见门口又走进来一个红衣人,萧飖的视线太过模糊,没有看清这红衣人的长相,

    只听到一个不男不女的声音,十分悲情的说着:“但凡有情,就会坠入离情欢的无底幻境,等你们绝望的时候,就会心甘情愿的把功力给我……”

    萧飖实在撑不住了,他紧紧的拉着宇文璟的手,迷迷糊糊的叫了一声“子夜”,之后便昏了过去。

    “人间的情不过如此,随缘潇潇来,随风洒洒去,你们又何必如此贪恋……真是可悲的人啊……”

    蒋离欢说着说着,竟然动容的流下了眼泪,他拿出手绢擦了擦腮边的泪痕,道:“灵儿啊,你先出去吧,这个傻小子我赏赐给你了,把门关上,无论房间里发出什么声音,都不能进来打扰我练功,知道吗?”

    灵儿迟疑了一下,道∶“门主,这黑衣服的瞎子……”

    “这个我留着也有用。”蒋离欢道∶“要不是念在你们辛苦,那傻小子也应该能助我一臂之力的,不过……我想来体恤你们,就把这小子留给你们享用了。”

    “灵儿领命。”灵儿说罢便出了房间,秋平关也面无表情的跟了出去。

    房间的,门关上了,那一片红雾也被挡在了房间里。

    灵儿下楼,秋平关就那么寸步不离的跟了下来,他双眼无神,表情诚挚的不听嘀咕道“主人,求你怜惜我……”。

    竹心上前,蹙眉道:“不是说两个吗?怎么就剩下一个了,这……这怎么分啊?”

    “有一个就不错了。”灵儿道:“我看门主那个意思,巴不得一个都不给咱们留。”

    竹心一跺脚,道∶“这门主也太小气了吧,就留了这么一个武功低下的给咱们,三两下就吸干了,有什么意思。”

    “忍忍吧,走吧,去楼上的客房办事,他功力不深,我们直接吸就可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