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先婚厚爱:帝少宠〕〔魔君一心只想宠妻〕〔被大佬坑后我成了〕〔丹圣乾坤〕〔战婿无双〕〔青莲之巅〕〔荆轲让我刺秦王〕〔私人修仙家教〕〔高阳〕〔满级大佬身在末世〕〔倾世替妃又皮了〕〔中二少女的火影之〕〔她在陆爷心头纵了〕〔武谪仙〕〔女神的私人医生〕〔1胎2宝:总裁爹地〕〔狼性燃情:快被总〕〔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陈苍生苏倾城〕〔财法仙途林夕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一百零五章:山水葬英骸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城外山岗处,也算是个景色秀丽的地方,依山环水,是个天然的墓地,却不是个吉利的地方,因为这山岗的背面就是乱葬岗……

    山岗处早已经挖好了一个大坑,只等将棺椁一个一个的罗上去下葬……

    看起来倒像一个……中规中矩的乱葬岗。

    萧飖坐在马车里,看着外面的情景,淡淡的说:“这些应该不是全部吧……”

    “这就是全部了。”宇文璟凝眸,答道:“宋老将军带人在下面搜了许久,也只能收回这些,没有联系家人,直接装入棺椁了……”

    “也是。”萧飖苦笑一声,道:“那日夜里,乌鸦尤其的多……就算收拾的再快,也只能是这样了。”

    山鬼靠在马车边,道∶“这些棺椁也都是赶制的,有些……里面还是空的,只放了些衣服。”

    “我过去看看,你们不用扶我。”萧飖强忍着疼痛下了马车,往山岗前走去。

    宇文璟和山鬼跟在她后面,只能看着她有些消瘦的背影……

    萧飖一边向前走着,一边听着旁边人不停的哭,哭着他们的丈夫,儿子遭此横祸……

    这样的情景之下,是英雄,还是枯骨,此刻不都是一样的吗。

    萧飖的身形虚晃了一下,宇文璟下意识的上前,眉头紧蹙,道:“阿飖,还是我扶你吧……”

    萧飖摇了摇头,她脸色苍白的看着面前这幅景象,不动声色的上前。

    她脚步很轻,而这一抹红色的斗篷还是和周围太过格格不入了一些,秋平关一眼便看到了她。

    “这是……曲姑娘!”秋平关兴奋的奔到萧飖面前,道:“你的伤好了吗?已经可以下床了吗?你这恢复的……也太快了……”

    萧飖点了点头,问道:“有香烛吗?我点上就走……”

    秋平关笑道:“有的,就是……现在点香烛怕是不太合适,曲姑娘再等一等吧,等下葬完成,再点香烛也不迟……”

    “好吧。”萧飖微微退后了一步,宇文璟十分及时的扶住了她。

    秋平关也看出了萧飖的伤似乎没有完全好,于是提议道:“曲姑娘,我们先去那边坐一会儿吧,我看你这情形大抵是不能久站。”

    萧飖冲着秋平关笑了笑,道:“好啊,刚好我也有些话,想要问你,子夜,你们两个别跟着了,我想和他单独谈一谈。”

    “阿飖……”宇文璟拉住萧飖的手,不肯放开。

    山鬼耸了耸肩,道:“王爷,你不必如此,她想做什么就让她去,咱们远远的看着便是了……”

    宇文璟叹了口气,道:“那……有什么事记得叫我。”

    萧飖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秋平关带着萧飖去了僻静处坐着。

    萧飖也不含糊,单刀直入道:“周家的事,你为什么不说?”

    “我……”秋平关似乎没料到萧飖会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话,只能低头道:“我……我也没办法。”

    “没办法?”萧飖冷笑道:“你看看你面前的这些人吧,他们大多是普通人,这些哀嚎的声音,你听不见吗?”

    “我……我真的……”秋平关一咬牙,“噗通”一声跪在萧飖面前,道:“曲姑娘,我也知道这件事我有错,但……周家这棵大树,又岂是我的只言片语可以撼动的,我若是将这件事和盘托出,周家人就只会把秋家推出去顶罪……”

    秋平关眉头紧锁,道:“我不能……我不能不管我的父母兄弟,也请曲姑娘不要声张。”

    “呵,你面前的这些棺椁中躺着的人,哪个没有父母兄弟!”萧飖道:“他们为何落得个死无全尸的田地,不过是因为周家人……咳咳。”

    秋平关站起来,大声道:“曲姑娘,你不在我的位置上,所以你不知道,此刻若换做是你……”

    “若换做是我,断不会如此懦弱,咳咳。”萧飖咳了两声,继续道:“我父兄从小就教导我,我家满门忠烈,做什么都要无愧于心……”

    萧飖也起身,正准备离开,而就在这时,一个瞎了一只眼的老太太忽然冲过来,往萧飖身上扑。

    秋平关挡住了这突如其来的老婆婆,问道:“婆婆,你这是怎么了?”

    “呜呜呜,这种下葬的日子,一个姑娘家家,为何还穿着一袭红衣!”那老婆婆一边哭着,一边道:“我那老头子从军战死,我这儿子……也死的如此不明不白,你穿着这身艳丽的衣服给谁看啊!”

    秋平关极力的拦着这个老婆婆,安慰道:“老婆婆,逝者已矣,请您节哀。”

    “节哀?你让我如何节哀!”老婆婆指着自己一只瞎眼,道:“我这只眼睛就是哭我那男人哭瞎的,如今我儿子也死了,我家中已无旁人,就只剩下老妪自己……我……呃啊啊啊啊!”

    那老婆婆说着,便朝着旁边的棺椁撞去,好在秋平关及时拦着,才不至于酿成悲剧。

    但……对于这样一个婆婆来说,活着……也许比死了更痛苦。

    “婆婆,你别哭了。”萧飖微微弯下腰,道:“你的儿子,是我岚朝的良才,他虽然没有去战场上建功立业,但他……也是为了保全圣上而死……”

    秋平关看向萧飖,眉头紧蹙,心道:这些进了兽笼的人何时保全过圣上?曲姑娘这是在撒谎安慰这个老婆婆……

    老婆婆的眼中仍然噬着泪水,萧飖深吸了一口气,道:“您的丈夫、您的儿子,他们都是我岚朝的栋梁,婆婆,我一袭红衣送走的人,远比这些要多,在我看来,这才是一个将军该有的颜色,烈火骄阳,彼岸不悔……”

    老婆婆又一次哭了,只是这一次她从嚎啕大哭变成了小声的啜泣,她紧紧攥着手中一块残破的布片。

    萧飖看向秋平关,道:“给老婆婆多拿几两银子养老,她……也算是我岚朝的功臣。”

    “哦……哦!”秋平关反应过来之后,木讷的点了点头:“婆婆,你也别太伤心了,注意身体,去那边领些银子吧,我叫秋平关,你提我的名字,他们会多给你一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真没想重生啊〕〔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在港综成为传说〕〔麻衣神婿〕〔北玄门〕〔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