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之王江策丁梦〕〔道极无天〕〔巫道修仙传〕〔至尊豪婿〕〔肥婆种田:山里相〕〔她儿砸被大佬盯上〕〔娇宠嫩妻:闪婚老〕〔穿越星际妻荣夫贵〕〔初婚有刺〕〔重回七零:老公大〕〔福气包带着空间重〕〔一胎二宝,总裁追〕〔穿越农家锦鲤小福〕〔重生后学霸只想种〕〔我的渡灵师大人〕〔极限警戒〕〔万古最强驸马〕〔武炼巅峰〕〔魔帝归来〕〔上门神医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一百零四章∶出城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真的要这么急着去苗疆吗?”山鬼靠在门边,道∶“你们两个现在的身体,都不适合长途奔波,也许可以再等几日……”

    宇文璟低声回答道∶“没办法,借尸还魂的反噬越来越严重了,阿飖身上的伤已经不能再拖了。”

    宇文璟抱着萧飖,面对面的抱着,就像抱一个树懒一样,这样才不会碰到萧飖的伤口。

    他将萧飖整个人裹在红色的斗篷里,抱到门外的马车上。

    入秋了,微风吹来还是有些许凉意。

    山鬼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竟然对宇文璟生出几分怜悯。

    这个人不擅表达,却是这般的痴情。

    如若换做他……呵,他会毫不犹豫的用这北蛮禁术救人吗?

    这世上偏就一个“情”字如此了得,能杀人于无形,伤人于水火。

    三人同乘一辆马车,上了马车之后,萧飖也渐渐的转醒了,她的眼神仍旧有些迷茫,但似乎并不惊奇自己现在的处境。

    她靠在小窗边,问道:“我们要去哪?”

    “去苗疆。”宇文璟淡然的回答道:“去那……帮你找几味药材疗伤……”

    萧飖只问了一句,之后便再没说话,就那么靠在马车的窗边,静静的朝外面看。

    她的表情冷淡至极,似乎还没有从那日的噩梦中缓过神来。

    山鬼见状,柔声笑了笑,道:“小夫人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我送你一样东西如何?”

    萧飖不言,还是十分冷漠的看向窗外。

    山鬼也不管那么多,直接从怀里拿出一颗糖,递到萧飖的身边。

    “小夫人,我眼睛不方便,能请你自己拿一下吗?”

    山鬼一歪头,就像是真的不知道萧飖在哪一样。

    手就那么悬在半空,手心中安静的躺着一块糖。

    萧飖静静的将目光收回,而当她看到山鬼手中的糖果时,却是心下一紧,忍不住动容。

    “这糖果……”

    淡蓝色的糖纸包裹着一块小小的糖果,看起来十分精致,虽说也是一个铜板能买十几块的那种糖,但看起来就是和其他的糖果不一样。

    很熟悉……

    萧飖浅笑了一声,眼泪无声的滑了下来,她在一瞬间,想起了兄长温柔的笑脸,兄长最喜欢吃的就是这种糖。

    “我以为京城中再也找不到这种糖了。”萧飖拿过那糖果,道:“兄长以前经常买这种糖果,他故去之后我便不知道哪里还有卖这种糖果的了。”

    甚至连他的坟前,都没有这种他最爱吃的糖。

    萧飖抬眸看向山鬼,道“你是从哪找到的这种糖的?”

    “这个呀,我也不清楚。”山鬼表情温柔的说:“只是走街串巷的时候听见有人吆喝,就买了一点,我眼睛不好,也记不得是在哪里买的了。”

    萧飖攥紧了这颗糖,道:“你这么说,让我怎么舍得吃啊,吃了……也许就没了。”

    见到萧飖终于恢复了一些风采,宇文璟也微微放心了一些。

    萧飖将这颗糖仔细的收入怀中,继而看向山鬼。

    山鬼端坐在那,眼睛上蒙着白布,许是离得很近,萧飖能看见他脸上那些细小的伤疤。

    他给萧飖的感觉……一瞬间变得很亲近,就像是很久之前就认识的人。

    在这岁月迷途中弄丢的一个人。

    山鬼自己的手里还有一颗糖,他把糖果剥开放进嘴里,笑道:“你觉得……你的兄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他可能在你最需要安慰的时候离开过你……”

    “我的兄长……是一个武功盖世的英雄。”萧飖毫不犹豫的说着,提到这,还颇有些骄傲:“他一剑霜寒,无人能敌,若不是被奸人所害……咳咳咳。”

    “阿飖,你先别说话了。”宇文璟抱住萧飖:“你身上还有伤……”

    又是这种盈满怀抱的槐花香,他越是如此,萧飖便越是觉得亏欠了他的。

    “宇文璟,对不起。”

    萧飖说着,将头埋入宇文璟的胸膛,而宇文璟却是身形一僵,道:“阿飖,你我之间,不说这些生分的话。”

    萧飖唇角勾起了一抹笑:“不,一定要说,因为我怕再不说,就来不及了……”

    宇文璟皱眉,低声道:“你……说什么傻话。”

    “你这么着急的带我去苗疆,不就是因为我……快撑不住了吗。”

    萧飖轻笑了一声,道∶“除了你的血,医药无用,而我这么久都没有好起来,说明我伤的太重,你的血……也没有那么神奇的效果了。”

    宇文璟欲言又止。

    而就在这时,马车忽然停了下来,萧飖顺着小窗向外看,第一眼便看到了跟在一众车马后面的秋平关。

    “秋平关?”

    萧飖顺着旁边成排的仪仗看过去,道:“这些……都是干嘛的?”

    窗外,许多人抬着一排排的棺椁,在一辆马车的带领下出城,马车前有一个跨马的人,萧飖仔细分辨,发现那人竟然是宋老将军。

    棺椁两边跟着些披麻戴孝的人,哭得厉害,扬撒的纸钱更是铺满了道路。

    宇文璟细心的解释道:“这些都是在兽笼中遇害的人,我提议由皇家出资统一埋在城外的山岗,宋老将军过段时间要挂帅去清剿马家,也算是给这些人一个交代……”

    “马家人早已人去楼空,出兵也不过是走个过场,这些人也是无辜……”萧飖叹息道:“对了,兴岚将军的的事如何定夺?”

    宇文璟回答道:“兴岚将军定为秋平关、折扇还有你……但我向皇上说明了你的情况,所以可以延期上任。”

    萧飖看向小窗外愁容满面的秋平关,道:“关于周家的事,秋平关什么都没说吗?”

    “没有。”宇文璟摇头道:“朝堂受封之时,他对兽笼还有周家之事只字未提,倒是秋大人最近做事越发高调,大摆筵席,为他儿子庆祝。”

    “哼,蛇鼠一窝。”萧飖蹙眉,道:“周家人大概是听了周毓书的话,想置我于死地,这才连累了这么多的习武之人,从……京城外的拦截刺杀,到兽笼中的集中扑杀……本应是冲着我来的。”

    萧飖说着,忽然捂住胸口,咳了两声,道:“咳咳,想不到我萧飖树敌如此之多……宇文璟,咱们能跟着一块去山岗吗?我想去给这些无辜死去的人,上一炷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