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牌全能大佬燃炸〕〔剑卒过河〕〔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疯狂进化〕〔华年时代〕〔问丹朱〕〔重生南非当警察〕〔我有一个洪荒空间〕〔穿成小可怜后我被〕〔大国重坦〕〔林炎传〕〔团宠龙女萌萌哒〕〔传奇机长〕〔南北枝〕〔少夫人她命中带煞〕〔这个忍者不火影〕〔请叫我超人吧〕〔不谈恋爱就得死〕〔林北苏婉_〕〔余生我们不走丢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九十章∶冷潭遇秋平关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冷……很冷,那大鸟应该已经死了吧。

    萧飖不知道自己爬到了哪里,总之周围的风声、树叶声全都消失了,萧飖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里黑暗、阴冷、潮湿。

    伴随着夜幕降临,空荡荡的四周写满了绝望,空气中似乎只剩上血的气息,没有一点光亮,周围皆是无穷无尽的黑暗。

    忽然,一点亮光从萧飖的眼前升起,好像是萤火,又好像是星星,微小而绚丽,那飘摇的亮光在萧飖面前辗转了一会儿,没多久便没入了水中……

    这是……什么声音?

    “嘀嗒”声,好像是水声……

    水……兽笼下面怎么会有水?

    萧飖拼尽全力翻了个身,她手上还抓着一张写着“万物归天”的布条,这布条是绑在那秃鹫脚上的……

    这场浩劫,无疑是马家人的杰作。

    针对谁的?针对曲流殇,还是萧飖……

    萧飖摇了摇头,醒神道∶“这里……好像是一个山洞……看不见天空,嘶……好冷。”

    山洞中,那些黑暗潮湿的角落里,似乎有许多萤火虫在聚集,散发着淡淡的绿色微光。

    忽然,月光以一个奇怪的角度被折射到山洞中,冰冷的月光让周围的环境清晰了起来,这漆黑的山洞一下子亮了起来……

    萧飖勉强撑起身体,她坐起来,才看到自己面前有一汪清澈的潭水,潭水上方漂浮着凛冽寒冷的雾气,伴着月光,有一种极其迷幻的感觉……

    萧飖背后的伤口还是火辣辣的疼,好在最后的那点药把血止住了,要不然她恐怕就要身首异处了。

    萧飖看着面前的景象,静静的调息真气。

    说来也奇怪,刚刚那股纯洁无暇的真气,似乎只在她身上转了一个周天,便慢慢消失了,萧飖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萧飖闭目调息,忽然觉察到角落的位置有他人的真气流转,他有意隐藏,但隐藏的十分笨拙。

    萧飖立刻大声道∶“什么人?出来!”

    角落里传来了一声闷响,似乎是什么人摔倒的声音,不久后,一个身材纤长的男子便默默的从角落里蹭了出来。

    “曲……曲姑娘,是我,秋平关……”

    “秋平关?”

    萧飖仔细会想了一下,对了,是同她一个寝房的,秋大人的儿子,他们也算有一面之缘。

    萧飖蹙眉,问道∶“你……怎么在这?”

    “我……我趁乱逃进来的,外面……外面都是那种吃人的鸟。啊啊!曲姑娘,你的背……”

    秋平关凑过来,正好看见萧飖背上的几道血痕,堂堂男子汉,竟然被吓得后退了一步。

    萧飖笑了一声,道∶“你不用怕,我暂时死不了。”

    “可……可是,你看起来伤的很重……你……你是怎么从那些东西手里逃出来的?你就算武功再高强,也没法……”

    “秋平关,你别啰嗦了,过来……扶我一下。”

    好不容易看到了一个活人,竟然是被吓破了胆的。秋平关颤颤巍巍的来到萧飖跟前,道∶“曲姑娘,你要我扶你……去哪?”

    萧飖道∶“扶我去那潭水边,我身上都是血,很难受。”

    “哦,哦!知道了。”

    秋平关慢悠悠的将萧飖扶到了潭水边上,这潭水清澈,潭底有几条红色的鱼,那些鱼的鳞片在月光的映衬下闪闪发光,竟然有些好看。

    而萧飖是丝毫没有赏鱼的闲情逸致了,她将手上那一块写着“万物归天”的布帛当手帕,伸进潭水中浸湿,再一点点擦拭自己胳膊上和脸上的血迹。

    “喂。”萧飖看向秋平关,道∶“你过来,用这个帮我擦一下背上的脏东西还有血迹,注意点不用碰到伤口。”

    “我我我,我不行。”秋平关连连摆手道∶“我又不是个大夫,我是个武夫,我这手上没轻没重的,我……”

    “别啰嗦了,这里就你一个活人,算是我拜托你的,可以吗?”

    萧飖蹙眉,她万万没想到秋平关是这么一个胆小的人,秋老爷之前还四处炫耀,说他儿子可以成为一个不错的武将,结果却连点血都见不得!

    秋平关看着那触目惊心的伤口,一点点的凑近萧飖,小声地说道∶“曲姑娘,你……你当真只是摄政王府的一个小妾吗?为何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却还能面不改色。”

    萧飖把布帛丢给秋平关,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面不改色了?再说,要当将军的人,哪有怕受伤的道理,战场上断了半截身子的都有,何况就这些畜牲留下的抓伤。”

    秋平关拿着布帛,盯着萧飖的背看了片刻,还是不知从何下手。

    萧飖翻了个白眼,道∶“见到点血就害怕了?那你见到外面那群被吃的就剩一张皮的人,岂不是要晕过去了,你这样怎么当得了将军。”

    “我……我……我对不起你们。”

    秋平关低下头,没来由的说出这么一句话。

    萧飖转身,表情一瞬间严肃起来,她看着秋平关的脸,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最好说清楚。”

    秋平关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我早就知道这次比武会出事,我父亲在周家有两个好友,进兽笼之前我就知道这件事了,这个山洞也是父亲给我找的藏身之所……他让我躲在这里面,听到鼓声再出去。”

    “你说周家!咳,咳咳咳!”

    萧飖怒盯着秋平关,道∶“周家人各个都恨我入骨,你与周家交好,哈哈,很好。”

    “曲……曲姑娘,我们秋家势单力薄,是不得不仰仗周家的,就连我习武也是被逼的,就只是为了扩展周家的势力……我,我与姑娘无冤无仇,此番更是对姑娘的豪情仰慕有佳,我……我是不会害你的,你相信我。”

    “行了!啰哩啰嗦的,没完了是不是!”

    萧飖怒斥了一句,道∶“布帛在你手里,你打算一直这么看着吗?帮我处理一下,我谢谢你还不行吗!”

    “哦……哦哦。”

    秋平关点头如捣蒜,凑到萧飖的身边,看着那些伤口,他心下还是有些发怵。

    萧飖也选择相信秋平关,毕竟就萧飖现在的情况,秋平关要想杀她,简直易如反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