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妻不厌诈:娄爷,〕〔我,上门女婿〕〔玄阳仙尊〕〔重生醒来成为纣王〕〔王者神婿叶峰〕〔剑仙归来〕〔赘婿归来叶峰韩凝〕〔神秘弃少叶峰〕〔豪婿叶峰〕〔超品渔夫〕〔叶峰韩凝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无敌医仙战神〕〔绝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青萍〕〔玄浑道章〕〔跪下,我的霸气老〕〔渡劫之王〕〔北雄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七十二章∶皇城回忆(三)堕胎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萧飖有一段时间是真的没有离开宇文璟的寝殿,直到肚子慢慢大了起来,太医再三嘱咐说要有人照顾,注意心情,宇文黎才把素翎放进来照顾萧飖。

    但素翎每天晚上还要回佛堂去,萧飖也经常跟着去佛堂走走。

    这天傍晚,素翎去堂后抄经了,萧飖拿着一本兵书靠在佛像旁边,借着佛祖的油灯细看,虽然她现在这个样子读兵书实在有点可笑,但其它的书她也是属实看不下去。

    “皇后娘娘驾到。”

    门外太监尖锐的声音划破了佛堂的寂静,萧飖十分警觉的看着一点点走进来的皇后。

    皇后方一进来便把一纸诏书甩在了萧飖的脸上。

    皇后道∶“萧妃好本事啊,就算残废了,也能写信出去挑起事端,让众臣弹劾我表兄,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萧飖放下了手中的兵书,道∶“比起您做的那些事,我这些还不足万中之一。”

    皇后手中攥着一串佛珠,她面容慈祥,道∶“今日皇上去了高贵妃那,萧妃,你的与你这孩子的缘分,今晚就到此为止了。”

    “你什么意思,这可是宇文黎的孩子!”

    萧飖瞪着皇后,眼神犹如一只被逼入绝境的饿狼。

    皇后冷笑了一声,随后摆摆手,转身踏出了大门∶“萧妃,你就好好享受吧。”

    小德子表情阴狠的上前来,道∶“我们娘娘要先回寝殿歇息了,现在,就让奴才来伺候萧妃娘娘吧。”

    只见小德子手中拿着一坛东西,萧飖大抵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她怒斥道,∶“狗奴才你敢戕害龙种!”

    “敢啊,我为什么不敢?”小德子道∶“太医那边我已经打点好了,他们会说这壶堕胎药是你找他们要的,是你想要戕害皇子!”

    小德子十分得意,继续道∶“而且……皇后娘娘已经回寝宫了,没人会怀疑到凤仪宫头上,萧妃,你就认命吧,你命贱!担不起这龙种!”

    “啊啊啊啊!”

    萧飖两只手胡乱的反抗着,小德子微微一笑,让身后的两个小太监按住萧飖。

    萧飖咬紧牙关不肯张口,小德子便一拳打在萧飖的腹部,逼迫她张开嘴,便是一口药灌下去。

    这一刻,萧飖才切实的体会到……什么叫绝望。

    “阉人!你不得好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萧飖一边大骂着,一边被小德子掰开嘴巴,一整壶的堕胎药就那么生生的灌了进去,萧飖只觉得喉咙如同被火烧一样的疼,疼得撕心裂肺。

    那阉人的笑声格外刺耳……此刻这满殿神佛更像是一种无声的嘲笑。

    萧飖双眼通红的瞪着小德子,她的意识中只剩下一片血红,和那阉人狰狞的笑脸。

    小德子捏起兰花指,弹去衣服上的灰尘,笑道∶“哈哈,萧妃,这就是你和皇后娘娘作对的下场,你还是别妄想着开枝散叶了,想想怎么给皇后娘娘磕几个响头,让她饶了你吧。”

    小德子在原处转了两圈,继续道∶“啧啧啧,萧妃,你之前不是很威风吗,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说什么难得一遇的奇才,女将军,到头来还不是让我一个阉人整治了,哈哈哈哈。”

    小德子说罢,便带着那两个太监离开了佛堂。

    萧飖的下身开始流血,血渐渐的染红了佛堂的地面,染红了那本兵书,染红了萧飖目光所及范围内的一切。

    萧飖咬着牙没有让自己哭出来,她拼命的朝着佛堂外面爬,她张口,却发现嗓子早已经被那药物灼烧的发不出一点声音。

    她拖着自己毫无知觉的下半身,就那么拖到佛堂的门口,昏死了过去。

    这红砖绿瓦,又是谁命中的劫。

    那种生命在掌中流逝的痛苦,那种无力回天的不甘,那种对人的憎恨,想就这么一死了之,也不想就这么一死了之……

    那皇城之中,她只看得到满眼的血红,她的桀傲在那个地方被践踏,被摧毁……

    她再次睁开眼,看到的便是完全发狂的宇文黎,对她进行再一次的折磨。

    “你为什么要堕胎!你说啊!你不是说喜欢这个孩子吗?你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就那么恨我吗!”

    “萧凌云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会让我疯掉!我比世界上任何人都爱你,结果你呢!”

    “凌云姐姐,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想过要伤害你,我……我就是想,我想做什么呢?”

    “凌云姐姐,你以后……永远都不要离开这里了,好不好?就这么说定了。”

    他温柔的吻落在了她的额头上,印下的却是终身监禁的通碟……

    萧飖说不出话,喉咙还是疼得,她似乎觉得这世界满眼绝望,只有一片冷冰冰的灰色,可为什么……她还能感觉得到疼。

    萧飖的心如同被针扎一般,她挣扎的扭过头,眼泪无声的划过脸庞,她颤抖着说出四个字∶“我的孩子……”

    那暗沉的血红色,几乎是萧飖对皇宫的全部认知。

    那片熟悉的血红将萧飖从回忆拉回了现实。

    折扇猛地抓住了萧飖的手,萧飖这才清醒过来,她目光有些呆滞的转向折扇。

    萧飖的脸颊上沾了些许鲜血,眼泪纵横交错,衬托着这张脸,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折扇试探性的拿走了萧飖手中的匕首,温和道∶“小将军,那公公已经死了……”

    萧飖回过神来,看向小德子的时候,才发现那个人被刀刀凌迟,早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甚至已经看不出是一个人形了……但他的面孔依旧完整,虽然已经因为痛苦扭曲的不像话了。

    “抱歉,吓到你了吧。”萧飖冷笑了一声,道∶“折扇,这件事……你不要说出去,尤其是对宇文璟,知道吗?”

    萧飖说完又觉得可笑,宇文璟怎么可能不知道是她干的……

    “小将军放心。”折扇将那把匕首扔到小德子身边,道∶“那……这尸体怎么处理?”

    萧飖露出一个无邪的笑容,道:“找个地方吊起来,我们还要把这阉人给皇后娘娘观赏观赏。”

    “是,小将军。”

    萧飖的戾气显然超乎了折扇的想想,折扇现在反倒有些好奇,那个皇宫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