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情娘子冷夫君端〕〔重回90之全能国民〕〔四面残思八年待〕〔养儿的悠闲时光〕〔顶级战神唐婉陈阳〕〔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汉明宫嫣〕〔懒胜〕〔超神春野樱〕〔原来我是道祖〕〔九儿的芦笙〕〔野山橘〕〔叫你一声大师兄〕〔唐婉陈阳〕〔斗罗之开局签到祖〕〔老祖她祭天啦〕〔科举福妻掌中娇〕〔少无适俗愿〕〔全世界都觉得我是〕〔乞丐王妃的咸鱼生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六十七章∶认主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萧飖和折扇出现在了厨房旁边,现在还没有开始放饭,厨房中还是一副忙碌的样子。

    萧飖严肃道∶“一会儿进去,挑好吃的拿,速战速决,知道了吗?”

    折扇十分郑重的点了点头,正当二人蓄势待发之际,身体忽然被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萧飖和折扇齐刷刷的回头看了一眼,站在他们身后的,竟然是刚刚和折扇比武的天莽族人……

    折扇惊奇的睁大了眼睛,道∶“你……你已经能站起来了吗?”

    杜格点了点头,折扇挑眉到∶“行啊傻大个,你这身体素质可以啊,你是跟着我过来的吗?不会是想报私仇吧。”

    杜格点了点头,随后又疯狂的摇头,样子憨憨的,竟然有点可爱。

    折扇满脑子问号,他又看了一眼杜格这一身伤,挑眉道∶“你这浑身是血的跑过来,也太吓人了吧,你还是先去休息一下,上点药吧,要是想吃东西我给你带过去就行了。”

    杜格憨笑着,道:“我,没事,小伤,跟着。”

    “什么毛病。”折扇嘟嘴道∶“你跟着归跟着,怎么说也要先把身上的伤口处理一下吧。”

    折扇看着他身上的血痕,才想起自己刚才下手有多狠。

    许是因为内心愧疚,他随便从身上摸出了一瓶止血散,丢给杜格∶“这是止血散,我就带了这么多,你先将就着用吧,就算你身体再好也不能一直这样,吓到小孩子怎么办。”

    杜格疑惑的拿过折扇手中的小瓶子,似乎不知道这玩应是用来干嘛的,甚至还用牙咬了一下那瓷瓶。

    折扇无奈的扶额,他只得亲自示范,把瓶子打开,将瓶中的药粉洒在他的伤口上,道∶“这么用,知道了吗?能帮你止血,上药之后要找个东西包起来。”

    “包?”杜格又是满脑袋的问号,他用手比了一下,道∶“包子?白的?好吃。”

    折扇看着面前这个铁憨憨,是真的有些不耐烦了,他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问道∶“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你是野人吗?”

    萧飖安慰性的拍了拍折扇的肩膀∶“折扇你先消消气,西北边蛮,可不和野人差不多。”

    随后又看向杜格,道∶“我来给你包吧,你……蹲下来一点。”

    杜格十分听话的蹲了下来,萧飖找了找,最后还是从自己的衣摆上撕下了几条布片,简单的帮他包了一下胳膊上的伤。

    “你看,这东西就是这么用的。”萧飖道∶“我只能做个示范,我身上可没那么多布包你全身的伤口。”

    杜格点了点头,用十分奇怪的发音说道∶“杜格,知道了,跟着。”

    折扇一叉腰,气愤道∶“还跟着啊,我不需要你这个傻大个!”

    “你,赢了,跟着。”

    杜格重复着这些字,萧飖似乎也明白了了一些意思。

    萧飖道∶“折扇,他是说你赢了他,他就要一直跟着你。”

    折扇嘟嘴道∶“可……我带着这个傻大个,怎么进厨房?”

    正说着,宇文璟从远处快步的走了过来,旁边还跟着东方木。

    萧飖看见宇文璟,不由得眼前一亮,立刻挥手道∶“宇文璟,我们在这!”

    宇文璟看见萧飖,表情也柔和了许多,他走近萧飖,道∶“怎么样,比赛时有没有受伤?”

    萧飖十分调皮的凑到宇文璟耳边,道∶“王爷全程盯着我,盯得那样仔细,还看不到我有没有受伤吗?”

    宇文璟低下头,脸颊又开始微微发烫∶“我……我只是问问。”

    东方木对着宇文璟和萧飖翻了个白眼,转而看向了折扇∶“嘿嘿,折扇公子~你鬼影步用的很熟嘛,怎么样,这次能赢是不是要谢谢我?额……这傻大个和你们是一起的?”

    折扇不说话。

    萧飖答道∶“他输给了折扇,就要一直跟着他,这傻大个中原话讲的不是很好。”

    宇文璟看着杜格,目光却落在了他胳膊上的红布条上。

    片刻后挤出一句酸味十足的话∶“他……他肯定别有用心。”

    东方木听到这熟悉的话,一个大气没上来,竟然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折扇十分火大的跺脚,大声道∶“我说你们有完没完了!我很饿!我要吃东西!”

    东方木嘻嘻一笑,道∶“想吃东西还不简单,宇文璟可是摄政王,随随便便就能从厨房里要出来一桌子满汉全席,你们找他不就好了,还至于这么偷偷摸摸的吗?”

    折扇点了点头∶“好像很有道理。”

    折扇看向宇文璟。

    东方木看向宇文璟。

    萧飖看向宇文璟。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杜格最后也跟风看向了宇文璟。

    宇文璟表情冷漠的看向萧飖。

    萧飖轻咳了一声,道∶“子夜,我也……有点饿了。”

    于是宇文璟二话不说直接进了厨房。

    片刻后,厨房的人已经收拾出了一间干净的小厅,摆上了好酒好菜,列队欢迎这位摄政王进去。

    几人坐下之后,端菜的几个小婢女也十分识相的出去了。

    折扇是饿到了,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开吃,东方木坐在杜格旁边,看着他身上的那些伤口咽了咽口水,硬是没了胃口。

    杜格这副样子,萧飖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吃饭的时候有这么一个满身是伤,还流着血的人坐在身边实在是太惊悚了。

    于是萧飖大发慈悲的帮杜格把剩下的药上完了,再扯下房间里的窗帘,帮他把伤口包了起来,虽然包的技术不怎么样,且这粉红色的窗帘与这浑身黝黑的壮汉很是不搭,但比起刚刚那副样子还是要好太多了。

    宇文璟盯着萧飖,一股莫名其妙的酸味又一次准确无误的传到了萧飖的鼻子里。

    “不会把王爷。”萧飖坐回原处,搔了一下宇文璟的下巴∶“这个醋你都吃,你也不怕酸死自己。”

    宇文璟似乎是觉得自己那幽怨的眼神太过明显,于是假装看向别处,问道∶“你……晚上要回王府吗?”

    “今天?”萧飖答道∶“不行的,今天所有参赛选手都要留在比武场,比武场准备了寝房,我们就睡在那。”

    宇文璟不悦道∶“你……你一个女子,睡在男人堆里,万一……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王爷,你放心吧,这比武场的寝房我又不是没睡过,正常得很。”萧飖道∶“再说,我又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人物,能有什么危险啊。”

    东方木也附和道∶“对啊,王爷,你就少操心了,她又不是第一次参加比武,在这里她比你熟。”

    宇文璟不说话,但很显然,他还是十分担心的。

    折扇最先吃饱喝足了,靠在椅子上长疏了一口气,道∶“哎,可算是吃饱了,傻大个,你怎么不吃啊,岚国的菜不合胃口吗?”

    杜格没有说话,只是傻笑了一下拿过折扇的碗筷,竟然开始吃里面剩下的饭菜……

    “喂!你这傻大个干什么!住口!”

    折扇一把抢过自己的碗筷,十分惊诧的看着杜格。

    东方木也被这一举动吓到了,但他很快便明白了过来,道∶“哦,这傻大个是天莽族人吗?”

    “我我我,我怎么知道她是什么族人!”折扇被吓得不轻∶“他这都是什么毛病!”

    杜格指了指自己,承认道∶“杜格,天莽族。”

    “这就对了。”东方木说道∶“天莽族人有一传统,就是凡是打到什么好的猎物,都要主人先吃,吃完剩下的仆人才可以分食,和狼群中狼王先吃东西是一个道理。”

    “什么???”折扇惊奇的看向杜格,他似乎是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狼王”才把他的食物抢走的。

    萧飖无奈的笑了笑,道∶“恭喜你了,折扇,看来这个叫杜格的天莽族人已经认你当他的主人了,你以后可要好好对人家。”

    折扇惊恐的看着杜格,道∶“我……我才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