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情娘子冷夫君端〕〔重回90之全能国民〕〔四面残思八年待〕〔养儿的悠闲时光〕〔顶级战神唐婉陈阳〕〔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汉明宫嫣〕〔懒胜〕〔超神春野樱〕〔原来我是道祖〕〔九儿的芦笙〕〔野山橘〕〔叫你一声大师兄〕〔唐婉陈阳〕〔斗罗之开局签到祖〕〔老祖她祭天啦〕〔科举福妻掌中娇〕〔少无适俗愿〕〔全世界都觉得我是〕〔乞丐王妃的咸鱼生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五十七章∶雷雨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躲?我为什么要躲着他!我看上去很怕他吗!”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宇文黎进王府的时候,萧飖还是躲清净去了。

    王府的花园内,萧飖寻了一处极其僻静的假山,在那假山的阴影下调息内力,也省的见到那个不让人省心的小皇帝。

    书房内,宇文黎坐在一边津津有味的看着宇文璟批阅奏折。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笑道∶“皇兄,我无聊的很,你上次带去皇宫的那个小妾,我觉得很有意思,能叫她出来说会话吗?”

    宇文璟头也不抬,淡淡的说∶“她身体抱恙,不能见客。”

    宇文黎耍赖一般的躺在书案上∶“什么病啊,严不严重啊,都病到不能见人了吗?”

    “陛下。”宇文璟严肃道∶“楼兰近来闹了蝗灾,城内粮食收成减半,想让朝廷减免负税,你觉得当如何处理?”

    “别别别,你别念了。”宇文黎捂住耳朵∶“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听朝政听得都快烦死了,你在这慢慢批吧,我去膳房看看,我一个人去,都不用跟着我!”

    宇文黎说完,便跑出了书房,宇文璟看着,也只能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宇文黎出门之后便在王府中闲逛。

    去了膳房,那边的人忙来忙去也是没意思,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天上竟多了许多乌云。

    宇文黎看着这天气,身上一哆嗦∶“这个季节的雨还真是说来就来。”

    宇文黎加快了脚步,经过花园的时候,天空忽然炸响了一记惊雷。

    宇文黎吓得一哆嗦,整个人愣了原地,一动不动,一张俊秀的脸上充满了恐惧。

    “怎么会……在这里……皇兄!”

    宇文黎开始漫无目的的四处乱跑,他在花园里一边跑一边哭,还不停的叫着“皇兄”,这花园本就是个僻静的地方,天上的雷声一阵接一阵,就更没人听到这小皇帝的叫声了。

    而恰巧,萧飖正在这里调息,她听到了声音本来想着出去看看,谁知刚一露头,就被一个人抱了个满怀。

    而这一个拥抱,带给萧飖的并非惊讶,而是彻头彻尾的恐惧。

    这种熟悉的、仿佛下一秒就会被吞噬的感觉。

    “宇……宇文黎。”

    萧飖下意识的一掌打出,后退了两步,她满脸惊恐的看着宇文黎,似乎面前这个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人,还是会突然发难,之后无休止的折磨她。

    “皇兄,皇兄在哪,我……啊!”

    又是一阵轰隆隆的雷声,宇文黎吓得浑身发抖,他蹲在地上抱紧自己的头,小声嘀咕着∶“母后,不要打我,我求你了不要打我,我什么都听你的,母后呜呜呜。”

    几声雷响之后,大雨倾盆而下,打在两个人的身上。

    萧飖虽然害怕,但还是慢慢的靠近了宇文黎。

    “喂,别哭了。”萧飖道∶“先去假山里面躲一躲雨吧。”

    宇文黎又一次扑进了萧飖的怀里,他死死地抓着萧飖的衣服,眼泪鼻涕全都蹭到了萧飖刚刚换上的新衣服上……

    花园中有些假山是掏空的,里面是一个很雅致的空间,可以避雨。

    萧飖把宇文黎带到了其中一个山洞里,刚进去萧飖便强行扒开了宇文璟的手,让两个人保持距离。

    开始下雨之后,雷声反而小了,宇文黎也从刚才的大哭,变成了小声的啜泣。

    宇文黎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双膝,小声道∶“能……能带我去见我的皇兄吗,求你了,我害怕……”

    呵,原来这个小阎王也会怕?他真的懂害怕是什么意思吗。

    萧飖也坐下,淡漠的说∶“等雨停了,我送你回去,现在……老老实实的待在这。”

    宇文黎点了点头,样子竟然有些乖,他低着头,弱弱的问道∶“你……你叫什么名字。”

    萧飖随口答道∶“曲流殇。”

    “曲流殇啊,好听。果然……我就知道。”宇文黎有些张扬的笑着说∶“我就知道皇兄什么都办得到。”

    萧飖紧张的看向宇文黎∶“你这是什么意思?”

    “嗯?我没什么意思啊。”宇文黎抹了抹眼泪,道∶“就是……字面意思,我皇兄很厉害的,而且你……很像我之前认识的一个人。”

    “我不认识你。”萧飖干脆道∶“也不想认识你。”

    宇文黎低下头,似乎有些犹豫道∶“我其实……其实想说……”

    宇文黎刚想说些什么,忽然打雷的声音又一次传来,宇文黎没有办法,只能捂着耳朵不停的发抖,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动物,十分可怜。

    “啊啊啊!!”宇文黎的整个身体都在发抖∶“不要,不要打我,皇兄救我!皇兄!”

    “求求你们,母后,我真的会听话的呜呜呜呜。”

    萧飖实在有些看不下去,她拉过宇文黎一把抱在了怀里。

    萧飖强忍着心头的排斥感,用一种教训小孩子的口吻道∶“别叫了,再叫就把你丢出去,不管你了。”

    宇文璟窝在萧飖的怀里,哭的更甚了,一边哭还一边叫着“皇兄”。

    简直不像个大人。

    明明个头比萧飖都要高那么一点了。

    “皇兄,对不起,对不起。”

    宇文黎闭着眼睛,也不知他说的是梦话还是什么。

    雷声还是没有停下,宇文黎就这么一直哭,萧飖也试着捂住了他的耳朵,这样能让他平静一些。

    也许是哭累了,这小皇帝竟然就这么睡过去了,梦里还在嘟囔着一些话语。

    “我真是造孽啊。”萧飖苦笑道∶“前世怎么会栽到这个哭包手里。”

    “皇兄……皇兄……”

    宇文黎眉头紧皱,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十分痛苦的事情他的嘴唇微微发抖,颤抖的声音发出这样一句梦呓∶

    “凌云姐姐,对不起。”

    眼泪顺着他有些青涩的脸庞滑落,萧飖看着他,心情似乎也变得复杂了起来,她越发的不明白,这个“孩子”的心里都在想些什么。

    他能残忍暴虐视人命如草芥,又能这般哭泣叫喊,像个受尽了委屈的孩子……

    大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天空很快就放晴了。

    萧飖看着宇文黎,犹豫道∶“天晴了,把他叫起来,他会不会变回那个……吃人的小阎王?”

    萧飖用手指轻轻按了一下他紧皱的眉心,道∶“算了吧,姐姐我受累,背你回去吧。”

    萧飖说罢直接把他背到了背上,小心翼翼的朝着宇文璟的寝殿走去。

    她背上的宇文黎眼睛微微掀开了一条缝,颇有些玩味的看了一眼萧飖,随后又渐渐闭上,他唇角扯起了一丝微笑,一切仿佛都归于平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