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胎二宝,总裁追〕〔弦歌知我意〕〔每当我以为〕〔翟浩卢思影〕〔开局成了二世祖〕〔特种兵之神级提取〕〔我不好哄的〕〔乔箐燕衿〕〔末世胖妹逆袭记〕〔贝乐顾柏衍〕〔剑临诸天叶玄〕〔叶玄叶灵〕〔剑尊叶玄〕〔团宠龙女萌萌哒〕〔豪门女婿〕〔陈华杨紫曦〕〔九鼎集团〕〔女神的上门狂婿〕〔废婿归来陈华〕〔韶华缘梦录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五十五章∶池塘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东方木气的路都走不稳,离开的时候直接被寝殿的门槛绊的倒了。

    堂堂踏云功大成者,居然会被一个门槛绊倒,这简直就是此生难遇的奇观。

    送走了东方木,宇文璟终于开始包扎起自己的伤口,他简单的上了一些药之后将伤口包好,在进内室的时候犹豫了一下,用袖子将整个手腕都挡住,之后才进入了内室。

    萧飖还没睡,只是在闭目养神。

    宇文璟静悄悄的坐到萧飖的身边,道∶“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萧飖睁开眼,摇了摇头,道∶“止水带人去抓我。”

    宇文璟道∶“止水是……王妃的婢女。”

    “嗯。”萧飖微微蹙眉,道∶“我口中全都是血腥味,能给我拿点水吗?”

    “嗯。”宇文璟应了一声,随后倒了一杯水,像刚才那样含入口中。

    萧飖察觉到了不对劲,立刻道∶“停,你扶我起来,我自己能喝。”

    然而宇文璟根本不由分说,直接贴上萧飖的嘴唇,将一口水全部喂了下去。

    不仅喂了下去,还仔细的将萧飖口中的血腥味“清洗”了一番,可谓是明目张胆的耍流氓!

    萧飖惊讶之余,一种莫名的羞耻感油然而生。

    宇文璟“喂”完之后方才询问道∶“你确定你能坐起来吗?你真气耗尽,此刻正是最虚弱的时候。”

    萧飖的脸颊有些泛红,道∶“我……我知道了,你先离我远一点。”

    宇文璟浅浅的笑了笑,道∶“水……还要吗?”

    萧飖很想说不要,然而这家伙笑起来的样子太过好看,萧飖一时分神,竟没说出来。

    而宇文璟显然通晓“得寸进尺”之精髓,立刻认真道∶“不说话,我便……当你默认了。”

    这一默认可还好,压着萧飖又是“喂”了许久。

    萧飖万般无奈,她做梦也不会想到宇文璟竟然也会有趁人之危的一天。

    大概是觉得“喂”的差不多了,宇文璟翻身上榻,将萧飖抱在怀中,不轻不缓的说了一声∶“睡吧”,之后便真的就这么睡了。

    逼得萧飖只得放弃了满腹控诉的话语,跟着宇文璟一起梦周公去了。

    第二日清晨,萧飖是被宇文璟微小的关门声吵醒的,睁眼一看,天色刚蒙蒙亮……

    “宇文璟怎么这么早就出去了。”

    萧飖疑惑,同时令她更疑惑的是,这才一宿的时间,萧飖身上的伤就好的差不多了,虽然真气依旧没有完全恢复。

    萧飖看着自己的伤口,道∶“王府的秘药?说这是仙丹我都信!”

    宇文璟都离开了,萧飖也不想赖床了,于是她穿好鞋子,跟着宇文璟出了寝殿的门,萧飖闲来无事,便开始跟踪宇文璟,就当寻个乐子,可是……她逐渐发现宇文璟的状态好像不太对,他身上似乎有伤一般,走走停停,还时不时捂着胸口。

    “怎么回事?”萧飖蹙眉道∶“宇文璟受伤了吗?我怎么不知道。”

    萧飖又跟了一会儿,发现宇文璟走到了荷花池边,没错,正是萧飖之前捞宝贝的那个荷花池……

    “奇怪,宇文璟到这来干嘛?”

    萧飖心想着,躲在一颗树后,只见宇文璟在荷花池边纵身一跃,直接跳到了荷花池里。

    “这……搞什么啊!”

    萧飖放弃思考了,她直接窜出来,二话不说跟着宇文璟跳了下去,清晨的池水冰凉刺骨,透亮的水中,那抹身影如重逢时一样,渐渐下沉。

    就算……就算宇文璟真的喜欢潜水,那也不该在这么凉的水里啊!萧飖无法调动真气御寒,只得强忍着刺骨的凉意。

    萧飖朝着宇文璟游过去,水中,宇文璟的发丝飘散着,一张脸朦胧而俊美,他的双眸深邃,带这些诧异看向萧飖,萧飖游到宇文璟身边一把抓住宇文璟的衣领,向上拖。

    宇文璟抓住萧飖的手,似乎是不想上去,他用手比划道∶“就一会儿”。

    什么叫就一会儿!在这么冷的水里待久了那还得了!

    萧飖不管不顾的拉着宇文璟钻出了湖面,刚一出来便大声呵斥道∶“宇文璟你疯了是不是!大早晨的作什么妖,来洗冷水澡!你要是喜欢游泳,中午再过来行不行!”

    “没……没什么,就是……嘶!”

    宇文璟倒吸了一口凉气后捂住了胸口,没等萧飖反应过来,他又一次没入了水中。

    萧飖奇怪的眨巴眨巴眼睛,也跟着一猛子扎下去,她看到宇文璟皱着眉,样子好像很痛苦。

    萧飖这次没有强行拉他上去,而是就这么在水底看着他,直到宇文璟朝她游过来,揽住她的腰,将她带出湖面。

    萧飖道∶“现在可以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吗?”

    宇文璟眼神闪躲,道∶“我……我只是,只是身上有伤,是旧疾,需要在凉的地方疗伤而已,没什么其它的,真的。”

    萧飖愤愤道∶“我信你才有鬼,你每次说谎否不敢看我!”

    宇文璟低着头,不说话了。

    萧飖也是无奈,他不想说的东西,就算萧飖怎么问也是问不出来的。

    萧飖一把拽住宇文璟的衣领,道∶“那你疗完伤了吗?疗完了就快上去,你不嫌冷我还嫌冷呢!”

    的确,萧飖已经冷的开始忍不住哆嗦了。

    宇文璟点了点头,随后直接抱起萧飖踏水而出,萧飖如今身上有伤不能动真气,也便由着他了。

    上了岸,两个人身上都是又湿又冷。

    萧飖叹息道∶“这下好了,宇文璟你可要赔我一件衣服。”

    “赔。”宇文璟道∶“赔最好的。”

    萧飖点了点头,继续道∶“看你这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要不要我大发慈悲背你回去?”

    “背。”宇文璟干脆道∶“我背你。”

    萧飖笑道∶“等等,你可能没听明白,是我背你。”

    宇文璟仿佛没听到一般,直接拉过萧飖的胳膊,十分轻松的将她背起来。

    萧飖这下有些慌神了,她想起刚才宇文璟“疗伤”时痛苦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停停停,你都这样了就别逞强了,别!你慢点,慢点慢点!”

    “宇文璟,你大爷的!”

    于是,王府中早起的婢女又看到了摄政王浑身湿透、狼狈不堪的背着小妾回寝殿的场面,一路上,仍旧没有人敢上前认领这位王爷。

    回到寝殿,却见萧月正跪在寝殿的门口,她穿着一件素衣,披散着头发,看起来楚楚可怜,像是来请罪的。

    萧飖眉梢一挑,宇文璟面无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