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情娘子冷夫君端〕〔重回90之全能国民〕〔四面残思八年待〕〔养儿的悠闲时光〕〔顶级战神唐婉陈阳〕〔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汉明宫嫣〕〔懒胜〕〔超神春野樱〕〔原来我是道祖〕〔九儿的芦笙〕〔野山橘〕〔叫你一声大师兄〕〔唐婉陈阳〕〔斗罗之开局签到祖〕〔老祖她祭天啦〕〔科举福妻掌中娇〕〔少无适俗愿〕〔全世界都觉得我是〕〔乞丐王妃的咸鱼生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四十六章:新任家主(二)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宇文璟没有说话,而是又一次拿出了那花香味扑鼻的药物,洒了一些在萧飖的伤口上,又过了一会儿,伤口才慢慢的开始结痂。

    萧飖觉得这药物很是神奇,于是追问道:“宇文璟,你们王府的秘药当真奇了,竟比有些上等血竭还奏效,什么时候把秘方借我抄一抄啊~”

    宇文璟低着头,只轻描淡写的回了两个字“改日”。

    二人在门外站了没多久,就见苏银一路小跑过来。

    苏银有些慌张的直奔萧飖:“曲姑娘,我刚才看到楚烛明回了我的寝殿,可是出了什么事?”

    “没事。”萧飖笑道:“一切都解决了,接下来……还差一步杀鸡儆猴。”

    “杀鸡儆猴?”苏银疑惑的说道。

    “恩。”萧飖点了点头:“我要扶死空朔坐上家主之位,忤逆者杀一儆百……”

    苏银张大了眼睛,道:“你是说少主,他不是……”

    “司空家少主落发为僧,法号……戒尘。”

    苏银惊叹道:“他就是少主!那你身边这位……”

    “我说苏银小夫人,你不会真的一孕傻三年吧。”萧飖扶额:“我每天都宇文璟宇文璟的叫他,傻子都能猜出来他是当朝摄政王吧。”

    苏银有些羞愧,道:“我整日都为自己的性命担忧,哪还有心思注意那么多,既如此,那我是不是就可以……”

    “恩,司空老爷已然残废,你若是想,就可以打掉你肚子里的孩子,找一个好一点的医师陪着,可保性命。”

    苏银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肚子,不知为何竟然有些犹豫。

    苏银叹息道:“算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这辈子与这孩子无缘……”

    萧飖摇了摇头,为了活命而已,偏生要说的如此感慨,反倒有些让人不屑。

    一刻钟之后,戒尘从司空彧的寝殿中缓缓的走出来,他那张妖气的脸颊上沾了一点血迹,而唇角却仍旧是微微勾起的。

    萧飖轻笑一声,上前去问道:“少主,里面的人……死了吗?”

    戒尘摇了摇头,道:“他不会死,我断了他双手双脚,封了他的咽喉,我会送他去佛寺苦修,直到他死……”

    “戒尘!”

    萧飖见戒尘有些站不稳,急忙上前去扶,他的眼角又渗出了几滴眼泪,似乎是癫狂过后的颓然,戒尘竟然也露出了那种迷惘、无知的表情。

    萧飖无奈的叹了口气:“和尚,你累了吗?”

    戒尘点了点头。

    萧飖道:“累了就好,累了……证明你还有感情。”

    从今日起,司空朔,就是司空家的家主。

    萧飖本以为,要让司空朔这样一个已经出家的少主当上家主要费一番波折,谁知道这府中反对的声音却没有多少。

    马玉棋和方邪费劲千辛万苦求回护身符之后,发现司空家竟然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易主了。也没有太大的惊讶。

    第二日。

    司空府中,萧飖百无聊赖的坐在石桌旁赏花,司空府中白玉兰花几乎随处可见。

    宇文璟在一旁研墨写字,似乎是这几天耽误的奏折都被送到这里来了。

    刚坐了不久,就见苏银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萧飖愣了一下,还是打招呼道:

    “苏银夫人,你跑这么快是想干嘛啊?”

    “曲……曲姑娘……”苏银眉头紧蹙,如同一只热锅上的蚂蚁:“是我姐姐苏金,苏金听闻了司空家的变故,一定要接我回去,我……”

    萧飖伸了个懒腰,道:“喂,司空老爷可还没死呢,你也算不上是寡妇,哪有回娘家的道理啊。”

    “我在苏家没什么地位,还不是一个想送出去就送出去,想拿回来就拿回来的物品……”

    萧飖轻笑一声,道:“好了,我知道你可怜,走吧,我陪你去见见你那个姐姐,我倒要看看她是有多么的凶神恶煞,能把你吓成这个样子。”

    苏银欣喜:“好呀,那便有劳曲姑娘了。”

    宇文璟放下笔,像是也想要跟过去,却被萧飖阻止了。

    萧飖敲了一下他的头,道:“朝政为重,我去去就回,要不了多长时间。”

    萧飖跟着苏银来到了司空家偏殿的厅堂,果真见一雍容无比的女人端坐堂中,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这司空家的女主人了。

    苏银吓得往后缩了缩,萧飖打量着面前的人。

    穿金戴银,珠宝满身,华丽倒是华丽,只是难免显得有些庸俗。

    萧飖笑嘻嘻的上前,道:“这位就是苏家大小姐苏金吧,我可是听说了好多你的丰功伟绩呢。”

    苏金有手绢造作的沾了一下鼻尖,道:“这小婢女是新来的吗,话说的不错,来人,打赏。”

    话刚说完,苏金身后的婢女就将一点碎银子洒在了地上。

    萧飖看着地上的碎银子,眉梢一抖……

    萧飖一直觉得他是一众武夫之中最温柔的那个,可现在她算是明白了,有些事情并不是一张嘴皮子就能说明白的。

    萧飖直接拔出弯刀,劈在桌子上:“苏大小姐,我看你双眼清澈不像是瞎了,怎么会把我这个司空府的上宾当成婢女呢。”

    苏金只是微微惊讶了一下,随后继续气定神闲的说:“那这位上宾是嫌我给的银子不够多吗?还有你身后的苏银,真是好没规矩,见到长姐,都不知道跪拜吗?”

    “我呸!”萧飖道:“你放什么春秋大屁!苏银可是现任司空家家主的庶母,她能对你点点头已经算是行礼了。”

    苏金冷笑一声,颇为义正言辞的说:“我可不管你是不是司空家的上宾,我管教自己家里的人还轮不到你插话,她天生就是个贱胚子,姑娘想要抬举她,也不看她受不受得起。”

    苏银似乎有些犹豫了,她低着头,说不出话。

    有的时候一个局外人就是如此的无力。

    萧飖瞪着苏金,一字一顿的说:“她现在是司空家的人,不是你苏家的人,也和你们苏家没有半点关系,你若硬要拿长姐的身份去压她,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苏银看向萧飖,似乎是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

    苏金眉头一簇,但还是不紧不慢的说:“你这种人我也算是见过,说的大义凛然,好像很骄傲的样子,实则真的是这样吗?你也该好好地掂量一下自己了。”

    苏金敲了敲桌子,身后的婢女又拿出了好多的银子,一股脑的倒在了地上。

    苏金冷笑道:“这就是我对你的尊敬,这位姑娘,拿了钱就离开吧,别在这碍我的眼。”

    萧飖气的胸腔震颤,她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随后蹲下,捡起了地上的银子。

    苏金十分满意的声。

    可下一秒,一块银子就直接砸在了苏金的脑门上。

    除萧飖外的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

    萧飖有从地上捡了几块银子,选了一块棱角分明的,抛到空中之后用手接住。

    “苏大小姐,你不是喜欢用银子砸人吗?今天我就让你好好体会一下被银子砸穿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