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海贼之死神副船长〕〔猎宝天官〕〔不败天王〕〔七小姐驾到通通避〕〔情深意动:傅少宠〕〔我提取了自己书中〕〔团宠崽崽的娘亲太〕〔秦浩林冰婉〕〔陈文泽方子涵〕〔盛世热恋:我家夫〕〔剑破九天〕〔县令夫人好凶的〕〔原被告来自异世界〕〔寻诡者〕〔武极天外天〕〔我在NBA当大佬〕〔寒门嫡女有空间〕〔大道惊仙〕〔我在豪门当夫人〕〔高人竟在我身边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四十五章:新任家主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萧飖见楚烛明有些犹豫,刚想继续说些什么,却看到远处忽而冒出了一个光头,戒尘出现在了对面的房檐之上。

    戒尘见势不妙,立刻飞奔到萧飖面前,道:“楚烛明!你想干什么?”

    “少……少主。”楚烛明一时间无言以对,只能指了指萧飖,道:“他们……他们杀了老爷。”

    戒尘瞪大了眼睛,像是惊讶,又像是欣喜。

    萧飖放开了楚烛明,双手一摊,道:“我可没杀你们家老爷,我只不过是把他绑在了屋子里而已。顺便给他下了个毒,顺便又封了他的任督二脉,而已!”

    “你!”楚烛明气急,刚想说些什么,却听见屋内传来了司空彧咿咿呀呀的声音。

    刚才兵器的声音太大,楚烛明竟没有注意到。

    宇文璟看着萧飖身上的伤,表情很是不悦,萧飖当然也注意到了,她第一时间凑到了宇文璟身边,笑声说了一句“我没事”。

    萧飖眉梢一挑,道∶“楚烛明,我建议你这种肮脏的事情还是当做没看到的好,你继续回苏银的寝殿值勤,我能带着你们少主去和你们家主叙叙旧,你觉得怎么样?”

    楚烛明表情相当的纠结∶“可是……我……少主……这……”

    戒尘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少主,就按曲姑娘说的做吧。”

    楚烛明低着头想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悻悻的走开了。

    萧飖看着戒尘,道∶“走吧少主,咱们别耽误时间,这事办完了你还得给我银子呢。”

    戒尘对着萧飖严肃的施以一礼∶“谢谢你,曲姑娘。”

    萧飖也跟着戒尘来到了屋内,这屋子里男男女女的躺了一地的人,看着让人觉得十分不舒服。

    戒尘表情冰冷的走到了司空彧面前,又回头看向萧飖,道∶“曲姑娘,劳烦你关上殿门。”

    萧飖点了点头,刚想去关,宇文璟却早一步把殿门关上了。

    宇文璟道∶“你身上有伤,先坐下调息,上药。”

    萧飖宠溺的笑了笑∶“好,都听你的。”

    萧飖也觉得,刚才被飞刀刮的那两下,现下异常的疼。

    司空彧盯着戒尘,许是脖子上的伤口失血有些多,他的面色十分苍白,但还是不忘叫嚣∶“你……你这个狗娘养了,你娘就是个贱人,你就是坏在胚子里了!”

    “呵,可笑。”戒尘说道∶“你这样的人,有资格说我吗?”

    “你就是一个被女人迷了心智的小白脸,我们司空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一个败类!”

    戒尘眼睛一下子瞪得通红,眼泪夺眶而出,他一把掐住了司空彧的脖子∶“事到如今你还不知悔改!你囚禁我娘亲逼他生下你的孩子!你逼死我父亲坐的家主之位!你玷污了我此生最爱的人,让她含恨而终!甚至……甚至连她的宁儿你都……!”

    “嘶……”萧飖似乎听懂了什么,有些担忧的看向戒尘。

    那司空彧哈哈的笑了两声∶“这就是男人的血性!权利、地位、女人。你就算再恨我又怎么样?你终究是老子的种!”

    “我不是……”戒尘的声音在颤抖,他几乎是声嘶力竭的说∶“你住嘴!我不是!”

    戒尘抽出匕首一刀刺下,然而只刺到了司空彧身后的柱子上。

    这种绝望,大概只有戒尘可以体会的到。

    萧飖一边调息,一边小声地说∶“戒尘,虽说他是生是死我已交由你处置,但你也要想清楚,这个人……值不值得你去杀。”

    戒尘哭着哭着,露出了一丝苦笑∶“曲姑娘,我以为我遁入空门,可以消磨我的杀心,因为面前这个十恶不赦的人,是我的……我难以说出那个称呼,因为他的确不配,但……这些条人命,要谁来偿还,我这二十几年所受的痛苦又要谁来偿还!”

    恨之一字,刻骨铭心。

    萧飖也许渐渐体会了戒尘的心情。

    尘世之戒,佛家之空。

    萧飖缓缓的起身,学着戒尘的模样双手合十,戒尘看着她这副模样,忽然无奈的笑了。

    萧飖一挑眉,戒尘起身擦干了眼泪,露出了更加邪魅的笑容,他是僧,可他毕竟是个妖僧。

    戒尘笑着说∶“的确,取人性命和气容易,但他要偿还的,却不止一条命,佛家有云,作恶者当下十八层地狱,断其手足,亚其咽喉,让其观之听之而不能言,躯体尽痒而不能动。”

    司空彧越听越觉得害怕,他张大了眼睛,叫道∶“你……你想干什么?我可是你老子!”

    “哈哈,我跟你开个玩笑。”戒尘唇角的弧度极其好看∶“这些才不是佛书上说的,是我说的……”

    戒尘转向萧飖,道∶“曲姑娘,还得请你帮我个忙。”

    萧飖拍了拍手∶“我说少主,你这一万两金子花的很值啊,又要我帮忙。”

    戒尘微微低头,道∶“我知道曲姑娘有两根银针在他的任督二脉,还请姑娘催动银针,先废他武功。”

    “嘶……”萧飖道∶“任督二脉受损,这辈子便不能再练武了,堂堂家主,你确定要这样吗?”

    问他只是随便问问,因为问的同时,萧飖已经将真气注入到了银针中,知道戒尘点了点头,萧飖才一把从司空彧的体内拔出了两根带血的银针。

    “啊啊啊啊啊!”

    司空彧一阵鬼叫,萧飖咋舌,道∶“叫什么,我业务很熟练的,一针就搞定了,省的你受苦了。”

    那司空彧仍旧惨叫着,忽然……他脸色发紫,表情如同一块泥巴一样开始扭曲。

    戒尘不以为然,像观察一件玩具一样看了一会儿,才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萧飖调皮的笑了笑∶“没什么,是我的绕指柔,你放心,我在刚才拔银针的时候就已经护住了这老头的心脉,他死不了,但……他这下半身恐怕要残废了,这辈子都用不了喽~”

    昨夜春宵,真就成了这司空彧的绝唱。

    戒尘咬牙,道∶“我……我只恨。”

    萧飖拍了拍戒尘的肩膀,道∶“未经他人苦,不劝他人善,你怎么对他我觉得都是应该的,我不会阻止你,但我也不想在这旁观,我们先出去,等你处理完了,记得出来结账。”

    萧飖三句不离“一万两”,说的戒尘越来越想笑。

    “宇文璟,我们先出去吧。”

    宇文璟点了点头,跟着萧飖出了寝殿,掩上殿门。

    这样的事,就算是真正的佛来了,也不会宽容。

    父亲、母亲、挚爱、甚至挚爱的孩子都死在这么一个人渣的手上……

    “嘶……”

    萧飖怅惘着,忽然牵到了伤口,萧飖有些纳闷儿,道∶“奇怪,一般来说这伤口应该早就结痂了才对,怎么还在流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