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之王江策丁梦〕〔道极无天〕〔巫道修仙传〕〔至尊豪婿〕〔肥婆种田:山里相〕〔她儿砸被大佬盯上〕〔娇宠嫩妻:闪婚老〕〔穿越星际妻荣夫贵〕〔初婚有刺〕〔重回七零:老公大〕〔福气包带着空间重〕〔一胎二宝,总裁追〕〔穿越农家锦鲤小福〕〔重生后学霸只想种〕〔我的渡灵师大人〕〔极限警戒〕〔万古最强驸马〕〔武炼巅峰〕〔魔帝归来〕〔上门神医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四十章∶再入司空府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萧飖缓缓的睁开眼睛,她呆呆地望着面前的这张脸,眼神茫然了许久,才木讷的说了一句∶“宇文璟……”

    面前的人没有说话,而是轻轻的抚上了萧飖的脸颊。

    戒尘在一旁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曲姑娘可算是醒了,你要是再不醒,王爷都要效仿古人割肉喂亲了。”

    “我怎么突然间……”萧飖捂着自己的头,道∶“我昏倒之前听你们说什么北蛮禁术……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没怎么。”戒尘瞟了一眼宇文璟∶“只不过是某人招供了一些东西而已。”

    宇文璟摸着萧飖的脸,淡淡的说∶“没关系的,只不过是那北蛮禁术的副作用而已。”

    “是啊。”戒尘颇有些阴阳怪气的说∶“我看我们还是陪着你去司空府吧,免得你一个人再出什么问题。”

    萧飖点了点头,环顾了一圈之后,道∶“山鬼呢,他走了吗?”

    宇文璟道∶“嗯,走了。”

    萧飖摇了摇头,迅速下床∶“现在什么时辰了?我们必须快点去司空府,看看事情有无变动。”

    宇文璟扶住萧飖,温声道∶“阿飖,小心一点。”

    萧飖不知为什么,心里的感觉很奇怪,原本被这样温柔以待的时候,她都是简单的欣喜,可现在……

    她到底是怎么了。

    戒尘白了这两个人一眼,随后又把自己的整个头裹了起来,前往司空府的路上,萧飖一句话都没有说。

    到司空府的门口,萧飖轻咳了一声,调整了一下状态,大步迈向大门口,看门的奴才见到有人过来,急忙上去询问。

    看门的奴才道∶“你是什么人?怎么敢到司空府门前来。”

    “哦,你连我都不认识啊。”萧飖用食指戳着这奴才的胸口∶“我可是你们家苏银小夫人的亲戚,苏银小夫人你知道吗,现在王府里最得宠的那个。”

    “这……这样吗?”

    那看门的犹豫道∶“这样吧,我去通报一下小夫人,看看她让不让你进来。”

    萧飖十分不耐烦的从袖中掏出一张手绢,挥来挥去的说∶“哎呦,你们大户人家就是麻烦啊~去吧去吧,你去通报吧,进去就说表姐带着她的两个表哥来看她了,我姓曲啊,你可要说清楚啊。”

    那看门的看着萧飖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不由得偷笑了一阵,随后也放松了警惕,并没有追究戒尘为什么蒙着面。

    看门的前去通报,不一会儿便回来了,府门大开,道∶“哎呦,表姐,表哥们,我们小夫人有请。”

    萧飖还不停的甩着那手绢∶“好了好了,我自己知道路的,你就不用送了。”

    司空府换着花样的进,萧飖恐怕也是古今第一人了。

    萧飖进门刚走了两步,便看到苏银一脸焦急的迎过来,许是这府中耳目众多,苏银还是一口一个“表姐”的叫着。

    苏银∶“我说表姐啊,你怎么才来看我啊,两位表哥都还好吧。”

    萧飖将手绢收起来,握住苏银的手∶“哎呦,乡下的穷亲戚,进淮城一次哪那么容易啊,这好不容易进来一次,也没个地方住,就想来投奔你了嘛。”

    “表姐客气了。”苏银欣然道∶“你要是没地方住啊,就住我这,我这司空府地方多的是。”

    回去的路上,苏银一直在说一些有的没的,萧飖也很会附和,等到了苏银寝殿门口的时候,苏银方才压低了声音说道∶“曲姑娘,这府中有我姐姐安排的眼线,所以要小心一些。”

    进了寝殿,萧飖惊奇的发现,这偌大的寝殿中竟然只有一个婢女在打扫。

    那婢女见苏银回来,毕恭毕敬的跪在地上,道∶“主子回来了,可有什么要吩咐的。”

    苏银冷声道∶“我要跟表姐叙旧,你去别处干活吧。”

    “是。”

    那奴才失了魂一般,幽幽的飘走了,苏银引萧飖进入寝殿。

    萧飖让宇文璟和戒尘守在外面了。

    看着这空荡荡的寝殿,萧飖总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到了内室,苏银忽然在萧飖面前跪了下来∶“曲姑娘,我求求你救救我吧,我真的等不了那么长时间了,就算我大肆的把那些奴才送去杖刑,可这些眼睛,这些耳朵是永远杀不尽的,我姐姐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她会把这一切都毁了的!”

    “苏银,你先冷静一下。”萧飖拍了拍苏银的肩膀,道∶“发生了什么事,你可以先告诉我,我需要了解事情的原委,才能做出判断。”

    苏银点了点头,随后一五一十的对萧飖说了自己姐姐的事情。

    那个所谓的的姐姐一直在用各种手段去控制她和她身边的一切。

    苏银是如何发现这些耳目的。

    以及她姐姐是如何当着她的面收买了所有人……

    “嫡庶尊卑吗?”萧飖听着,只觉得有趣得很∶“老祖宗定的嫡庶规矩,可不是这么用的,他察觉到绕指柔上有毒了吗?”

    “她不擅此道,应该没有察觉。”苏银道∶“但她生性多疑,这次怕是已经起了疑心,若在以后的这些日子里稍有不慎,就会被她抓住把柄,到时候……我定是没有好日子过的。”

    “嗯。”萧飖坐在榻边,翘着二郎腿,道∶“就你姐姐那种性格,她肯定会想尽办法摧毁你的一切幸福,要不然怎么能满足她身为嫡女的欲望呢,呵,其实这件事解决起来也很简单,我们速战速决,先拿下司空老爷,之后……再好好教导你的亲姐,告诉她什么叫做庶亦是尊。”

    苏银跪在地上扶着萧飖的膝盖,楚楚可怜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萧飖唇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微笑,她似乎有些兴奋,道∶“按我说的做,附耳过来。”

    宇文璟和戒尘在寝殿外守着,戒尘闲来无事,便问宇文璟∶“招魂的时候,疼吗?”

    宇文璟不说话。

    戒尘笑了笑,道∶“我还真佩服你的勇气,万火粹心都能忍过来,而且……你也在一样接受反噬,你就不后悔吗?”

    宇文璟仍旧不说话。

    戒尘是拿他没辙了,他虽然是个闷葫芦,却也不耽误戒尘自说自话∶“王爷,你有没想过,她参加那场比武若是身受重伤……你们两个就都得死,你为什么不阻止她,你甚至可以把她关起来,这样你们两个都会很安全。”

    宇文璟抬头看向天空,湛蓝的天空上漂浮着一点白如棉絮的云,随天空而动,自由自在。

    宇文璟看着,得出了结论∶“司空朔,你一定,没有真正爱过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