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胎二宝,总裁追〕〔弦歌知我意〕〔每当我以为〕〔翟浩卢思影〕〔开局成了二世祖〕〔特种兵之神级提取〕〔我不好哄的〕〔乔箐燕衿〕〔末世胖妹逆袭记〕〔贝乐顾柏衍〕〔剑临诸天叶玄〕〔叶玄叶灵〕〔剑尊叶玄〕〔团宠龙女萌萌哒〕〔豪门女婿〕〔陈华杨紫曦〕〔九鼎集团〕〔女神的上门狂婿〕〔废婿归来陈华〕〔韶华缘梦录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三十九章∶嫡庶尊卑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苏金十分得意而又优雅的将一锭银子扔给了苏银∶“这就对了,嫡庶尊卑有别,就像你用尽心思才嫁到司空府为妾,而我轻轻松松就能嫁给江南提督的小儿子当妻,这就是命。”

    “是,苏银明白。”苏银强忍住指尖的颤抖∶“苏银……不求别的,只求在司空府中不给娘家丢脸。”

    苏金嘲笑道∶“哈哈,当初父亲把你送进司空府想就没打算让你活着回去,你真以为你对苏家来说有多重要吗,可笑。”

    苏金一脚将苏银踢开,道∶“你能在司空府做妾已经算是三生有幸了,你这红色的披肩不错啊。”

    苏银身形一愣,这红色的披肩就是萧飖给她的绕指柔,断不能让苏金看出什么差错∶“长姐说笑了,这披肩是府中门生不要的,才被老爷赏给了我……”

    “呵,我就知道,就算到了司空府你也就是个下人。我也懒得与你消遣,起来吧。”

    呵,如此羞辱,只算个消遣。

    苏银站起来,她双手紧攥,红色的指甲几乎刺入掌心∶“长姐教训的是。”

    多少年了,都是这样尊卑分明的走过来的,如今才觉得不甘,是不是太矫情了些……

    苏银本以为嫁到苏家,自己就可以不必再做一个棋子,而事实证明,她根本无法拜托自己的命运,但……若鱼死网破,谁输谁赢,还未可知。

    苏金在苏银的寝殿内耀武扬威了一阵,银子如水的下去,苏金方才开始问话。

    苏金端坐着,叫到∶“这寝殿内,管事的丫鬟是哪个?”

    苏银的婢女璎珞左右看了看,站出来道∶“回苏家大小姐,是奴婢,我们这殿小,妾室的殿内是没有掌事的,奴婢只是平时伺候主子伺候的多一些。”

    苏金一双丹凤眼微微眯起,笑道∶“好啊,好伶俐的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璎珞行礼∶“回大小姐,奴婢璎珞。”

    苏金又不假思索的摆了摆手,道∶“来人,赏。”

    苏金身旁的婢女将一锭金子丢到了璎珞面前,璎珞跪下来捡起金子,道∶“奴婢谢大小姐赏。”

    苏金微微挑眉∶“你既然拿了赏钱,那我便要问你一些事了。我问你,最近司空老爷来的勤吗?”

    璎珞看了一眼苏银,如实回答道∶“最近老爷会经常来用膳,但已经不在这里过夜了……”

    苏银看着自己婢女在自己面前被收买,她却一句话都说不出,苏金满意的点了点头,随手扔了一块碎银子下去,又继续问道。

    “你说司空老爷最近很少在这过夜,是为什么?”

    璎珞低着头,再不敢看苏银∶“是……是因为小夫人她……他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老爷体贴她,才不留宿的。”

    “哼,下贱胚子!”苏金一巴掌打在苏银的脸上∶“你是想悄悄的成为司空家的主母吗?怀了身孕竟敢不告诉我?你是何居心!”

    苏银捂着自己的脸,又跪了下去∶“长姐,此事并非我瞒而不报,我这身孕是刚刚才察觉的,还没来得及告诉长姐,今日长姐便来了。”

    “你倒是会搪塞。”

    苏金冷哼了一声,又扔了一块碎银子下去,眼神狠厉的看向璎珞∶“我再问你,苏银最近可去过什么地方,见过什么人?”

    璎珞颤抖着捡起银子,捧在怀里∶“没……没有去过什么地方,只……只是召见过司空府中的大祭司,就……就是司空府招致盗贼的当天,是三个女贼,还烧了一栋阁楼。”

    “大祭司?”苏金伸手捏住苏银的双颊∶“你找大祭司干什么?司空家祭祀的事怎么说也轮不到你插手。”

    “我……我叫祭司过来时为了占卜。”苏银道∶“占卜我腹中的孩子是男是女,仅此而已,绝对没有别的事情,还请长姐明鉴。”苏金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瞪着苏银∶“你最好说的是真话,否则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我告诉你,你生是苏家的人,死是苏家的鬼,我要知道你所有的事情!”

    苏金又拿出一锭银子,“哐”的一声拍在桌子上∶“剩下的人也给我想!你们的主子最近吃了什么、喝了什么、去过那里!但凡有谁想起了一件有用的,这锭金子就是她的!”

    一群婢女在下面左顾右盼,似乎都在绞尽脑汁的想着事情,偶尔窃窃私语,都想领这天降等我横财。

    “啊,我想起来了!”其中一个小丫鬟膝行上前,道∶“大小姐,我……我那天看到,看到小夫人傍晚的时候从小门出去了一会儿,我……我不知道她去哪了,她回来的时候就披着这条红色的丝绸,之后也日日披着,大小姐,这条消息绝对有价值!”

    苏银霎时间冷汗直流,看着这些小丫鬟,只觉得心下冰冷异常……

    “哦?傍晚的时候出去。”苏金似乎找到了折磨苏银的借口,她一把抓过苏银身上披着的红色丝绸,道∶“你不是说这玩意是司空老爷赏的吗?如此看来,这其中定有蹊跷啊……”

    “这……这是……”

    苏银的眼珠子左右扫了一圈,却找不出什么借口可以搪塞过去。

    无奈之下,苏银只能扯下身上的红色丝绸,双手奉上,道∶“长姐,那日黄昏我出去,也是去见老爷的,这丝绸真的是老爷所赐,其中也并无任何蹊跷,长姐若是觉得这丝绸有什么问题,大可以拿走,我苏银绝不阻拦!”

    “你倒是有骨气得很啊。”

    苏金用手指划过这匹质地细腻的丝绸,期间还不听观望着苏银的表情,苏银把头压的很低,双手坚定的举着这丝绸,没有半点吝啬的意思。

    苏金抓起丝绸甩到苏银的脸上∶“这么一块破绸子,你以为我稀罕吗?只有你这种下等人才会把这种东西当个宝!”

    苏金大手一挥,将那一锭金子扫下去,那丫鬟如扑食一般捡起那锭金子,飞快的揣入怀中,脸上尽是难以言说的喜悦。

    苏金白了苏银一眼,道∶“好了,折腾了这么半天我也累了,我也不信你这下贱胚子能做出什么大事来,不过是浪费我的银子,浪费我的时间,来人,我们回苏府。”

    苏银又一次顿首,道∶“苏银恭送长姐。”

    苏金慢悠悠的离开了苏银的寝殿,等到她走远了,苏银才从地上站起来,她看着稀稀落落跪了一地的奴才,冷笑道∶“你们有命拿钱,就没想过有没有命花吗?”

    几个跪着的奴才顿时吓了一跳,除了璎珞和那个收了金子的奴才,其它的皆是跪到了苏银的面前,哀求道∶

    “主子饶命啊,我们可什么都没说啊,求主子放过我们。”

    “主子,我们对您是衷心的啊,求主子饶了奴才吧,奴才真的什么都没说。”

    苏银咬紧牙关,一双眼睛瞪的通红,眼泪一点点从她的眼中流出,这不堪一击的衷心,她不要也罢!

    “来人啊!”苏银大喊了一声,门口的侍卫立刻便进来了。

    侍卫问道∶“小夫人,有何吩咐。”

    苏银的目光扫过面前这些如花一般的面孔,她随手从她们中扯出了一个人,道∶“你,起来。”

    那婢女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站到了苏银的身后。

    苏银随后冷眼看着这些跪在地上的,吩咐道∶“这些跪着的人,全部杖杀,一个不留!”

    苏银身后的婢女吓得身躯一震,一句话都不敢说。

    其他所有的婢女全部哀嚎着被脱了出去。

    苏银转身看向身后留下的小婢女,问道∶“你怕吗?”

    那小婢女点了点头。

    苏银欣慰道∶“怕就对了,你以后就负责打点我身边的事,该怎么做,你心里应该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