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之王江策丁梦〕〔道极无天〕〔巫道修仙传〕〔至尊豪婿〕〔肥婆种田:山里相〕〔她儿砸被大佬盯上〕〔娇宠嫩妻:闪婚老〕〔穿越星际妻荣夫贵〕〔初婚有刺〕〔重回七零:老公大〕〔福气包带着空间重〕〔一胎二宝,总裁追〕〔穿越农家锦鲤小福〕〔重生后学霸只想种〕〔我的渡灵师大人〕〔极限警戒〕〔万古最强驸马〕〔武炼巅峰〕〔魔帝归来〕〔上门神医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三十八章∶惊醒仍是梦中人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有些东西,是刻在灵魂深处的。

    这一路走来所经理的痛苦,恍然间仿佛就在昨日。

    “阿飖……”

    就算再怎么温柔,他那日红装终究是娶了别人,宇文璟……我到底算什么呢。

    “阿飖!!”

    萧飖猛然从床上惊醒,天已经亮了,这屋中红粉交加的绸缎将她迅速的拉回了现实。

    这是一场梦……一场噩梦。

    而梦中的一切却又是真是发生过的,就算再怎么挣扎也摆脱不了的东西,如今一息尚存,不就是为了复仇吗。

    宇文璟紧张的盯着萧飖∶“阿飖,你没事吧。”

    萧飖渐渐冷静下来,却拍开了宇文璟的手,声音中隐匿着一丝冷漠∶“我没事,做了个梦而已。”

    山鬼凑到萧飖的身边,轻声的安慰道∶“只是个梦而已,醒了就让它散了吧。”

    萧飖摇头,苦笑道∶“有些东西若是散了,我便什么也不剩了……算了,不说这些了,我收拾一下,准备去司空府。”

    “我?”戒尘觉得萧飖有点不对劲∶“不应该是我们吗,怎么,你打算自己去?”

    萧飖的表情中多了一丝冷漠,她有些不屑的扫了一眼屋子里的人∶“你们去了也没什么用。”

    不知为何,戒尘总觉得萧飖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萧飖起身,只把头发重新束了一下,戒尘注意到,萧飖的后颈处出现了一些若有若无的黑色纹路,看起来像是某种符咒……

    因为这些纹路太浅了,戒尘也没看清楚究竟是很么样的符咒,但可以确定,那歪曲的字体一定是某个北方国家特有的。

    宇文璟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无声的上前,将手掌放在轻轻划过萧飖的后颈,只见那黑色的纹路在他手掌划过之后渐渐消失了……

    萧飖离开后,戒尘方才看向宇文璟,问道∶“她身上好像有某种咒术,是你下的吗?”

    山鬼也凑过来∶“我也觉得曲姑娘的情绪有些不对劲,这位仁兄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宇文璟看着萧飖离开的方向,只冷冷的说了一句∶“与你们何干?”

    萧飖大步的向前走着,心头很乱,很闷。

    这种感觉几乎让人窒息,她甚至有一瞬间萌生出杀了宇文璟的想法,她不知道这些想法从何而来,还有梦中的那个声音……

    简直就像是住在她心底的一个恶鬼。

    撷芳楼门前,萧飖忽然觉得额头上一点灼烧的厉害。

    “啊……啊啊啊啊!!!”

    萧飖忽然十分痛苦的捂住了头,她体内的真气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乱窜,她一掌拍在地上,试图将那些野马拉回到原来的位置。

    宇文璟直接跃窗而出,二话不说的稳住萧飖。

    “怎么回事?”山鬼也跃了下去,只有戒尘表情严肃的站在窗边。

    “北蛮禁术……这小王爷的胆子也太大了点,他这复活的……究竟是谁?他口中的阿飖,该不会是……”

    宇文璟点了萧飖的穴道,封住了她的经脉,随后将她抱上了阁楼。

    宇文璟紧紧的抱着她,如同抱着一件世间仅有的珍宝∶“司空家的事可以晚点再办,阿飖,你先好好调息一下。”

    戒尘看着宇文璟的脸,开门见山的说∶“摄政王,曲姑娘身上的北蛮禁术,是你下的吧。”

    宇文璟不说话,戒尘却越看越觉得恼火∶“你到底知不知道这禁术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你疯了吗!”

    “我的事,不需要你们管。”

    宇文璟冷声说着,手指轻柔的拂过萧飖的脸颊。

    这世上痴人虽多,却无人如他这般疯狂。

    萧飖体内的真气渐渐平复,可能是刚刚真气躁动之时消耗了太多的体力,萧飖竟晕了过去。

    山鬼似乎也听明白了一些事情,上前问道∶“你们口中的北蛮禁术,可是借尸还魂?那敢问借的是谁的尸,还的又是谁的魂……”

    宇文璟不说话,就那么默默的看着萧飖。

    戒尘一拳打在桌子上,只恨不能狠狠地揍这位摄政王一拳,相比之下,山鬼倒是显得异常淡定。

    宇文璟轻轻的亲吻了萧飖的额头,声音冰冷的说∶“这件事不要告诉她,以免她烦心。”

    “你还在管她是否烦心?”戒尘道∶“她若觉醒,只会饮你之血,食你之髓……”

    “只要她活着,还能和我说话,我便甘之如饴……”

    这回,戒尘算是彻底没什么好说的了,堂堂摄政王,撑起了岚朝的半壁江山,怎就在这种事上如此的糊涂。

    山鬼无奈的摇了摇头,一句话也没说便悄悄的离开了。

    江南的风夹着一点潮湿和躁动吹如撷芳楼,戒尘是恨他不计后果,但又何尝不是在恨自己,若自己当年能如宇文璟这般决绝,也许她……也能回来。

    司空家正门口,停了一辆装饰得极其华丽的轿辇,一身华服的女子缓缓从轿辇中出来,那女子面若冰霜,看起来有几分桀骜,金银翡翠装点在身上,看起来高贵异常。

    此人名叫苏金,乃是苏府嫡出的大小姐。

    看门的奴才见这女子前来,急忙奉承着上前∶“哎呦,这不是苏家苏金大小姐吗,今日怎么有空过来,来来来里面请。”

    苏金微微一笑,一抬手道∶“小奴才挺会说话,赏。”

    她一句话说出,旁边的婢女便拿出了一锭银子扔给了这看门的奴才。

    那奴才乐开了花,继续说道∶“哎呦,大小姐你就是大度,气质不凡,多福多寿!”

    奴才们围过来,都开始挑好听的说,苏金也跟个财神爷一样,一锭一锭的银子发下去,脸眼睛都不眨一下。

    苏金进府来,先去拜见了司空家家主,之后便马不停蹄的来到了妹妹苏银的寝殿。

    刚一进殿门便大手一挥,赏了寝殿上下奴才一人一锭银子,给了赏钱之后才心安理得的坐下。

    苏银从内室整理好仪容出来,见了姐姐,二话不说便提起裙子跪下。

    “苏银拜见长姐。”

    说完之后双手伏地,顿首而下。

    苏金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苏银妹妹虽嫁为人妇,在家里的规矩倒是一点也没忘,如此甚好,也省的姐姐再教你,起来吧。”

    “多谢长姐。”

    苏银刚要起身,却被苏金一脚踩了下去,苏金若无其事的冷笑了一声,道∶“苏银妹妹,你怎么不起来了,可是在怪姐姐让你跪的久了。”

    苏银尽力的想要站起来,可踩在她肩膀上的那只脚用劲实在太大,苏银也不敢真的奋力起身,只得低下头,道∶“谢姐姐厚爱,苏银……跪着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