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至尊〕〔吴秃瓢〕〔团宠大佬她三岁了〕〔最强狂婿叶公子〕〔不会真有人觉得师〕〔上门神医〕〔爹地,大佬妈咪掉〕〔不灭霸体诀〕〔剑域神王〕〔都市绝品仙尊〕〔全能大佬又被拆马〕〔天王殿〕〔东京绅士物语〕〔我真是个律师〕〔总裁的家养罪妻〕〔禹少的家养罪妻〕〔错婚密爱穆少心思〕〔总裁你还愿意养我〕〔你是天上月温言〕〔叶落落慕少棠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二十九章∶子生母亡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戒尘虽然觉得这句“小将军”十分有趣,但萧飖坚持不说,他也就不多问了。

    傍晚的时候,萧飖注意到了城里多了许多可疑的人,三人待在客栈里怕是不安全,于是让戒尘寻了城外的一间破庙,暂且住一晚。

    可怜了宇文璟堂堂王爷,自从跟了萧飖之后,就没睡过什么好地方…

    萧飖心中想着,不禁咂舌,安慰性的拍了拍宇文璟的肩膀。

    这个破庙以前应该也是一个香火很旺的地方,因为庙中的三座佛像都是纯金的……

    戒尘在佛像前打坐,闭眼道:“司空家的人没有寻到我的尸体,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们已经杀了宁儿,曲姑娘,你还有什么办法能阻止这些人吗?”

    “的确不容易。”萧飖挑眉道:“毕竟我没办法一口气治好那么多的脑残,身为堂堂少主居然落魄到这般田地,不会只是因为祭祀的事情吧。”

    戒尘睁开眼,看向萧飖,随后叹了一口气。

    戒尘道:“说出来也都是丑闻,但若是曲姑娘想听,我便说了。”

    戒尘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袈裟,靠在佛像旁,道:“我记得我跟你们说过,司空家的人生来便是有罪的……你们可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戒尘扯开衣领,锁骨处的寒蛛渐渐清晰:“一只蜘蛛,生来就是无情的,它要吃掉自己的母亲才能生存,寒蛛也不例外,司空家的女子在生下带有寒蛛毒的孩子之后,就会被孩子身上的寒毒反噬身亡……子生而母死。”

    子生而母死?

    怪不得司空家的人会被称为妖怪。

    “司空家家主妻妾成群,然而最终能活下来的却没有几个。”戒尘叹息道:“要么是生了孩子之后惨死,要么是得知真相之后自尽,都没有善终……”

    萧飖眉头蹙起,照戒尘这么说,这件事还真是不好办。

    一个如此冷血无情的家族,用萧飖最擅长的暴力手段是肯定无法让这些人改邪归正的。

    戒尘说到这里,声音越发低沉:“我没见过我母亲,但我听说……我父亲很爱她。司空家的祭祀是必然的,因为不祭祀的话,就不会有谁家的姑娘愿意嫁到司空家来,明着说是祭祀,但其实……更像是一种交换。”

    萧飖道:“所以,这就是你去当和尚的原因吗?”

    “是……也不是。”戒尘淡然道:“那贾家千金我见过,她根本就不知道嫁到司空家里来会被怎样惨无人道的对待。我也不想……成为家主那样的人。”

    萧飖眯起眼睛,道∶“这件事听起来并不是我们这群外人随随便便就能管的,就算再怎么神通广大,也改变不了‘子生母亡’的事实。”

    “我从刚开始就没打算要改变那个家族。”戒尘冷声说道∶“我想让你们帮我……毁了那个地方,或是将司空家拉下世家之列,或是灭门,想怎么做随意……反正宁儿已经死了去,我已经不在乎用什么方法阻止这场祭祀了。”

    萧飖听着,只觉得头疼,他是越来越搞不懂这个小少主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了,但总觉得要是这么放任不管的话,一定会发生不可挽回的事情。

    “这和尚……”萧飖拧了拧眉心,道∶“我就是欠他的,宇文璟,就你来看这件事应该怎么办?”

    宇文璟一直盯着萧飖,认真道∶“不许冒险。”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萧飖笑着,道∶“每次听你这么说我的心情都格外的好。”

    萧飖左右环顾了一下,随手捡起了一根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了一会儿,道∶“大师,你之前的计划是什么样的?”

    戒尘深吸了一口气,笑道∶“之前的那个计划已经不可能完成了,曲姑娘若是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可以尽管说。”

    “呵,的确不可能实现了。”萧飖一针见血道∶“司空家高手如云,凭我和宇文璟根本不是对手,所以你之前的计划,应该是要把我们引入司空家之后杀害,宇文璟地位不凡,你借此便可以让司空家身败名裂,司空朔,你也是一直蜘蛛。”

    “曲姑娘果然聪慧过人。”戒尘双手合十,表情慈祥道∶“刚刚在洞中,你们没有把握交出去了事,算我欠你们一次。”

    “哼。”萧飖把树枝丢掉,十分满意的看着自己画在地上的杰作,她挖空了经年所见所闻,竟只写出了“人心”二字。

    的确,司空家在江南根深蒂固,要想动摇这样的家族,唯有从“人心”入手。

    萧飖十分淡然的看了一眼戒尘,笑道∶“你动不了我们,我也不妨告诉你,我的绕指柔上有毒,且这种毒只有我萧家的人会解。”

    戒尘双眸微微震颤,复又平和,笑道∶“这点我倒是真没想到。”

    戒尘双手合十冲着萧飖作揖∶“不知曲姑娘可否不吝赐贫僧解药。”

    “放心吧,你死不了。”萧飖指着地上的二个字,道∶“如果这次成功了,我不仅要寒蛛毒,还要……伊万两黄金。”

    “什……什么?”戒尘眉梢微微抽动,道∶“一……一万两黄金?!”

    “啧,这么惊讶干什么。”萧飖嘟嘴道∶“凭你江南第一美男的身价,难道还弄不来这区区一万两?”

    “我……”戒尘也算是提钱色变∶“可是,你要这么多的金子干什么啊?”

    萧飖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京城凤凰台比武,多没有些金子打点,定是要搭进去半条命的。”

    戒尘无奈,幽怨的眼神看向了宇文璟∶“王爷,她是你的人,你不出钱?”

    宇文璟冷漠道∶“她是我的人,你只要出钱就好。”

    戒尘一时间有些无语,但鉴于自己现在的处境,只能答应道∶“行行行,一万两就一万两,就是……要是还不上的话,肉偿可以吗?”

    “嘶……”

    萧飖倒吸了一口凉气。

    宇文璟脸色沉静∶“潜龙剑诀……”

    萧飖按住宇文璟的手∶“哥哥哥哥!大哥!祖宗!你把剑收起来!”

    宇文璟皱眉看向萧飖,言简意赅∶“他图谋不轨。”

    这句话当真异常熟悉,萧飖正想着要好好安慰一下宇文璟。

    却听见庙外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声音很小,却越来越近……

    三人面面相觑,随后一齐跃上了房梁,屏息不动,庙门“吱吖”一声被打开了,一个黄衫少女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左一右两个丫鬟,年岁都不大。

    那黄衫少女一跺脚,一叉腰,大声道∶“司空家的人是不是疯了!本小姐亲自过去要人他们都不放!他们是不想在淮城混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在港综成为传说〕〔麻衣神婿〕〔北玄门〕〔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