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咸鱼的阴影之间〕〔极品赘婿〕〔方明许菲菲〕〔快穿之养老攻略〕〔法学生猛〕〔季先生的小可爱超〕〔大秦之盖世剑圣〕〔Boss,夫人又去谈〕〔落蛮宇文啸〕〔我在封神坑元始〕〔大秦之铁血帝国〕〔龙王神婿〕〔中心之国〕〔彪丫头修行记〕〔凡人修仙时空戒〕〔为你一人回眸〕〔女神的合租神棍〕〔万古第一仙宗〕〔都市古仙医〕〔这个天下我做主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二十四章∶水祭童子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翌日清晨。

    第二日一大早,玉兰便跑到了宇文璟的房间敲门,敲了几声没人应答,便直接撞门进去。

    只见萧飖衣衫不整的站在屋子里,宇文璟正帮她系上腰带,见门被砸开了,他下意识的挡在了萧飖的身前。

    玉兰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她急忙背过身去,道∶“小小小小,小夫人,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你们,哎呀,我以为你不见了,一时冲动才闯进来的,真的对不起!”

    萧飖无奈,穿好衣服之后上前去敲了一下玉兰的头,道∶“你这小丫头想什么呢,我们换药而已。”

    “小……小夫人呜呜呜呜。”玉兰抱着萧飖,不知怎的竟哭了起来∶“你昨晚起来怎么不叫我啊,我早上起来没看到你,我还以为你……你又……呜呜呜呜。”

    萧飖微微叹气,安慰道∶“好啦,我不是在这吗,走吧,我们去找那和尚,看看他今天要我们干些什么。”

    玉兰抹着眼泪,应了一声∶“嗯!”

    萧飖出门,只见和尚的房间里,走出了一个顶着巨大黑眼圈的东方木,唐唐花花公子仿佛受尽了折磨。

    再看那和尚,正是一副神清气爽、云淡风轻的模样,萧飖不难想象,昨天都发生了什么。

    萧飖走近,拍了拍东方木的肩膀以示安慰,转而问戒尘道∶“大师,你说今日有事相求,不知是什么事?”

    “这……”戒尘难得的露出了一丝担忧的神情,他合掌对着萧飖施以一礼,才缓缓道来∶“实不相瞒,今日是司空家祭祀的日子,我出逃之后祭祀之事一拖再拖,终究还是落在了我幼弟的身上……”

    萧飖听着,心中了然。

    又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祭司。

    又是一群拿人命当儿戏的蠢货。

    萧飖双臂交叉抱在胸前,道∶“所以,你要我们去救你幼弟?”

    “是。”戒尘凝眸道∶“我的幼弟是我三叔的次子,今年方才五岁,实在无辜,这件事算是我额外求你们的,救下他之后,我们才能布局让江南司空家祭祀一事彻底断绝……”

    “布局?呵,用不着那么麻烦。”萧飖冷笑一声,十分不屑的说∶“别布什么局了,先去救那个孩子,让司空家停止祭祀的事就交给我,你放心。”

    “嗯?”戒尘惊讶的呆愣在原地,道∶“你……就算你武功高强,也不可能如此轻松的颠覆这这几百年延续下来的祭祀……”

    “让你放心就放心,处理这种事情我还是很有经验的。”萧飖自信的说道∶“快点解决了这件事,我还要回京参加凤凰台比武呢,先出发去你幼弟被祭祀的地方,路上你在慢慢说是怎么回事。”

    马车中,戒尘娓娓道来。

    一百多年前,武林还是一副群雄争霸、混乱不堪的模样,司空家的先祖为了自保,也为了在武林中谋得一席之地,开始练就毒功,他们通过调用寒气饲养含有剧毒的蜘蛛,倾尽司空家初代家主一生,才练就了这寒蛛毒。

    寒蛛毒威力巨大,一时间震慑武林,然而好景不长,武林中一些滑头忌惮司空家,便编造谣言,说司空家修习的乃是妖术,久而久之必将为周围的人带来可怕的后果,传言如一把刀,将当时刚刚兴起的司空家无情的扼杀。

    司空家家主不忍心看家业付之一炬,便提出了每年都会举行祭祀的要求,以平众怒,字那以后,每逢天灾,司空家都要出一位直系童男,举行祭祀……

    “而此次,贾家更是趁虚而入,想把自己家的小姐强行塞给我做妻子,这样我就不是童男,不用去祭祀了。”

    说起这些事,戒尘还是有些伤怀的,虽然萧飖调侃他为“妖僧”,但他总归是个有血有肉的江南才子……

    他也有无奈的时候,他也会无能为力。

    萧飖点点头,继续问道∶“祭祀的方法呢?我们总要知道该怎么救你弟弟。”

    “是水祭。”戒尘垂眸,颇为担忧的说∶“就是把我弟弟绑起来,放到笼子里,再沉到不净潭潭底……”

    萧飖道∶“等等,这不净潭是个什么样的地方?那里地形如何?”

    戒尘撩开马车的帘子,指向西边的一座山,道∶“不净潭就在那座山中,那山中有一天然形成的溶洞,洞中有一汪泉水,行刑的时候需要把人从洞的上方浸入到泉水之中,之后细听洞中的回声,待那人不再挣扎,便可离去,那个溶洞是专门供司空家祭祀用的,因为那里水祭过许多‘司空家的妖孽’,所以取名‘不净’,说起来也是挺讽刺的。”

    萧飖捋顺了一下思路,问道∶“溶洞只有上端开口,是不是?”

    “以前是这样。”戒尘道∶“但我几个月前挖了一条暗道,可以直通洞中,所以……”

    萧飖接道∶“所以我们可以在洞中等待,等有人把铁笼放下来,我们再出手相救,这样就可以省去一些不必要的冲突。”

    萧飖坚定道∶“那我们就先去溶洞那里,玉兰……你就不要跟着了,我们待会儿过去可能顾全不了你。”

    “小夫人,玉兰自己可以防身,不需要请别人顾全。”玉兰拍拍胸脯,道∶“小夫人就让我跟着吧,我保证不托你的后腿。”

    戒尘笑了笑,也说道∶“去溶洞中救人而已,没什么危险的,你就让玉兰姑娘跟着吧。”

    “那……东方木……”

    萧飖看了一眼半死不活的东方木,关切的问道∶“你要不要回客栈休息一下……”

    “不可能!”东方木顶着一双疲惫的眼睛,道∶“王爷在哪我就在哪,我可是肩负着岚朝兴衰的男人!”

    萧飖无语,东方木似乎困的有些神志不清,他揪过戒尘的衣领就大吼∶“还不是因为这家伙,干啥啥不行,记仇第一名!我就借了他一点床位,他就放了一夜的寒毒,让我这一夜异常的清醒!”

    “嚯,原来寒毒还有提神的作用。”萧飖给戒尘比了个大拇指∶“你这招很厉害啊。”

    戒尘也忍不住调侃了一句∶“曲姑娘过誉了,不过是习惯成自然罢了,这清新提神的寒毒我可另赠予你一副。”

    不净潭在山中,马车无法上山,只能中途下车步行,好在密道离出山口不远,几个人走了没一会儿便进了密道。

    这密道挖的很是宽敞,并排可以走两人,萧飖等人准备了火把,一路沿着密道走,很快便能到达不净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