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之王江策丁梦〕〔道极无天〕〔巫道修仙传〕〔至尊豪婿〕〔肥婆种田:山里相〕〔她儿砸被大佬盯上〕〔娇宠嫩妻:闪婚老〕〔穿越星际妻荣夫贵〕〔初婚有刺〕〔重回七零:老公大〕〔福气包带着空间重〕〔一胎二宝,总裁追〕〔穿越农家锦鲤小福〕〔重生后学霸只想种〕〔我的渡灵师大人〕〔极限警戒〕〔万古最强驸马〕〔武炼巅峰〕〔魔帝归来〕〔上门神医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二十一章∶识破身份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回到王府之后,萧飖调查了膳房后面的那面墙,然而除了墙底的土被人翻新过之外,并无其它的发现。

    转眼三天就过去了,答应戒尘前往江南一事也提上了日程,此去路远,折扇不放心萧飖身边无人照顾,便让玉兰跟着一起去了,东方木自然也是要跟着的。

    戒尘也算是讲信用的人,出发当天便把萧飖所要的资料都给了她,甚至有一些萧飖觉得完全没必要的资料也一并罗列了出来。

    就比如说某某某女侠的红尘往事……

    是日,几人乘船,从水路去往江南。

    萧飖刚一上船,便忍不住调侃∶“我以为坐船的钱要我们王爷来出,没想到司空公子虽然进了寺庙,却还是个有钱的主儿。”

    “曲姑娘说的哪里话。”戒尘又是摆出一副云淡风轻、世外高人的样子,道∶“这小船是和尚我化缘所得,自从削发,我也是名副其实的两袖清风了。”

    “啧啧啧。”萧飖打量着这艘全长足有十几米的“小船”,不由得感慨∶“若你们佛门的两袖清风就长这个样,那我也想去当和尚了。”

    为了保证路途顺利,戒尘还安排了两个经验丰富的船夫。

    看看,这就是两袖清风的人干的事!

    船行飞快,江面上清爽的空气很容易让人心情愉悦,玉兰似乎是不怎么出远门的,坐在船上看什么都觉得新奇。

    夜晚,两岸华灯初上,点缀着亭台楼阁,星光闪烁,倒映在江水之中,别有一番萧飖未曾见过的人间烟火。随着船行簌簌而逝。

    萧飖在船边看着,身后忽然传来了一句“阿弥陀佛”。

    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一个假慈悲的妖僧。

    戒尘唇角带着些许笑意,道∶“原来女施主喜欢看这两岸的光景,这一点倒是和贫僧志趣相投。”

    “无所谓志趣。”萧飖浅笑道∶“只是觉得好看,便多看一会儿,大师你怎么这么闲,不用去看着那两个船夫吗?”

    “船顺江水而行,就算没有船夫,三日后也能到达江南。”戒尘将手搭在围栏上,道∶“女施主刚才说喜欢看漂亮的东西,那不知贫僧可够漂亮,能让女施主一观。”

    “啧,大师,美人计对我是无效的,你别忘了,我已经是人妇了。”萧飖十分自信的说道∶“就算你长得再好看,走完这趟之后,寒蛛毒你必须要给我。”

    戒尘看着她,颇有些失望的说∶“你一个久居深阁的小妾,要那么多寒蛛毒干什么?还不如留着让我普渡众生。”

    萧飖伸出食指戳了戳戒尘的胸口,道∶“你只需要给我,我用它来干什么,与你无关。”

    戒尘眼神中闪过一丝妖异,道∶“你这小女子倒是有趣得很。”

    “有趣也不是你的!”

    萧飖吓了一跳,循声望去,东方木不知何时出现在二人身后。

    萧飖一脸无奈道∶“你大爷的,又是踏云,你就不能用它干点别的?”

    戒尘笑得十分慈祥∶“东方公子的踏云功还是一如既往的方便,你们家王爷呢?”

    月色下一点寒芒闪过,宇文璟提着一把宝剑,正站在不远处,踏云功无声无息,若不是东方木大叫一声,此刻宇文璟手中的剑大概已经架到了戒尘的脖子上。

    看着宇文璟这副要把他生吞活剥的模样,戒尘的妖孽姿态不减半分,反而更甚∶“王爷,怎么你偷听别人说话杀气还这么重,曲姑娘还在这,你莫要吓到她。”

    啧,这和尚说话真的和折扇一样尖酸。

    还有宇文璟,瞧他那个表情……真不愧是宇文黎的哥哥。

    萧飖拍了拍戒尘的肩膀,指着宇文璟道∶“所以说,我这朵鲜花的主子可能不太好惹,我劝你说话的时候最好小心点。”

    说罢,萧飖轻飘飘的去了宇文璟身边,随手捏了一下他的脸颊,笑道∶“子夜,我表现的怎么样啊?好了,你这酸味我算是闻到了,把剑收起来吧。”

    宇文璟把目光瞥向一边,脸颊有些微红,道∶“你……你别胡说,我没有。”

    可手里明晃晃的宝剑早已是铁一般的证据。

    啧,口是心非。

    东方木这双狗眼已经看透了太多,他不由得十分同情戒尘,施展踏云悄悄落到戒尘身边,道∶“人家两个人要一起回房了,这船上一共就那么三间房,要不咱们……一起?”

    戒尘笑容舒缓,道∶“阿弥陀佛,施主请自重啊。”

    玉兰在船顶上,看着天空,忽然,星河处一点亮光划过天空,也划过了众人的双眸。

    玉兰眸中似有万般欣喜∶“你们看!流星!”

    星光跌落划过一道道美丽的痕迹,耳边只有水流悦耳的声音,此刻的宁静,竟然是萧飖曾经从未见过的。

    她第一次觉得,这一世,好像除了复仇之外,还有其他的意义……

    一些未被看到的美景。

    一些未被珍惜的人。

    一个早已错失,却依旧美丽的光阴。

    萧飖看着天空,而宇文璟的目光却始终停留在萧飖的脸上。

    萧飖深吸了一口气,露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容∶“真希望时间就这么停在这一刻,这艘船上,不要去面对那么多狰狞的面孔,不用去面对那些明明可以无情的抹杀他人,却仍就为自己命运声嘶力竭的人。”

    星光映在她的脸上,她充满英气的眼神间似乎多了一份不曾有过的温柔。

    宇文璟看着,竟觉得有些痴迷,似乎是顺理成章一般,他薄唇轻启,轻声的唤了一句∶“阿飖。”

    “什……唔!!”

    萧飖惊讶之余,宇文璟那张精致的帅脸便在她面前飞速的放大,直到……

    萧飖睁大了眼睛,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心道∶这家伙,在……在吻我?不对,他刚才叫我什么??什……什么情况……

    沉心,聚气,一掌打出。

    萧飖身为一个武将,想要对方放开的方式永远都是如此的简单粗暴,一掌拍飞,甚至不会浪费挣扎的时间。

    宇文璟被打的退后了一步,表情从刚刚的深情变得有些可怜巴巴,萧飖不知为什么,竟有些心软了。

    萧飖轻咳了一声,压低声音道∶“你……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宇文璟盯着萧飖,十分认真的回答∶“荷花池,第一眼。”

    靠,这怎么可能。

    但鉴于宇文璟诚恳至极的表情,这句话还是被萧飖咽了回去。

    萧飖道∶“所以……你想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