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黄金召唤师〕〔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怪物乐园〕〔快穿女主真大佬〕〔陆爷的小祖宗又撩〕〔秦烟陆时寒〕〔镇国战神〕〔腾飞我的航空时代〕〔近身狂婿〕〔温阮霍寒年〕〔妻在上〕〔妻不厌诈:娄爷,〕〔我,上门女婿〕〔玄阳仙尊〕〔重生醒来成为纣王〕〔王者神婿叶峰〕〔剑仙归来〕〔赘婿归来叶峰韩凝〕〔神秘弃少叶峰〕〔豪婿叶峰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二十章∶含苞牡丹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皇后寝殿内,一片狼藉。

    杯子盘子被摔了一地,上好的锦缎绫罗也都被撕成了碎片,整个凤仪宫的镜子没有一面是完整的,破碎的玻璃倒映出层层叠叠的人和事,皇后端坐在贵妃椅上,奴婢们跪成两排,一句话也不敢说。

    几个道士乌泱泱的跳来跳去,拿着各种符纸往墙上贴,样子既滑稽,又可笑。

    皇后不知从哪块碎玻璃片中瞟见了自己脸上的伤痕,眼神顿时狠厉了起来。

    “都是一群废物。”皇后一把将桌子掀翻,吼道∶“都是一群废物!我给了你们那么多金银,你们为什么就是治不好我脸上的伤!你们说是冤魂所致,好呀,驱鬼啊!这么久过去了,为什么一点进展都没有!”

    “娘娘,娘娘息怒啊。”小德子跪在地上连连磕头,道∶“娘娘,那萧凌云生前是个将军,死后自然也是个厉鬼,法师们废些周折也是情有可原。”

    “哈哈,厉鬼。”皇后道∶“明明是她觊觎本宫的后位,本宫的脸也是她毁的,她凭什么来找本宫,小德子,我没记错的话,那个贱人好像是你勒死的吧。”

    停皇后娘娘这话,倒像是要拿小德子偿命一般。

    小德子心下一惊,急忙磕头,道∶“娘娘,此事可与奴才无关啊娘娘,是……是萧妃的错,一切都是那个萧妃自找的。”

    皇后眼眸微阖,道∶“够了,没用的东西。”

    话音刚落,一个白发道士便匆匆忙忙的闯进来,那道士贼眉鼠眼,脸上还长着一颗黑痣。

    白发道士随手拿出一张符纸,装神弄鬼的朝着皇后走去。

    皇后素来迷信,看着这道士说些云里雾里的东西,竟然也没叫停,白发道士把天上的神仙念叨个遍,随后才走到皇后面前,从怀里拿出了一株含苞待放的牡丹。

    那道士说道∶“贫道今日在花园中偶遇一花精,那花精修为很高却也不是我的对手。”

    那道士神色夸张,仿佛确有其事∶“我请太上老君下凡助我神威,与她大战三百回合后,将她打败,那花精送了我一株牡丹,让我转交给皇后娘娘……”

    这道士说的声情并茂,实则就是胡诌了一通,把牡丹交出去的时候也算是松了口气,心道∶好啊,小姑奶奶让我送的东西也算是送到了。

    皇后接过那株含苞待放的牡丹,道∶“这花精倒是会挑,这牡丹刚好配得上本宫。”

    小德子在一旁奉承道∶“这就是了,牡丹乃花中之王,这就意味着皇后娘娘永远都是皇后娘娘啊。”

    皇后的心情似乎终于好了些,她拿着那朵牡丹细细的端详着,忽然表情一僵,将那朵牡丹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这……这个阴魂不散的贱人!”

    只见那朵牡丹的花茎处十分工整的刻着几个字∶

    “亡者归,汝命休矣。”

    “矣”字的最后一笔拉的极宽,一看便知道是萧飖写下的,可是……萧飖不是已经……

    小德子看见这些字,也跟着“哇”了一声,竟然吓得尿了。

    那道士也愣在了原地,脸色煞白。

    皇后一把抓起小德子的衣领,有些丧心病狂的说∶“你!人是你杀的你去偿命啊!为什么要让她来折磨我!来人……来人啊!”

    皇后正在殿内发疯,小皇帝忽然迈步走了进来,蒋公公尖声说道∶“皇上驾到!”

    皇后立刻止住了刚才的动作,一瞬间换了一副嘴脸,行礼道∶“参……参见皇上。”

    “皇后,你这是在干嘛啊?”小皇帝捏着鼻子,道∶“怎么把寝殿搞得乌烟瘴气的,哎,这还有朵花,真好玩。”

    小皇帝捡起地上的牡丹,自然也瞟见了牡丹上的字,但他显然不是很惊讶。

    “这字看起来倒像是萧妃写的,真让朕惊讶。”小皇帝欣喜的笑了笑∶“蒋公公,把这花收好,一会儿插到我寝殿去,朕可是好久都没见到萧妃写的字了。”

    “皇……皇上。”皇后道∶“这……这不过是我宫里人胡乱刻的字,萧妃她……已经死了很久了。”

    “哦?”小皇帝狡猾的笑了笑∶“人死尚有魂魄,皇后不是向来最信这些吗,怎么,转性了?”

    皇后身子一僵,随后立刻微笑道∶“皇上说笑了。”

    “说笑?”小皇帝一挑眉,道∶“小孩子怎么会说笑呢,我呀,是最了解皇兄的,若凌云姐姐真的死了,你以为你现在还会活着吗?”

    “哈哈哈。”小皇帝笑得格外开心,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皇兄一定有办法的!”

    皇后笑容不改,咬牙道∶“皇上,萧妃已死,尸首臣妾也验过多次,还请皇上早日释怀,以大局为重。”

    “切,没意思。”小皇上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你这丑八怪真没意思!我走了!”

    说完便离开了凤仪宫,只留下皇后在原地呆愣着笑了许久。

    没多久,皇后便吩咐奴婢将书房附近的小花园烧了个干干净净。

    回王府的马车上,萧飖止不住的笑,她一想起皇后看到那行字会是什么样恐怖的表情,她便觉得心中舒适,可这种舒适过后,萧飖却犹嫌不足。

    她觉得哪怕将此人一刀刀凌迟,都难解她心头之恨。

    父母,兄长,还有……素翎。

    萧飖咬紧牙关,却还是红了眼眶,一旁的宇文璟看着她,片刻后,一把将她揽入怀中。

    宇文璟的身上沾了些檀香的味道,冷清但又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从来没有像这样依偎在别人的怀里过,从前的她征战沙场,需要成为所有人的依靠,即便受再重的伤也不能倒下,因为他是江玲,而如今这个怀抱却如此的让人沉沦。

    宇文璟冷清而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想哭的话,趁现在。”

    这句话说进了萧飖的心里,眼泪开始止不住的流淌,她攥紧了宇文璟的衣服,在他面前示弱,也会觉得不甘心。

    而此刻他更多的还是庆幸,庆幸自己醒来的时候是在摄政王的府邸中。

    宇文璟似乎被抓的有些疼了,可他仍旧不放手,反而温柔的说∶“我有些疼,能轻点吗?”

    “闭嘴!”萧飖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一拳打在宇文璟的胸膛上。

    宇文璟的眼神柔和了不少,他觉得这次江南之行,应该会很有意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斗罗之武魂进化系〕〔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