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海贼之死神副船长〕〔猎宝天官〕〔不败天王〕〔七小姐驾到通通避〕〔情深意动:傅少宠〕〔我提取了自己书中〕〔团宠崽崽的娘亲太〕〔秦浩林冰婉〕〔陈文泽方子涵〕〔盛世热恋:我家夫〕〔剑破九天〕〔县令夫人好凶的〕〔原被告来自异世界〕〔寻诡者〕〔武极天外天〕〔我在NBA当大佬〕〔寒门嫡女有空间〕〔大道惊仙〕〔我在豪门当夫人〕〔高人竟在我身边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十八章∶进宫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我叫曲流殇。”

    萧飖简短的说了一句,三人达成共识之后,戒尘便给倒在地上的几个人喂了药丸,不到一刻的时间他们便苏醒了,宇文璟也迫不及待的拉着萧飖离开了这里。

    马车中,折扇还是充分的表现了对宇文璟和东方木的不屑,玉兰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喜欢对着别人傻笑。

    到达王府门前时候,萧飖刚要下车,却被宇文璟拦了下来。

    宇文璟吩咐道∶“东方木,你带他们两个进王府休息。”

    随后转向萧飖,道∶“咱们进宫。”

    萧飖睁大了眼睛,道∶“进……进宫?现在吗?”

    回去那个地方?

    可是……

    那个皇宫对她来说一直都是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在那四方的天地中,她能感知到的只有血腥和几乎铺天盖地的仇恨。

    一张张冷漠而麻木的脸深深地刻印在她的心里。

    她很抵触回那个地方,但如果……这是一次机会的话……

    宇文璟盯着她,似乎能看穿她心中所想。

    宇文璟道∶“三日后我要陪你去江南,宫里的事情我需要亲自安排一下。”

    萧飖尽力保持平淡道∶“好,我跟你去。”

    前去皇宫的路上,萧飖心里很乱,她不知道现在的皇宫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现在回去能做些什么。

    只是简单的回去看看吗?

    看看曾经折磨她的那群人。

    会不会一时冲动杀了她们?

    会不会连累摄政王……

    一切的一切仿佛一团乱麻,她做梦也不会想到,此刻自己对摄政王的感情反倒成了牵绊。

    宇文璟一直盯着萧飖,看着她脸上表情的变化,道∶“在想什么?”

    “没……没什么。”萧飖被他这么一问,胡诌道∶“在想我身为妾室,身份卑贱,跟着你进宫怕是要闹不少笑话。”

    宇文璟蹙眉,道∶“你何必这么说……当初……”

    宇文璟表情有些紧绷,道∶“当初难道不是……不是萧凌云执意要把自己的妹妹嫁入王府吗……”

    宇文璟把萧凌云三个字咬的极重,似乎在强调什么。

    “我……萧凌云什么时候要把她自己妹妹嫁入王府了!明明是你摄政王大摇大摆的来提亲!”

    不提也罢,提起这事萧飖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她当年为救萧月那个小畜生被土匪头子打折了双腿,差点葬在龙牙山,回来之后摄政王连句安慰的话也都没,几个月后就直接娶了自己的妹妹萧月。

    也不知道这摄政王当初是怎么想的,难道是觉得自己的腿废了,还不如萧月有用吗?

    宇文璟似乎也急了,道∶“我是去提亲,可我要娶的是……是……”

    宇文璟说到一半,脸颊忽然有些泛红,目光看向别处,道∶“总之,我可没有对不起萧凌云的地方。”

    萧飖看着他脸红的样子,竟觉得莫名其妙的可爱。

    嘶,造孽啊。

    终于知道情人眼里出西施是什么意思了。

    车马行了一段时间之后,便到了皇宫。

    此刻站在这宫门前,看着两边高高的红墙,萧飖竟有些眩晕的感觉。

    摄政王在皇宫中畅通无阻,萧飖跟在他后面,倒像极了一个婢女。

    哎,婢女就婢女吧,小妾跟婢女也没差太多。

    这皇宫里还和以前一样奢靡,金樽玉盏,花团锦簇,亭台楼阁住着各色美人儿,京城里所有稀罕的玩意儿几乎都能在皇宫里找到。

    蒋公公在御书房前接驾,看见摄政王过来,喜笑颜开道∶“王爷过来了,咱们皇上正在书房中批阅奏折呢,可要奴才去通报一声?”

    宇文璟面无表情道∶“不用了,我们自己进去。”

    说罢,便进了书房。

    蒋公公也跟了进去,他瞟见跟在摄政王身后的萧飖,小声说∶“王爷,这书房重地,您身后这位……”

    宇文璟头也没回,只说了两个字∶“无妨。”

    书房之中,宇文黎一副没有干劲的样子趴在书案上,脸颊上沾了好多墨水,见宇文璟进来,他方才眼前一亮,叫了一声∶“皇兄,你来了,真是太好了!”

    “怎么,不生气了?”宇文璟道∶“不怪我把萧凌云埋了?”

    “怪……怪自然是怪的!”宇文黎结结巴巴的像个孩子∶“但……我也知道,是我自己太过偏执了,本不关皇兄的事,我也不该冲着皇兄发脾气。”

    萧飖的指尖有些颤抖,她躲在宇文璟的身后,背脊有些发凉,冷汗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面前这个看起来天真无邪的少年,随时都会变成一只吃人的野兽。

    这个男人曾经是她心中所有恐怖的源泉,是他一点点把她的傲骨剃的干干净净。

    “咦?皇兄,你带人过来了吗?”宇文黎十分好奇的走过来,走近了端详着萧飖,道∶“皇兄从不带人进书房,今日竟然带进来一个小丫头,当真神奇。”

    萧飖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来了,她紧紧攥着宇文璟的衣袖,眼神瞪着这位小皇帝,是恐惧,亦是憎恨。

    四目相对,宇文黎的表情渐渐变得狂喜,变得狰狞∶“这个眼神,没错,就是这个眼神,哈哈哈哈,皇兄,这丫头你是从哪找来的,我喜欢,哈哈哈哈哈,我太喜欢了。”

    萧飖肩头颤抖着,正准备去摸腰间的弯刀,却被宇文璟一把按下∶“她是我府中内人,她性格向来如此,让陛下见笑了。”

    “不见笑不见笑。”小皇帝蹦蹦哒哒的回到桌子后面,道∶“是皇兄比我有福气,得了个良人,对了,皇兄此番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确实有一事。”宇文璟不动声色的抓住萧飖颤抖的手,温暖的感觉顺着冰冷的指尖直达新田,萧飖也终于冷静了一些。

    可这……终究是……

    宇文璟道∶“我近来要去江南办些事,在此期间,我希望陛下可以自己处理一些政务上的琐事,我会留下两个亲信在陛下身边出谋划策,实在有什么难办的事,飞鸽传唤我即可,陛下觉得如何?”

    “这……”宇文黎皱着眉,有几分小孩子的任性∶“可以是可以,但……我也想去江南玩啊,皇兄什么时候能带我去啊。整日闷在皇宫里可是无聊透了。”

    宇文璟摇了摇头,颇为温柔的说∶“等你能掌握大局的时候,一定会有机会的,今日前来就是向陛下禀告此事,事毕,我就先回去了。”

    宇文黎露出一丝甜笑∶“好呀,我等皇兄回来,皇兄……等你回来,能带我去看看凌云姐姐的墓吗……我觉得……我……我好像真的做错了。”

    宇文璟表情恢复了冷漠,他拉着萧飖转身出门,只留下一句话∶“此事容后再议。”

    有些命,是无论如何都逃不出的,也许宇文黎不想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但周围的一切就是这样无情的推着他走到了今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