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近身狂婿〕〔温阮霍寒年〕〔妻在上〕〔妻不厌诈:娄爷,〕〔我,上门女婿〕〔玄阳仙尊〕〔重生醒来成为纣王〕〔王者神婿叶峰〕〔剑仙归来〕〔赘婿归来叶峰韩凝〕〔神秘弃少叶峰〕〔豪婿叶峰〕〔超品渔夫〕〔叶峰韩凝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无敌医仙战神〕〔绝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青萍〕〔玄浑道章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十四章:腹中金珠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什么。”

    “什么?!”

    萧飖和宇文璟几乎是同一时间说出了这句话,随后二人都下了阁楼。

    折扇明明说过,不会再派人刺杀王府中的人,为何哑巴还是出事了?

    前来报信的奴才跪在地上,连连磕头,道:“王爷,对不起,都是奴才看顾不周,尸体已经打捞上来了,还请王爷明示,应该如何处置。”

    萧飖一时着急,竟然抢在宇文璟前面说道:“还能怎么办,叫人验尸啊,难道就这么埋了一了百了吗?”

    奴才愣了一下,转而看向宇文璟,宇文璟点了点头,道:“按照她说的做,叫仵作来验尸,别闹太大动静。”

    “是。”

    那奴才答了一句,便慌慌张张的离开了。

    萧飖眉头不展,心道:当初折扇一伙人刺杀这个哑巴的目的,是怀疑她与皇后母家有所关联,而后我坦明身份,也就作罢了,哑巴这个时候死了,真的只是跳井自尽?

    宇文璟盯着萧飖看了半天,道:“我要去偏殿调查这件事,你要一起去吗?”

    萧飖点了点头,东方木看着这两个人,无奈的一摊手,也跟个小尾巴一样跟上去了。

    东方木嬉笑着,打听道:“大哥,府中死了个疯奴才而已,为何能劳动您大驾啊,难不成这小哑女和你有关系?”

    宇文璟漫不经心的回答道:“和我没关系,但说不定和楼兰有关系。”

    “咳……咳咳!”

    萧飖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

    楼兰?这帽子可不能随便扣,这件事绝对和楼兰没关系!

    宇文璟瞟了一眼萧飖,并未说太多,三人步行来到了偏殿,奴才和仵作已经等在那了。

    仵作对着王爷行大礼之后,道:“王爷,那姑娘的尸身老朽看过了,她面色发黑,嘴里含着一口黑血,乃是中毒而亡,只是具体是什么毒,老朽还需查验。”

    “中毒而亡?”萧飖转而看向旁边跪着的奴才,道:“这毒从何来,你说你负责看管她,那她的饮食可有不妥?”

    “回……回小夫人的话。”奴才道:“奴才们的饮食不比主子们金贵,都是一口大锅里做出来的,分了几份送出去,这哑女的那份是我亲自取了送来的,万万不可能有毒啊。”

    萧飖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此事蹊跷,我想和王爷一起在这等结果,不知行不行。”

    宇文璟点了点头。

    东方木唇角扬起了邪魅的笑容,道:“这王府里可真有意思,毒死个人都要扔到井里,不过这小哑奴的嘴得是多紧,这么折腾居然还能咬着一口黑血?”

    宇文璟看向东方木,眼神里难得的有些温柔。

    东方木立刻摆摆手,道:“你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了,你这么看着我反而让我觉得尴尬。”

    宇文璟收回了目光,萧飖却眨巴眨巴眼睛,问道:“过去的事?什么事?”

    东方木无奈的摇了摇头,坐下来慢声细语道:“也没什么,只是我娘死的时候,嘴里也含着一口黑血,废了好大劲才流出来。”

    萧飖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有些过格,于是立刻补充了一句:“抱歉,惹起你的伤心事了。”

    “小夫人说的哪里话,这不算是伤心事。”东方木笑着,津津有味的说道:“他算是我的养母,不是我的亲娘,说起我这个养母你一定认识,她是先帝的十公主……”

    “十公主?”萧飖仔细回想了一下,道:“我记得她是很心善,总是收留一些无价可归的孩子,可她几年前不是去东瀛和亲了吗,怎么会死?”

    东方木单手托腮,风轻云淡的说着:“我娘是死在去东瀛和亲的那条船上,送亲的时候我也是在的,在我们到达目的地的前一天晚上,雨下的很大,三更天的时候,我娘的侍女匆匆忙忙去和送亲的大臣们说,我娘不见了……”

    “我们在那条大船上疯狂的找,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直到第二天天亮的时候……”东方木的表情过于柔和,仿佛说的就是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我们发现我娘被一条绳子捆着,挂在船的外侧,整个身体都泡在水里,只露出一双被绳子绑着的手。”

    “所有人都吓坏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是船长提醒先把我母亲捞上来,捞上来又有什么用呢,我母亲只剩下一具冰冷的尸体。脸颊发黑,且紧闭着双唇。”

    东方木敲了两下桌子,懒散的继续说:“后来废了好大得劲,扒开了我娘的嘴,她嘴里就那么紧紧的含着一口黑血,就同刚才仵作说的一样。死公主事小,和亲事大,东瀛人没见过岚朝的十公主,于是几个老臣便商量着,把我娘的侍女充作十公主嫁给了东瀛人……”

    故事讲完后,东方木哈哈一笑,道:“讲起来跟个话本子一样,后来这件事也不能声张,几个老臣悄悄联系了陛下,将我娘葬了,这件事就这么了结了,宇文璟总是怕我伤心不让我提,我倒是觉得好没劲。”

    萧飖想了想,十公主毕竟不是东方木的亲娘,他这种表现也不足为奇。

    萧飖斟酌了片刻,还是问道:“那……你娘除了那口黑血,可还有什么别的特征……”

    “有啊。”东方木指了指自己的肚子,道:“我娘的肚子里有整整十颗金珠,大概有拇指腹那么大,我娘的身体放的时间长了,那几颗珠子便从身体里渗了出来。”

    萧飖陷入沉思:这么说的话,如果这哑巴的肚子里……

    正想着,仵作从验尸的房间里走了出来,跪下道:“王爷,老朽检查过了,死者脏器并无明显破损,但……其腹中有一异物,老朽将其取出,发现,此物竟是纯金所制。”

    仵作说着,捧出了一颗金珠,那金珠极其精致,中心竟然是镂空的,珠子的外层雕刻着金龙祥云,内层镌刻着仿佛妖兽恶鬼的一类东西,萧飖也不知道那些是什么怪物。

    官网间,三人皆倒吸了一口凉气,当真如东方木所说,莫非这件事和十公主的死还有某种关联?

    宇文璟叹了口气,道:“把尸体送去义庄,取出所有金珠,有什么发现立刻禀告。”

    仵作磕了个头,道:“是。”

    萧飖在心中默默记下了这金球的模样,准备找个时候去问问折扇这金球有什么说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