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姑爷已无敌〕〔守护天使与你同在〕〔当梦境映入现实〕〔闪婚总裁的限时宠〕〔我在艾泽拉斯学魔〕〔等四季也等你〕〔潜行追凶〕〔赘婿为王〕〔我染指了八零反派〕〔苏程长乐公主〕〔穿成短命女配之后〕〔我靠科技种田兴家〕〔重生后她只想种田〕〔心魔种道〕〔绝世无双萧权〕〔好女婿萧权〕〔阅见天下萧权〕〔斗米仙缘〕〔法学生猛〕〔第一弃少江北辰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九章:下葬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夜半,摄政王进宫,来到了皇帝的寝殿,外面下着大雨,寝殿内阴冷异常。

    宇文璟方踏入寝殿,便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只见那小皇帝趴在榻边,寝殿的左右两边,奴仆宫婢跪成一排,恨不得把头埋进地底。

    床榻旁边放着一个巨大的铁笼,通体漆黑,铁笼中绑着许多宫人打扮的少女,她们各个都是肤若凝脂,长相不俗。

    小皇帝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摄政王进来,他专心的看着床上的一具尸身,将手边一块清洗干净的东西往那身体上面比。

    宇文璟心头一悸,道∶“宇文黎,你这是在干嘛。”

    小皇帝回过神来,咧嘴笑了笑∶“皇兄,皇兄你来了啊,你看,我正在给萧妃治伤呢,我找了整个皇宫里最好的皮给她,这样,一定能把这道伤口遮盖住的……”

    宇文璟看了看床榻旁边盛满血水的脸盆,强忍愤怒道∶“宇文黎,你可还记得你是个皇帝,你如今这样,与一个疯子何异。”

    “你管我!”宇文黎忽然掀翻了水盆,大吼道∶“朕是皇帝,朕想怎么做不需要你来说!朕要她活着她就不能死在这!不能!!”

    宇文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眉头紧锁。

    小皇帝嗔目欲裂,道∶“看到这件红衣了吗?那是凌云姐姐当年出征时穿的那件,她最喜欢这件衣服了……我现在给她,全都给她了,她不会离开我的,不会!”

    宇文璟叹了口气,一语道破∶“黎儿,其实那不是你的错,你也知道,她性情矜傲,绝不会自杀。”

    宇文黎慌了,他捂住耳朵,大声呵斥道∶“别说话!朕命令你不要说话!我不想听!”

    “江山美人,自古帝王都会做出选择。”宇文璟眼眸压的很低,似乎把所有的情绪都锁在了冰冷的语句间∶“你知道这件事和皇后周氏有关,但你不敢去报复,因为你现在不过是个只会躲在摄政王身后的小孩子罢了。”

    小皇帝瞪着宇文璟,拔出床头的宝剑,道∶“你敢这么和朕说话,你要造反吗!”

    “整个岚朝只有我能这么和你说话!”宇文璟认真道∶“因为我既是臣子,也是你的兄长。”

    “我……我……”小皇帝拿着宝剑的手在颤抖∶“额啊啊啊啊啊!!!”

    小皇帝拿着宝剑,开始在殿内乱砍,桌子,床榻,青玉地面上都留下了道道痕迹,他如同癫狂了一般,疯狂的发泄着。

    也许是气萧飖这么轻易地死去。

    也许是气自己……

    而摄政王在这,皇上便不会伤人。

    皇帝就这么乱砍了许久,直到力竭,方才气喘吁吁的丢掉宝剑,倒在地上哭了起来。

    “对不起皇兄。”宇文黎啜泣着∶“是我……是我没用,都是我的错……”

    “所以这次。”宇文璟靠近小皇帝,眼神冷冽道∶“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把她让给你。”

    说罢,一个手刀下去,打晕了宇文黎。

    殿内的奴才这才松了一口气。

    摄政王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命令道∶“来人,扶皇上去休息。”

    殿内一阵死寂,还是蒋公公最先反应过来,说了一句∶“是。”

    奴婢们带走皇上之后,宇文璟方才看向床榻上萧飖的身体。

    尸身因为药物作用,通体惨白,被一袭红衣包裹,脖劲处一道翻出的血痕触目惊心,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更是数不胜数。

    宇文璟看着,深吸了一口气,心头刺痛,就连呼吸的声音都带着一些颤抖。

    “阿飖……”宇文璟十分小心的靠近,抱紧这具轻的吓人的尸体∶“我这就将你的身体安葬,不会让你再受苦了。”

    宇文璟用一张丝帕遮住了萧飖的脸,抱着她走出了寝殿,旁边的奴才眼尖的打了伞。

    刚一出门,便看到萧月匆匆的朝着寝殿这边走来,止水紧跟着撑伞。

    萧月睁大了眼睛,有些紧张的看向宇文璟的怀中,问∶“这是谁?”

    宇文璟没有说话,只是兀自向前走着,与萧月擦肩而过。

    萧月觉得心中十分不安,她转身一把拿掉盖在萧飖脸上的丝帕,真真切切的看到了那张惨白的脸,她才放下心来。

    萧月装作一副不小心的样子,唯唯诺诺道∶“对不起,王爷,我只是想帮忙,不想弄掉了丝帕。”

    萧月眉目楚楚,蹲在地上捡起了那块被雨水染污的丝帕,想要重新放回萧飖的脸上,却被宇文璟躲开了。

    宇文璟不想与她说话,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抱着萧飖离开了这里。

    摄政王的马车一路向西,来到了城郊竹林。

    夜很深了,竹林中一片漆黑,簌簌之声不绝,雨下的很大,一旁的奴才撑着伞,将灯笼挂在竹枝上,不敢说话。

    宇文璟将萧飖轻柔的放下,把伞撑在她的身边,眼神脉脉的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旋即从马车中拿出一柄竹铲,寻了个好地方,挖了起来。

    旁边的奴才轻声道∶“王爷,您身子贵重,不宜做这种事,还是奴才……”

    宇文璟比了个“止住”的手势,道∶“她说过,若哪天她战死沙场,还有些残尸留下,就烦请我亲手葬了她,无需棺椁,送她一块马革便可。”

    奴才叹了口气,压低了声音道∶“摄政王殿下,你与皇上都是性情之人,只是……皇上他用错了方式。”

    “不,我能理解黎儿。”宇文璟将竹铲深深踩进泥土里∶“如果不是那北蛮秘术,我恐怕会比黎儿更疯。”

    情之一字,毁人不倦。

    宇文璟以自己的方式将萧飖葬了,他砍下一片翠竹立在坟边,反复的摩挲了片刻,后还是在上面刻下了“知音-萧飖”四个字,字字工整,却字字锥心。

    宇文璟抚摸着凹凸不平的文字∶“阿飖,前世是我没能护好你,其实我最大的遗憾就是……至死,我们都只是知己,那日红装,你才是我要娶的人……”

    他恨,恨自己没有表明心迹,恨自己什么都不说,恨自己没有把她拥入怀里……

    雨渐渐小了,宇文璟就这么坐在坟墓边发呆,旁边的奴才已经开始打盹了,他却还是守着这一方地方,看个没完,仿佛万世缱绻皆在这一眼中看透了。

    黎明的第一束光穿过蹭蹭云雾勾勒出翠竹挺拔的模样,宇文璟终于从这小小的墓碑前起身,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