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牌全能大佬燃炸〕〔剑卒过河〕〔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疯狂进化〕〔华年时代〕〔问丹朱〕〔重生南非当警察〕〔我有一个洪荒空间〕〔穿成小可怜后我被〕〔大国重坦〕〔林炎传〕〔团宠龙女萌萌哒〕〔传奇机长〕〔南北枝〕〔少夫人她命中带煞〕〔这个忍者不火影〕〔请叫我超人吧〕〔不谈恋爱就得死〕〔林北苏婉_〕〔余生我们不走丢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四章:诡谲金簪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偷入膳房这种事,萧飖从前也做过,只是那时顶着小将军的名号,就算被抓了也不会怎样,可今非昔比,还是要小心一点。

    现下膳房正是早晨忙碌的时候,萧飖又是一身素衣,从后门进去,并不会有人察觉。

    萧飖刚混进来,还没走两步,便听到几个膳房的伙计在嘀咕。

    伙计:“哎,你知道吗,归云阁那位小妾,昨日诈尸了,跟着送丧的奴婢都被吓了个半死,还好有法师在场,当时就给镇住了。”

    厨娘:“哎呀,那法师可真厉害啊,这王府里的小妾啊,隔三差五的就要死上几个,你们猜归云阁那位还能活多久。”

    伙计左右瞄了两眼,压低了声音说:“我听说啊,这几个死了的小妾,都是大夫人干的……”

    萧飖听着,只当是个笑话,神不知鬼不觉的顺走了两个馒头之后便离开了膳房。

    膳房后面有个小院,小院中有一棵巨大的槐花树,洁白的槐花正是将开未开的时候。

    萧飖一个轻功跃上树枝,拿起手中的馒头啃了起来。

    一阵微风拂过,槐花的香气随花瓣零落,竟让人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萧飖看着一些人零零散散的从膳房的后门进进出出,忽然,一抹桃红让她眼前一亮。

    是一个扎着两个小发髻的丫头,一身桃红笑起来清纯可人,竟然与素翎有几分相似。

    萧飖一直盯着那个小丫头,直到她离开人群,默默地走到墙边。

    “这小丫头到那么偏僻的地方干嘛?”

    萧飖紧盯着她,那女孩像是打暗号一般,在墙上敲了几下。

    忽然,一支金簪穿过槐花树,直飞向那个女孩,萧飖来不及多想,一跃而下,运足了功力接下这一簪。

    金簪呼啸而来,却稳稳的插进了雪白的馒头里,嵌的恨死。

    那金簪的头部,雕刻着一种双头麒麟,萧飖记得,那是楼兰部族特有的标志。

    萧飖眉头一簇:“先是蛮族秘术,又是楼兰金簪,看来这王府里还真是卧虎藏龙啊。”

    身后桃红色的小姑娘似乎终于反应过来,对着金簪大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嘶,鬼叫什么!”

    萧飖忍不住怒斥一声,而那小姑娘却丝毫不停,继续叫着:“啊啊啊啊,阿巴阿巴阿巴!啊,啊呜呜呜呜呜!”

    叫着叫着竟然直接哭了起来,萧飖似乎也发现,这小姑娘大概是个哑女,说不了话,只能胡乱的叫。

    哑女的声音成功引来了膳房的主事,萧飖也懒得在这哄小孩,直接翻墙逃之夭夭。

    顺便带走了那支金簪。

    回到归云阁,萧飖坐在窗边,开始端详起这根金簪,簪子还插在馒头上,说实话,楼兰的东西不找出机关所在还是动不得的。

    “究竟是什么样的哑巴,值得用如此精巧的簪子赐死。”

    楼兰金簪,一为实,一为虚。

    萧飖将金簪放平,保证首尾都不对着自己,这才缓缓的把它拔出来。

    而在拔出的瞬间,尾部一根银针飞出,几乎是同一时间,那双头麒麟的口中射出两枚芝麻大小的弹丸,这些小玩意射出的劲道奇大,无论是银针还是弹丸,都深深的打进了木质墙面。

    萧飖倒吸了一口气,道:“楼兰人,果真恐怖如斯,当年与楼兰对垒之时,那些古怪的黄金蟒可是让父兄吃了不少苦头。”

    射出这金簪的人,是没注意道槐树上有人,还是故意让我看见。

    萧飖用布料隔着,捏着这枚金簪,微微旋转一下,才发现簪身上有一行细小的字。

    “京城——烟雨楼……”

    这名字听起来倒是有几分耳熟,记得以前有人提起过,烟雨楼好像是京城中一个挺有名的戏院……

    虽然不知这金簪上的字是留给谁的,但总觉得应该去这烟雨楼瞧瞧。

    萧飖叹了口气,顺着窗户向外望,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一席玄色衣衫,手中拿着两坛酒,正抬头望着萧飖,萧飖也看着他。

    那两坛酒盈盈飘香,一闻便知道是王府秘制的陈年佳酿。

    萧飖苦笑一声,小声嘀咕:“当时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他真的来了。”

    宇文璟冲着萧飖微微一笑,随后快速的走上阁楼。

    他似乎有些紧张,拿着坛子的手都是紧绷的,让萧飖也跟着有些不自在。

    片刻后,他才深吸了一口气,颤声道:“酒……都给你,还想要什么,都跟我说……”

    “你……”

    这话说的,倒好像他已经认出我一般,但这种借尸还魂的事……怎么可能。

    萧飖轻咳了一声:“贱……贱妾谢过王爷。”

    宇文璟愣了一下,急忙道:“你……你不必……”

    “王爷带了两坛过来,是想和我共饮的,对吧。”萧飖打断道:“没救不宜辜负,我这也没有个像样的桌子,就坐地板上凑合一下吧。”

    宇文璟低下头,眼神中似乎缠绕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好。”

    两坛酒,萧飖先开了一坛,细细的品了两口,看着宇文璟迟迟不肯开坛,戏谑道:“王爷,怎么不喝啊,你不会是不行吧。”

    宇文璟皱眉,没有说话,而是默默地打开了酒坛,小猫喝水一般的喝了两口。

    “哈哈哈。”

    萧飖看着她的样子,竟然不自觉的笑了。

    他什么酒量,萧飖是最清楚的了,摄政王平日做事一丝不苟,可谓是滴酒不沾,三杯葡萄酒就能醉的不省人事,这陈酿怕是连一杯也喝不了。

    听到了萧飖赤裸裸的嘲笑,宇文璟一咬牙,竟是硬生生的灌了一口下去。

    萧飖憋着笑,也跟着灌了一大口下去:“王爷,继续啊。”

    宇文璟似乎有些晕乎乎的了,但还是跟着喝了一口。

    萧飖靠在窗边,心道:“当年战场,他总说自己喝酒误事,如今不也愿意捧着坛子喝了吗。”

    这时节,雨水总是说来就来。刚刚还是明朗的天气,转眼竟然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雨水带来了一股槐花香,让这酒更为香醇了。

    宇文璟似乎真的有些醉了,抱着酒坛子喃喃的说了一句:“凌云……萧……凌云。”

    萧飖苦笑一声,眼中尽是当初的回忆,历历在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