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欧阳皓我绝不会喜〕〔太子妃她命中带煞〕〔重生之投资大亨〕〔重生我的大学时代〕〔聊斋假太子〕〔首富从黑科技开始〕〔总裁,宠妻请节制〕〔谢夫人〕〔穆少甜宠小新娘〕〔女神的上门狂婿〕〔魔物娘农场〕〔重生年代娇宠小福〕〔师尊的反派扶正计〕〔绿皮怪的史诗〕〔小阁老〕〔乡村妖孽小村医〕〔财阀小娇妻:谢少〕〔蜜婚超甜:墨少家〕〔娇妻很拽:隐婚老〕〔江月蓝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三章:捞宝遇故人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傍晚,萧飖怕再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来取她性命,便用细线连着一些断了的木头,挂在楼下,掩上门,在阁楼的房梁上寻了一处隐蔽的地方休息。

    心想着,如今她只是摄政王府里一个无名小妾,若想找当朝皇后报仇,那……

    就只能是利用这位摄政王。

    萧飖也想起来了,这位摄政王的夫人,不正是当年萧府的二小姐萧月吗……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与自己同一天出嫁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命运。

    当年龙牙山匪窝之中,她的腿,就是为了这个妹妹断的,而后她却恩将仇报……

    其实她和这位摄政王也算是半个知己,直接告诉他自己的真实身份,让摄政王帮忙复仇也无不可……

    只是,即便沦落至此,萧飖仍旧是不想求他什么。

    这一夜,就如此安静的过去了,清晨出门的时候,门口老婆婆的尸身已经不见了,也没人过来过问一二。

    归云阁内外,婢子不见半个,更没有人送衣服被褥过来,无奈,萧飖只能另想办法,先裹腹再谈其他。

    萧飖对摄政王府还算熟悉,她离开归云阁后顺着小道七拐八拐的来到了后花园。

    王府的后花园中有一荷花池,据说能通神明,灵验得很,王府众人时常会将一些珍珠铜板扔进池子许愿。

    萧飖想着在这神仙池里捞上一些钱,解燃眉之急。

    正好,今日早晨起了一场薄雾,荷花池旁又湿又冷,没有人来。

    她脱了鞋子,伸下一只玉足:“嘶,虽说已经入夏了,但这湖水还是凉的很啊,希望我这一猛子扎下去,能捞到一些好东西。”

    池水冰凉,却异常清澈,荷花的倒影斑斑驳驳的打在池底的金银上,透出一种神秘的美感。

    几只锦鲤被萧飖惊动,摆动着灵巧的身子来来回回的试探着。

    萧飖随手捞了几件看起来还算值钱的,便向水面游去。

    而就在此时,湖面上“扑通”一声,好像又有什么人跳下来了。

    萧飖屏息望去,只能看见一身在水下飘飘然的玄衣。

    萧飖心想:“这是什么人?大早上跳荷花池,莫非是要自尽?”

    萧飖向着那人的方向游过去,刚游到一半,只见那玄衣忽然一动,一双模糊而熟悉的眼睛看向萧飖,萧飖也看着他。

    二人就这么在水下四目相对,萧飖心头涌起千言万语,随着冰凉的水波化为此刻的相顾无言。

    “宇文璟……”

    不,摄政王。

    一个无名小妾,早已配不上成为他的知己。

    萧飖一时分神,险些呛到水,她捂住口鼻,凭着功夫快速的上浮到了水面。

    呼吸到空气的那一刻,萧飖整个人都呆住了……

    摄政王这是……来游泳的吗?

    萧飖在湖面上浮了一会儿,片刻后,见宇文璟还是没有上来,萧飖有些着急道:“怎么还不上来,潜水上瘾了吗,莫非……他真想自尽?”

    这可不得了。

    萧飖又一个猛子扎下去,在透亮的水里,很容易的找到了那一身玄衣。

    他没有多余的动作,像是要安静的沉入水底。

    宇文璟!!

    萧飖拼命的游过去,扯过他的玄衣,随后拉着他往上游。

    宇文璟一愣,随后猛地抓住她的手。

    就像是要捉弄她一般,宇文璟的双眸紧盯着她,兴奋而又燃烧着一种不可名状的热烈,似乎恨不得使个千斤坠,将她永远留在这池水里。

    这厮到底发什么疯……

    萧飖一皱眉,运足了全身的气力,一掌打在了宇文璟的胸口,成功的用掌力将他送出了水面。

    之后自己也游了上去。

    还是这种简单粗暴的方法好用。

    萧飖看着面前的宇文璟,气不打一处来:“咳……咳咳!你这厮差点害死我,你想死能不能去别的地方,别在我面前!”

    摄政王表情呆呆的,随后十分轻缓的笑了一声。

    萧飖抬头,却正好撞上了他难得一见的笑颜。

    只见他乌黑的长发乖巧的贴在白皙的肌肤上,一双狭长的眼睛在水中浸泡过更显透亮,鼻梁高挺,嘴唇微勾,活像个摄人心魄的妖孽。

    若说他是这池中的莲花成了精,也无不可。

    “对不起。”宇文璟开口道:“我刚刚以为……我失去了一个重要的人。”

    以为?

    只是“以为”就这么作死吗!

    呵呵。

    萧飖心道:以前怎么不觉得这位摄政王这么矫情。

    宇文璟十分小心的凑到萧飖跟前:“先上去吧,这池水里太凉了。”

    二人回到岸边,双双皆是狼狈。

    衣服都湿透了,萧飖还好,一身丧衣不值几个钱,可宇文璟这件玄色锦衣真是让人看着都心疼……

    千算万算也没算到,二人再次相遇竟然是这样一幅景象。

    萧飖想着,竟然笑出了声,只是笑声里,满是心酸和后悔。

    萧飖道:“王爷,有酒吗,我怎么说也把你从这冰凉的池水里弄出来了,可否不吝赏些给我,暖暖身子。”

    宇文璟眉峰微动,薄唇微微动了一下,欲言又止,只是点了点头。

    她有很多话想说,可话到唇边,却还是被她心底的自傲哽了回去。

    萧飖自嘲的笑了一声,起身道:“王爷大概不认识吧,我昨日差点就被抬出祠堂葬了,但老天怜惜我,让我活过来了。”

    宇文璟没说话,只是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萧飖继续道:“我先回去了,等王爷赏酒,若是王爷没空,就当我没说。”

    摄政王仍旧是不说话,但目光却始终在萧飖的脸上游离。

    这摄政王从前便是个闷葫芦,现在也越发无趣了。

    “王爷不说话,大抵是累了吧,贱妾就先告辞了。”

    萧飖拂袖而去,浑身湿淋淋的回了归云阁。

    清点了一下怀里的珠宝,分了一些出来,去府里的织绣坊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府中规定,妾室只能穿浅色的衣服,虽然萧飖并不喜欢这些又淡又素的颜色。

    织绣坊还好,不是王府内部的坊子,有钱就能拿出衣服来,可是膳房……

    萧飖叹了口气,肚子很不合时宜的发出了“咕噜噜”的叫声。

    果真,人是铁饭是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在港综成为传说〕〔麻衣神婿〕〔北玄门〕〔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