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情娘子冷夫君端〕〔重回90之全能国民〕〔四面残思八年待〕〔养儿的悠闲时光〕〔顶级战神唐婉陈阳〕〔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汉明宫嫣〕〔懒胜〕〔超神春野樱〕〔原来我是道祖〕〔九儿的芦笙〕〔野山橘〕〔叫你一声大师兄〕〔唐婉陈阳〕〔斗罗之开局签到祖〕〔老祖她祭天啦〕〔科举福妻掌中娇〕〔少无适俗愿〕〔全世界都觉得我是〕〔乞丐王妃的咸鱼生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二章:借尸还魂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疼……好疼……

    杀了她……

    杀了她们……就算变成厉鬼,也一定要!

    杀光她们!!!!

    一股劣质梵香的味道钻入口鼻,萧飖轻咳了一声,双眸渐渐张开,却发现自己躺在一具粗糙窄小的棺材里,棺盖已经盖了一半,几个和尚如苍蝇一般的念着经。

    这是哪?我死了吗?

    死就死了!

    萧飖一皱眉,拍棺而起,叫到:“死便死了!哪个是阎王老儿!我要报冤!”

    忽如惊雷而出的一句话,让这个破旧祠堂内的所有人呆愣在了原地,一光头法师眼珠子瞪得比铜铃还大,嘴张大了半天只说了一句:“鬼啊啊啊!”

    看到大师这个反映,萧飖也清醒了一些,但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素白的丧衣和一双纤细白嫩的手,萧飖又一次懵了。

    “快跑啊,曲氏诈尸了!!”

    祠堂内,不管丫鬟还是法师,蜂拥而出,木鱼和珠串在地上滚来滚去,没一会儿的功夫,小祠堂里就只剩下萧飖自己了。

    她记得很清楚,自己的手上因为常年练功,拇指和手掌上皆有一层薄茧……

    “难不成……是借尸还魂……”

    萧飖伸手敲了敲棺材,棺板竟然发出了“空空”的声音,顺着敲下去,果真发现了一个十分隐秘的暗格。

    推开暗格,里面十分规整的摆着一个深红色的布偶,布偶上扎满了银针,前后都用朱砂写了一个人的生辰八字,布偶的下面摆着几张黑色的符咒,上面的符文都是用金线绣的……

    “嘶……”萧飖倒吸了一口凉气:“当真是北蛮部落的借尸还魂,我记得当年北蛮覆灭,这诡谲的东西就只剩下一半残页……”

    还没等萧飖想明白,门口的脚步声就又一次嘈杂了起来。

    为了防止这些迂腐的法师把自己活埋了,萧飖一个健步飞速的除了棺材,把头上的丧冠取下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道:“喂,那几个拿着棍子的武僧别冲动,我可不是鬼,我还没死呢。”

    只见门口一众秃子如临大敌,一双双金刚怒目瞪着萧飖,萧飖无奈,呵呵一笑,往门口走了两步,指着自己清晰无比的影子:“不信啊,不信你们看,我是有影子的,你们这死人也不找个靠谱的仵作,险些把老娘活埋了。”

    “污……污言秽语!”秃子大喝一声,道:“你……你印堂发黑,定是有妖邪侵体,我……我今天一定要收了你!”

    “啧。”萧飖轻咳了一声,凑近领头的秃子,小声说:“大师,差不多得了,你本是来超度的,这都另赚了一份驱魔的钱了,就别为难我一个弱女子了,意思意思就回去吧,小女子他日还能去你们寺里进进香火。”

    领头的大师还算识相,随便对着萧飖撒了点圣水就离开了。

    等到和尚们离开了,祠堂里又是一个人都没有了。

    萧飖心想:看来她借尸还魂的女子地位很是不佳,竟然连一个常伴身边的丫头都没有。

    想到这,萧飖不禁又有些动容。

    常伴身边的丫头,倒是让她想起了——素翎。

    “想那么多干嘛……”萧飖摇了摇头:“终究……是我害死了她,她本来……应该在北蛮生活的好好地,嫁个好男人的。”

    萧飖想着,心中一阵闷痛。

    她整理了一下思绪,深吸了一口气,走出了祠堂。

    这不出来还好,一走出来,就发现这座宅子异常的眼熟……

    嘶……是非常眼熟!

    这里……不是摄政王的府邸吗!?

    那……我这是占了谁的身子?

    正想着,不远处一个婆婆有些慌张的走到萧飖身边,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不……不可能,怎么醒了,不可能啊。”

    “什么不可能。”萧飖看着老婆婆慌张的样子,诡谲一笑:“我的命又不是你取的,你凭什么在这嚷嚷不可能?”

    老婆婆听了这话,一瞬间僵在了原地,她有些唯唯诺诺的说:“是……姑娘说的是,只是……您的归云阁已经……已经收拾了,什么都不剩了……”

    萧飖心道:这还挺好的,就算什么都没有,好歹也有个住处,不至于睡祠堂。

    “不妨事,有个能躺人的地方就行,对了,婆婆,在这宅子里,你应该称呼我什么?”

    萧飖想旁敲侧击的打听一下自己的身份,那个婆婆低着头,小声说:“自……自然是小夫人……”

    呵……呵呵……

    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成了这位摄政王的“小夫人”,别名:“小妾”。

    靠!

    萧飖攥紧了双拳,这简直是奇耻大辱,想当年这位摄政王想要迎娶她,被兄长三枪挑下马,沮丧了好久。

    如今,自己竟然在这种情况下成了他的小妾。

    兄长……

    若兄长现在还活着,大概也会戎装跨马,来这里抢人吧。

    萧飖咬咬牙,将那些深深刺痛心脏的记忆一丝不漏的收起来。

    萧飖想了想,又问:“我……昏迷之时,摄政王可给了我什赐号。”

    老婆婆说:“这倒是没有,您牌位上刻得也是您的闺名。”

    萧飖眉头一簇,转而看向棺材旁的牌位,上面简单明了的写着:曲流觞之位。

    曲流觞……

    萧飖默默记下这个名字:“我想回归云阁,你给我带个路吧。”

    老婆婆点头说:“是,是,老奴这就带路,这就带路。”

    这个老太太……一看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大概是亏心事做的太多,才会有这样的眼神。

    祠堂离归云阁很近,片刻的功夫便到了。

    萧飖看着眼前的这幅景象,呵呵。

    这岂止是“收拾了没什么都没剩下”,整个阁楼就像是被人一把火烧过一样。

    但转念一想,戎马多年,风餐露宿也是常有的事,这也就算是……小场面吧。

    萧飖抬脚一步迈进了归云阁,可下一秒,只觉得身旁寒光闪过,萧飖猛然转身,只见刚刚那个老太太手里拿着一把银铮铮的匕首。

    那老婆婆脸上泪水横流,眼中尽是恐惧。

    “对不起……你必须死,你要是不死,死的就是我!”

    老婆婆如疯癫一般朝着她扑过来。

    萧飖当过将军,身上功夫自然是了得,躲过匕首反手一握,便将这个老太太擒住。

    萧飖瞳孔中掠过半分杀意:“为了杀我,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看来咱们两个的仇不小啊。”

    那老婆婆并没有多说一句话,而是哭泣着哀嚎了一声,随后口吐鲜血,倒在了地上。

    “哼,有本事服毒自尽,也算是个刚烈的人。”

    萧飖放开了那个老人,任她倒在归云阁前。

    就算是换了一个身体,要杀她的人,恐怕也不会比以前少……

    但从前的事,不会再发生。

    永远不会。

    萧飖表情冰冷的走进归云阁,将丧衣外部繁琐的装饰拆下去,只留一件轻薄的白衣,随手扯下一段布条束发,眉宇间仍有掩不住的傲气和飒爽英姿。

    没错,我萧飖,又回来了。

    这次,我要让恩怨两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