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妻不厌诈:娄爷,〕〔我,上门女婿〕〔玄阳仙尊〕〔重生醒来成为纣王〕〔王者神婿叶峰〕〔剑仙归来〕〔赘婿归来叶峰韩凝〕〔神秘弃少叶峰〕〔豪婿叶峰〕〔超品渔夫〕〔叶峰韩凝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无敌医仙战神〕〔绝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青萍〕〔玄浑道章〕〔跪下,我的霸气老〕〔渡劫之王〕〔北雄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二百四十九章∶十二宫之名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楼兰十二宫,是根据人的面相十二宫命名的,代表着楼兰子民的祈愿,以及对神明的绝对信奉,十二宫的主人被称为神使,是楼兰最受爱戴的官员。

    “殿下,十二宫的主人带到了。”一个小童在台阶下说着,殿内的人纷纷看向门口。

    金殿的大门口,十二个身着白袍的人走了进来,他们披着白色的斗篷,他们高矮不一,甚至有两个比岳财神高不了多少的小孩。

    楼兰的十二宫之主应该没有侏儒,所以……一定是小孩子。

    萧飖摆了摆手,吩咐道∶“你们都出去吧,谁都不许进来,我有话要和十二宫的主人单独谈谈。”

    “遵命,殿下。”那小童说着,听话的带着其他人走了出去,掩上了殿门。

    霎时间,偌大的金殿中就只剩下十二宫的主人和萧飖。

    十二宫的主人用巨大的白袍遮住了面容,他们走到萧飖面前,似乎并没有下跪的意思。

    萧飖坐在金椅上,单手扶腮,翘着二郎腿,傲慢的看着面前的这些人。

    萧飖微微一笑,问道∶“十二宫的主人,你们为什么不下跪?”

    一阵沉默,蔓延在金殿中,萧飖没什么耐心,正要挥手使用傀儡咒,而就在这时,下面的人爆发出了一声大喝。

    “神的使者不需要向一个岚朝人下跪!”其中一个白袍人说着。

    萧飖冷笑了一声,她看向那个白袍人,问道∶“原来不是一群哑巴啊,你叫什么名字?”

    “岚朝人不配知道神使的名字。”白袍人傲慢的说着。

    萧飖懒散的眼神看着面前说话的白袍人,她将手一挥,指向那个白袍人,她开始慢慢的念动咒语,那白袍人的身体僵了一下……

    “真是难缠啊,你们。”萧飖朝着那白袍人勾了勾手指,那白袍人竟然不自觉的朝着萧飖走了过去。

    周围的白袍人大惊失色,道∶“你竟然对神使使用傀儡咒!你……你快撤回咒术!”

    “神使?你们还真会美化自己。”萧飖一边说着,一边操控刚才的白袍人跪在自己的面前∶“你们,不过都是普通的楼兰人罢了,而我,才是你们的神,我掌握着你们的身体,你们的生死……”

    萧飖轻轻的将将手伸向跪在面前的白袍人,她摘下了白袍人斗篷的帽子,霎时间,一个惊恐的男人面孔出现在了她面前。

    那男人看起来三十出头的年纪,皮肤呈现出一种暴晒过头的黑褐色,头发蓬乱无比,嘴唇上扣着金色的唇环,看起来和“圣洁”两个字实在是不搭边。

    神使?真是个笑话。

    萧飖不屑的笑了一声,问道∶“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那白袍人咬着牙,最后还是被迫说了出来。

    “奴仆宫,蜀归。”

    “蜀归?你这名字不错。”萧飖笑着,说道∶“没想到你竟然是奴仆宫的主人,很好,和你的形象很搭,确实就像一个奴仆。”

    奴仆宫,掌管奴仆眷属的忠诚无二,能力优越,是下等人常去拜访的一宫之主。

    蜀归气的涨红了脸,他瞪着萧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别这么看着我,这傀儡咒可是你们楼兰皇族交给我的,这意味着什么,你不会不知道。”

    萧飖手指一挥,解了他的傀儡咒。

    这就意味着,楼兰……现在已经是萧飖的所有物了……

    蜀归见傀儡咒解了,立刻弹开,离开萧飖的身边∶“你……你这妖女!你觉得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像是一个君王吗?”

    “我的所作所为?”萧飖瞬步来到蜀归的面前,掐住他的脖子,道∶“你明明才第一次见我,也敢评判我的所作所为?哼,不自量力。”

    萧飖一把甩开蜀归,蜀归的身体撞到了大理石地面上,地面登时便裂开了一道口子。

    蜀归睁大了眼睛,他疼得发不出声音,随后呕出了一口鲜血∶“怎么……怎么会有内力如此诡异的人……”

    “我是楼兰的新王,这点毋庸置疑,我叫你们来,是为了排忧解难,振兴楼兰,而不是让你们同一群小女子一样饶舌!”

    萧飖又一次走上台阶,她霸气的回头,自有一番君王的气度,看着下面一言不发的十二宫之主,冷笑了一声。

    她悠然的坐下,又恢复了一派懒散的模样。

    “下面,继续介绍一下你们自己吧……”

    十二宫的人似乎都被萧飖的举动吓到了,那两个小孩子率先跪到了萧飖的面前,他们拉下斗篷的帽子,他们一男一女,一前一后的说道∶

    “田宅宫——太阳。”

    “田宅宫——太阴。”

    两个人事一宫的吗?那这十二宫岂不是少了一个人……

    那男孩似乎看出了萧飖的思虑,乖巧的说道∶“命宫大人经常不在楼兰,我们都习惯了。”

    “是吗?”这两个孩子不怕生,萧飖也很是喜欢∶“你们这么小就要掌管一宫了吗……真可怜,到我身边来吧。”

    那两个孩子手拉着手,起身毫不避讳的来到了萧飖身边,他们还是很爱笑的,见了萧飖先仰脸笑了笑。

    后面的那些神宫宫主也开始纷纷报上名字。

    “儿女宫——伴生。”

    妻妾宫——诛彩。迁移宫——阡陌。

    疾厄宫——降灾。田宅宫——阴阳。

    官禄宫——高升。父母宫——寿安。

    财帛宫——揽华。福德宫——惊鸿。

    他们都纷纷摘下斗篷,跪在萧飖的面前,而最后一个,也跟着摘下了斗篷,他是个身材纤弱柔软的男子,有着一张俊美白静的容颜,有着一般楼兰男子没有的干净婉约……

    “我……我是兄弟宫,名叫折枝。”

    “折枝?”萧飖起身,看着这男子的面容,竟然觉得恍惚间与折扇有几分相似∶“折枝,真不像个男孩子该有的名字。”

    “是……是啊。”折枝十分胆怯的看着萧飖∶“那个……你……你是从岚朝来的,萧凌云对不对,那你见过我哥哥吗……他……他说他会去楼兰找您。”

    萧飖的瞳孔皱缩,他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折枝,她眉头紧皱,问道∶“你的哥哥……叫什么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