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近身狂婿〕〔温阮霍寒年〕〔妻在上〕〔妻不厌诈:娄爷,〕〔我,上门女婿〕〔玄阳仙尊〕〔重生醒来成为纣王〕〔王者神婿叶峰〕〔剑仙归来〕〔赘婿归来叶峰韩凝〕〔神秘弃少叶峰〕〔豪婿叶峰〕〔超品渔夫〕〔叶峰韩凝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无敌医仙战神〕〔绝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青萍〕〔玄浑道章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二百四十六章:再遇戒尘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是这世界欠我的,为何我不能把世界撕碎成片片残页。

    萧飖微微一笑,道:“呵,是时候了……敢动宇文璟,我一定能够要杀光他们……”

    萧飖说着,一双眼睛完全变成了翡翠的颜色,如恶狼一般颜色,竟然与那北蛮的挞安又几分相似之处。

    岳财神在一旁看着,大气都不敢喘一声,萧飖一双冰冷的眼睛看向他,他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几步。

    萧飖露出了一丝诡异而魅惑的微笑:“岳财神……你不会背叛我的,对不对?”

    岳财神“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主人,我受主人调教,万万不敢……”

    “如此便好,你不用留在王府了,王府已然是个空壳子,宇文黎怎么样了,你知道吗?”

    岳财神低着头,认真到的回答道:“宇文黎被软禁在皇宫中,周家人把持朝政,最近也是做了许多荒唐的事……若周皇后肚子里的孩子落地,恐怕宇文黎也是凶多吉少……”

    “呵,宇文黎也不是真的昏懦,区区皇宫而已,困不住他。”萧飖说着,一双眼睛温柔的看向宇文璟:“子夜,这里不安全,我带你离开这里,跟我去楼兰好不好?”

    萧飖看着像是在问,却已经得不到任何回复。

    “主人,你要怎么把王爷带去楼兰……”岳财神不解的问着。

    萧飖微微一笑,道:“直接带出去,若有人阻拦,便事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萧飖说着,十分小心的背起了宇文璟,他似乎瘦了,比以前轻了许多。

    岳财神低着头,道:“玄阴教师祖婆婆被人称为妖女,故眉间印记被称为玄阴妖纹……主人,你现在,可是要步她的后尘……”

    萧飖不言,只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她背着宇文璟走出密室,悠然如散步一般:“岳财神,你先去正门口打点车马。”

    “是,主人。”岳财神说着,便朝着大门口去了。

    岳财神似乎觉得不妥,他上前小声说道:“主人,这王府中的人,虽然没有生面孔,但大多都是被马家人收买了的,我这几日假扮王爷,也是看的真切……”

    “呵,所谓……家贼难防吧,你放心,我会处理的。”萧飖笑着,眉宇间多了一分杀气。

    萧飖背着宇文璟,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当着府中所有人的面走出了王府,进入了王府门前的一辆马车,她将宇文璟小心的放到马车上,笑道:

    “子夜,你在这等我一下……”萧飖说着,默默的回头,走入王府中,关上了王府的大门。

    岳财神不知道王府中发生了什么事,只记得一阵一阵的惨叫从那扇门中传出来……

    当那扇门再次打开的时候,萧飖的衣服上已经染了不少的鲜血,她的脸上也站着一些血滴,看起来就像是从地狱走出的修罗一般……

    萧飖出了王府大门之后,仔细的关上了门,随后又擦去了脸上的血迹,整理了一番之后她才默默的走到马车中,敲了敲马车的前的横木,道:“我们出发吧,去楼兰……”

    岳财神愣了一下,随后立刻催动马车前进。

    “主人,这王府中尚有无辜之人……”

    萧飖冷笑一声,打断道:“我的夫君既然已经成了这副模样,他们……就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

    萧飖冷冷的说着,岳财神也不再说话了,马车前行,路过烟雨楼的时候,萧飖敲了敲马车,道:“岳财神,停一下。”

    岳财神乖乖的将马车停下来,萧飖掀开帘子,看了一眼烟雨楼,依旧热闹如初,记得她也来捧过折扇的场子……

    玉兰大概还在里面忙前忙后的吧……这段时间一直拜托她收集京城中的情报,许是事不关楼兰,加之折扇的死……她也懒散了一些。

    萧飖没有进去,二十深吸了一口气,叫来了烟雨楼外卖货的小童。

    萧飖从怀中拿出一方丝帕,在上面写了一些字,道:“把这丝帕送给你们烟雨楼的玉兰姑娘,岳财神……给他一些银两。”

    “好。”岳财神递给了那小童一些碎银子,萧飖放下了帘子,示意岳财神继续前行。

    马车内,宇文璟仍旧是双目无神,浅浅的垂着眼帘,甄汐小心翼翼的整理了一下他披散的头发,道:“子夜,你放心,我会让所有伤害过你的人,付出比死还惨烈百倍的代价。”

    萧飖刚想要抱一抱宇文璟,却注意到了自己满身的血污,不由得顿了一下。

    她温柔的向旁边挪了一下,道:“对不起……我身上太脏了……没事的,我……我马上就能洗干净的……”

    萧飖说着,竟也自嘲额笑了笑。

    洗干净吗?可能这些……再也洗不干净了……

    萧飖三人一路出了京城,并没有人阻拦,到达京城外的时候,三人的马车忽然被一个人拦了下来……

    此人衣衫褴褛,似乎受了重伤,他戴着斗笠,就那么呆呆的站在那,岳财神停下了马车,细细的看着面前的人……

    萧飖没有掀开帘子,只坐在马车中气定神闲的问了一句:“是什么人,若不是来当我的路的,还请让开。”

    “曲……曲姑娘……”那人声音颤抖的说着,似乎十分激动:“是你吗?曲姑娘?”

    岳财神一皱眉,狐假虎威道:“大胆!我主人不姓曲,你找错人了!”

    “不会错!”那人上前一步,岳财神警惕的拔出了匕首:“你再挡路,别怪我不客气!”

    “岳财神,先不要激动。”萧飖仍旧没有掀开帘子的意思,她话语中带着几分戏谑,道:“这位公子,我记性实在是不好,还请公子自报姓名。”

    “是我唐突了。”面前的男子一皱眉,道:“小僧戒尘,此来……有事相求。”

    戒尘?

    司空朔。

    萧飖轻笑了一声,说道:“你有事相求,可你一个出家人与我无用啊。”

    戒尘深吸了一口气,他一咬牙,说道:“在下司空朔,有事求萧凌云将军帮忙。”

    “将军?”萧飖掀开帘子,只有一瞬间就来到了司空朔的面前:“我不是什么将军,我是楼兰的新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