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近身狂婿〕〔温阮霍寒年〕〔妻在上〕〔妻不厌诈:娄爷,〕〔我,上门女婿〕〔玄阳仙尊〕〔重生醒来成为纣王〕〔王者神婿叶峰〕〔剑仙归来〕〔赘婿归来叶峰韩凝〕〔神秘弃少叶峰〕〔豪婿叶峰〕〔超品渔夫〕〔叶峰韩凝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无敌医仙战神〕〔绝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青萍〕〔玄浑道章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一百八十三章∶血傀儡
    “不是。”萧飖下意识的否认,故作轻松的说道∶“无鹰山的事情都是朝廷决定了,我又怎么会未卜先知。”

    的确,一个凡人怎么能未卜先知……

    这卜算天,到底耍的什么把戏,难不成,无鹰山造反是他挑起了的。

    那日一别,他也再没来过烟雨楼。

    宇文璟沉默着,折扇跑到萧飖身边,笑道∶“小将军要去立功了啊,这回我也要仰仗你了。”

    萧飖笑了笑,宇文璟走着走着,忽然停了下来,萧飖察觉之后也跟着停了下来,道∶“子夜,怎么了?”

    “阿飖,你明日便要离开进城了,今天……能跟我回王府吗?”宇文璟站在原地,认真的说着。

    萧飖不言,折扇看了看这两个人,在旁默默的推了萧飖一下,道∶“反正今日我也要在烟雨楼好好准备一下,小将军,你就先回王府吧,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小铃铛的。”

    萧飖沉思了一会儿,随后爽朗的点了点头。在烟雨楼住了五日之后,萧飖总算是跟着宇文璟回到了王府。

    方一进王府,便看见东方木从厅堂中冲出来,大叫道∶“大哥!不好了,萧月她……”

    “萧月怎么了?”萧飖一皱眉,大步上前去。

    东方木见到萧飖,眼神中尽是惊讶,他十分别扭的挥了挥手,道∶“小……小夫人,你回来了啊,我……之前的事,我……”

    东方木尴尬的笑着,不停的冲着宇文璟使眼色,似乎要让宇文璟帮他说几句好话,但宇文璟似乎并不去理会,反而郑重的问道∶“萧月怎么了?”

    “我……我放才去看的时候,发现……发现王妃已经不在春暖阁了……我找遍了整个王府,也不见王妃的踪影。”

    “不在春暖阁?”萧飖当即上前一步,气愤的拉住东方木的衣襟,道∶“她一个瘸子你都能放走,你到底是干什么吃的!”

    萧飖是真的没想到,萧月居然能从王府出逃,她若是回到了马家,再把她揪出来,可就难了,江湖之大,要去何处找。

    “我……我也没想到啊。”东方木十分委屈的说道∶“我只是看她可怜,才让她带着婢女在王府中随便转一转,谁知……我刚才去送饭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对了,她的婢女被绑在椅子上,我隔着窗户远远的看到了,我还以为是王妃……”

    “居然……把婢子留下了……”

    萧飖一皱眉,吩咐道∶“带我去见她的婢女,现在。”

    东方木有些为难道∶“他的婢女……现在情况不太好。”

    “少废话,带我去见她!”

    东方木可怜巴巴的看向宇文璟∶“王爷,你就看着小夫人这么凶我,你还是不是我的好兄弟了。”

    宇文璟面无表情,道∶“按她说的做。”

    东方木无奈,只得带着萧飖来打春暖阁,春暖阁已是人去楼空,连一个人都没有流下,短短五天,从王府中把人接出去,该说马家厉害呢,还是大手笔呢。

    萧飖踏步进入春暖阁,东方木带着她走上阁楼,阁楼上是一间小小的卧房,卧房右侧有一方小榻,上面正躺着止水,止水紧闭着双眼,躺在榻上不停的穿着粗气……

    “她这是怎么了?”萧飖问道。

    东方木颇有些惋惜的说道∶“她中了一种毒,这种毒我并没有见过,我也找了郎中,说是医药无医,就这么一直撑到现在。”

    “可怜了这姑娘,跟错了主子。”萧飖说着,坐到了榻边,她伸手抓起止水的手腕,细细的号脉,止水脉象紊乱,确实是中毒所致,但……是什么毒,会让脉搏如此激烈……

    东方木站在一边,有些无奈的说道∶“这毒到底如何,我也搞不清楚,也没有贸然施针,看着她的样子,好像十分痛苦。”

    “是啊,也许萧月想利用她,表达一些什么。”萧飖说罢,直接将一股真气从止水的胸口推入,止水不会武功,这点真气灌下去,犹如一拳打在海绵上,毫无作用。

    “既然她还有气息,那我们就不能这样放任不管,东方木,你过来将她扶起来。”

    宇文璟一皱眉,道∶“阿飖,你要做什么?”

    萧飖冲着宇文璟笑了笑,道∶“放心吧,我就是用真气探一下她的穴位,看看还有没有救,若是没救,我就给她一个痛快。”

    东方木乖乖的将止水扶了起来,萧飖盘膝坐在榻上,静默的运功,片刻后手掌向前,将一股真气打入止水的背部。

    萧飖体内浑厚的真气刚一进入止水的体内,止水便向正前方吐出了一口黑色的鲜血,萧飖用真气提住止水的精神,大声道∶“东方木,封她任督二脉。”

    东方木动作很快,直接点了止水任督二脉上的穴道。

    止水看起来似乎更加痛苦,她开始放声惨叫,嗓子一瞬间被她自己生生的喊破了。

    萧飖皱眉,收了真气,冷笑道∶“看来萧月是不想让我们救她……”

    止水仍旧惨叫着,似乎疯了一般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她紧闭着眼睛,似乎早已经失去了意识。

    萧飖看着有些于心不忍,她闭上眼,正想一掌了结了止水的性命,而就在这时,止水忽然睁开了眼睛……

    她的一双眼睛一片漆黑,似乎没有眼珠一般,与此同时,她也有了一些僵硬的动作……

    “这又是……什么邪术。”东方木当即愣在了原地,他后退了一步。

    宇文璟也拉住萧飖,将她护在身后,止水如同一具僵尸一般,默默的在床上抽搐了一下,她就如同一个傀儡一般,用一个十分怪异的姿势试图起身。

    片刻后,她双脚一蹬,直接扑向萧飖,萧飖能感受到,止水身上流转的,是她刚才打入她体内的真气。

    看来萧月早就预料到萧飖会救她。

    “别去碰她……”萧飖缓缓的向后退了几步,道∶“她身上很有可能沾着毒,小心一点……”

    东方木闻言,又退后了几步,道∶“这……

    这么邪门的吗?”

    止水的脑袋发出“磕磕”的声音,从她胸膛中发出的早已不是强烈的心跳声,萧飖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