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近身狂婿〕〔温阮霍寒年〕〔妻在上〕〔妻不厌诈:娄爷,〕〔我,上门女婿〕〔玄阳仙尊〕〔重生醒来成为纣王〕〔王者神婿叶峰〕〔剑仙归来〕〔赘婿归来叶峰韩凝〕〔神秘弃少叶峰〕〔豪婿叶峰〕〔超品渔夫〕〔叶峰韩凝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无敌医仙战神〕〔绝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青萍〕〔玄浑道章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一百七十八章∶楼兰新王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萧飖哭着,却仍旧无比倔强的咬着牙,尽量克制住声音的颤抖,道∶“我也不止一次的问过自己,为什么会害怕,为什么会抵触,但我不想知道答案,我不想看到那个答案。”

    不想再体会到,那种无助的让人窒息的感觉。

    那种仿佛灵魂都被抽干的感觉……

    宇文璟看着萧飖,心下如同被凌迟了一般,他一把拉过萧飖,抱在怀里,道∶“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没有保护好你,这不是你的错。”

    萧飖闭上眼睛,紧紧的抓着宇文璟的衣襟∶“为什么当初娶我的人不是你?为什么!我……我本来,也是身份尊贵的萧家大小姐,我本也是配得上你!”

    萧飖说着,放声哭了出来,似乎要把所有的委屈化成眼泪,落到面前这个男人的衣襟上。

    这声音就像是无数把刀,齐刷刷的插入了宇文璟的心房,他能想象到,当初在皇宫里发生了什么,对于如此骄傲的一个她来说……那几乎就是将她所有信仰挫骨扬灰的地方。

    “阿飖,无论多久我都等着你。”宇文璟抱紧了萧飖,道∶“以后,我都会在你身边,一直都在。”

    也许宇文璟就是她在这世间唯一的救赎。

    也许一切都会好起来。

    之后亲手毁在自己手里。

    空气渐渐安静下来,虽然偶尔还会有微小的啜泣声……

    “阿飖,跟我回家吧。”

    宇文璟说着,看向萧飖,他坦然道∶“阿飖,其实……在你和黎儿之间,我也在不停的纠结,直到刚才,我第一次如此迫切的……想让他付出代价……”

    “是我的轻率伤害了你,我真的不想的……阿飖,对不起。”

    所以刚才,宇文璟才会露出那样的表情……

    萧飖轻声的啜泣着,不说话,宇文璟有些紧张的继续说道∶“我从小就一直让着黎儿,我很庆幸我有这个弟弟,你还记不记得,当初我们一起从井里救出他,我是真心待他的,但……从大婚的那日起……我甚至萌生了想让他从世界上消失的想法。”

    “我让你放过他,是因为我知道,你杀不了他……任何人看到他的样子,都会心软,我也不例外。”宇文璟仔细的观察着萧飖的表情,似乎想从其中找到一丝关于她内心的蛛丝马迹。

    许是刚才哭的太过厉害,萧飖此刻的表情反而有些茫然。

    而这份茫然落在宇文璟眼中,却是无穷无尽的冰冷

    “罢了。”宇文璟摇了摇头,道∶“阿飖,我们回王府好不好?别置气了。”

    其实……宇文璟是个很温柔的人,虽然有的时候他的温柔十分偏向,又很自私……

    萧飖后退一步,勉强笑道∶“我不想回去,我不应该回去……子夜,我这段时间想住在烟雨楼,我想在这里好好的想一些事情。”

    “那我……”

    “你留在王府吧。”萧飖果断道∶“我觉得……我们都需要一点时间思考一下,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宇文璟沉默着,不说话,片刻后,他静默的走到了门口,在门口的时候停顿了一下,道∶“明日,你和折扇需上朝叩拜天子……我明日会来接你。”

    萧飖没有说话,宇文璟停顿了一会儿,还是走出了房间,萧飖似乎终于撑不住了,她露出了一丝疲惫的神色,转身坐到桌子旁边,看着桌子上崭新的茶杯发呆……

    也许她……真的需要好好冷静一下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萧飖头脑中的脉络似乎更加清晰了。

    这份爱当真蒙了她的眼睛,让她忘了,自己本来是要作一个恶人的。

    正想着,门口忽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萧飖深吸了一口气,背对着门口,道∶“进来吧。”

    玉兰悄悄的打开门,走进来。

    玉兰看着萧飖的背影,神色骤然变得认真无比,她半跪在地上,道∶“小将军,折扇回来了。”

    萧飖微微转身,看向玉兰,道∶“你为何跪我?”

    “我知道……小将军一定已经做好决定了。”玉兰淡然的说道∶“你已经想要成为楼兰的新王了……”

    萧飖不言,玉兰继续说道∶“卜算天是远近闻名的‘神仙’,他说的话绝对不会出错……”

    卜算天?呵呵。

    萧飖冷笑一声。

    没准现在这一切都是那个卜算天的杰作啊……他简直能将人心当成自己手中的面团去揉捏。

    “起来。”萧飖目光凌厉的起身,走到玉兰身边,道∶“跪者为臣,你不是我的臣子,你和折扇都是我的心腹。”

    萧飖说着,在玉兰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她走出房间,偌大的烟雨楼中,只有寥寥几个人,折扇抱着小铃铛站在最中间,其他人也都穿着楼兰的衣服。

    玉兰跟在萧飖身后,她似乎刻板了许多。

    阁楼下,两个壮汉搬来一把椅子,折扇就这么十分自然的坐在了烟雨楼的正中间,周围的人渐渐打开戏腔。

    “成王败寇,一瞬烟华,楼兰三千死士,剑刃犹锋……”

    萧飖在二楼看着,唇角微微勾起。

    两个拿着武器的小生在台子上耍了几招,似乎是在表演一场没人看的戏,耍够了,那两个人忽然开嗓道∶“楼兰之中,金器傀儡,取之不尽,取之不尽……”

    萧飖听着,自然明白其中的意思,她看向玉兰,道∶“卜算天……他当真是个厉害的人物,这台戏,都是你和折扇的主意吧。”

    玉兰腼腆的笑了笑∶“这……是大家的主意。”

    台上的二人明着暗着表了许多忠心,最后跃下戏台,半跪在萧飖面前,其他人也都齐刷刷的跪下,一些戏子用咿咿呀呀的戏腔说了一句∶“拜迎吾王,愿天母长生。”

    折扇也从椅子上起身,他抱着小铃铛微微行礼,道∶“吾王,我等皆为剑刃,但凭吾王调遣。”

    这些戏子,大有“黄袍加身”的意味。

    而萧飖心中还有些许疑惑。

    他们到底知不知道萧飖要做什么?

    萧飖双手撑着栏杆,笑道∶“折扇……你老实告诉我,这个卜算天究竟对你们说了什么……”

    折扇眼眸媚气,如丝般看向萧飖。

    “他算的是天,我们信的是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