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近身狂婿〕〔温阮霍寒年〕〔妻在上〕〔妻不厌诈:娄爷,〕〔我,上门女婿〕〔玄阳仙尊〕〔重生醒来成为纣王〕〔王者神婿叶峰〕〔剑仙归来〕〔赘婿归来叶峰韩凝〕〔神秘弃少叶峰〕〔豪婿叶峰〕〔超品渔夫〕〔叶峰韩凝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无敌医仙战神〕〔绝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青萍〕〔玄浑道章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一百七十六章∶榻边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宗宗宗……宗主别生气。”蒋离欢见南宫佛莲似乎真的有些怒意,立刻跪下,紧张道∶“是奴失言,还请宗主饶命。”

    看样子,月奴在月莲宗中的地位的确不怎么样。

    南宫佛莲表情冷峻,认真道∶“慕南以后就是我雪莲山庄……不,是我月莲宗的主人,他是我的伴侣,我的一切都有他的一份,懂吗?”

    “宗主……”蒋离欢低着头,不敢看南宫佛莲,虽然害怕,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你这样是不是太过放纵这个外人了……他毕竟……”

    “蒋离欢。”南宫佛莲十分认真道∶“你剩下的那两成功力,也不要了是不是?”

    “不不不,还是要的。”蒋离欢认怂道∶“宗主,我来找你,是真的有正事要禀报的……宗主,我是月莲宗的人,之前是我办错了事,不知宗主能否让我将功补过……”

    南宫佛莲十分不耐烦等我看着蒋离欢,道∶“那你倒是说说,你这功从何来。”

    “宗主可还记得,之前马家的人给我送过信?”蒋离欢说道∶“就在不久前,我又收到了一封信,说是……马家即将要一统江湖的计划,让我协助在月莲宗之中作内应……”

    蒋离欢一边说着,一边看向萧河,言语间似乎有几分保留,蒋离欢还是十分不信任萧河这个人的。

    “哦?”南宫佛莲拉住萧河的手,道∶“马家人是怎么说的?你不用顾忌,萧河是我的人。”

    蒋离欢一副“没眼看”的表情,道∶“马家人说,若我将雪莲山庄内部的暗器门路告诉他们,他们就可以给我找几个武林高手,恢复功力,但我蒋离欢毕竟还是月莲宗的人,这么多年承蒙谁的照顾我还是知道的。”

    萧河万没想到蒋离欢还是如此衷心之人,他有些狐疑的问道∶“这样吗?你倒是很自觉,马家人可说了什么时候动手?”

    蒋离欢看了一眼萧河,十分不屑的转过头,不说话,也不回答。

    直到南宫佛莲冷声命令道∶“回答。”

    蒋离欢跪在地上,十分不情愿的说道∶“马家人并没有说什么时间,只是说了要让我帮忙,我若是答应,就派月奴与他们汇合,宗主,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蒋离欢眼巴巴的看向南宫佛莲,南宫佛莲一副“我的人真好”的表情,一只盯着萧河。

    萧河思考了一会儿,又一次问道∶“什么地方汇合?有没有什么暗语?”

    蒋离欢这次学乖了,干脆的回答道:

    “京城集市口,会有一只乌鸦,月奴过去,将雪莲山庄的暗器门路画成图纸系在乌鸦的脚上,便算是同意了,至于什么时候动手,马家人可能会另行传书过来。”

    “这么麻烦……”萧河皱眉,道∶“佛莲,你想怎么处理马家这件事?”

    南宫佛莲淡然道∶“两个方法,一个是干脆不回复,这样马家人肯定无法攻破雪莲山庄,另一种就是冒险,回应马家人,送出假的图纸,等他们过来,直接设计重创马家……”

    萧河摇了摇头,道∶“马家会派什么人过来我们还不知道,若真来了个高手,就算是雪莲山庄,怕也是挡不住的,佛莲,你还是……”

    “可这是重创马家的一个机会……”南宫佛莲看向萧河,道∶“我知道马家与你们兄妹两个的渊源,我也想帮你。”

    “宗主,你切不可糊涂啊!”蒋离欢恳切道∶“马家与朝廷勾结,说不定会联合朝廷一举对雪莲山庄收缴……宗主,应当以大局为重……”

    “我同意蒋离欢的说法。”萧河道∶“我们兄妹二人的事我们自会处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次绝不是个好时机……”

    “我南宫佛莲在这江湖中行走,还从未怕过哪位高手。”南宫佛莲一张脸上写满了傲气∶“月莲宗也绝不是如此轻易就能被攻破的,这里,可是江湖第一暗器宗门……”

    萧河捏了一下南宫佛莲红红的耳垂,道∶“好了,知道你厉害,但现在真的不行,蒋离欢,你先下去吧,我会好好劝劝你们宗主的。”

    “你让我下去我就下去,那我岂不是。”

    “蒋离欢,下去。”南宫佛莲冷声说道。

    蒋离欢气的直咬牙,但还是叩拜了南宫佛莲,之后渐渐的离开寒潭边。

    萧河看着南宫佛莲的脸,温柔的笑道∶“真的有那么不甘心吗?明明是我们兄妹二人的仇,怎么看着你比我们还着急啊。”

    “你的事,自然就是我的事。”南宫佛莲认真道∶“而且你若是没有后顾之忧,那我们婚事……才能完整,若不然……”

    “傻瓜,就算此仇不报,我也会和你大婚的。”萧河笑道∶“爱是爱,恨是恨,这两种东西我分的很清楚……”

    南宫佛莲抱住萧河,正准备做些什么,萧河忽然面露愁色,南宫佛莲一时停下来,道∶“怎么了,腰……还在疼吗?”

    “不是,我……忽然想起了飖儿。”萧河有些担忧的说道∶“她把爱恨看的太重,我怕她终有一天会毁了她自己……”

    烟雨楼内,一片荡漾的春光,萧飖还是没能坚持到最后,纵使她清楚的知道,她很爱面前这个男人,但她还是无法从那张明黄色的龙榻上走出来。

    她曾经被侵犯,如今才会觉得如此胆怯,她低头看了一眼在自己身上昏睡过去的宇文璟,忍不住叹了口气。

    “对不起,子夜。”萧飖摸着宇文璟的头,道∶“这迷药本不是给你准备的,但我真的……很害怕。”

    他切身的感受过那种痛苦,所以她无法释怀……

    萧飖捡起旁边的衣服,默默的蹲到床边,抱住自己的双臂,道∶“子夜,真的对不起,我……”

    萧飖说着,眼泪噼里啪啦的落下来,她是真的想给宇文璟一个完整的自己,但她就是无法战胜自己心里的那道坎,也许这一辈子……都无法原谅,无法再去对一个男人敞开完整的怀抱……

    而就在这是,卜算天理了理衣襟,敲了敲房间的门,道∶“小将军,若是无事了,还请出来一下,小生有话要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