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近身狂婿〕〔温阮霍寒年〕〔妻在上〕〔妻不厌诈:娄爷,〕〔我,上门女婿〕〔玄阳仙尊〕〔重生醒来成为纣王〕〔王者神婿叶峰〕〔剑仙归来〕〔赘婿归来叶峰韩凝〕〔神秘弃少叶峰〕〔豪婿叶峰〕〔超品渔夫〕〔叶峰韩凝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无敌医仙战神〕〔绝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青萍〕〔玄浑道章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一百六十八章∶展信安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萧飖想起苏银这个人,心中已满是怅惘,她不失为是一个好母亲,若司空家没有这子生母亡的铁则,或许她真的会将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为一个很好的人。

    她看着怀中的婴孩,不由得想起了苏银那张娇俏的脸,笑道:“这孩子叫什么名字?”

    “这孩子……尚未取名。”折扇温柔的逗弄着小婴儿的嘴角:“他来的时候带了一个小铃铛,我们便叫他小铃铛了,只等小将军回来,为这孩子想一个合适的名字。”

    萧飖将孩子交交给了折扇,道:“苏银的书信在哪?我想先看一下。”

    “在我这。”东方木说着,从怀中拿出了一封信件,道∶“来往王府的信件文书都要经过我手的~”

    萧飖拿过信件,看向东方木,道:“知道你厉害,好了,都别在这站着了,我们去厅中说话吧。”

    说罢,众人便来到了厅中,南宫佛莲说是要回宗门一趟,借故离开了,萧河也跟着南宫佛莲一同走了。

    厅中,大家都不说话,秋平关左看右看,最后试探性的问道:“那个……苏银是谁,这孩子又是……”

    萧飖摇了摇头,不做解释,拿出那封书信,小心翼翼的展开。

    书信中,苏银用极其娟秀的字体写着:

    曲姑娘,展信安,不知贵人可还记得我,我是苏银。

    贵人曾救我于水火之中,然……我命中多劫难,有负贵人恩情,我也想打掉这个孩子,但最终,我还是于心不忍,这是我的第一个孩子,是我的骨肉……

    还请贵人原谅我的自作主张,我不想把孩子留在司空家,他没有母亲,定会孤立无援,走上我从前的老路,于是便只能想到将这孩子送到贵人这里。

    我腹中没有多少文墨,这几个月里,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个好名字,临了了,还是把这件事托付给贵人了,只是……无论这孩子叫什么名字,请务必让他姓苏,司空二字太贵,非一介平民可用。

    贵人,我信你定会照顾好这孩子,苏银来世做牛做马定会报答贵人的恩情。

    若孩子长大了,想要回司空家,你便让他回去吧……

    这书信写的似乎十分匆忙,落笔处很轻很轻,似乎还有千言万语,没有落在这书信上。

    苏银绝不是一个心如烈火、身如明镜的女子,但就是这样一个平凡的女子,却选择了为自己未出生的孩子去赴死……

    萧飖将书信小心的收好,道:“信上所述只有这么多……”

    “那……小将军你打算如何?”折扇试探着说道:“其实……若将这孩子送与一个好人家……”

    “不。”萧飖干脆的回答道:“这是苏银临终的嘱托,我……打算收这孩子为义子……养在摄政王府。”

    宇文璟听到这,眉头微微皱起,道:“收养可以,但……义子不行。”

    萧飖看向宇文璟,宇文璟表情坚定道:“可以收他做你的弟弟,但义子绝对不行……你……你还是个……”

    萧飖觉得有些新奇,凑到宇文璟身边,道:“我还是个什么?宇文璟,你的要求可是越来越多了。”

    “总之就是不行,你若是喜欢孩子,我们也可以……”

    宇文璟说着声音越来越小,萧飖有些为难道:“这孩子太小了,我总不能认一个这么小的弟弟吧,这样吧,我呢也算是摄政王府的妾室,等这孩子长大了,我让他叫你父亲,如何?”

    宇文璟不说话了,似乎细细品了一下,随后愣了片刻,默默的低下了头。

    萧飖笑了笑,道:“既如此,那我便留下这孩子,折扇,我不是很擅长照顾孩子,这段时间你就留在王府照看吧。”

    “恩,没问题。”折扇拍了拍胸脯,道:“包在我身上,但……小将军,我还得找个奶娘,我毕竟是个男儿身,没有奶水的。”

    东方木听了朗声一笑∶“我说你这小戏子还知道自己是个男儿身啊。”

    折扇一皱眉,一脚踩在了东方木的靴子上,道∶“不用你管!小将军,那我便先抱下去找奶娘了。”

    萧飖点了点头,折扇抱着小婴儿下去了,秋平关听的一头雾水:“怎么就……这……这曲姑娘怎么就多了个儿子?还有小将军是个什么称呼啊?应该叫兴岚将军或者曲将军才对啊。”

    “你这木头,难道就没有听闻一些江湖传言吗?”萧飖微微一笑,神秘兮兮的看向秋平关。

    秋平关一振衣袖,满面的书生气,道:“江湖中的流言蜚语,大多都是那些闲的没事的人自己杜撰的,我从来不听,也从来不信。”

    “信不信由你,反正这件事已经是人尽皆知了。”东方木敲了一下秋平关的脑门儿,道:“你面前这位兴岚将军曲流觞,正是当年的萧家小将军——萧凌云。”

    这个消息打在秋平关的耳中如同晴天霹雳,他一歪头,道:“这……骗我的吧,我父亲说,萧凌云早已经死在宫中,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

    萧飖揉了揉太阳穴:“信不信随你,反正我真的就是萧凌云,话说你为什么会出现在王府门口,蹲点?”

    秋平关一挠头,道:“我……我这不是在等你们回来吗,而且我父亲听说我认识摄政王,说什么都要我和摄政王搞好关系……所以我才日日来这里等着你们。”

    秋平关这属于不打自招,差点让萧飖闪了腰。

    秋平关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拍大腿,道:“对啊,我是来找你们算账的,你们就那么五花大绑把我送回来游街,我……我的脸面都被你们丢尽了!”

    “年轻人,文人才要脸面,你是个武夫。”萧飖坐到桌子上,道:“被五花大绑游城你就受不了了?战场之上,你的敌人只会用更惨烈的手段羞辱你,你若是生气了,那你便输了。”

    “君子自当有气节,若这都没有,如何称得上是英雄!”

    秋平关一脸执拗,道∶“若你真的是萧凌云,便不该说出这番话!”

    “小屁孩,你懂什么啊。”萧飖坐在桌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秋平关∶“我去萧凌云在战场上经历过的屈辱,你见过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