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妻不厌诈:娄爷,〕〔我,上门女婿〕〔玄阳仙尊〕〔重生醒来成为纣王〕〔王者神婿叶峰〕〔剑仙归来〕〔赘婿归来叶峰韩凝〕〔神秘弃少叶峰〕〔豪婿叶峰〕〔超品渔夫〕〔叶峰韩凝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无敌医仙战神〕〔绝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青萍〕〔玄浑道章〕〔跪下,我的霸气老〕〔渡劫之王〕〔北雄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朔气传金柝 第一百六十五章∶交杯酒
    . ,最快更新朔气传金柝最新章节!

    夜色降临,又是一个晴朗的月夜星空,又是一对对酒望月的璧人。

    不知何处悄悄升起了一两朵烟花,只那么几朵,稀稀落落的,大概是祭神节剩下的,被孩子拿出来偷玩了。

    萧飖轻轻的转着酒坛,一双玉手在酒坛边缘摩挲着,笑道∶“果真是天地共一片月色,我瞧着这苗疆的月亮与京城的也差不多嘛,为何有些文人偏要说‘月是故乡明’呢。”

    “大概是一种心境吧。”宇文璟看着面前的酒坛,打消了喝酒的念头∶“阿飖你习惯了四海为家,自然不觉得故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东西。”

    “说的也是。”萧飖又将酒坛往宇文璟面前推了推,道∶“月色曼妙,王爷不会连一口酒都不喝吧,那岂不是太可惜了。”

    “我……”宇文璟看着面前的酒坛,低声道,∶“我酒量不行……而且……你若是醉了,我也能照顾你。”

    “我不用你照顾。”萧飖颇有兴致的盯着宇文璟,道∶“我不会喝醉的,你放心吧,就当是陪我,如何?”

    萧飖是挺喜欢看宇文璟喝酒时那腼腆如小猫的样子的。

    宇文璟低着头,皱着眉,道∶“我……我们晚上还要共寝,我怕……”

    宇文璟犹豫了一下,萧飖一笑,默默的含了一口酒,之后眼睫一弯,直接抓住宇文璟的衣领,两人之间的距离瞬间变得很近。

    宇文璟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萧飖灌了一大口的酒,萧飖使坏一般的抿了一下他唇边流下的一些美酒,笑道∶“王爷,你这不是挺能喝的吗。”

    “你……咳咳咳咳!”宇文璟似乎被这口突如其来的酒呛到了,一个劲的咳嗽了一会儿,直到眼眶都有些泛红了,才抬起头来。

    “阿飖,你又这般捉弄我。”宇文璟的目光游离,道∶“你要是没那个意思,就不要灌我呵那么多的酒。”

    “我不是没那个意思,我只是怕。”萧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拿起酒坛又喝了起来∶“怕我一不小心生了个小世子,又要吃你摄政王府的粮食。”

    宇文璟叹了口气,拿起酒坛,小心翼翼的喝了两口,道∶“你就会拿我打趣……”

    “酒不是你那样喝的,要大口喝才有味道。”萧飖一边看着宇文璟,一边说着风凉话。

    谁知宇文璟竟然真的捧起酒坛喝了一大口,萧飖有些惊讶的看向宇文璟,这家伙不会是想借酒消愁吧。

    “喂喂喂……你放下,别喝了。”

    这一口真是够大,竟然直接灌了半坛子的酒,萧飖终于是忍不住将宇文璟的酒坛子抢了下来∶“叫你大口喝,也没叫你这么灌啊,你喝这么急,待会儿醉的不省人事怎么办。”

    “我……”宇文璟只说了这一个字,随后直接倒在桌子上,一动不动了。

    萧飖一拍脑门,道∶“我就知道,所以我是闲的吗,劝这家伙喝酒。”

    萧飖一边说着,一边晃了晃宇文璟的胳膊,道∶“王爷?子夜?醒一醒,你还能站起来吗?”

    “嗯……阿飖,这酒好烫啊……”

    萧飖无奈道∶“这是烈酒,你一下子灌那么多下去,当然会热了,还醒着就先站起来吧,我们回房间。”

    “嗯……阿飖……”宇文璟有些无赖的趴在桌子上,默默的抬眼,道∶“阿飖,我想和你喝交杯酒……交杯酒……”

    “行行行,我们回房去喝好不好……”萧飖拉着宇文璟的胳膊,试图把他拉起来。

    宇文璟抱着石桌不懂,道∶“就在这喝……我要在这喝……回房就不算数了……你惯会骗人。”

    嘶……瞧这小王爷说得,倒好像萧飖经常唬弄他一样……

    好像……偶尔?好吧,萧飖就是经常唬弄他。

    萧飖无奈的笑着,晓之以情,动之以理,道∶“这里多冷啊,而且这也没有杯子啊,怎么喝啊,我们还是先回房,给你要一些醒酒汤之后再喝交杯酒好不好。”

    “谁说没有杯子。”宇文璟起身,脚步踉跄了一下,他捂着头晃荡了一下,但立刻又站稳了,他环顾一周,最后将目光落在了花坛中几支新竹的上面。

    宇文璟直接拔出剑,三两下削开竹子,断节之处边形成了两个小巧漂亮的杯子。

    宇文璟仔细的将杯子的边缘削的圆润了,这才递给萧飖,眼神期待的说道∶“阿飖……杯子……”

    萧飖看着自己手中杯子,削得极其好看,她忍不住笑了,笑得十分温柔。

    什么岁月匆匆、天地无情,似乎都在这一刻,在这个男人的身上,融化的一点都不剩了……

    萧飖不止一次的庆幸,庆幸自己回来之后,可以遇到宇文璟,庆幸自己经历了这么多,还能爱上一个人。

    “我的王爷啊,你就用这东西哄我喝交杯酒吗?”萧飖眼眶湿润着,道∶“我……我听说萧月进府的时候,用的都是金樽银盏……”

    她听说那日盛况,整个京城的人都来了,她听说……

    她在皇宫中听说这些的时候,心都死了……

    “阿飖,我……我没去,那天,我哪都没去……”宇文璟有些紧张的说着∶“信我……”

    萧飖摇了摇头,道∶“酒呢,我们来喝交杯酒吧……”

    萧飖说着,拿过宇文璟手中的另一个竹杯,放到石桌上,斟满了酒。

    竹子做的杯子,虽然看起来就和过家家一样,但萧飖还是十分虔诚的将杯子递给了宇文璟。

    宇文璟的眼神有些迷蒙,他接过杯子,愣了好了一会儿,才加了一声∶“阿飖……是你吗……”

    “是我。”萧飖笑着,两杯酒相交而过。

    萧飖看着宇文璟的脸,近在咫尺,他的眉梢似乎默默的扬起了一丝幸福。

    宇文璟将酒递到嘴边,之后看了一眼萧飖,萧飖也将酒递到了唇边。

    宇文璟一饮而下。

    萧飖犹豫了一下,将竹子杯里的酒尽数倒掉了。

    萧飖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她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宇文璟与萧月喝交杯酒的情景……

    “好了,我们回房间吧。”

    宇文璟乖巧的点了点头,萧飖拉着宇文璟的手,脑海中却在默默的质问自己∶我刚才为什么倒掉了酒,我在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