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总裁的逍遥兵王〕〔皇后是朕的黑月光〕〔叶辰夏若雪孙怡〕〔第一入赘的废物〕〔末日之深渊猎人〕〔穿书后,我成了男〕〔网游之尸王逆天〕〔我的网上日记本〕〔科技图书馆〕〔酒名千愁醉〕〔透视医圣〕〔飞越泡沫时代〕〔路过漫威的骑士〕〔高龄巨星〕〔农女的锦鲤人生〕〔极品妖孽至尊〕〔我家王妃是逗比〕〔绝色毒医王妃〕〔剑域神王〕〔洪荒历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赤壁之崛起荆南 第477章 大败一场
    刘贤此时正催促中军加速撤离,忽闻后军被司马懿、州泰等人攻破了刑道荣、廖化率领的后军,当下大惊,急令晋宗、陈肃率领兵马去阻拦司马懿,又严令刑道荣、廖化等人全力纠缠住司马懿、州泰,给中军争取撤退的时间。

    刑道荣忠心耿耿,更兼众军都知道是在护卫天子,因此都奋力死战,不但在司马懿之前布下了层层叠叠的多重阻拦,而且刑道荣、廖化、尤泉、董嗣等万余兵马还迅速收拢败兵,复又从后、左、右三个方向往司马懿之军围杀了过去。

    正面冲撞汉军的船筏自然完全不是曹军轻舟的对手,但这中从后方和侧面的缠斗袭击却最大限度地缩小了双方的船只上的差距,更好地发挥出了汉军弓弩强悍的威力。

    不过司马懿也不是白给的,他知道今晚这场战从汉军全部进入水中,一举用火船撕开曹军的拦截开始,其实想要全歼就是不可能的了,若是操作的好,能够击灭过半汉军就该庆幸了。

    既然不能全歼汉军,那就务必要保证另一个重大目标的实现,那就是擒杀刘贤。虽然刘贤将全幅天子仪仗都留在了山坡之上,夺取这些仪仗也是泼天一般的大功劳,军法之中,斩将、夺旗一向是并列的头等大功。在此战之中,擒杀刘贤和夺取刘贤的天子仪仗论起来功劳应该是相等的,但其中毕竟还是有差别。

    擒杀之后,可谓是一劳永逸,南方必定陷入混乱,不说天下立定吧,但至少魏国如今岌岌可危的形势立马稳定下来,还能转守为攻,重新确定三国争霸中的优势地位。而若是没能擒杀刘贤,仅能夺下其天子仪仗的话,虽说也能极大地振奋魏国军民士气,打击汉军军心,但等刘贤回到南方,依靠其绝高的威望,依然能够压服内部动乱,稳定南方。即便刘贤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缓过气来,但汉魏争霸的局面却得不到根本性的改变。

    司马懿对此有着清醒的认识,知道今夜一战,必须尽全力擒杀刘贤,如此才能一劳永逸地保证魏国社稷稳定……,也才能有足够的时间为自己心底那隐隐然冒出的野心布局。

    因此司马懿对身后和左右的攻击视而不见,只顾催军往前,轻舟前冲,凭着船身高大结实,船速比之木筏更快的优势迅猛无比地往刘贤的中军冲了过去,半点也不与刑道荣、廖化、晋宗、陈肃、董嗣、尤泉等人纠缠。

    晋宗、陈肃无法阻拦司马懿,二人麾下率领的船筏队被司马懿的船队一举撞散。刘贤闻听身后司马懿来势汹汹,当下大急,若是被曹军战船冲进中军,则中军这边水战能力薄弱的众军将会面临一场惨烈的屠杀。

    当下刘贤急令孙康、王琰、薛洪三将率领本部兵马再次前去拦截司马懿。

    然而刘贤却也知道,三将或许也拦不住司马懿多久,当下急思对策。正惶急间,就听旁边姜维道:“陛下,司马懿之所以不顾伤亡,全力冲击,其目的必定是欲要直取陛下。陛下何不行疑兵之计,将我们隐藏的仪仗给拿出来,命一小队兵马带着突围,如此必能把司马懿给引走。”

    刘贤闻言一愣,随即点了点头。是的,留在山坡上的天子全幅仪仗,除了麾盖等等难以搬运的物品是真的之外,其余如旌旗、彤弓、斧钺等等都是临时制作的假货,或者除了木制和铁制部分是真货,其上的雕刻或其余的装饰等都被完全破坏,目的就是不让曹军真的将天子仪仗抢去,好反过来在汉军面前耀武扬威,打击汉军士气。

    但此时司马懿直逼而来,这却让刘贤颇为憋屈,当下沉吟了一阵,便即点头同意了姜维的主意。于是刘贤命人取出自己的衮服冠冕,穿戴在船筏之上的一个木架上,随后命万分不舍地命亲卫副将狼忠、鹰仁、羽义三人各领二百亲军,打着天子旌旗脱离大队,火速往突围,大张旗鼓往南而去。

    同时,刘贤命众军尽量往东转向,避让司马懿的冲撞。又命西边的丁奉、霍峻等人分出兵马侧击司马懿,以防司马懿继续不依不饶地衔尾追击自己的中军。

    这一下果然奏效,一众曹军突然看见刘贤的天子仪仗出现在南边,好家伙,站在船筏之上衮服飘飘的那不就是刘贤么?除了他本人,还有谁敢穿戴天子衮服?哪怕是权宜之计,临时穿戴一下也不可能啊!

    且不说这是僭越的重罪,但只是这个时代人们对天命之子的敬畏之心,便决定了绝不会有人敢穿戴天子衮服。

    当然“心怀大志”的野心家除外。

    因此在看到逃跑的船筏之上不仅出现了天子旌旗,还出现了衮服、彤弓、斧钺等天子仪仗之后,一众曹军顿时都疯狂了起来。尤其是看到逃跑的刘贤身旁仅只跟随着不到数十艘船筏,不到千人亲军,这简直是从天下掉下来的功劳啊!

    国公之位,封邦建国的荣耀,赏赐万金的利益……,这一切的一切顿时浮现在了每一名曹军将士的脑海之中。于是不约而同地,一众曹军在各自领兵的校尉、军司马、军侯、屯长、队率的带领下,纷纷转向往“刘贤”逃跑的方向追击而去。

    一瞬之间,便有三分之一的曹军禁受不住诱惑,被“刘贤”吸引走了,顿时汉军的压力大减。

    与此同时,陆逊也看到了危机,当下命霍峻继续阻拦西面之军,丁奉则掉头回击司马懿,谢旌、留赞则分兵往南,作势去救逃走的“刘贤”。

    此时双方喊杀声震天,场面混乱无比,司马懿、州泰率领的大军被汉军四面围攻,箭矢如雨点一般铺天盖地地射落下来,这数千魏军已经是伤亡惨重。

    都说蚁多咬死象,更何况汉军的船筏虽然若,但与曹军轻舟相比,却也没有蚂蚁和大象的差别那么大。因此曹军虽然看起来是在汉军阵中横冲直撞,大占上风,但其实却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司马懿自己也被惨烈的伤亡震慑的心下发麻,深恐这么打下去自己这一支陷入汉军军阵之中的兵马将会全军覆没。到时候就算是擒杀了刘贤那又与自己有什么好处?

    擒杀刘贤的前提是自己要先活着啊!

    当下看着四周铺天盖地射来的羽箭,司马懿心中微微有些后怕。因此在听到了望手发来的,发现刘贤逃跑的消息之后,司马懿当即长松了一口气。

    不怕刘贤逃跑,就怕刘贤乔装打扮,混在乱军之中,到时候才真是难以找到啊!

    当下司马懿传令,全军直进,追杀刘贤的仪仗。

    于是司马懿、州泰之军直冲过去,追着刘贤的仪仗队伍往南去了。

    与此同时,吕虔也分兵一支,前往追击刘贤。

    大军正战之间,就见汉军之中居然又分出了一支数百人的兵马,其中居然也有一人穿着刘贤的衮服,旁边还有人持着斧钺以及撤下来的卤簿等仪仗。这支兵马驾着数十艘船筏一路往西而去。

    吕虔大惊,当下分任福、段昭二人领兵前往追击。

    待这一队兵马走后,就见汉军军阵之中再次分出了一支兵马,其中虽然没有刘贤的天子仪仗,但却有一人身穿刘贤平素作战之时穿戴的金甲,远远看看,其身形动作都与刘贤极为相像。

    而且随着这一队汉军的出发,战场上所有的汉军都呐喊了起来,宛如发疯一般朝着曹军发动了一阵猛攻,就像是在掩护这一队汉军逃跑一般。

    吕虔见状,心下沉吟道:山坡上的天子仪仗大多是假的,第一队逃跑的“刘贤”虽然仪仗最为齐全,但却吸引的许多魏军主动前往追击,这一路也多半是假的,专为吸引我军注意力。第二队逃跑的“刘贤”也打着天子仪仗,很明显也是降吸引我军去追,多半也还是假的。但是这一队么,嗯,全无天子仪仗,只有一身金甲,行事较为低调,这一队是真的可能性极大啊!

    不过却也不能不防,可遣亲信部将前去追击,若是成功,功劳也少不了我这一份儿。

    当下吕虔命部将公孙犊以及骁将徐质率领三四千精锐兵马前去追击这一队汉军。

    与此同时,青州军一系的胡质也从麾下分出了五千兵马前往追击这一支汉军。

    前后三次,曹军无法放任刘贤逃跑,因此兵力越发分散,留在战场上的曹军已经仅有一半了。

    在此情形下,刘贤传令张任、徐盛、牛金、马忠、关兴、关索等人集中全部能战之兵,以抢夺过来的轻舟为先导,再次往曹军发动了猛攻。

    吕虔顿时感觉到了压力,于是挥军拼死与汉军展开了对攻。而刘贤却趁着这个机会,命各军分散突围,先按照计划往南跑一段,随后转向往东,进入巨野泽去甩开追击的曹军,最后去东边东平郡的宁阳会合。

    中军不擅长水战的各军先行出发,刘贤则率领剩余的亲军与史阿的重骑兵组成一队,趁着大战还在继续,万分低调离去了。

    临走之前,刘贤只将自己最后的仪仗:一对大大的掌扇,一把描金的罗伞,都给留了下来,准备在合适的时候最后打出来,好给留下断后的一众汉军创造撤离的机会。

    果然,眼见中军分散逃走了,断后的陆逊、张任、霍峻、刑道荣、徐盛、丁奉、廖化等人当即命人将刘贤的掌扇和罗伞打了起来,随后金鼓齐鸣,作势往南。

    吕虔见状大惊,暗道刘贤果然还在这里,当下挥军急追。

    汉军众将见状,这才奋力摆脱了剩余曹军的纠缠,随后一哄而散,分散往东突围而去。

    众军之中,又有徐盛、丁奉、霍峻三营兵马落在最后,徐徐撤退,作为全军的最后断后之军。

    等到众曹军发现追上各路逃跑的“刘贤”,发觉不对之后,纷纷又调转船头前来追杀逃散的汉军时,汉军主力已经逃进了巨野泽之中,很难被找到歼灭了。

    只能一边继续奋力追杀,一边命早已布置在东西两面的骑兵夏侯衡、文钦,匈奴兵刘豹、李恪等沿岸堵截汉军上岸。

    如此过了三日,知道东面的夏侯衡传来消息,说刘贤已经成功上岸,进驻了东平郡的宁阳城,与留守的彭式所部汉军会合在了一起,并竖起大旗,收拢招纳逃散的兵卒,复又聚集了数万兵马之后,夏侯衡、吕虔、司马懿、胡质等人这才恨恨作罢。

    清点战果,撞沉以及俘虏汉军船筏一千五百余艘,有据可查的斩杀汉军人数为六千七百余人,打捞俘虏落水的汉军一万二千余人,其余落水沉没而死者更是不计其数。

    夺取战马四千三百余匹,骡马等驮兽数千匹,兵器甲杖等军资无数。

    尤其重要的是,将各军汇聚起来之后,居然凑出了一整套刘贤的天子仪仗,麾盖、车乘、旌旗、金甲、衮服、冠冕、彤弓、斧钺……等等一应俱全。

    而且在追杀途中,曹军还将薛洪、王琰两营汉军近乎完整地包围了起来。夏侯楙亲自出面劝降,薛洪、王琰二人本就是曹军,二人眼见汉军大败,忖度着汉军必定再无力进击中原了,于是在得到夏侯楙既往不咎的承诺之后,二人居然放下兵器向曹军投降,就此转回了曹军阵营。

    当下曹军众将连夜写了一篇花团锦簇的表文,又命人将夺取的刘贤的天子仪仗一起兼程送到许都向曹丕报捷。

    随后曹军众将开始对着地图商议,看该如何乘胜出兵,追击汉军,复夺青徐二州。

    此时刘贤在宁阳,看着统计上来的各军现存兵力和军械清单,胸口处宛如挖心一般的疼。

    此次被围的七万一千大军外加一万一千余民夫,总计八万二千余人,如今安然到达宁阳会合的仅只四万八千余人。即便还有一些逃散之军可能南下直接回了彭城,也有可能散落在了黄泛区各处高地之中,但这些兵马的数量绝不会太多,而且其中绝大部分估计都将会被曹军陆续歼灭或是生擒。换言之,此次惨败,刘贤至少也折损了三万左右的精锐大军。

    此外亲卫副将狼忠、鹰仁、羽义三人战死,中郎将高虑也被落水而亡。而且根据逃回的士兵报告,似乎薛洪、王琰二将也反投了曹军。

    这一连串的打击让刘贤觉得万分难受,相比较而言,其他天子仪仗、战马、板甲、弓弩、兵器等人军资的重大损失反倒让刘贤觉得不那么重要了。

    正默默痛心间,就见陆逊来见,对刘贤道:“陛下,宁阳非是久留之地。我军军械损失严重,箭矢不足两万支,人手不到一件兵器,且又粮草不足,士气低落。而东平、鲁郡、山阳、任城、沛郡、济北等郡在曹军撤退之时,曾叫地方士族豪强大力组建私兵,据守坞堡。这些人心下多向着曹军,如今我们大败一场,只恐他们会起兵袭扰我军后路!再者,大军大胜,又夺取了陛下的全幅仪仗,倘若曹军将我军战败情况夸大其词,前去蛊惑我南阳、寿春、青州、幽州之兵的话,只恐各处兵马不知详细,将会自乱阵脚。故此,臣请陛下立即退兵,以稳定各处军心。”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旧爱晚成:厉先生〕〔万灵弑神录〕〔晚来天欲雪〕〔吴东〕〔占锋〕〔末日决择〕〔重生后被偏执傅少〕〔都市医圣女婿〕〔噬神纵天〕〔白莲花不好当[娱乐〕〔星洛〕〔末世军宠:爱上野〕〔初笺〕〔失婚〕〔穿成男配“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