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生归来当奶爸1〕〔穿越从武当开始〕〔封神之我要当昏君〕〔西游之一拳圣人〕〔签到从捕快开始〕〔斗罗之道行〕〔食戟之中华一番〕〔神医狂妃甜且娇〕〔超级赢家〕〔原来婚浅情深〕〔总裁老公惹不得〕〔极品女婿秦浩最新〕〔陈惜雯余远恒免费〕〔余远恒陈惜雯小说〕〔南音霍北华〕〔总裁霸道:甜妻乖〕〔云安安〕〔沈婉宋恒〕〔梁以沫的故事免费〕〔神医狂妃甜且娇全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340章 忍着
    她突然感觉自己的鼻子泛着酸,可是却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

    是感觉委屈吗?

    可为什么她要委屈,只是因为等的时间太长了吗,因为没有人过来替她掀开盖头,因为没有人替她取下凤冠,还是因为她刚才握着的那只手,竟是让她感觉不到一点的温度。

    外面的宾客多吧,她如此的安慰着自己,毕竟他是宁康侯,虽然说他没有族亲,可是这朝中,还会有他不少的亲朋好友。

    他一定会来的。

    她相信,因为他的白锦啊。

    虽然说他没有记忆,可是他却还是白锦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烛台的火光又向上不时的跳动了起来。

    白梅连忙拔下了自己别在发间的发簪,然后轻轻的拨了拨烛心,也是让火光着的更亮了一些,屋子里面到处都是喜字,可是见的多了,怎么的,却是开始让人不舒服了。

    没有声音,什么声音也都是没有,似乎就只有她们三人的呼吸声,此起彼伏,而后又是不分彼此,可是除去这些之外的,却是什么声音也是没有。

    而后什么也都是无法听到了。

    “我去看看,侯爷是不是回来了?”

    白梅实在是等不急了,再是这样下去,可能她家姑娘有脖子都是要跟着断了。

    当她要走之时,一只手却是拉住了她的胳膊。

    她回头,就见沈清辞一手拉着她的胳膊,另一只手也是掀开了自己的头上的盖头。

    帮我打水梳洗吧,她说完,也是放开了白梅的胳膊,然后自己摘下了凤冠,摆在了一边,突然之间,她一见眼前的这些朱色之色,眼睛也是无端的被刺了一下。

    “姑娘……”

    白梅很难受,话还没有出口,就先是要落泪。

    白竹对她摇头,让她不要出去,也是不要哭。

    白梅扁了一下嘴,然后走了出去,可是她走了半天都是没有找到了人,最后就只是找到了一口井,然后从井里打下了一盆水。

    她将水放在了一边,红着眼睛不敢说话。

    沈清辞站了起来,她伸出手放在了空中。

    “姑娘……”白梅不知道要怎么说了,她将自己的手背到了身后,都是感觉自己的手心里面现在都是火辣辣的疼着。

    沈清辞轻轻抿了抿自己的红唇,然后她将手放进了盆里,瞬间,那种刺冷,几乎都是直冲到她的双眼,似乎就连她的眼睛也是跟着结霜了一般,能看到也就是外面那一片白色的朦胧,她用力的眨了几下眼睛,手指几乎都是被冻的没有任何的感觉。

    她捧起了冷的几乎都是结了冰的水,然后洗掉了脸上的脂粉,也是露出了自己的本来就过分白皙,还有那一张仍是带着稚气,未长成的脸。

    她拿过一边的帕子,将自己的手脸都是擦了干净,然后自己打开了箱子,拿出了里面的衣服,换了起来。

    屋里面很冷,刚进来之时还有盆炭火,因为那时不家些暖意,可是时间久了,炭火早就已经烧光了,而屋内就如同倒了冰水般,生生是冷着。

    她换好了衣服,出来的时候,白梅已经将塌上的那些红枣花生的都是装了起来。

    沈清辞揭开了被子,刚要之时,白梅却是连忙的拉住了她。

    “姑娘,奴婢帮姑娘暖暖吧。”

    “不用了,我不冷。”

    沈清辞踢掉了自己的鞋子,已经躺了进去,可是那一瞬间的冷,她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上一世她就是呆在这样一个小院里面,生不见人,死不见鬼。

    到了冬日之时,也就只能靠着一床破旧的棉被取暖,那时,也是如引,不对,比上一世要好的,最起码,她的白竹和白梅都在,她的身边还有人,她还有一双手,她握紧自己的双手,或许真因为太累了,也或许真的太过冷了。

    没有多久她就睡着了,她以为自己哪怕是睡着了,都可能感觉到,他一会的回来,他会说抱歉,他会同她解释,只是因为外面宾客太多,只是因为喝醉了。

    可是沈清辞又不是那种自欺欺人的人,就算真的有客人,就算真是醉了,那是不是可以派一个人通知她一声,这个府里不可能只有一个主子,而没有下人。

    她睡的迷迷糊糊之时,却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她半睁开了双眼,身体却是僵直的都是不敢动,就连连她的腰,也都是被冻的疼了起来。

    姐,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白梅的声音里都是加着哭腔,明明好好的,怎么的会变成这样的,我刚才出去了,可是外面却是没有一个人,我的这间小院的门都是锁了,你说那个宁康侯到底想要做什么?

    “嘶……姐,你轻一些好不好,我疼。”

    白梅刚要再喊一声疼,却是被白竹给呵止住了。

    “声音小一些,你想要吵醒她吗?她好不容易才是睡着了。”

    “可是我疼,”白梅不时的呛着气,“自是我跟了姑娘之后,就不没有吃过这么多的苦,有过这样的疼了,姐,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怎么宁康侯刚一成亲,整个人都是变脸了,他娶她们姑娘到底是为了什么,莫不成就是想要欺辱她们姑娘吗?

    不管什么原因,我们都是要护好姑娘。

    白竹再是给妹妹擦着药,也是让白梅疼的龇牙咧嘴的。

    “姐,你能不能轻些啊,我这是手,不是猪蹄子啊,我会疼的。”

    “忍着,”白竹再是白了妹妹一眼,“再疼也要忍着,如若明日她问起来,你就说,是你自己不小摔的,水,我去打。”

    “好,”白梅轻轻哽咽了一声,然后挨着白竹坐了直来,“姐,我冷。”

    “忍着,”白竹还是这样的一句话,什么都是忍,什么都得忍,而现在她们除了忍之外,什么也是做不了,就算要做,也都是要等到天亮了之后。

    这地方关不住她,她想要走,多高的围墙,她都是可以跳出去,若是这个地方真的无人搭理他们,如果他们并不在乎他们姑娘,那么她就会带着姑娘离开。

    而这些伤害,欺骗他们的人,她一个也都是不会放过。

    两姐妹挨在一起,也是用彼此的体温暖暖着彼此,却是不知道,此时沈清辞已经睁开了双眼,更是不知道,她早就已经泪满了满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洛诗涵战寒爵〕〔苏漠〕〔重生后被偏执傅少〕〔不败神婿〕〔战寒爵洛诗涵〕〔幸孕宠妻战爷晚安〕〔逍遥战神江策免费〕〔万灵弑神录〕〔噬神纵天〕〔占锋〕〔白莲花不好当[娱乐〕〔林子铭〕〔华娱之黄金年代〕〔时笙席湛〕〔末日决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