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封神:我为人皇〕〔妻子是一周目boss〕〔正义的使命〕〔最佳赘婿〕〔大英公务员〕〔重生农门小福妻〕〔穿越诸天:我能看〕〔我真的长生不老〕〔山村小神医〕〔从神探李元芳开始〕〔大唐山海行〕〔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我能神游亿万里〕〔大周不良人〕〔妃常难驯:魔帝要〕〔王爷,王妃喊你去〕〔人道大圣〕〔这个剑修有点稳〕〔数据废土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喰气 第35章:天下诗会(六)
    喰气极反之梦第35章:天下诗会“啊这......”

    “别来沾边儿……”

    世家后生与京城风波粘不上边,所以能隔岸观火。

    却没想到还有人会主动跳进这个漩涡。

    苏儒颇为震惊:“这是冷白的孙女儿?”

    赵儒点点头,陷入追忆:“当初他与我们理念不同,选择了归隐山田。

    没想到真成了家,已经有孙女了。”

    苏儒捋着胡子,叹息道:

    “要不是血月降临,他恐怕都不会自开家门,让后生们入世。

    哎——学富五车又怎样,不造福百姓,读再多的书又有何用!

    还自封家门,害如此优秀的后生差点无法入世!”

    华儒拍拍两人的肩膀,轻声说道:“陈年旧事了,莫提了。如今他的后生不也出来了吗?

    这次出来,或许就不再回去了吧!”

    而塔下——

    陆景最先发声,“我承认姑娘才学过人。

    但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诗会还未结束,你如此说太过自傲了吧。”

    大家都是白色传承诗,实力不相伯仲的呀。

    在书院与世家之间,原本敌对的双方又站在了一起,纷纷附和道:

    “君子矜而不争,这不是自信是自负啊。”

    冷轻歌打算张口缓解一下气氛,却被女兄挡在身后。

    “人外之人,你是指那个哭哭啼啼的柔软女子,那个所谓的青州才女吗?”

    冷轻舞漫步在中央,像一只高傲的孔雀。

    “你们作出一首传承诗已是极限,而我……还有余力!”

    话音未落。

    她便提笔弄墨,纸张上的字烟霏露结,离而不绝。

    可以看出她在书法上有着很深的造诣。

    华儒说:“有几分冷老头儿的笔力。”

    停笔,又是一阵白芒,与之前的组成了一个更大的白色漩涡。

    “又是一首...”

    “她的每一首传承诗获得的浩然之气好像都比陆师兄的多。”

    冷轻舞勾起嘴角,睥睨全场。

    两首白色传承诗遥相呼应。

    “一首咏花,一首颂河山。”

    “以花喻人!”

    “九州还有如此美景,姑娘有颗玲珑心。”

    当她拿出实力,在场的人自然不会恶意贬低她的诗。

    纷纷赏析道,赞美之词也毫不吝啬。

    因为冷轻舞已经是六品知理境,所以浩然之气无法被收走。

    于是在她接受灌顶的时候,众人终把目光挪开,纷纷开始提诗。

    他们的诗作即使无法与传承诗相比。

    但自己呕心沥血作出的作品,又怎会不展示出来呢。

    而随着提诗之人数量的增加,浩然之气积少成多。

    但达到通天之路修补圣像还有很大的距离。

    .......

    “男朋友,你叫我?”伊丽莎还是一身青色儒袍,不过眉间放松了不少。

    自从李梦生气若游丝地跟她讲‘这是男朋友该做的’这句话时。

    ‘男朋友’三个字就深深刻在了她的脑海里。

    而她也赋予这三个字独一无二的含义。

    不过少女的心思外人又何从得知呢。

    李梦生开门见山地问道:“参加诗会不一定要人到场吧?”

    伊丽莎眼睛发亮,惊喜道:“难道你....”

    李梦生点点头,淡淡说道:“心血来潮,作了几首。”

    他努努嘴,示意她看向桌面,上面摆放着四个锦囊。

    伊丽莎傻眼了,不是重伤吗,一晚上就作出四首。

    “我才作了三首......”

    “反正我又无法灌顶,你帮我提诗。浩然之气归你,也不算浪费。”

    他暗想:最好顶着一大团光团来见我,那么儒道八品就稳了。

    …………

    夕阳西沉,天下诗会直至这一刻,已经出现了三首传承诗,以及远超双手之数的佳作。

    “还差点儿,通天之路就要开启了。”

    苏儒有些焦急,日落之后,诗会就算结束了。

    “是青州才女!”

    塔低的骚动引起了三位大儒的注意。

    “对啊,这小妮子还没提诗呢!”

    “凭她一己之力,恐怕也不行啊!”

    众人将目光放在入塔的佳人身上。

    可伊丽莎没有说任何话,也没有走到中央。

    “直接提笔吗?”

    她安安静静地提笔写字,没有理会众人的目光。

    “你总算来了...”冷轻舞低咛。

    在场的书院学子皆希翼地望着她。

    或许只有她能胜过世家后生,证明书院的教育理念比世家更好。

    不过片刻,一首诗书写完毕。

    不出意料的,纸上迸发出来的是耀眼的白光。

    “她还在写!”

    伊丽莎手中笔起起伏伏,始终不停歇。

    “不愧是青州才女……准备很充分呐。”

    “不然被世家打个措手不及。”

    伊丽莎的心思早已飘远——

    曾经与同窗们的求学经历一幕幕地浮现在心中,酸楚不堪。

    又是一首白色传承诗。

    “啊,与冷姑娘齐平了!”

    书院儒生激动的挥动手臂。

    就算如此,伊丽莎依旧没有停笔。

    众人张大嘴巴,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塔内,落针可闻。

    唯有伊丽莎手中的笔在宣纸上摩擦发出的‘嚓嚓’声。

    伊丽莎早已进入忘我的境界,身心沉浸在回忆中。

    入京以来的画面正一帧一帧地回放。

    不知何时起,画面中总少不了一道白色的身影,

    在白兰轩的白衣少年灌酒送诗,劝好友迷途知返;

    镜湖河畔,折扇少年奇思妙想解难题。

    披着落霞对自己道: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便是亏欠。

    这话再度回想,也依旧令少女心中泛起涟漪。

    还有镜湖诗会面对质疑,怒笔题诗,引发天地异象,惊动大儒....

    解迷案、捉凶手、赠异裳、唰火锅....

    无数的画面最终定格在一张逞强的笑脸上,

    “男朋友....”

    伊丽莎红润的脸绽开笑脸,令人痴迷。

    但她的笑容不为他人而留,只为心中甜蜜所笑。

    此刻笔落,她的最后一首诗已然完成。

    “公子只应见画,此中我独知津。”

    “写到水穷天杪,定非尘土间人。”

    原本她只准备了两首诗。

    不过昨晚她转辗反侧、难以入眠,于是作下的此诗。

    虽然此诗未成千古,却是她最满意的诗。

    可能是因为此诗,全是感情吧……

    有人哀嚎:“我的女神恋爱了……”

    引起众人哄笑,有人打趣道:

    “可以赏花赏月赏风景,颂山颂水颂王朝。

    那亦可以颂大梦子民,颂天下读书人。

    所以我认为,伊姑娘,写的是我!”

    “打死这个不要碧莲的……”

    “谁都有可能是伊姑娘笔下的公子,哪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一时间,塔内欢声一片。

    冷轻舞倾吐一口浊气,方才她看见伊丽莎写完第二首还未停笔时,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

    “叫你说大话,方才提心吊胆了吧。”

    她没想到弟兄会背刺自己,反手就揪住冷轻歌的耳朵,

    “你怎么还不提诗!想让别人看世家笑话?”

    冷轻歌不情不愿地提了一首诗,并没有引起传承诗异象。

    他心中自有盘算:“我的存货有大用场,不知道大哥还能不能逛青楼....”

    华儒此刻神情疲惫,急切地问道:“怎么样?到顶了吗?”

    “还差一截就抵到顶了...”

    此刻汇聚的浩然之气盘踞在塔顶,但通天之路不曾开启。

    “这么多的浩然之气,不尽快完成,咱们就镇压不住了。”

    这时,伊丽莎拿出男朋友的四个锦囊,扬声道:

    “这是北原世子作的诗,他无法亲自到场,便交给我来打开。”

    “四首!”

    在场之人为之骇然。

    而伊丽莎则缓缓打开第一个锦囊。

    一道白光从中激射而出,

    “我都麻木了——又是一首白色传承诗!”

    “《春夜喜雨》”

    伊丽莎也不曾看过锦囊中的诗,当即认真品读了起来。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如今在场的人近乎都提过了诗,所以注意力全放在了李梦生的诗上面。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读到此处,大家不约而同地停顿了一下。

    当真妙啊~

    “之前就听闻他大有诗才,果然名不虚传……”冷轻舞喃喃自语,

    一旁的冷轻歌倒是一副就该如此的模样。

    逛这么多青楼,不应该有点东西吗?

    其实李梦生逛青楼使用的是钞能力,并非诗才。

    品析完此事,大家都开始期待锦囊中的诗了。

    如果都是这个品质,此次诗会的桂冠无疑属于北原世子了。

    伊丽莎也迫不及待的打开第二个锦囊。

    众人的目光亦是跟随她的动作。

    “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

    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果然,又是白色传承诗……”

    “《山亭夏日》,通过简单的景物描写……”

    “全诗动静结合,勾勒出一幅炎炎夏日图。”

    “上一首描春,这首写夏……”

    “四首,刚好一个一年四季,世子殿下赞美四季,不就是赞美了全部了吗!”

    众人七嘴八舌,这哪是诗会啊,这就是李梦生个人展出。

    塔顶的三位大儒喜上眉梢,浩然之气不愁了。

    华儒调笑道:“还是苏老头儿机警,早早就把他收入白露圣院。”

    赵儒不乐意了,直呼苏老头儿不讲武德。

    苏儒自是哈哈大笑:“世子三岁时我们谁也没争过谁。

    先下手为强,老夫直接给他一个夫子令,他乖乖的就来了。”

    “不愧被称为神童,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时光掩盖不住他都锋芒……你别忘了他母亲……”

    三位大儒皆惋惜,曾经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的奇女子,却早早离世,真令人唏嘘。

    这时,随着第三个锦囊的打开,又是一道白光——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我可太爱这首诗了……”

    “仅仅二十个字,却描绘了一幅空旷、孤寂的冰雪图画。”

    “绝、灭、孤、独四个字,触目惊心呐。”

    “描绘了不仅仅是雪景,更是人心哩。”

    “世子,当之无愧的第一!”

    正当大家对这首《江雪》意犹未尽时。

    一道紫色光芒掩盖了塔内世家所有的白芒。

    “又……又现紫色传承!”

    “又是他所做——”

    “世子殿下真乃神人也!”

    而伊丽莎此刻内心也翻江倒海。

    或许只有她才知晓,李梦生是在何种境地作出的四首诗:

    重伤之躯,刚刚从死亡边缘回来……

    “他……真的如我所写,只应是画中人。”

    她又喜又忧,“我真的差他太多了~”

    “阿姐,我大哥怎么样!”冷轻歌得意洋洋地说:

    “至今为止,他面世的诗皆是传承之诗!

    这就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呀。”

    冷轻舞此刻也收起了傲气,李梦生就像一座大山压在她身上,令她喘不过气来。

    “他什么时候做了你大哥”

    正当冷轻歌支支吾吾不知怎么回答时。

    “他应该做你姐夫!”

    “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辰东〕〔大乘期才有逆袭系〕〔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道诡异仙〕〔明克街13号〕〔修炼从简化功法开〕〔请公子斩妖〕〔夜的命名术〕〔我家娘子,不对劲〕〔我就是神!〕〔我的姐夫是太子〕〔诸界第一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