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封神:我为人皇〕〔妻子是一周目boss〕〔正义的使命〕〔最佳赘婿〕〔大英公务员〕〔重生农门小福妻〕〔穿越诸天:我能看〕〔我真的长生不老〕〔山村小神医〕〔从神探李元芳开始〕〔大唐山海行〕〔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我能神游亿万里〕〔大周不良人〕〔妃常难驯:魔帝要〕〔王爷,王妃喊你去〕〔人道大圣〕〔这个剑修有点稳〕〔数据废土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喰气 第33章:天下诗会(四)
    喰气极反之梦第33章:天下诗会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方才还在谈笑风生的众人愣了片刻。

    “有刺客——”

    出手之人自知出手后十死无生,哈哈狂笑,陷入癫狂。

    他凝聚着密密麻麻的冰锥,开始无差别的攻击。

    “蛊师!”

    有人大喊,令有几个热血上头的男生又缩了回来。

    因为儒生战力太弱,作为他们攻击收段的文技拥有者也少之甚少。

    就算在场儒生数量远超凶手,众人也只得被动防御。

    冒着寒气的冰锥激射出去,离凶手最近的李梦生两人首当其冲!

    “坚如磐石!”

    冷轻舞轻语,纤纤玉手缓缓抬。

    无数刺向李梦生的冰锥便撞在一道无形的空气墙上碎成冰渣。

    冷轻歌则大吃一惊:“大哥还是个痴情之人?”

    李梦生身躯很大,完全把伊丽莎盖在身下。

    小巧的她此刻豆大的泪珠如连线的珍珠滚滚落下。

    她不忍再去看李梦生的背部,又不敢随意的查看伤口。

    她双手捧着李梦生惨白的脸,连声音都是颤抖的。

    “为…什么要替我挡!”

    她断断续续地一连问了好几遍,更像是问自己。

    她现在也不顾什么男女有别的礼节。

    她将李梦生的头放在胸前,让瘫软的他依偎在自己怀里,尽可能的让他舒服一点。

    嘶——真的痛……李梦生被刺中后直接扑倒在伊丽莎身上。

    背后传来的扎心的冰冻感令他无法动弹。

    也就是他有着八阶的妖道修为,身体的抗性不错。

    若是换做伊丽莎中了数枚冰锥,就算她是七品养性境也有极大可能香消玉损。

    瞄了一眼梨花带雨的伊丽莎,李梦生想抬起脑袋,却被对方按了下来。

    “别动……”

    伊丽莎轻声说道,摸着他脑袋,满脸焦急地寻找白虎卫的身影。

    李梦生想笑,但配合惨白的面色,笑得比哭难看。

    靠就靠着吧,靠着挺舒服的,还有淡淡的香味。

    至少能转移一下注意力,抵消些许后背传来的疼痛感。

    里面的动静立马引起了白虎卫的注意。

    那名凶手才蹦跶几下,便被冲进来的上官淑娥秒杀。

    “快救救我男朋友——”

    伊丽莎看到白甲身影,哭喊道。

    上官淑娥瞥见被血染红的白衣,心一下沉到谷底。

    戾气轰的爆发,瞬息之间就来到了李梦生身前。

    “他…为了救我…对不起…对不起……”

    伊丽莎泣不成声,泪水止不住的流。

    上官淑娥顾不得说话,想抱上他就走。

    李梦生伸出颤巍巍的手替伊丽莎擦了擦眼泪,安慰道:

    “这是男朋友该做的。”

    而后,他对着上官淑娥露出一个笑容,安抚下似一座快要爆发的火山的小姨。

    “小姨,我没事儿。我能看看凶手吗?”

    按照之前的猜测,凶手死后应该有紫色光团。

    我付出这么多,不摸尸说不过去吧。

    上官淑娥不满他逞强的样子,但也不忍心现在教训他。

    没有耽误一点时间,李梦生接近凶手,采摘了紫色光团后,便被小姨抱走了。

    他的伤势触目惊心,后背近乎没有一块儿完整的肉。

    血水渗过衣服,一滴滴连成线落在地面上。

    靠在上官淑娥胸前的他,感觉脑袋越来越重,眼皮就要合上了。

    “小姨……你心跳的好厉害……”

    “小屁孩儿——别睡!”

    “真的跳得好厉害,颠得我……头晕。”

    上官淑娥想跟着他搭话,不让他昏睡过去。

    “都什么时候了,有这么说姨的吗。”

    可她没有得到李梦生的回应,此刻他已经进入梦境。

    “草率了……”

    他受到的伤没有伤及要害,并不能令他毙命。

    但以如今的社会条件,受这么重的伤近乎就是死。

    上官淑娥红着眼,飞檐走壁间颤声说道:

    “小屁孩儿?马…上到了……马上……”

    她奔去的地方,是青蒿圣院。

    ………

    浩然塔——

    伊丽莎满身血污,面如土色,六神无主。

    嘴里念叨着:为什么救我,为什么……

    白皙的脸上有李梦生擦脸时留下的些许血污。

    “这是男朋友该做的……”

    这句话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连成线的泪珠就像不要钱似的往下掉。

    白虎卫前来收拾残局,现场除了被偷袭至重伤的李梦生,其他的也只有轻伤。

    凶手身份也调查明白了,是禹州的一所书院的学子,更是一名八品蛊师。

    诗会还未开始,已成败局。

    万幸还有明天,但经此事过后,人心惶惶又做得出多少佳作?

    “哭哭啼啼有什么用,拿起精神来,不然赢了你又有什么用!”

    冷轻舞俯视着地上的伊丽莎,语气十分嚣张。

    方才她出手有出于对蛊师的憎恶,有弟兄的请求。

    但绝无是对伊丽莎两人的好感,所以也别指望她现在有同情之心。

    “谢谢你仗义出手——我想我没有心思继续参加诗会了……”

    伊丽莎坦白道,现在心里乱成一团麻,满脑子都是李梦生的身影。

    “我入世就为了和你比一场,你说退出就退出……!”

    冷轻歌连忙捂住女兄的嘴,目光哀求她闭嘴。

    自家女兄生性傲慢,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更不顾及别人感受。

    不分场合与时机,以自我为中心。

    其实他入世的原因,反而是家里人让他看管一下女兄并让她吃点苦头。

    伊丽莎自顾自地离场,置若罔闻。

    …………

    “血已经止住了,但能否醒来就看他造化了……

    冰锥刺人散发的寒气令周围的血肉坏死……

    ……坏死的血肉很容易引起肿疡……只怕……

    万幸现在以至夏末,天气已经没有那般炎热……”

    医师战战兢兢的说,瞧着上官淑娥的脸色着词。

    主要是上官淑娥戾气太重,远超医师的气势过于逼人。

    “肿疡……”这次她一点也不陌生,练武之初最怕的就是这病。

    “你老师呢?或者华院长呢?他们出手一定有救对不对!”

    上官淑娥此刻真的慌了神,语无伦次。

    “白虎大人,院长来了也是这个结果……

    主要是殿下是一个凡人,奈何有万般手段也用不上啊……”

    医师转念一想,说道:“大人可去找药师,他们总能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或许有用……”

    “药师!”

    上官淑娥突然想起一个人,她就药师啊。

    望着听完话就连忙出门的身影,医师无奈的叹息:“难啊难……”

    梦境中——

    李梦生一手抓着一只幼蛊,他刚刚从“满目疮痍,支离破碎”的回忆中出来,与上次春蛊的经历相似。

    一只。

    一只:凝冰易面,玩冰高手。

    “冬蛊竟然能遮掩蛊虫气息,还能易容……

    难怪在笑笑的鼻子下也进入了会场!”

    现在他面前摆着一个方法,能让他恢复重伤,而且实力更上一层楼。

    ——便是入蛊道。

    利用春蛊恢复伤势,利用冬蛊隐藏气息。

    不过也有一个麻烦,两只蛊无法同时融入,而且之后如何养蛊也是个问题。

    他随手将两只幼虫放入原先存放第一只蛊的光团里。

    “或许,外面的人就把我治好了呢!”

    他觉得现在还不是入蛊的时候。

    全然没发现光团内的三只幼蛊竟然开始相互吞噬……

    “怎么还不醒……”

    上官淑娥这话已经问了上百遍了,焦急的来回踱步。

    “白虎大人,神药起效的速度也没这么快。”

    说话女子比上官淑娥年长,却还是尚未出阁的打扮。

    朴素的儒袍仍旧遮不住她丰腴的身材和傲人的曲线。

    她说话冷冷清清,似世间纷尘皆不能扰她心。

    “长公主,我是她姨我能不担心吗。”

    “入了圣院就别提身份。倒是你算他哪门子的姨?

    皇兄与长风哥情同手足,亲如兄弟,说起来我才算是他姨吧。”

    长公主不经莞尔一笑。

    上官淑娥自知在这个问题上理亏,也没想要与长公主争。

    “长…梦药师,这药管用么……”

    长公主摇摇头,“只能防止肿疡继续恶化。若是真有治疗肿疡的灵药,天下百姓要少死多少人呐。”

    她的一生的追求,便是造福百姓。

    “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至少现在没有性命之忧。

    以后每日早晚用清水清洗脓水,然后擦拭此药。

    三天内,醒过来了,性命无忧。三天都没醒……”

    后半段她没继续说,一时间,房间内又陷入了死寂。

    梦境中李梦生多次想回归现实无果。

    “这么严重,非融蛊不成吗?”

    李梦生一咬牙,融蛊后患无穷,不融就要死。

    孰轻孰重他还是拎得清的。

    “老子蛊呢!”他再次拿到光团,里面只有一只四不像的蛊虫。

    :春蛊为主,冬蛊为辅。

    李梦生还管什么残不残的,能活下来还要啥自行车啊。

    当即进行融蛊。

    :我身子不干净了……有虫子。

    他能感受到它依附在自己的心脏内。

    一股诡异到了力量在体内流淌。

    它不可名状,不可描述。

    “古灵的力量……”

    他不过感受一下这诡异的力量,一股迷恋向往的情绪就蒙上心尖儿。

    “这就是那些蛊师明知后果,却义无反顾地走下去的原因吗?

    古灵的力量就如同毒品,令人上瘾。”

    李梦生自知自己属于野生的蛊师,没有传承,有蛊怪的风险。

    “以后少用为妙……”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辰东〕〔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我的属性修行人生〕〔道诡异仙〕〔明克街13号〕〔修炼从简化功法开〕〔请公子斩妖〕〔夜的命名术〕〔我就是神!〕〔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谍战岁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