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封神:我为人皇〕〔妻子是一周目boss〕〔正义的使命〕〔最佳赘婿〕〔大英公务员〕〔重生农门小福妻〕〔穿越诸天:我能看〕〔我真的长生不老〕〔山村小神医〕〔从神探李元芳开始〕〔大唐山海行〕〔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我能神游亿万里〕〔大周不良人〕〔妃常难驯:魔帝要〕〔王爷,王妃喊你去〕〔人道大圣〕〔这个剑修有点稳〕〔数据废土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喰气 第15章:惊动大儒
    喰气极反之梦第15章:惊动大儒这话正是出自朱潜之之口,他脸上毫无表情,语气亦是不卑不亢。

    他的语气如同陈述事实那般,没有针对任何人的意思。

    有人贩诗,那就有人买诗。

    买诗之人,不言而喻。

    目光再次聚集在李梦生的身上,但不再是最开始的轻视、也不再是刚才的震惊,而是**裸的厌恶和鄙夷。

    大家与其相信整日游手好闲,从未好好读书的北原世子能作出绝世佳作;

    更愿意相信权势滔天的世子拿钱买诗,甚至以权抢诗。

    李梦生如何没想到背刺之人竟然是他。

    “刚烈师兄,当时你也在场,何故出言污蔑他人。”

    伊丽莎面若寒霜,显然她也没料想到。

    朱潜之这次没有退让,反而质问道:“师妹,我只是阐述了存在的现象罢了,并没有污蔑殿下。”

    得人恩惠,不知恩图报就罢了,反倒污人清白而不知悔改。

    “你——”

    她的涵养,容不得她破口大骂。

    阿宾也想反驳,却找不到理由。

    大家都没说世子买诗,但大家都认定世子买诗。

    朱潜之的话,找不出半点毛病,李梦生想给他套个污蔑世子罪都不行。

    如今在京城,他自己都步步惊心,如履薄冰。

    生怕狗皇帝逮住了把柄,趁机要他的命。

    报复对方不行,就连买诗装逼这个污点也不行。

    祝博涛狂喜,这波反转太给力了。

    可朱潜之接下的话,让他脸色大变。

    “你们可知,三大圣院学子京城权贵者占几成!”

    “五成!”

    “京城读书人数占天下读书人数一成,却占用圣院一半的名额!”

    “我等如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参加圣院考核,进去者万中无一。”

    “而对于我们视若珍宝的名额,他们唾手可得。”

    “这公平吗?”

    “就如同寒门学子寒窗苦读十年载创下的诗篇,他们可以用钱买到,用权谋到!”

    “这不公平!”

    朱潜之面色潮红,声音盖过全场,就连对岸的丝竹管弦之声皆停了下来。

    不公平三字震耳欲聋,在场大都是京城之外,千里迢迢进京赶考的。

    他们甚至赔上了半数家产,只为那个名额。

    而且那名额被不公平地瓜分给了少数人!

    “不公平!”

    “不服!”

    这话说得就像京城权贵都是草包,要靠走后门似的。

    祝博涛忍不住开口呵斥道:“圣院又岂能让你等污蔑,考核更是公平公开公正!你等在胡言乱语,小心自误。”

    名额分配问题大多读书人早已明白,但苦于没有合适的机会。

    现在时机恰当,又关乎自身利益,众多书生又怎会后让,纷纷开口道:

    “难道你们府上没有请几位夫子常驻?”

    “难道考核时夫子们不透露一些考核信息?”

    “难道没有着重讲解某个领域?”

    祝博涛很想怼一句:那都是自家的本事,不服你们也请啊!

    但望着黑压压的人群,个个如同择人而食的野兽,选择了暂避风芒。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他吞了吞口水,作为一行人的老大哥,他嘴硬了一句:“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愤怒的声浪一浪又一浪,祝博涛不敢与之对垒。

    他们发泄的对象首当其冲便成了全程旁观的李梦生。

    “就连尚不读书的世子,都买诗图名。”

    “更别谈京城其他权贵了……”

    伊丽莎此时一言不发,朱潜之说得没错,而且此事闹起来对青山书院争得圣院名号大有帮助。

    不过她相信世子根本没有买诗,奈何大家都红了眼,根本不听劝。

    阿宾被裹挟在人群中,他大声呼喊:“世子大才,作诗挽救我于心灰意冷之际……”

    任凭他嘶喊,没人搭理他。

    李梦生不明白朱潜之为何要挑起争端,他记得对方说过进京并非为了名额。

    但事已至此,他没去深究。

    我又不去圣院,关我屁事。

    但拿我当导火线,泼我脏水,那不行。

    “买诗?我不屑去做。”

    我身后几千年的文化底蕴,说我抄诗到还差不多。

    因为大家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所以人群稍微静了下来。

    “笔墨伺候。”

    诗会场所自然少不了文房四宝,不一会儿变摆好了。

    “以黄昏为题,作一首诗?”

    他望向抽题之人,对方楞楞地点了点头。

    “他要现场作诗!”

    伊丽莎眼中闪过一丝期待,美眸死死盯着提笔之人。

    “好!”

    话毕。

    摊开的宣纸上文字浮现,李梦生挥洒着笔墨。

    笔走龙蛇,行云流水间,几行大字跃然纸上。

    笔落,突兀之间,宣纸如烈阳。

    无数紫光从笔墨之间倾泄而出。

    如决堤的洪流,如脱缰的野马。

    直冲天穹。

    照亮整个镜湖。

    “紫色……紫色传承诗!”

    磅礴的紫色浩然之气形成紫色漩涡,盘旋在京城上空。

    宣纸还在不断抽搐,紫色的浩然之气正源源不断地从中激射而出。

    它的抽搐似乎不仅仅因为此,还因为它将从平平无奇的一张纸摇身一变成为传承后世的传承诗载体。

    不在会被随意丢弃,而将被奉为珍宝,万世都将滋润着儒道。

    而此时,三大圣院的院长正齐聚一堂,焦头烂额。

    白鹿院长叹息道:“我等查阅如此多古籍也没找到其他修补圣像的办法。”

    青蒿院长摸着长长的胡须,无可奈何的说道:“那只得动身前去魔域了……”

    翰林院长急忙讲道:“我去,这等名流千古的事怎能少得了我。”

    “我去——”

    “我去……”

    但他开口的同时,其余两人也张口了。

    “……”

    三人互相瞪眼,仿佛一言不合就要恰架,没有传闻中大儒的那份儒雅。

    ……

    而三人对于谁去争论不休,并非真的为了留名,而是去往镇魔之地修补圣像,十死无生。

    正因为如此,才争着自己去。

    沉默,沉默。

    三人似乎都在找说服其余两人的借口。

    而此时突然心中有感,三人相视一眼,转眼之间就消失在原地。

    几乎同一时间,天下每个儒生心中都大震。

    儒道再添传承诗,还是紫色的。

    京城之人皆仰望镜湖上空,紫色漩涡之下,几行大字正慢慢浮现:

    “向晚意不适,驱车游镜湖。”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全场的人都呆住了,传承诗!

    紫色!

    宣纸恢复平静,多了一丝韵味。

    全场就这样呆滞了十几息,才轰的炸开。

    “你扇我一巴掌,看我是不是在做梦?”

    啪!

    “啊!我手疼,果然不是做梦。”

    另一个人脸上顶着一个红红的巴掌印,兴奋极了。

    “太梦幻了——”

    白鹿院长说:“此诗言语明白如话,毫无雕饰,节奏明快,却富有极深的哲理。”

    翰林院长摇头晃脑:“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妙啊,没有过多的修饰却能极力地赞美黄昏。”

    青蒿院长:“嗯……你们说得对。”

    面对两人投来的鄙夷目光,青蒿院长暗暗恼怒,下次一定找机会戳他们两针,找回场子。

    三位大儒暗中品析着此诗,似乎将刚才争论的不快抛之脑后了。

    “后继有人啊,还是我去吧。”白鹿院长洒脱地讲,面带欣慰。

    其余两人张了张口,可话哽咽在喉咙里发不出。

    因为他们都明白,白鹿院长是最合适的。

    轰——

    轰——

    轰——

    紫色盘旋的漩涡发出巨响,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随后,漩涡正慢慢融入天空,不知去了何处。

    “为何没有灌顶,作诗者谁?”

    白鹿院长心急,这等浩然之气可以造就一位七品儒生。

    甚至帮助晋升到中三品,于是不得现身朗声问道,其余两人也显出身形。

    “卧槽,一定是做梦!再扇我!”

    啪!

    “娘亲,我真的亲眼见到了大儒,还是三个最厉害的。”

    李梦生这时说话了:“回大儒,吾乃作诗者,李梦生。”

    “为何没灌顶,只因为我百气不纳,无法修行。”

    “是你!”白鹿院长声音都拔高了几分,显然也是了解他的过往。

    白鹿院长再次补充道:“很不错,读书并非只为入儒道。天下人皆可读书,天下人皆可成才。”

    “多谢大儒夸奖。”

    随后,白鹿院长抛下一块令牌,正面刻着白鹿圣院图腾,反面刻着夫子二字。

    李梦生惶恐,显然看轻了传承诗的份量。

    白鹿院长说道:“达者为师,你作出一首传承诗……哦,两首。有资格拿这个令牌。”

    虽然你没纳气,但你的学生总可以吧,如此诗才自然要入我白鹿圣院。

    李梦生自然不知对方打的如意算盘,反而惊讶对方须臾之间就查出了另一首传承诗是他所做。

    这时,不知另外两位大儒对白鹿院长说了什么,三人又匆匆离开。

    只是离开时,神色之间难掩激动。

    李梦生把玩着手中令牌,而没了大儒的现场,气氛燃了起来。

    阿宾立马开口:“大儒都说了,之前的诗就是世子殿下作的。”

    虽然不需要他的解释,但他还是抓住一个人就说,抓住一个人就说。

    众人激动不已,反观李梦生冷静得一批。

    “浩然之气跑哪儿去了。”

    它不降下来,别人就吸收不了,我就摘不了光团。

    “你好像还不高兴。”

    伊丽莎脸庞残留一丝潮红,显然刚刚也是很激动。

    “要是它能降下来就好了。”

    李梦生抬头望着慢慢消散的紫色漩涡,如实地将心里话说出。

    伊丽莎流露出惋惜的神情,她理解错了世子说的话。

    他的天赋连上天都嫉妒吗?所以才让他无法纳气吗?

    继而她安慰道:“现在你可是夫子呢,这是很多读书人达不到的成就。”

    “让自己的学生成才,发光发热,也是件了不起的事业。”

    对啊!府上既然养不了儒生,那我就去学院喃!

    每天按时采摘,岂不美哉!

    这夫子,我当定了!

    李梦生心奋地捏了捏她的翘鼻,道:“谢谢提点。”

    伊丽莎根本躲不过他伸来的手,瞬间脸颊发烫。

    要不要呵斥他?

    可他心情刚刚好耶。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辰东〕〔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我的属性修行人生〕〔道诡异仙〕〔明克街13号〕〔修炼从简化功法开〕〔请公子斩妖〕〔夜的命名术〕〔我就是神!〕〔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谍战岁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