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封神:我为人皇〕〔妻子是一周目boss〕〔正义的使命〕〔最佳赘婿〕〔大英公务员〕〔重生农门小福妻〕〔穿越诸天:我能看〕〔我真的长生不老〕〔山村小神医〕〔从神探李元芳开始〕〔大唐山海行〕〔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我能神游亿万里〕〔大周不良人〕〔妃常难驯:魔帝要〕〔王爷,王妃喊你去〕〔人道大圣〕〔这个剑修有点稳〕〔数据废土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喰气 第14章:流言止于智者
    喰气极反之梦第14章:流言止于智者老头儿快速的摸着山羊胡,不可思议地瞪大双眼。

    “殿下当真奇才呐。”

    “老头子也是偶然发现这个规律,然后日日观察得到每日总有两个时刻塔高和其影等长。”

    “却万万没想到能用如此巧妙的方法简单而快速准确地找到那个时刻。”

    老头儿也是一位读书人,不过穷极一生也未能入品。

    但经营一个商铺还是很简单的,而且生意很火爆。

    “这个谜题我原本有着十足的信心,才敢把镇店之宝拿出来相送。”

    “哎——”

    不过还是老头儿信守承诺的拿出镇店之宝,一枚青色发簪。

    李梦生原本答题不过兴趣使然,却没想到竟获得意外之喜。

    他平静的接过发簪,顺手摘了其上的紫色光团。

    至今他都没找出紫色光团出现的规律,好像一切都是随缘生成的一般。

    不过肯定的是,这发簪大有来头。

    在声声赞叹中,他与青山一行人向着镜湖边最大的游舫走去。

    “伊姑娘,你这么盯着我干甚?”

    “殿下与我了解到的不同,好奇。并非流言那般……”

    伊丽莎没有说出后半截话。李梦生笑着自己补上:“不堪”

    她浅浅的笑了笑,算是默认了。

    “你笑着真好看——为什么不多笑笑呢?”

    伊丽莎立马收起了笑脸,回击到:“看来流言也不全是假的嘛。”

    李梦生自是知道她说的是那部分,自己说话的确过去孟浪了。

    “流言止于智者啊。”李梦生还想狡辩。

    伊丽莎淡淡颔首,没有接着这个话题,转而认真道:“又欠你一个人情呐。”

    “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不就是相互亏欠吗。”

    她细细琢磨着这句话,李梦生侧眼看去,最后一抹夕阳正好打在她沉思脸上,又为她增添一丝美感。

    伊丽莎抽回思绪,正对上了他的看着自己的眼眸,她耳垂不禁发红。

    索性李梦生回神很快,才打破这尴尬的气氛。

    索性已经离游舫不远,很快李梦生便被偌大的舫船吸引。

    无论是原身还是他,都不曾见过,这体积都快赶上前世游轮了。

    “这是钱家的游舫。”阿宾这时解释道,毕竟刚刚世子还扇过钱浩的巴掌,这诗会也是那几人号召的。

    “钱家有这能力,还舔祝家?”

    虽然旁人不懂“舔”为何用在这里,但不妨懂其中的意思。

    阿宾再度解释道:“通过礼部尚书重金购买的,造船技术是专修机关术的夫子发明的。”

    李梦生抓住其中关键点机关术,还有曾经贾医师的医术。

    他对儒道修行的了解太少了,其他体系亦是如此。

    “儒道分支众人,最强盛者不过机关术、医术、兵术、官术和药术。”

    李梦生瞬间便懂了,儒生启蒙、修身、养性上三品打基础,如中学学习;夫子中三品选其一而修,如大学选专业……

    ——有趣。

    ……

    “这样刁难世子,你不怕报复吗?”

    “什么刁难?那里刁难了。镜湖诗会本就是我等发起,规则自然由我等决定。”

    “诗会是文人的场合,自然要考量考量大家的水平。”

    “况且,谁说我不让世子殿下登船的?”

    钱浩阴沉沉地勾起嘴角,不经意牵动红肿的脸颊,痛的他直咧嘴。

    暮色已经笼罩大地,镜湖周围点缀着大大小小的灯光,与天上的繁星遥相呼应。

    游舫入口处,聚集了大批儒袍小生,颜色大都单调,不过绣的图案却五花八门。

    这些身着绣着图腾的儒生大都来自各州的大书院,在一州之内也享有盛名。

    不过也有穿着没有丝毫书院图腾的儒袍的书生,这些大都来自地方私塾学堂,或者干脆没有进过学堂的。

    比如一袭白衣的李梦生,他连儒袍都没有,穿着格格不入,就是一幅风流公子模样。

    好像参加的不是文人雅士汇聚一堂的诗会,而是饮酒作乐的风月场所。

    “参加诗会者,需答题后才可登船。”

    众人虽议论纷纷,却没有异议。

    这样的要求也不算过分,于是纷纷排队登船。

    题目包含很广,有字谜,有对子……五花八门,不过大都不难,至少对于入品的书生来说。

    而这时,阿宾有点懊恼。

    不应该邀请世子的,要是世子无法登船……

    他不敢想下去,一等一的权贵,丢了面子事情很严重的。

    如今他只能硬着头皮附耳试探道:“殿下,要不改日”

    李梦生淡淡道:“来都来了。”

    很快,便到了这一行人。

    “女生优先。”

    李梦生反而邀请伊丽莎先行登船,让她一愣,随后淡然一笑。

    入口处,就有人从箱子里抽出一题:

    “请对下联:”

    “南通州,北通州,南北通州通南北。”

    这题比之前的题稍微难一点点。

    众人还在暗自琢磨时,伊丽莎不假思索回答道:

    “春读书,秋读书,春秋读书读春秋。”

    “好对啊。”

    众人拍手叫绝,“不愧是青州才女。”

    她回眸看了一眼,见李梦生给他竖起了大拇指,心中莫名的欢喜。

    “我干嘛要欣喜,这对我来说不是很简单吗?”随即便把脸冷了下来,迅速登上船头。

    不过她并没有进去,而是站在甲板边想看看他如何作答,

    “一定是因为他解答出我不会的题,我起了好胜之心。”

    李梦生看着她变脸如此之快,有点错愕。

    难道她也懂这个梗?

    不过很快就到他了。

    “请以黄昏为题,作一首诗。”

    此话音刚落,便引起巨大波澜。

    李梦生开始并不确定这是有人针对他,但听到题目后,心中便明了。

    有人要搞我,不过……这很难吗?

    “哪个诗会的门槛这么高,还是指定主题的即兴作诗。”

    “这样太为难人了吧。”

    这时,抽题之人解释道:“这题确实困难,是题箱中之最。但随机全抽题本凭运气,这位兄台运气确实差了些。”

    闻言,大伙安静了。通过的人暗自庆幸,自己抽到的题目还算正常,未上船的庆幸最难的已经被抽走了。

    若是参加诗会连门都没有进入,还不得被嘲笑有辱师门,更别提参加圣院考核了

    恰恰这时船艄上出现一伙人,正是祝博涛一行人。

    “那可是世子殿下,能来参加诗会已经是赏脸了,你们还敢要求答题。”

    祝博涛狠狠对着身边的人说道。“真是没点眼里劲儿。”

    继而满脸笑容对李梦生说道:“世子殿下,里面请。”

    钱浩这时也恶狠狠地对身边的人吩咐道:“还不备好美酒美食,唤来娇人陪世子,若是世子不高兴了,拿你是问。”

    他身后的人惶恐的称是,低着头忙活去了。

    玛德,又是这几个好货。李梦生心中暗骂。

    这时人群中冒出一句,显然有人带节奏:“这是诗会,就得按诗会的规矩来,怎么因一人而坏了规矩。”

    “是矣。”

    越来越多的声音冒出,特别是没有机会进去的人:

    “就算是你等举办的诗会,也不是这般随意更改规则啊。”

    “何况,这是诗会。不是喝酒玩乐的风月场所……”

    “就算是身份高贵,也不过………”

    也不过凡夫俗子吗?这个终究是个修仙世界,高贵的身份也抹不平凡人与修士之间的差距。

    世人对李梦生的印象本就不好,特别是读书人讲究文人骨气,不畏强权,嫉恶如仇。

    三言两语就能点燃他们的情绪,也或许是因为李梦生身份高贵,踩他获得优越感。

    祝博涛一脸为难,其实内心像开了花儿一样。

    “要不改日再请世子殿下到游舫作乐,下次一定让你玩得尽心……”

    祝博涛歉意满满,吞吞吐吐的说道:“这次……当真对不住了。”

    唯有当时在场的人才明白这是故意刁难李梦生,阿宾此时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他感觉和世子友谊的小船就快要翻了。

    但祝博涛等人想不到的是,李梦生恼羞成怒的场面没有出现,他反倒一脸怪异的看着他们。

    嘶,这场面似曾相识。

    “前不久,一首传承诗横空出世,京城震动,天下儒生皆有所感。你们可知作诗者谁?”

    伊丽莎立于船头,晚风吹起她的秀发。她清冷的声音覆盖全场,声音不大,却清晰地响应在每个人的心中。

    不同以往的是,她的俏脸更冷了。

    “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一人呤诵道:“就是此诗让我下定决心千里迢迢赶往京城,来圆我的圣院梦。”

    “作出此诗不该是京城某位夫子吗?”

    伊丽莎很想哼一声,然后狠狠地说道,作诗之人就是你们心中不屑的北原世子——李梦生。

    但最终还是没开口,只是淡淡的看向了李梦生。

    众人恍然,原来是他!

    人群轰的一声炸开。

    “真的是他?”有人前段时间听闻过此事,却因为太俱戏剧性而没有当真。

    而且又因为有“血月事件”和“天下诗会”两大热点话题,将传承诗盖了下去。

    所以世子作诗,成传承诗根本没有传播太久。

    阿宾拍了拍自己脑袋,怎么急得把这事儿忘了。

    现在谁人敢说世子殿下不能参加诗会。

    你敢么!敢?那你有传承诗吗?

    李梦生没想到伊丽莎会为他出面,对着她笑了笑。岂料对方回应了一根手指。

    是还了一个人情吗?

    他不在意。

    祝博涛知晓张宾晋升八品跟世子有关,但他压根儿没往是世子写诗促成的。

    没想到这番作为,不仅没让李梦生丢脸,还为其扬名了。

    但他脸上笑意依旧不见,拍手鼓掌道:“世子大才,快快请进。”

    “我听闻有寒门学子贩诗,只为碎银几两。”

    热络的气氛瞬间僵硬,全场鸦雀无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辰东〕〔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我的属性修行人生〕〔道诡异仙〕〔明克街13号〕〔修炼从简化功法开〕〔请公子斩妖〕〔夜的命名术〕〔我就是神!〕〔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谍战岁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