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独步紫寒〕〔封神:我为人皇〕〔妻子是一周目boss〕〔正义的使命〕〔最佳赘婿〕〔大英公务员〕〔重生农门小福妻〕〔穿越诸天:我能看〕〔我真的长生不老〕〔山村小神医〕〔从神探李元芳开始〕〔大唐山海行〕〔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我能神游亿万里〕〔大周不良人〕〔妃常难驯:魔帝要〕〔王爷,王妃喊你去〕〔人道大圣〕〔这个剑修有点稳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喰气 第9章:传承诗
    喰气极反之梦第9章:传承诗白兰轩,高端的消费场所,是大多游历京城的人必‘打卡’的名店。

    现在,大厅气氛很热烈。

    “朱刚烈,慎言!”

    五六个身着相同服饰的儒生走来。

    正是为首女子发出的轻喝。

    只见她娥眉微皱,鹅蛋脸上稍显不快。

    “青州才女,伊丽莎。”

    “其父就是去年晋生三品的伊柏大儒!”

    “啧啧啧,十七岁的七品。”

    众人赫然发现伊丽莎袖口绣着的三座青山,皆倒吸一口凉气。

    据流传,青山书院有一至宝,能帮助儒道修炼。

    所以伊柏才能晋升三品,成为最年轻的大儒,而书院中的儒生修炼速度更快,才思泉涌,收益无穷。

    但从未有人证实过,如今一见在场的青山儒生,又觉得传闻可信了几分。

    李梦生一直在一旁安抚阿宾,闻声也看了看她的袖口:好白的柔荑啊,果然伊丽莎——白!

    “师妹。”男子露出笑脸,主动站开位置。

    “向他道歉!”

    伊丽莎语气清淡,却不容置疑。

    朱刚烈踌躇,硬着头皮说:“我说得没错,既然担起圣院的名号,就不该是什么臭鱼烂虾都能进!”

    朱潜之,字刚烈,青州富商之子。他还有半句话没说:既然臭鱼烂虾能进,那就不配叫圣院。

    气氛僵持。

    伊丽莎的出现,虽然避免了在场双方再次嘴遁,但是其他儒生皆不善地盯着他们。

    这事儿不说清楚,恐怕很难走脱。

    阿宾好歹是入了品的儒生,很快摆脱了酒精的困扰,落寞道:“他说的没错....”

    为自己的学校和老师抹黑是读书人的悲哀,是自己无法接受的。

    其他儒生皆叹息,当事人都不反抗,他们就没了理由替他说话了。

    阿宾不想事情在闹下去,错的不是别人,就让自己了结此事,了结自己不着边际、荒唐的梦。

    “我...我就是臭鱼烂虾。根本不配进圣院....”但说出这些话又如何容易,少年红着眼,哽咽着说。

    周围的读书人皆阵阵惋惜,读书人之间有一种心心相惜的默契。

    就算道统不同,在这一刻都有着相同的感觉。

    “我自愿....”

    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粗暴地打断:“狗屁,通通都是狗屁!你说你是烂虾就是烂虾?”

    众人蹙眉,怎滴这么个俊俏公子,开口便如此粗鄙,还前后不通。

    我说我自己怎么了?

    李梦生没心思理会众人,直视阿宾,继续说道:“你曾经的坚持同意吗!你曾经的做出的努力同意吗!曾经的你同意吗?”

    发人深省的话语,令众人心头一震,连伊丽莎也冷着俏脸不禁多看他一眼。

    阿宾心如死灰,几句话又怎能点燃他黯淡的儒道之心。

    他落寞极了:“多谢殿下劝解,但现在来看,曾经的坚持,努力都是白费的....”

    李梦生刚才知道阿宾想说退学,才插嘴的。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话没说出口,那回旋余地的可能就大得多。

    “读书人难道都是一根筋吗?”李梦生暗想。

    现在木已成舟,众人也不在相劝,转过来安慰道:

    “哎,这位兄台,便让我陪你畅饮,消愁消愁。”

    “条条大路通京城,兄弟不必灰心。我与你同饮...”

    “不管心多冷,娇人怀里总是热的...”

    伊丽莎见此也不由叹息,虽然阿宾的颓废与刚烈师兄无直接关系,但师兄之语有落进下石之实。

    她便躬身道歉:“我替刚烈师兄伤人之语向你道歉,也向在场学子道歉。几大圣院乃天下读书人的朝圣圣地,不容亵渎,望大家谅解师兄的无知之语。”

    众人对伊丽莎的印象还是很好的,皆点头表明此番事情已经过去。

    “师妹,你...”朱潜之捏紧手指,不甘道。

    青山书院此番赶往京城,不为求学入圣院,而是要为青山书院博得‘圣院’名号,成为大梦王朝的第四个读书圣地。

    师妹此番作为,错失了踩压京城圣院的机会。

    “抬高自己,并不需要踩踏别人,师兄!”伊丽莎坦然的面对朱潜之,用两人可听的声音说道。

    阿宾摇摇头,努力作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拒绝了众人的好意:“多谢各位劝解,但我想静静。”

    李梦生看向心灰意冷、黯淡离场的阿宾。

    如今来看,阿宾仍会去退学,然后后悔一辈子。

    这是他不想看到的,因为阿宾这人他看着很顺眼。

    “或许,可能还有办法让他重拾细心!”

    众人退散,他望着阿宾落寞的背影,灌了大口酒。

    朗声道:

    “赠,张正!”

    蹒跚的脚步停了下来,称他的字‘正’,是很亲密的。

    众人惊愕,伊丽莎一行人亦驻足观望。

    “尘劳迥脱事非常,紧把绳头做一场。”

    阿宾身体一颤,众人又吸口凉气,为京城炎热的环境做了丝贡献。

    “赠诗?”

    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

    在场也不少读书人,皆在默默品读。

    摆脱尘念劳心并不是一件容易事,必须拉紧绳子、俯下身子在事业上卖力气。

    不过浅显易懂的道理,但通过‘诗’的形式表达出来,又是另一番韵味。

    这或许便是诗词经久不衰,愈久愈‘香’的原因吧。

    全场噤声,期待着下一句。

    “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李梦生并不拖拉,干脆利落地补充下一句。

    整首诗一气呵成,震惊全场。

    连空气都陷入了短暂的沉寂。

    伊丽莎冷冷清清的俏脸亦显震惊之色,嘴里喃喃自语:“不禁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来...说得不就是我吗?不就是青山书院吗?”

    十七岁的七品,背后的苦谁能知晓;青山书院为得圣院之名又付出多少辈的心血与努力。

    但不经历苦与难,不经历风与霜,又怎能成就现在的我和青山书院呢。

    “所以,不过前路多么困难,我都会把圣院的称号带回去!”

    在场读书人心中皆冒出:“这说的不就是我吗?”

    其中最激动者,当属被赠诗之人。

    只见阿宾浑身止不住地颤动,一幕幕心酸的求学往事不由浮现再心底。

    千里迢迢,独自一人,背井离乡,来到京城。

    卑躬屈膝,溜须拍马,点头哈腰,挑灯夜读.....

    “我不能替过去的我说自己是臭鱼烂虾...

    我不是臭鱼烂虾!”

    他一声怒号,吼不尽的是对儒道的渴望,对知识的热爱,对理想的执着。

    “过去的经历的苦难,终将成为我散发扑鼻香的基石。”

    阿宾恍然大悟,心中的杂念慢慢消融。

    此番心结打开,他的修为很难不踏出一步。

    而此时,白兰轩上空白光耀世,将夜的黑驱散一空。

    发着白光的字体凭空浮现,似要昭告天下。

    “尘劳迥脱事非常,紧把绳头做一场。

    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此诗冥冥之中响应在天下儒道之人的心里。

    随即白光收敛,坠入白兰轩大厅在场呆滞的儒生脑海之中。

    “是..传承诗!”

    不知谁提了一嘴,满堂哗然。

    传承,传承。

    那是要名留千古的呀!

    而得到白光最多的阿宾感叹,真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啊。

    他顺水推舟,顺风起势,闭目盘坐。

    “浩然之气灌顶,他要借此踏入八品修身境。”

    有人惊呼道。

    “此诗本就诗赠于他,他心结打开,领悟最深,突破也不意外。我等也是托了他的福啊。”

    “是矣,是矣。”

    伊丽莎瞧了一眼呆滞的朱潜之,没有言语,但意思很浅显:能听别人一首诗后,原地突破的人是臭鱼烂虾?

    随即,众儒生安静地吸收浩然之气,领悟传承诗。

    除此之外,京城所有儒生皆能看见浮现上空的四行白字,议论纷纷:

    “白色传承诗,不知是那位夫子所作。”

    “共勉共勉,今晚再写一篇策论....”

    “好一句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今后便是我王某人的座右铭了!”

    “好兆头哇,看来今年能招到不少好苗子。”

    “借梅花傲雪迎霜、凌寒独放的性格,勉励人克服困难、立志成就事业的格言诗....不错不错。”

    ......

    传承诗,天道认可。

    分为白色、紫色和金色。

    白色最次,获得的浩然之气最少,但是相对而言。

    一般作诗者就是被浩然之气灌顶者,无奈有人无法纳气,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搞出来的东西进入其他人的身子里。

    李梦生羡慕极了,若他能修儒道,他背后几千年的文化底蕴,可以把他撑爆。

    除了阿宾还在突破,在场的儒生都吸收完毕了,满眼惊奇地望着‘始作俑者’。

    如此年轻,不知是不是传闻中的某位儒道才子。

    但众人没有深究的意思,如此惊才艳艳之人,往后定不会默默无名。

    现在结交反而落了阿谀奉承的口实,毕竟未作诗之前,大家都对其不感兴趣。

    不过,

    “学生伊丽莎,多谢先生馈赠。”

    “在下....”

    “谢过...”

    .....

    被浩然之气润过的人皆行弟子礼,感谢李老铁的馈赠。

    就算少量的浩然之气灌顶,也远比自己潜修来得迅速。

    而在他们的潜意识里,能做出传承诗的人不可能还未入儒道。

    所以,这是眼前俊俏的老师慷慨啊,全送出去了...

    李梦生欲哭无泪,只得装作云淡风轻,一幅高人模样。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罢了,当共勉。”

    淡定,淡定。

    区区浩然之气,我李某人不要也罢!

    “咦?”

    李梦生不淡定了,为何在场的儒生头上都顶着或大或小、或明或暗的白色光团。

    他揉了揉眼睛,没花眼!

    阿宾的...好大!

    而且,还在变大!

    他内心:欣喜若狂,外表:保持优雅。

    但还是忍不住游走在人群之中。

    于是,搞怪的一幕出现了。

    在众人狐疑的目光中,李梦生一把薅过他们头顶的空气,还直咧嘴。

    伊丽莎头上的也大。

    她幽怨的看了一眼比自己高出一截的男人,在她头上薅了几下,而后把手臂放低,又捞了一把,方才乐着离开。

    《长得高了不起啊?》《你清高,了不起,你把我当空气。》《你礼貌吗?》

    众人:???

    李梦生:嗨嗨嗨。

    一圈下来,收获了大大小小的十多个光团。

    李梦生见阿宾的不能更大了,便迅速出手采摘。

    而阿宾突破八品修身境,还未睁眼。

    李梦生便迫不及待地走了——实在等不及了,回家开箱。

    等他走后不久,阿宾便神采奕奕地睁眼,看来内心的阴翳已经一扫而空。

    他左顾右盼,不见拯救他的人影。

    开口第一句话便是:“世子殿下呢?”

    “走了...”

    众人:“什么!!!世子殿下?”

    阿宾此时正如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公鸡,面露红光。

    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赠张正。

    嘿..嘿嘿...嘿嘿嘿...

    “对啊,北原世子,李梦生吖~”

    众人感受到暴击。

    比与自己年龄相仿的人做出传承诗更苦涩的是什么?

    作诗之人是好色嗜酒——李梦生。

    往往巨大的反差会造成深远的影响。

    无论是这首诗,还是这个人,都具有话题性。

    两者结合,砰!

    “张正师兄,同饮贺之?”

    “真是羡煞不已...”

    白兰轩也位于内城,它的热闹被宵禁抑制。

    但外城才是夜生活的地方,不少书生拿着新鲜出炉的传承诗和一个极具故事性的话题流返于勾栏,为大梦诗坛扬名作出贡献。

    李梦生快步赶回府中,正打算赶快洗洗睡了。

    秋香便顶着一个光团来见他。

    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辰东〕〔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我的属性修行人生〕〔道诡异仙〕〔修炼从简化功法开〕〔明克街13号〕〔请公子斩妖〕〔我的姐夫是太子〕〔夜的命名术〕〔我就是神!〕〔亲爱的,该吃药了〕〔我用闲书成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