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独步紫寒〕〔封神:我为人皇〕〔妻子是一周目boss〕〔正义的使命〕〔最佳赘婿〕〔大英公务员〕〔重生农门小福妻〕〔穿越诸天:我能看〕〔我真的长生不老〕〔山村小神医〕〔从神探李元芳开始〕〔大唐山海行〕〔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我能神游亿万里〕〔大周不良人〕〔妃常难驯:魔帝要〕〔王爷,王妃喊你去〕〔人道大圣〕〔这个剑修有点稳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喰气 第4章:什么蝶?
    喰气极反之梦第4章:什么蝶?整个大厅,针落可闻。

    唯有祝博涛的嗤笑声还回荡耳边:原来是小瘪三。

    来者何人?

    镇抚司,白虎卫是也。

    白虎卫乃镇抚司旗下最凶狠的部卫,问罪杀人、逮捕入狱、满门抄斩,都少不了他们的身影。

    见白虎面具更是如见鬼,令人闻风丧胆。

    白虎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

    “你涉嫌一起命案,残害同族性命者,当斩首示众,以儆效尤。现在将你逮捕,拘捕者立斩!”

    为首之人声如宏钟,震慑心神。

    众人惊愕,方才欲赶李梦生的儒生更是冷汗连连,错意了“挡了一灾”是何意。

    “竟然是凶徒!”

    这也不怪他想差了,由白虎卫出动逮捕之人,皆是十恶不赦,实力远超常人之徒。

    其余两位白虎卫欺身而来,要把李梦生擒拿!

    “等等,你就不好奇我是谁吗?”

    “你就是天王老子,犯了法也得蹲着!”

    李梦生脸上仍旧泼澜不惊,他早已猜想到是四季阁送酒丫鬟命丧一案。

    只是没想到会牵扯到自己身上,此案还被白虎卫接手审查。

    风月场所的丫鬟丧命还引不出大梦王朝的精锐——白虎卫。

    那么反推之,那丫鬟的死,大有蹊跷。

    他伸手向六老示意,可半天不见对方回应。

    “文书!”

    他提示道,圣上召他入京的文书是最快能证明他身份的方法。

    “……换…饼……去了!”

    六老吞吞吐吐地说,气若游丝,声音低得只有靠近他的李梦生才能听见。

    李梦生:听我说,谢谢你,因为有你温暖了四季……

    “拿下!”

    两位白虎卫壮汉“左右围男”,李梦生只得束手就擒,免得“男上加男”。

    毕竟还有一位猛男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手握腰刀,大有一言不合就刀砍他的架势。

    “老夫与此子不熟!”六老卖的干脆利落,随即退至众人身后,消失在众人视野之中。

    ………

    听到报官两字,秋香就心神不安。

    不为别的,就因为她是妖,没有营业执照,私自贩肉的那种妖。

    现在又跟命案牵扯到一起,一旦被查出妖身,

    无论与命案有关否,她必死无疑。

    正是知道此结果,她便想趁官府为反应过来,逃出京城。

    却不曾想,这次接手命案的竟是白虎卫。

    如今,独属她的秋院被围住,自己也被看管起来。

    她能够在梦都生活多年而未被识破,得益于自己独有的神通——掩息。

    她只能时刻催动着神通,并装作一个受惊的女人姿态,唯唯诺诺中带着一丝妩媚,只为能隐瞒过去。

    周围的白虎卫面无表情,准确说看不见表情。

    虽然整个屋子装扮得十分暧昧,但她却只感受到若有若无的杀气。

    自古人命皆大案,特别是在天之脚下。

    但普通凶杀案还不需要白虎卫插手,唯有涉及修士和王公贵族,才值得他们关注。

    小香无疑不属于后者,这也是为何整个房间气氛沉重的原因。

    秋香局促不安地站在一旁,她也察觉小香之死可能并不简单。

    虽说自己是清白的,但牵扯越大,引出来的查案之人越是妖孽,那么她暴露的可能性就越大。

    “什长,解刨结果出来了!”

    响亮的声音打破了屋里的沉寂。

    屋内所有人的神经都被牵动了,坐在中央一直沉默不语的中年男子站起身来,凝声问道:“死因是什么?”

    身着墨绿长袍,胸口绣着四个青蒿图腾的男子,面露严肃,一字一顿地说:“解…刨!”

    “………”

    不待众人惊愕,他又补充道:“死者中了蛊!”

    什长惊怒道,握紧拳头:“又是那群杂碎!贾医师,详细说说。”

    贾医师扬起手,众人才发现他手中用浩然之气包裹着一只蛊虫,全身通绿,其形如豆芽,还在不断怼着气壁。

    “春蛊,潜伏在人体之中,等待蛊师催活后,便可扎根肉土,吸取血肉茁壮成长。

    被下蛊之人会在蛊活之后迅速进入假死状态。

    普通人成为肉土,一旦剥离春蛊,必死无疑。”

    贾医师无奈叹口气:“这也是为何死者是死于解刨的原因。

    如若不然,她将会在无尽的痛苦中慢慢死去。甚至被生生活埋,活活饿死。”

    这时小香的尸体被搬了进来,面容枯槁,肚皮破裂向外翻转,露出里面的脏器,散发着恶臭。

    破洞处一束嫩芽冒出,鲜艳欲滴,生机盎然。

    秋香瞬间明白为何白虎卫第一时间便接收了这个案件,这等诡异的死状,定然涉及修士。

    贾医师指着冒出的嫩芽说道:“这是假蛊,一旦受到破坏,真蛊就会潜伏起来,无法追踪。

    这也是为了方便蛊师事后回收真蛊。

    这只春蛊还只是幼年体,可以确定死者是它的第一份养料。

    它要长成成熟体,最少要上万条凡人性命。”

    房间内的人皆倒吸一口凉气,什长愤怒地咒骂道:“邪巫恶蛊,背叛灵魂的毒虫,竟然以人饲蛊。

    我先替百姓,谢过贾医师提前扼杀了一只恶蛊。

    不过我担心的是整个梦都,乃至天下又有多少人中了此蛊,简直防不胜防啊!”

    贾医师摆摆手道:“蛊虫并非取之不尽,春蛊更是数量有限,非蛊道中地位非凡者不得有。

    所以这让我很是疑惑,如此重要的蛊,怎会如此轻易暴露出来?”

    一个丫鬟的命恐怕不值得一只春蛊,毕竟在梦都,真假蛊很难瞒过去,暴露就等于舍弃。

    若只是简单的谋人性命,使用春蛊的代价太大了。

    什长心情沉重,依贾医师所言,京城来了一位了不得的蛊师。

    这对百姓来说,简直是场灾难。

    屋内气氛凝重,而秋香只想脱身。

    现在她已经摆脱了嫌疑,便站了出来,嘤嘤道:“奴家不过一介凡人,小香更是于我情同姐妹,我万万不会加害与她。

    秋香知无不言,望大人放过奴家,小春之死让我悲伤欲绝,心力憔悴……”

    什长烦躁的摆摆手,回道:“你且下去,此事的确于你无关。

    死者生前不是还见过一人,何在?”

    “什长,已经去逮捕了!”

    秋香心中石头落地,没被发现,总算蒙混过关。

    “慢着……”

    秋香顿感不妙,下意识夹紧。

    贾医师扭头看向秋香,目光中含着疑惑:“你可不是什么凡人,你不是妖么?”

    他刚开始进来就发现此女是妖,不过梦都有很多青楼都有女妖贩肉,已经司空见惯了,所以他并没有特意揭穿。

    秋香一个踉跄后退,额头冒出冷汗,白虎卫也察觉不对,将其团团围住。

    贾医师又补充了一句:“百年修为的蝶妖……小妖罢了!

    不过……你的神通很是独特,若不是我精晓人伦…人体之理,便被你骗了过去!”

    “大人,奴家安分守己,并没有残害过任何人!”秋香声泪俱下,跌倒在地,胸部因惯性抖动,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小香之死也于我无关,我只想活着……”

    白虎卫中年少者不禁咽了咽口水,不觉泛起了同情心。

    这并不是秋香刀尖儿上跳舞,而是破了神通后,蕴含在妖身骨子里的天性随之暴露,不自觉间便影响了别人。

    什长本就因为蛊师而焦头烂额,现在眼皮底下又差点逃过一只“无证经营”的妖,这是他的失职。

    “凝神!莫被妖言所惑!”

    什长面若寒霜,强大的气息覆盖众人,让心智不坚者回过神来!

    接着沉声道:“无证之妖,按律,当斩立决!”

    唰,

    什长抽出长刀,寒芒将现。

    秋香闭上红肿的眼睛,当初偷渡京城时就想过此等后果。

    但心中满是不甘,她隐瞒妖身,只是为了以后好脱身,报当年之仇。

    “蝶妖?什么蝶?亚麻蝶?”

    一连串的问题打断了什长的挥刀的连贯性,他停下动作直视扰刑之人。

    讲话之人便是被擒拿的李梦生。

    他也不想打断的啊,可惜秋香头上顶着一个耀眼的紫色光团,仿佛再说:快来摘我呐。

    在没摸清楚光团是何物时,秋香不能死。

    “什长,我也没想到这混账东西胆子这么肥!”擒拿的人无奈的对上什长的眼神。“他就是另一个嫌疑犯。”

    李梦生不留间隙,立马插嘴:“我一个凡人,第一次来到京城可不是什么杀人凶手。”

    贾医师马上补上助攻,点点头道:“的确是一个普通人,肾精亏虚,气血不足,是个色鬼;脾、肝、胃等器脏都有长期饮酒而造成的明显损伤,说明是个酒鬼……”

    李梦生:你礼貌吗?

    贾医师面对他的白眼,回以微笑。

    “秋香姑娘,昨晚不是说好了今日我来赎你,让你成为有证之妖吗?你怎么都不提一嘴呢!”

    没了束缚,李梦生悄然接近秋香,手掌就快要摸到光球了。

    说这时那时快,什长一把拉回他,凶恶地瞪了他一眼。

    这小子淡定过头了,凶案现场容你放肆?

    “不怕死吗?即便是小妖,暴起也能秒杀你。你算哪根葱,能收妖!还不滚出去,阻碍办案,将依法处置!”

    李梦生揉了揉拍得生疼的肩膀,装作无奈道:“秋香姑娘,你没跟他们说我的身份啊?”

    秋香早已心存死志,却没想到土豪公子能如此惜情,三番两次为她直言。

    随即面露苦笑,反而劝说道:“公子莫为了奴家触了律法,公子的心意我领了,今早就不该收你的钱的……”

    说到此处,她面色可惜:世间最可悲的是,妖死了,钱没花完……

    “公子的身份不过一句戏言罢了,莫要向旁人再提,免得惹祸上身。”

    李梦生对她的劝说置之不理,负手而立,朗声道:“我并没哄骗你。

    没错我就是北原世子——李梦生!”

    整个房间沉寂了几秒,就爆发出嗤笑声,就连不言苟笑的什长也被整无语了。

    李梦生全然不顾,直呼:“六老,此时不显身,更待何时!”

    话音刚落,房间角落浮现出一道身影,气场强大,睥睨全场。

    此人,正是六老。

    众白虎卫立马抽刀相迎,只退半步的动作是他们最大的勇气。

    什长瞳孔骤缩,他不知晓此人是何时潜伏在身边的。

    贾医师饶有兴趣的看着,脑中宛如一道闪电穿过,隐隐抓住了什么。

    “世子殿下,老奴来迟了!”

    声如旱雷乍响,震耳欲聋。

    如此出场气势,在场之人皆对刚才之言深信了三分。

    李梦生很满意:不愧是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辰东〕〔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我的属性修行人生〕〔道诡异仙〕〔修炼从简化功法开〕〔明克街13号〕〔请公子斩妖〕〔夜的命名术〕〔我的姐夫是太子〕〔我就是神!〕〔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用闲书成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