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能神游亿万里〕〔张大夫,你大胆一〕〔神权之上〕〔特拉福买家俱乐部〕〔雾都侦探〕〔赛博英雄传〕〔全职高手:一剑风〕〔桃源俏美妇〕〔虎夫〕〔我是剑仙〕〔男人三十〕〔穿梭多元宇宙的死〕〔地球人实在太凶猛〕〔大唐之神级败家子〕〔修真弃少混花都〕〔万古神尊〕〔上门姐夫〕〔重生农门小福妻〕〔少夫人她又穷又抠〕〔女神的合租神棍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城谍影 第五十九章 一出好戏
    _:皇城谍影 第五十九章 一出好戏

    “找到了没有?”

    李飞白慢吞吞地走回库房,望着南宫定问道。

    “找到了。”南宫定陪着笑回道:“还好没遗落在街上。”

    “那就走吧。”

    无奈,南宫定只能出了库房,离开时,还不忘回头查看库房的各个角落。

    李飞白心中暗笑:别看了,你想钓的鱼,早已离开医馆。

    众人刚刚走回外堂,孙齐瑞和应正齐也恰巧赶到。

    “青衣司办案,所有人原地站好,不准乱动,违者格杀勿论。”孙齐瑞一声令下,一群青衣司的人涌进医馆,将所有人控制住。

    李飞白带着的齐王府护卫,也被控制住,无法动弹。

    重头戏来了!李飞白稍微有些紧张。

    毕竟今天一个不慎,将是万劫不复。

    见状,方圣手从内堂走了出来,拱手问道:“这位大人,发生何事?为何又要查我医馆?”

    “方神医。”应正齐趾高气扬地走了出来,回道:“我们怀疑你跟叛变的‘白虎’有勾结,希望你配合我们青衣司的调查。”

    “应大人?”方圣手疑惑出言。

    靖麟权贵,几乎都曾到回生医馆诊治过,方圣手自然认得应正齐。

    “怎么?”

    “你不是刑部侍郎吗?为何现在以青衣司自居?”

    被他这么一问,应正齐顿时语塞。

    孙齐瑞见此情景,站出来解围:“应大人不日就要赴任大理寺卿,赵王特请他协助青衣司调查前大理寺卿刘仁芳被杀一案。”

    “刘仁芳被杀,跟我回生医馆又有什么关系?”方圣手态度极其不满。

    南宫定朝肖无忌使了个眼神,示意他主持大局,他自己并不想轻易露出本来面目。

    肖无忌会意,他站了出来,说道:“凶手通过一条地道杀了刘仁芳大人,我们在地道中,发现有酒洒落,而这酒甚是特别,正是鲁记的竹叶青。”

    一旁的李飞白闻言,心中暗道:果然是方庆洒落的那些酒,被顺藤摸瓜查到了。

    “这又如何?”方圣手不依不饶。

    “今早,你的远房侄子一次性购买了二十坛鲁记竹叶青,还送到了你的医馆,我们有理由怀疑,你们跟这起案件有关,也就是说,我们怀疑你们是‘白虎’的同党。”应正齐用一贯的官腔说道。

    “就这些?”方圣手反问。

    “还不够吗?”

    “仅凭我一次性买的竹叶青比较多,就怀疑我们是凶手?这完全是你们的凭空猜测吧,证据呢?拿出来!”方圣手据理力争。

    “证据?我们青衣司讲的话,就是证据。”肖无忌想要用强,先将人带回去再说。

    “来人,将他们带走。”

    南宫定微微皱眉,还是没有说话。

    显然他觉得此举并不是最好的方法,但似乎一时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他手上的证据的确不足,要不是南宫青压得紧,如此草率的行动,在南宫定看来,是不可取的。

    “慢着!”李飞白终于出言。

    “无凭无据,说抓人便抓人,你们青衣司就是这么办事的?”

    “你待如何?”孙齐瑞也站出来说道。

    “身为齐王的贴身医官,我是不是也可以怀疑你们,抓了我明面上是在查刘仁芳被刺一案,实际上是在对付齐王?”

    卫国皇室尽皆知晓,齐王南宫山的病情,只有一乡村小子治得了,那人便是“白费礼”!

    此言一出,青衣司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李飞白很聪明,将自己是齐王府贴身医官的身份抛了出来,将这件案子上升到了赵王与齐王之争。

    这就让对面为难了。

    如果继续坚持毫无凭据的抓捕,必定会落人口实,说南宫定假借查刘仁芳一案,暗地里对付齐王。

    倘若放了他们,更加不可能!

    毕竟已经打草惊蛇,此次如果放过方圣手和李飞白,之后想要找到证据,必定难如登天了。

    肖无忌和孙齐瑞无计可施,偷眼望向一旁的南宫定。

    南宫定看了一眼应正齐,示意交给他解决。

    “我们青衣司办事,从来不会无端猜测和怀疑。”应正齐摸着自己的胡须,一副刑部高官的模样。

    他转向李飞白,继续道:“我来问你,为何你近期两次向鲁记购买竹叶青,数量合计三十坛?根据我们的可靠情报,你和方圣手,两人都是滴酒不沾,买这么多竹叶青,却是为何?”

    李飞白想也不想,答道:“我哪来这么多钱,这是替我叔父跑腿的,他为何要买这么多竹叶青,你得问他。”

    缓慢将头转向方圣手,应正齐道:“说吧,这是为何?”

    眼神开始闪烁,方圣手不安地搓了搓手,吞吞吐吐答道:“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应正齐将声音提高,试图给方圣手制造压力。

    “哦,因为鲁记的竹叶青里含有各种药材,我需要用它来给病人推拿。”方圣手灵机一动,想出了这个理由。

    “推拿?你把竹叶青当药酒了?”应正齐似乎听到了一个笑话,难以置信。

    “哼,你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吗?药酒?这是什么?”

    肖无忌从内堂拿出一罐药酒,里面装的并不是竹叶青。

    “还有什么说辞?”应正齐开口问道。

    眉头紧锁,方圣手左顾右盼,不时摇头,似乎有难言之隐。

    “叔父,你再不老实交代,我们就要尸骨无存了。”李飞白在一旁非常“着急”。

    方圣手看了一眼李飞白,还是不说话。

    “你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你想死一个人去死就好了,可别把我搭进去。”

    李飞白继续吼叫,浑然一副乡村匹夫的样子。

    “带走!”肖无忌失去耐心,下了命令。

    “我说。”方圣手咬牙出言,像是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这些酒,其实是醉红楼的头牌,徐芊芊叫我买的。”

    说完,方圣手低下头,老脸绯红。

    徐芊芊,是醉红楼的头牌艺伎,卖艺不卖身,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无论是皇城里的纨绔子弟,还是饱读诗书的达官贵人,都想做她的入幕之宾。

    奈何没有一人得偿所愿,徐芊芊至今仍是处子之身。

    越是这样,她的身价越是水涨船高,若想与她畅谈风月,一个时辰千两起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龙宸〕〔我的谍战岁月〕〔灵境行者〕〔古神在低语〕〔道诡异仙〕〔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深空彼岸辰东〕〔我的治愈系游戏〕〔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宇宙职业选手〕〔我的姐夫是太子〕〔苟在女魔头身边偷〕〔深海余烬〕〔长生武道:从五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