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风起龙城〕〔掌控时光之龙〕〔问剑〕〔黑雾之下〕〔指点考古队,竟被〕〔绝世唐门之魔瞳焚〕〔忽悠世界为我打工〕〔异步追凶〕〔全球直播:最强渔〕〔诸天:从西红柿首〕〔天界太子他只想咸〕〔24小时拯救世界〕〔重生之混也是种生〕〔我,正道楷模!身〕〔禁忌复苏:我的人〕〔万剑人皇〕〔英雄联盟之天选之〕〔踏仙阶〕〔末日暂停之后〕〔回到2003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震惊,冷冰冰的厉总竟是恋爱脑! 第二十九章
    “老板,我查到厉铮是去精神病见一个叫凌锦的人,只不过她在精神病院化名为李大娟”手下如实禀告查到的情况,并把一摞资料放在祝霖磐面前

    这里面包括了凌锦的家庭资料和生平

    “有意思,想不到油盐不进的厉铮竟然会爱上一个不怎么亮眼的女人”祝霖磐拿着照片细细打量,照片里的凌锦穿着一袭红裙站在沙滩上,明媚的冲着镜头笑,像一团跳动的火焰,初看或许并不是那么惊为天人,但是越看越值得回味。

    他久久的注视着,想要把那张照片盯一个洞,他想要知道为什么厉铮会为了这么一个人付出了生命,祝霖磐姑且认定厉铮活不过来了。

    可是越看,他的心里就微微有了破裂之声,不知道是什么碎了。

    “你说那个女人在精神病院?那我就把接过来,我倒要看看这个女人会有什么过人之处”十九岁少年的气盛让他对所有事情都充满了好奇心

    “什么?是是是,这恐怕不行,历少爷的人......是是是,好好好,不敢不敢”下午百忙之中的院长接了一通电话让他左右为难,一边是权势滔天的厉总裁,另一边也是年少成名同样不能惹的祝副总裁,都是为了一个女人,这该如何是好。

    院长现在通体发凉背后冒着冷汗,不知如何是好,他还是先打电话去问问厉少吧,人毕竟是他带过来的。

    “怎么不接电话,厉少既然你不接电话那那个人我是保不住了”院长握着电话听着里面机械的女声无奈的说

    手术室外,黑压压的站着厉铮的手下,齐齐的注视着手术室的大门,并以防现在有任何人出现破坏手术的进程

    这时厉远祺背着手严肃的走过来询问厉铮的手下“余组长,他怎么样”没想到在他的地盘,他的儿子竟然会受到枪击。

    无论是谁他都要让那个人付出惨痛的代价,虽然他不待见厉铮但是作为他唯一的儿子,半点都不能受到伤害

    “总裁失血过多,现在还在抢救”

    “你知道是谁干的吗”厉远祺下垂的眼睛里冒着狠毒的光芒

    余组长微微低头,抱歉的说“很抱歉属下不知”他到现在都没查出是谁干的,这很是诡异。

    “不惜一切代价给我查,一定要查出那个人是谁”厉远祺暴怒,自己的力的手下都查不出是谁,那人的来头肯定不小

    “是”余组长站直身体郑重的回复

    “他出来后告诉我”厉远祺背着手走掉了,此时他就像普通人家的父亲,背影是那么的荒凉和孤单。

    “院长,我要的人怎么样了”祝霖磐从豪车上迈下来,摘掉超大框的墨镜嬉笑的对眼前一脸谄媚的院长说

    “都准备好了,不过我们用了一点药让她睡着了”他害怕凌锦不配合就让护士给打了针安眠

    “你怎么不早说,我好开个大点的车让我这个姐姐睡的安慰点”祝霖磐皱着眉头看了眼他身后红色的二座跑车“那只能让我那个姐姐委屈委屈了”他耸了耸肩

    “是是是”院长还以为祝霖磐要怪罪他,没想到他这么好说话

    “我现在让人把她抬出来”站在太阳底下的院长感觉到头烧烧的,面对这么危险的人,他的热汗和冷汗一起流,这冰火两重天的感觉真不好。

    祝霖磐点点头,示意让院长快些,他有点不耐烦了,这太阳真大,大的想把它射下来。

    院长转过身去没多久打了一通电话,很快就有四个医生把凌锦抬了出来

    “你们真不会怜香惜玉,一个这么瘦弱的女人非要跟抬猪一样抬出来”祝霖磐看到这副画面有点好笑,这精神病院的院长看起来精神也不太好的样子

    “哈哈哈哈”院长尴尬的赔笑,他不是为了避嫌吗,万一这个少爷看到男人抱凌锦发火了怎么办,他的医院还是要干下去的

    “谢谢了”祝霖磐把凌锦安置在他的副驾驶后就神采奕奕的对着院长告别,他终于把厉铮最宝贝的软肋给拿在手里了,呵呵哈哈哈,他现在心情是非常的高兴。

    院长在祝霖磐的身后招手,看见他走远后一直维持的笑脸终于垮了下来,如释重负的走进院里,还没来得及回去喝口水就听见一阵惨叫

    “又怎么了”他找来值班的护士

    “是陈莲,她的布娃娃找不到了”护士一脸无奈的说,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把陈莲的安抚物给偷走了

    “快去给她找一个”这事情真是一件接着一件

    “不行的,我们拿来十几种娃娃她都不要”该想的办法都想过了还是不行

    “先给她打个镇定,后面再慢慢想办法”天天听各种嚎叫院长都感觉自己的精神也不好了

    “好的”那护士匆匆跑掉了

    公路上疾驰的跑车吹动凌锦的秀发,飞扬在空中像是在水中摇曳的水草,她在微微靠后的座位上沉沉的睡着,扑扇的睫毛好似在抵御吹过来的强风。身上还穿着那件病号服,像是缩在了睡袋里。

    祝霖磐把车停在郊外别墅,那是一栋只有他一个人的别墅,除了会有定时来打扫的阿姨,没有任何一个外人知道。

    他把车停稳后,转过来去抱凌锦下车,祝霖磐依靠在副驾驶的车窗上,注视着里面的女人。

    她面黄肌瘦的一点都不好看,脸颊微微凹陷,眼底还有乌青,他想不明白厉铮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普通到有点丑陋的女人,搞不懂搞不懂。

    疑惑之余他还是小心翼翼的拨开凌锦脸上碍事的碎发,轻手轻脚的抱上楼去。

    手术室外,众人已经等了将近十个小时了还不见医生出来,他们的心都在焦灼的提着,甚至有些人在默默的祈祷,虽然厉总很严厉但是他是个很好的领导者,会默默给他们家人福利,希望厉总一定要挺过来

    这时手术室的门豁然打开,一位体态略微臃肿的医生出来

    “厉总的伤势得到了遏制,但是会有不可估量的后遗症,因为伤口在胸口,以后会不会有心脏功能的病症,我们也不可预知”

    余组长听到后提起的心总算落地,点头为医生致谢,后面的大家听到消息后也失去了提着的劲而跌坐在地上

    “厉总会在icu观察几天再转到普通病房”

    “好的,谢谢医生”

    接下来就是该找那个罪魁祸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灵境行者〕〔大夏文圣〕〔道诡异仙〕〔深空彼岸辰东〕〔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异世界:我的人生〕〔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用闲书成圣人〕〔机武风暴〕〔从零开始缔造游戏〕〔唐人的餐桌〕〔这里是封神,励精〕〔宇宙职业选手〕〔大乘期才有逆袭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