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军宠:调教小〕〔爆宠萌兽:王爷,〕〔绝天叶帝〕〔宋末之乱臣贼子〕〔怒指苍穹〕〔绝世兵王〕〔全面附身〕〔狐唱九天:牵线记〕〔二次元里的骑士〕〔论戏精的自我修养〕〔我的魔王不可能在〕〔独家宠婚:腹黑老〕〔重生星际之凤九娘〕〔无敌杀戮系统〕〔王牌雇佣兵之爆萌〕〔隐婚到底,总裁套〕〔打游戏升级〕〔绝品小农民〕〔魔恋之永恒大陆〕〔合体双修(执魔)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六十九章疗伤
    白若画就这样看着苏白羽的身影离去,他紧张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杨曼容和那个面容恐怖的老妇人也不知道何时消失不见了,再看看整间屋子,一片儿狼藉,完全可以想象得出方才经历的战况有多激烈。

    可是,白若画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和心思再去想这些了。他快步跑到了钟薇儿的身旁,将她虚弱的身子扶了起来,他轻轻拍打着她的小脸儿,着急地呼唤着:“薇儿!薇儿!快醒醒!薇儿!薇儿……”可是,无论白若画怎么呼唤,钟薇儿却丝毫没有转醒过来的迹象,而且,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

    白若画便下意识地将手搭在了她手腕的脉搏上,忽而之间,他脸儿上的神色变得越来越凝重。因为,钟薇儿伤得比他想象中的重太多了,而且,仅凭他自己的力量,恐怕现在已经很难将她救回。于是,白若画便当即下了决心,把钟薇儿一把抱起,便飞了出去。

    本已经进入梦乡的钟山和沈红菱突然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儿给惊醒了,沈红菱赶紧地下了床来,从衣架上随便拿了一件外套披在身上便走了出去,一边儿走向门口,一边儿念念叨叨地说道:“这谁啊?都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儿不能明天再说嘛。”

    结果,当沈红菱还迷迷糊糊地打开家门,看到门外站着的白若画双手抱着一身伤痕的钟薇儿在怀里,原本还有些困倦的睡意顿时吓醒了一大半。沈红菱惊诧地捂住了嘴巴,身子有些哆嗦地说道:“小……小白啊,这,这是,怎么,回事儿?这,这是薇儿?薇儿她怎么会伤成这个样子啊?天啊?”沈红菱说着,还有些后怕地往后退了一步儿。

    白若画此刻已经满额头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子,他也顾不得回答沈红菱的这一堆疑问了,只是焦急地问道:“钟叔叔呢,钟叔叔在不在家里啊?”

    “哦,在!在!在!在的!你,你先抱着薇儿进来。”沈红菱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她一边儿照顾着白若画进家门来,一边儿往后退了一段空隙。随后,她便转身走进了屋里头儿,此刻,她的双手儿都还是颤抖的,她一边儿走着,一边儿朝着他们的卧室里喊到:“阿山啊,你快出来,不好啦,薇儿她受伤啦,你快出来看看,阿山啊……”

    白若画跟着沈红菱进了家门以后,便直接往客厅走去,将钟薇儿轻轻地放在了沙发上,此刻她面色苍白已经更加憔悴了,白若画甚至有些提心吊胆地将手指探到了她的鼻尖下,也只感受到了十分微弱的呼吸。

    卧室里的钟山一听到了外边儿的动静,便感觉不妙,便随意地披了一件外衣就匆匆忙忙地跑出来了。当一出来看到客厅沙发上躺着的已然奄奄一息的钟薇儿时,即使大男人如他,还是一下子没忍住涌出了眼泪来。他颤颤巍巍地走到了钟薇儿的跟前儿,伸出苍老的大手儿轻轻地摸了摸她惨白的脸蛋儿,难以抑制地看着一旁的白若画问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薇儿她怎么受了那么重的伤啊?”

    白若画拧了拧眉头儿,又深深地看了依旧昏迷不醒的钟薇儿一眼儿,这才缓缓地说道:“就在刚刚,鬼节鬼门关大开的时候,曼容带着一众地狱厉鬼来到了薇儿家里,想要杀了她。”白若画说完之后,脸色的表情又冷了几分。直到现在,他依然还不能平复自己的心情,他无法相信,也无法原谅,杨曼容竟然会对钟薇儿做出这样过分的事情来。

    “杨曼容?”钟山的脸儿上划过一丝狐疑,随即,他眸光一闪,想是想到了什么,对着白若画说道:“就是那个拥有七窍玲珑魂的杨曼容?她,她和你们不是朋友么?她为什么要对薇儿下此毒手?”钟山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

    杨曼容这个人他还是有些些的印象的,记得上次在枯井里他对付他们四个人的时候就发现了她身上不一样的气息,那股纯真的七窍玲珑魂本不应该会出现在地狱使者之中的。而它既然出现了,就有可能是救赎,也有可能是灾难。现在看来,是灾难更多一些啊。

    想到这里,钟山不由得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儿。

    倒是一旁的沈红菱显得更加着急,她还是头一次看到有人能身上受了这么多的伤,还全身都是血,而且,眼前的这个人还是钟薇儿,她真的是又心疼又害怕。于是,她便焦急地对着钟山说道:“阿山啊,你就先别管那个人为什么要杀薇儿了,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赶紧想办法救救薇儿啊,我还真怕这孩子会,会顶不住啊。”说到最后,沈红菱的声音里竟然夹杂着一丝丝的哭腔。

    言归正传,白若画听了沈红菱的话儿之后,也一脸儿认真地看着钟山说道:“对啊,钟叔叔,我们还是先就薇儿要紧,这也是我带她来这里的原因。”说着,白若画又一件儿忧愁地看着沙发上的钟薇儿,又接着说道:“她原本就受过伤没有完全复原,而现在又在完全没有内力功力的情况下受了这样致命的重伤,我刚才给她探了一下,她体内的五脏六腑皆有受损,以我个人之力根本救不了她,所以……”

    “所以怎么办啊?那到底是能救还是不能救啊,真是急死个人了!”在一旁听着的沈红菱着急地说道。

    钟山的面色沉了沉,随即也将伸出双指来探向了钟薇儿的脖颈处,面色也变得越来越凝重。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儿来,情况确实像白若画所说的很糟糕,若不是钟薇儿从小有习武修神,骨骼清奇,恐怕也是难以支撑下来了。

    沈红菱见钟山看完了之后也是一副凝重的样子不说话,真的是把她给急坏了,赶紧拉扯着钟山的衣服,着急地问道:“阿山,到底怎么样啊?这薇儿怎么办啊?你倒是说一句话儿啊!”

    钟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儿来,对着一旁的白若画面色凝重地说道:“抱着薇儿跟我来。”说着,他便率先起身站了起来。

    白若画看到他这番举动,便心里知道他肯定是有救钟薇儿的办法。顿时心里变得稍稍安定了下来,他也不敢怠慢,连忙将钟薇儿从沙发上抱了起来,跟着钟山的背影走到了一间书房里。

    白若画一脸儿懵逼地看着这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书房,心里疑惑不知道钟山为什么把他叫来这里。钟山自然也看出来了他的疑惑,可是他此刻已经没有过多的时间来跟他解释清楚了。他走到了书柜前,抽出了一本《三国演义》,翻开了书页,随即在书里按下了一个开关,顿时,眼前的书架便自动地向两边儿散开,就这么露出了一个密室来。

    钟山一脸儿镇定地看了身旁显然有些惊诧的白若画一眼儿,说道:“这是我自己弄出来了的密室,平时我也会在里面修炼,鼓捣一下自己的东西。”说着,钟山便带着白若画走进了自己密室里。

    这个密室就相当于是钟山平时工作的地方,这里一应俱全,有提升修行的丹药,也有各种救命的药丸,还有许多的心法秘籍,甚至,白若画还看到了有一个他自己打造兵器的炼炉。白若画一脸儿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也在瞬时之间对钟山油然而生一种敬佩之感。

    钟山对着白若画说到:“你先把薇儿放在床榻上。”

    白若画一听,顿时顺从地轻轻地将钟薇儿放了上去,他也是这时候才发现,这床榻乍一看倒像是一个寻常物件,白若画微微触碰了才发现,这竟然是碧海白玉所打造的玉床,这碧海白玉乃是一个稀罕物,此物能净化提纯体内的灵力,让修行更上一层楼,同时,也是养伤疗伤的好物。

    钟山从自己的药丸架子里速速取来了好几瓶药丸儿,他将药丸一个一个地倒了出来,随后小心翼翼地放进了钟薇儿的嘴里,随后便让白若画帮着把她扶起来坐着。

    白若画看着钟山的这一系列动作,随后边问道:“钟叔叔,你打算如何救薇儿。”

    钟山微微笑了起来,说道:“薇儿如今这般的伤势实在是难办,唯一的办法便是将我修炼多年的内力全部输入她的体内,让真气内力在她体内自行修复受损的内脏,不然,谁都救不了她。”

    如今鬼节血月已过,钟山的身上已经渐渐恢复了一些力量,只是,钟薇儿受伤太重,根本不能自己给自己疗伤。

    “可是,您这样做的话必定会元气大伤,搞不好还会反噬到你伤了你啊!”白若画自然也知道这样真气内力地疗伤之法,可是,这样的方法真的是太冒险了,除非那人有着修炼多年的醇厚内力,可以掌控自如,不会自己也是会受伤的。

    钟山笑了笑,说道:“我知道,所以我要你进来便是让你在一旁帮忙看着。如果发现有任何不妙,便立即将我和薇儿断开,千万不可伤害了她。”其实,钟山对这个方法也没有把握多少,他也同样害怕伤害了钟薇儿。

    白若画本来还想再多说什么,可是他又无话可说。这个办法的确是现在唯一的办法,而且钟山修炼多年内力肯定比自己要高出许多,而且他和钟薇儿都同样修炼的是钟家的心法。这样更加有利于他帮她疗伤,而现在自己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在旁边保护好他们。

    想清楚了这些,白若画便一脸儿郑重地朝着钟山点了点头儿,说道:“请钟叔叔放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书后如何抢救世〕〔田园妖女:捡个夫〕〔冰冷少帅荒唐妻〕〔沈浪苏若雪〕〔校花之无敌高手〕〔重生之鬼面医妃〕〔秦缘记〕〔山河风雨晴〕〔狂妻在上:裴少宠〕〔独宠小萌妻〕〔浪子邪医〕〔步步逼婚:军少宠〕〔驱魔师的美食之旅〕〔他的洗剪吹小仙女〕〔三国之献帝崛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