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甜妻:老公太〕〔透视小包工头〕〔爆宠骄妻,老婆你〕〔新特工学生〕〔鬼魂逃生攻略〕〔游走在万界宇宙〕〔这个游戏会死人〕〔[综恐]拯救行动〕〔名门女帝〕〔神之迷墙〕〔透视小毒医〕〔男神重生:沐少宠〕〔炎祖盖世〕〔万仙圣尊〕〔重生穿越愿力系统〕〔衍神祭〕〔重生之凰者无敌〕〔圣武时代〕〔兽妃可口:鬼王,〕〔天魔地仙记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五十八章过往的秘密
    钟薇儿,白若画和沈红菱三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尴尬的气氛一直持续了很久。

    钟薇儿就坐在沈红菱的对面儿,她细细地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沈红菱,曾经,她以为,能够让父亲如此念念不忘,就算是舍弃家庭也要死心塌地得追随的女子,她以为,这样的女子定然是天姿国色,再怎么说也必定会有什么特殊之处的。可是如今这么看来,眼前的这位老妇人看起来倒是平平凡凡毫无长处,也因为人类比他们猎鬼师老得更快一些,她看起来甚至会比他的父亲还要老上许多。也有可能,她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位娇滴滴的可人儿吧,但是,至少她还是看不出来她身上究竟有什么迷人之处的。

    沈红菱不知道钟薇儿此刻内心里的百转千回,她只是微微笑着,看着眼前冒着热气的开水渐渐变凉了,她突然伸出手儿来那着水杯轻轻啜了一口儿水,随即又把杯子轻轻地放回到了原来的位置,这才缓缓抬起头儿来,双手交叉轻轻地搭在膝盖上,看着钟薇儿说道:“我叫沈红菱。”这便是她的开场白。

    钟薇儿脸色有些僵硬地别过脸儿去,脸色有些不悦地说道:“我没有兴趣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你说是我父亲叫你来的?那他为什么不自己来?还有,叫你来做什么?”钟薇儿的心里实在是有太多的疑问了,她一股脑地全部都说了出来,随即微微皱着眉头儿地看着沈红菱。

    沈红菱却是不紧不慢地,从随身带来的环保袋里拿出了一个保温壶,将保温壶的盖子轻轻旋转来了,顿时一股子浓郁的肉香味飘了出来,顿时让人口舌生津。她将保温壶朝着钟薇儿的方向轻轻地推了过去,并说道:“这是我炖的补汤,你现在身子虚弱吃这个是极好的,你父亲也是吃了这个感觉身体也没那么无力了,他担心你的身体吃不消,便让我给你带一些来,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儿,我以后也经常做些拿过来。”说完,她便一脸儿期待地看着她。

    钟薇儿原本紧皱的眉头在听到沈红菱这番儿话之后便不由得舒展开来,她并不是因为说她带来的汤,还有那些所谓的父亲对她的关切,而是,她从沈红菱的话语中也挺出来了,钟山现在的情况好像也和自己一样虚弱。于是,她便紧接着追问道:“等一下,你刚才说,钟山他也是像我这般体虚无力?这是怎么回事儿?”

    沈红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儿,说道:“这便是我今天来,而你父亲为什么不来的原因。”说着,沈红菱便一脸儿正色地看着钟薇儿说道:“其实,你们现在会有这样的身体反应皆是因为血月的原因。”

    “血月?”

    “血月?!”钟薇儿和白若画两人皆是一脸儿震惊,异口同声地说道。

    钟薇儿微微拧了拧眉头儿,接着继续问道:“血月?这是什么?为什么这血月会和我们有关,还有,钟山又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对于钟薇儿的这一系列的追问,沈红菱早就做好了解释的准备。她不紧不慢地说道:“你父亲是从你们钟家的密卷上看到关于血月的事情的。”

    “钟家密卷?”钟薇儿不可置信地说道。

    钟家密卷一直以来都只有执掌人才得以传承,才可以看到里面儿的内容。钟山是上一任的执掌人,他能看到钟家密卷并不是什么让她觉得奇怪的事情。而奇怪的是,她也看到过这份钟家的密卷,可是并没有看到那个所谓的关于血月的传说啊。难道说……

    随后,钟薇儿便一脸儿激动地问道:“钟家的密卷我已经全部看到过了,除了那一页不见的之外,难道说就是……”

    “没错,就是在那缺失的一页里写有的。”沈红菱点了点头儿,认同地说道:“先前我生了一场大病,到了许多家医院,找了许多的医生问诊都看不出来是什么毛病,你父亲心急,便想到你们钟家有本密卷上有记载一种叫血灵阵法的可以脱胎换髓,让我重生,只不过,他后来也没能成功,回来了之后,他又继续研究那页密卷,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现了隐藏在其中的关于血月的记载。”

    钟薇儿只觉得脑袋翁嗡嗡地乱想起来,她记得先前钟山和她说的是他运行血灵阵法是为了她,为了破处钟家人的诅咒的,原来,他做了这么多不过是为了救眼前的这个女人罢了,原来在他的心中真正重要的人是沈红菱,即使到了那样的时刻,他还是选择了欺骗她,而她,那时候竟然傻傻地感动了,她当真以为,她的父亲其实心里还是挂记着他这个女儿的。想到这里,钟薇儿只觉得更加气氛,那他现在这样做又是什么意思,让他的女人来这里给自己耀武扬威,惺惺作态的么。

    想到这里,钟薇儿脸色便沉了下来,她将放在茶几上的保温壶又往沈红菱推了过去,冷冷地说道:“我看你还是拿回去吧,你们的好意我消受不起。”说完,便转过了脸儿去。

    一旁的白若画自然猜出来了她的心思想法。只是沈红菱仍处在蒙圈当中,她不知道刚才还好好的钟薇儿怎么就突然变了脸儿了。她有些手足无措地将求救的眼神儿看向了白若画,白若画也是沉着一张脸儿,但是语气还算是和气的,看着沈红菱问道:“您说钟叔叔偷钟家密卷找血灵阵法是为了救你,可是上次我们在枯井里撞见钟叔叔的时候他并不是这样与我们说的,他说他启动血灵阵法是为了破除钟家的诅咒的啊。”

    听到白若画这么一说,沈红菱便尴尬地笑了起来,她这会儿总算是明白了钟薇儿为什么突然变脸儿的原因了,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儿,接着说道:“他也并没有骗你们,他这些年来确实是一直在寻找破处钟家诅咒的方法,不过,这方法钟家的密卷上面并没有记载有。他之所以隐瞒了你们血灵阵法的事情,或许就是怕引起更多的误会吧。”说到这里,沈红菱还特意看了对面的钟薇儿一眼儿,然后又继续接着语重心长地说道:“你父亲一直都没有忘记自己是钟家的人,就像是当年他为了钟家,为了能生下新一任的传承人而和你母亲成亲一样,他一直都没有忘记自己作为钟家人的使命。”

    “你说什么?”钟薇儿被她突然说出来的这件事给触动到了神经,一脸儿激动地看着沈红菱,难以置信地说道:“你这话儿是什么意思?嗯?难不成我母亲还是你们之间的第三者了?”

    沈红菱看到她这般激动,本不愿多说了,但是看到钟薇儿又如此咄咄逼人,而且她也觉得现在的钟薇儿已经长大了,她有能力也有权利知道事情的真相,更重要的是,她也不忍心钟山再继续这样背负着抛妻弃子不忠不孝的骂名,她实在是心疼他。于是,她又深深地看了钟薇儿一眼儿,说道:“薇儿,或许你会觉得难以接受,但是,事实的真相就是,我与你父亲相识相爱在先,可是,后来钟家的长老给他订了一门亲事,也是在那个时候他才告诉我他的真实身份是一名猎鬼师,而且,你们钟家还是猎鬼师家族里的佼佼者,更有尊重血统纯正的规矩。但是,我们是那样的相爱,最后我们商量了一致决定,你父亲回到钟家与你母亲成婚,并且尽快生下钟家的下一任接班人,在那之后,便会回来与我在一起。”说完之后,沈红菱的脸儿上竟渐渐流露出来了一丝幸福的神色。

    钟薇儿原本苍白的神色在听完她的这一番儿话之后变得泛红了起来,她激动地说道:“你胡说!才不是这样的!”

    沈红菱说出来的这个事情实在是太过于沉重,钟薇儿一时半会还没有办法消化过来,而心情激动的她,让原本就虚弱的身体变得更加无力。

    钟薇儿挣扎着站了起来,眼神凶狠地看着沈红菱说道:“我才不会相信你来这里说的这些胡言乱语呢,你,快点拿着你的汤,赶紧离开我家!”说完了之后,钟薇儿便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儿,便倒了下来。

    还好一旁的白若画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了她,沈红菱也吓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心惊地捂住了嘴,担忧地说道:“薇儿,薇儿她怎么了?”

    白若画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儿,知道她的关心并不是装出来的,他也本能的相信,她的到来并不是出于恶意,只是现在的他们不太适合见面罢了。白若画抿了抿嘴,看着沈红菱说道:“她没有事儿,这里有我照顾着,要不,您就先请回吧?”

    沈红菱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最终说道:“我真的只是按照阿山的意思来看薇儿的,我不是故意要……”

    “我知道。”还没等她把话儿说完,白若画便打断了她如是说道。

    他朝着她微微笑着抿了抿唇,说道:“您先走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还是先把薇儿的身体养好了,对了,既然你们知道是血月的原因造成这样的,那有没有什么解救的办法?”

    沈红菱无奈地摇了摇头儿,说道:“没有,唯一的办法就是等血月过了之后一切又会恢复如常的。就是这段日子会比较难熬,那就多麻烦你了。还有,这个补汤我还是就在这里吧,给薇儿喝一些,感觉会好很多的。”说着,沈红菱还指了指茶几上的保温壶。

    白若画知道她是一番好意,也不忍心再拒绝了,便郑重地点了点头儿,说道:“好,谢谢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霍少请轻爱〕〔一等婢女:女主缺〕〔佛系女配[快穿]〕〔农门悍女:山里汉〕〔误入狼室:老公手〕〔重启全盛时代〕〔重生空间之商女擒〕〔逍遥医圣在都市〕〔别逼我动心〕〔农门悍媳:痴汉夫〕〔重生之财气冲天〕〔一往而终〕〔最年轻的好莱坞大〕〔无敌悍民〕〔偷香窃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