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光与你皆倾城〕〔仙缘岛〕〔捡漏〕〔蛇妃惹火:妖皇,〕〔重生之未来英雄〕〔首长红人〕〔娇妻难驯:冷酷总〕〔造化交易系统〕〔神级明星系统〕〔变身绝色女友〕〔汉末红颜赋〕〔九转传奇〕〔无敌主角终结者系〕〔盛世恶宠之逃嫁九〕〔重生之奶爸大明星〕〔王妃不做聚宝盆〕〔无敌大礼包系统〕〔穿越的正面主角对〕〔真实个人离职经历〕〔感恩不能存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五十一章杨曼容到访
    杨曼容只觉得心里猛然之间升腾起了一股无名的怒火,她抓住钟薇儿胳膊的双手也下意识地跟着收紧,直到钟薇儿在昏迷之中痛苦地“呜嘤”了一声儿,杨曼容这才惊慌地放下了手儿来。

    她看着钟薇儿那张完美的睡颜,心里已经大概猜测出来那个让她失去守宫砂的人是谁了。那日在钟馗墓穴里他们四人走散,她和白若画一起,而钟薇儿和苏白羽一起,他们两个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想来大概已经能不言而喻了。一想到那个画面儿,杨曼容便不由得气得牙痒痒的。

    不受控制的,杨曼容竟然下意识地将双手掐向了钟薇儿的脖子处,而且双手越收越紧。钟薇儿即使在昏迷之中,但是也感受到了身体上的不适,她用尽力气想扒拉来掐住自己脖子的手儿,只可惜她现在是浑身无力,再多的努力也是徒劳无功。她只能表情痛苦地呻吟着,尽力地张开了嘴来,努力地呼吸着空气。

    杨曼容看着她这副痛苦的模样,原本郁结的心里顿时变得舒爽不少,她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了一样,面目狰狞地看着钟薇儿,嘴里还念念有词地说道:“钟薇儿!我不会原谅你的!苏白羽是我的!苏白羽他只能是我一个人的!我绝对不会让你把他抢走的!绝对不会!你去死吧!”

    杨曼容这个“死”字还没有说完,门口外边儿突然传来了白若画的声音:“曼容,怎么样?你帮薇儿收拾好了么?”

    杨曼容一听到白若画的声音,顿时惊慌失措地收起了掐住钟薇儿脖子的手儿。她沉了沉脸色,从钟薇儿的床上走了下来,轻轻咳嗽了两声儿,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任何地改变,朝着门口地方向说道:“哦,好了,我这就出去了。”

    杨曼容微微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再次狠狠地看了一眼儿仍在熟睡昏迷的钟薇儿一眼儿,神情恐怖的冷冷地“哼”了一声,这才打开了房间的房门走了出去。而当她打开房门的一瞬间,脸上的表情已经立马跟着恢复成了往日的清纯无害的模样。

    白若画此刻已经换好了一身儿干净的衣服,坐在客厅地沙发上给自己包扎伤口。杨曼容小步地走到了他的身旁坐下,看到他正在吃力地,嘴巴和手并用地缠着绷带,杨曼容无奈地笑了笑,从她的手里接过了白色的绷带,轻声儿说道:“让我来帮你吧。”

    白若画轻轻地看了钟薇儿一眼儿,面色平静,不痛不痒地说道:“谢谢。”说完之后,他便看着自己胳膊上的伤口发呆,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受的伤。

    最后,杨曼容在他的伤口上用绷带绑了一个可爱的蝴蝶结,看起来甚是满意的样子,她笑了笑,朝着白若画说道:“好了。”

    白若画瞄了一眼儿胳膊上那个看起来明显和他极其不搭调,甚至是有些突兀的蝴蝶结,不由得脸黑了起来。杨曼容顿时赶紧地转移话题说道:“你和薇儿到底去了哪里啊?怎么会都受了这么重的伤回来。”说完,杨曼容还一脸儿紧张担心地看着白若画。她自然不能让白若画知道,她已经偷听到他们去死亡之境的事情。

    听到杨曼容的问题,白若画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他眸光深沉地看着地面儿,面无表情地说道:“死亡之境。”

    “什……什么?”杨曼容做出惊恐的样子,捂住了嘴巴一脸儿难以置信地看着白若画,继续接着追问道:“你……你们去那里做什么啊,若画,你明知道那里是地狱的禁地,危险异常,你们这是去送死吗?”

    “因为苏白羽就藏在死亡之境里。”白若画的神色突然变得忧伤起来,他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儿,接着说道:“薇儿她一意孤行,非要去找苏白羽报仇,我,我不可能就这样让她去送死啊。”

    杨曼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儿,她从小和白若画一起长大,自然了解他的脾气秉性,他一直都是一个循规蹈矩,死守身份的人,从来不会做逾越的事情。这次,他竟然为了救钟薇儿而闯入了地狱的禁地,可想而知,钟薇儿对他来说有多重要了。可是,她一想到钟薇儿极有可能已经和苏白羽发生了苟且之事,他心里边儿便觉得为白若画感到愤愤不平。于是,她便深深地看了白若画一眼儿,说道:“若画,你这样为了薇儿而放弃了自己的原则,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白若画默默地低下了头儿来,他微微地牵扯起一边儿的嘴角,无奈地笑了笑,随后抬起头儿来看向杨曼容的时候眼神里已经多了一份坚定,说道:“值得。”

    杨曼容听到他这么一说,不由得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儿,舒展了一下身体站了起来笑着说道:“果然,瓷爱情就是会让人变得不一样啊。”这句话,她是说给白若画听的,同时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白若画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以她对杨曼容的了解,他知道她知道了苏白羽的所在之后,一定会有什么动作的。于是,他的脸色也变得阴沉了起来,不悦地说道:“曼容,你该不会是想去死亡之境找苏白羽吧?”

    杨曼容毫不掩饰地笑了起来,说道:“有什么不可以的吗?以前你说他不过是一介平民,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但是,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我觉得,这就是上天的安排,我又为什么不大胆地去追求自己想要的呢。而且……”说到这里,杨曼容忽然收起了脸上的笑意,一脸儿正经地看着白若画说道:“若画,你还是不要忘了我们的身份,地狱才是适合我们的,至于薇儿,以后还是要保持距离吧。”说完之后,杨曼容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儿,这才缓缓地走向了大门的方向。

    等她把手放在门把手的位置,正要打开门的时候,白若画的声音突然从她的身后传了过来,关心地说道:“你小心一点儿。”

    杨曼容笑着转过头儿来,一脸儿俏皮地笑着对白若画说道:“你知道的,死亡之境的东西伤不了我。”

    白若画的眸光沉了沉,一脸儿认真地说道:“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苏白羽这个人到底究竟如何,实在是未知数,你还是小心为妙,如果你有危险,一定要发信号。”

    杨曼容自然知道他关心自己,她给了他一个安心的微笑,说道:“我相信苏白羽的为人,他一定不会伤害我的。”说完之后,杨曼容便打开了大门离开了钟薇儿的住处。

    死亡之境里。

    宋圣君看着周围的满地狼藉,以及身边儿受伤的残兵,脸色不由得变得阴郁起来,他眼神冷漠地看着一旁的阿奴,冷冷地说道:“待会儿回到冥王殿,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自己好好掂量着点儿。”

    宋圣君的言下之意便是,现在钟薇儿没有死去虽然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但是他们打算杀害钟薇儿的事情是一定不能让苏白羽知道的。

    阿奴自然领会他的意思,他双手抱拳朝着宋圣君福了福身子,说道:“属下明白。”

    苏白羽修炼完从寝室走到正殿刚刚一坐下,宋圣君和阿奴也刚好一起回到了正殿上。两人看见坐在上座的苏白羽,便不约而同地跪下身子来,异口同声地说道:“参见冥王!”

    苏白羽微微抬起头儿来看着底下的他们两个人,在看到阿奴身上的狼狈还有许多处伤口时,眼睛不由得危险地危险地眯了起来,饶有兴致地看着阿奴问道:“怎么回事儿?”他倒不认为他的这身伤全部都是钟薇儿造成的。

    阿奴微微抬起了头儿来看着苏白羽,眼角的余光也瞥了瞥身旁的宋圣君,宋圣君在他的身边儿微微地点了点头儿,他这才说道:“启禀冥王,方才白若画也闯进了死亡之境,将钟薇儿给救走了。”

    苏白羽一听,眸光不由得沉了沉,脸儿上的表情也冷上了几分。他的心情是矛盾复杂的,一方面又庆幸白若画来把钟薇儿给带走了,不然以钟薇儿倔强的性格,不见到他不杀了他是绝对不会罢休的,可是现在,他还没有做好要面对她的准备。而一另一方面,他本能地不喜欢钟薇儿和白若画过多地待在一起,总觉得像是自己的私有物被人占有了一般,心情极其的不爽。所以,苏白羽便将这股子不悦的心情发泄在了阿奴和宋圣君的身上,他面色冰冷,满脸儿怒意地看着两人,狠狠地说道:“你们两个都是怎么做事的?嗯?这死亡之境竟然就是这么容易让外人闯入的吗?”

    “属下知错!请冥王息怒!”

    “属下知错!请冥王息怒!”听到苏白羽的怒吼,宋圣君和阿奴两人皆是大惊失色,便齐刷刷地一起跪地求饶。

    苏白羽坐在上座上一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宋圣君拧了拧眉头儿,微微抬起了头儿来,对着苏白羽深深地鞠了一躬,一脸儿真诚地说道:“属下一定会严加防范,不会再让外人闯入死亡之境,打扰冥王您的修炼。”

    宋圣君的话音刚落,正殿在突然跑进来一只行色冲冲的守门小鬼,他跑到大殿之上,对着上方的苏白羽就是一跪,郑重其事地说道:“启禀冥王,殿外有一名叫杨曼容的姑娘求见,她说她是冥王您的故友。”说着,那小鬼便赶紧地把头儿低了下来,因为他也明显觉察出来了这正殿内的氛围不太对劲儿。

    苏白羽的眸光微转,看来他这冥王殿现在也挺热闹的啊,于是,他微微摆了摆手,说道:“让她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霍少请轻爱〕〔佛系女配[快穿]〕〔误入狼室:老公手〕〔一等婢女:女主缺〕〔农门悍女:山里汉〕〔无敌悍民〕〔别逼我动心〕〔重启全盛时代〕〔新世界实验手札〕〔重生空间之商女擒〕〔农门悍媳:痴汉夫〕〔重生星空至尊〕〔特种军官的童养媳〕〔一夜危情:一夜危〕〔逍遥医圣在都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