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凰后:邪帝,〕〔特战荣耀〕〔极品小神医〕〔激情燃烧的岁月〕〔冥界直通车〕〔末流之威〕〔玄幻之超神QQ〕〔逐尘录〕〔无敌战医〕〔惹火狂妻:邪帝,〕〔天神诀〕〔天骄傻后:痞帝绝〕〔恶魔归来之嗜血丹〕〔快穿:恶毒女配要〕〔外星工业霸王龙〕〔芯道〕〔农家小媳妇之带娃〕〔兵王归来〕〔皇朝第一妃〕〔婚开二度:邪佞总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四十章鬼胎
    杨曼容听到他这么说,她微微讶异地张了张嘴,最后脸色绯红,微微含着笑意点了点头儿,说到:“嗯,就是他。”

    得到了杨曼容的承认,白若画只觉得心情更加沉重了。他微微地拧起了眉头儿,有些不悦地说道:“我就知道,你昨天并没有扭伤脚,你之所以故意装受伤,其实就是为了创造机会和他待在一起吧。”

    杨曼容笑了笑,说道:“你还真是,真是什么都瞒不住你啊。”说完,杨曼容身子往后靠了靠,用双手撑着身子,一脸儿惬意地看着白若画说到:“既然你知道了并没有揭穿我,是不是……”

    “不是!”还没等杨曼容把话儿说完,白若画便一把打断了她,他表情严肃地摇了摇头儿,接着说道:“我之所以没有揭穿你,并不是就代表我我认同你的做法。曼容,你可要想清楚了,且不说这苏白羽不过是一介凡人,杨叔叔和你们杨家的人肯定是不会同意的。而且,我觉得这个苏白羽有些……嗯……”说到这里,白若画突然停了下来,思索一下该用什么形容词,最后,他顿了顿,看着杨曼容说道:“我觉得他有些心术不正,我总觉得,他可能知道了你拥有了七窍玲珑心,或者,他就是为了……”

    “怎么可能嘛……”这下轮到了杨曼容一把打断住了他,“你都说了,他不过是一个凡人,又怎么可能会知道七窍玲珑心的事情。这件事情就连薇儿都不知道呢,若画,你是不是太过疑心了,还是说,你对他有什么敌意?”杨曼容说到这里,便也跟着联想到钟薇儿可能会对苏白羽有好感,而白若画也可能感觉到了。

    果然,白若画有些不自然地转过了头儿去,说道:“没有,我只是关心你,让你小心为妙,毕竟,你也应该知道,多少人觊觎着得到你身上的七窍玲珑心。”

    杨曼容笑着坐直了身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知道,我也知道你是关心我,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你是怎么样的人我心里还能不清楚吗,就是因为这样,我也才会把这些心里话儿都说给你听。若画,我也希望你能够像我一样,勇敢地去追求你的幸福,我们都不应该活在家族的压力之下。你不是喜欢薇儿吗,喜欢就去追啊!”说着,杨曼容又一件儿坚定的眼神看着他。

    白若画微微愣了愣神儿,他一双儿眼睛在空空地看着前方,似是在思考着杨曼容的话儿。

    杨曼容也识趣儿地站了走向了一边儿起来留给他自己空间,其实,她的内心里还是有些私心的。一来,她的确是为了白若画着想,二来,更重要的是,她是真心希望白若画真的能和钟薇儿在一起了,那自己和苏白羽也就更有希望了。

    “咦?曼容,你快过来,你看看这些是什么?”白若画将目光移向了刚才杨曼容坐过的地面儿上,只见那里露出了一些零星的图案。

    杨曼容听到他的叫唤便赶紧走了回来,原来是因为地面儿上有灰尘,杨曼容坐下起来之后带有了一部分的灰尘,便将原来的图案给带了出来。于是,白若画便也赶紧站起了身子来,而他坐下的地方也露出了一些图案来。他一脸儿惊讶地看了杨曼容一眼儿,两人默契地点了点头儿,便一同施展法力将这墓穴里的满地灰尘给清扫了去。随即,这宽广平坦的地面上便显示出一幅巨大的图画来。

    另一边儿的墓穴里。

    熟睡了一晚儿的苏白羽猛然间睁开了双眼儿,他环顾下了四周,发现原本那一片儿火红色的花海已经消失不见了,就像根本就没有存在过一般,而昨天所发生的一切,也让人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想到昨天的事情,苏白羽便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儿睡在自己身旁的钟薇儿,当看到她裸露在外的肌肤上印有许多自己留下的痕迹的时候,他既觉得有些心疼,但又是满满幸福和满足,一想到昨晚儿儿上两个人的一番共赴云雨的情形,一向冷清惯了的苏白羽竟然不自觉地勾起了一边儿的唇角,微微地笑了起来。如果此刻身旁有人的话儿,一定会觉得特别惊奇,到底是什么事情竟然能让一个如钢铁一般冰冷的冥王,笑得如此柔情。

    苏白羽缓缓坐了起来,他拿起了一旁的衣服轻轻地盖在了钟薇儿的身上,随后,又蹑手蹑脚地站了起来,生怕会将她吵醒了。当苏白羽站起来的时候,双眸顿时惊诧地睁大开来,他有些不可置信地动了动身子骨儿,脸上是一副惊喜的神色。

    原来,他刚刚起身的时候微微动了动身子,竟然忽然之间觉得全身的筋脉气流都顺畅得不得了,好像原本被阻隔的内力一下子就被打通了一样。苏白羽看了一眼儿地上还在沉睡之中的钟薇儿,便走到了一旁盘腿坐下,随后便开始运行体内精纯的内力。

    不过半刻钟的时间,苏白羽便猛然睁开了双眼儿,他的眼里有一道儿极寒冷的红光闪过,面上的神情也变得冰冷异常,整个浑身散发出来的气息已经完全不像是先前的人间凡人苏白羽了。而是地狱冥王苏白羽。

    苏白羽也清楚地感受到了身上流动着一股强大的力量,他的眼眸微微地眯了起来看着钟薇儿,他所能想到了这一切事情的解释就只有她了。原来,经过昨夜和钟薇儿发生了关系之后,苏白羽便得到了她身上的处子元阴,所以,他一身儿的道行才会忽然猛涨,而且居然有了成为冥帝的势头儿来。

    苏白羽这才后知后觉地想了起来,钟家人的阴阳血本来就是他修炼冥帝的最好来源,但是他之前竟然忽略了,钟家女子身上的处子元阴对他来说更是滋补异常,只是,让苏白羽感到疑惑地是,为何钟薇儿身上的处子元阴会和自己如此融合。毕竟,他们身为地狱冥王的人,所属的命格都会特别清奇独特,如果与一般的女子结合,便会有损身体的元气。除非,能找到与自己命格相同的女子,那样才不会有损冥王之体。那么,钟薇儿是……

    想到这里,苏白羽竟然有些疑惑地走到了钟薇儿的身旁。此刻,他道行猛涨恢复了冥王的功力,所以,只不过在钟薇儿的身上用手儿轻轻一挥,便看清了他先前无法看到的真身。原来钟薇儿竟然是一个鬼胎!看到这个,苏白羽忍不住紧紧皱起了眉头儿来,而他的身子也不由得往后踉跄了一步儿。

    苏白羽之所以会有这样激烈的反应,是因为,这个鬼胎他真的太过熟悉了。这个鬼胎,似乎便是,前面之前他从茫茫冥海里捞上来的。

    千年之前,冥海之上。

    身穿黑色锦袍的冷艳男子,身体悬浮在这黑茫茫一眼儿望不到头儿的冥海之上。他的双手随意地放在身后,眼波微转,面无表情地看着冥海深处不断游动而过的鬼胎。

    这地狱的冥海里,装着的便是人间遭人遗弃而死去的婴孩鬼魂。他们有的是还没见过这人间,有的是才刚刚到了人间便被遗弃而在自生自灭中死去。所以,这里便是地狱中怨气最深的地方,当然,怨气越深,饱含的力量便越是极强的,这就是地狱冥王苏白羽所看中的。

    他已经在这冥海里观察了几百年,这几百年来他一直在寻找着一个与他命格相符的鬼胎。但是显然,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时间对他来说已经越来越紧迫了。

    因为,他利用钟家人得阴阳血作为血食来修行冥王之身,本就是逆道而行,所以,到了大成之日必定是会收到天道的反噬,到那时候,他必定会身受重伤,甚至有可能,一个不留神的话还会有灰飞烟灭的可能。所以,他必须要找一个替身。

    一个与他命格相符,怨气极重,可以抵挡反噬的力量的鬼胎。

    而就在苏白羽就快要放弃的时候,他突然目光炯炯地看着冥海的深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他伸出修长的手儿来,轻轻地放进了冥海里,在他的手微微触碰到冥海的瞬间,那种腐蚀的力量让他忍不住微微皱起了眉头儿来。越是往冥海的深处,那股腐蚀的力量便越是强大,苏白羽咬了咬牙,忍住了身体的疼痛,最后,终于从冥海里捞出了那具他期盼已久的鬼胎。

    那鬼胎还是一个刚出生的小孩的形状,它紧紧闭着双眼,通体惨白一片儿,只在脖子的地方留有一行清晰的红印子。

    苏白羽微微地勾起了一边儿的嘴角来,他将他宽大的手掌放在那鬼胎的小脑袋的上方,吸取着它生前的记忆。随后,便冷冷地说道:“真是个可怜的胚子。”

    原来,这个鬼胎孩子刚一出生便被自己的亲生母亲亲手掐死了。原因便是这孩子的母亲是一名青楼的女子,在生下这个连生身父亲是谁都不知道的孩儿后,为了自己的前途,便生生将其掐死了。

    “恭喜冥王,贺喜冥王,终于找到了替身鬼胎。”一位同样身穿黑衣的老者突然出现在了苏白羽的身旁,他双手报十上身微微弯曲,做出一副恭敬的姿势。他的模样竟然就是人间的苏白羽的爷爷,而他真正的名字是宋圣君。

    苏白羽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他看了看手中的死婴,随后手向上抛了抛,那鬼胎便这样悬浮在了他的手掌上方,随后他轻轻摆了摆手掌,那鬼胎便慢慢挪动到了宋圣君的手里。

    “好生照看着,记得每日以阴魂喂食与它,到本王大成之日,必有用处。”苏白羽冷冷地斜睨了宋圣君一眼儿,淡淡地说道。

    “老奴知道。”宋圣君将那鬼胎放在自己的怀中恭敬地说道,随即,他的面色微微沉了沉,接着说道:“老奴收到消息,八方地狱冥王已经有所动作,恐怕他们已经知晓了冥王的计划,我们要不要……”

    苏白羽轻轻地挥了挥手,一张俊美的容颜冷若冰霜,说道:“他们还不至于对本王构成威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霍少请轻爱〕〔佛系女配[快穿]〕〔误入狼室:老公手〕〔一等婢女:女主缺〕〔农门悍女:山里汉〕〔无敌悍民〕〔别逼我动心〕〔重启全盛时代〕〔新世界实验手札〕〔重生空间之商女擒〕〔农门悍媳:痴汉夫〕〔重生星空至尊〕〔特种军官的童养媳〕〔一夜危情:一夜危〕〔逍遥医圣在都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