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兵镖局〕〔招魂所〕〔错点王妃:王妃喜〕〔妻为大都督〕〔1号婚令:老婆,乖〕〔刀剑神域之DNF无双〕〔读档修仙〕〔宠宠欲动:老公,〕〔网游之鸿运当头〕〔深红主宰〕〔流星原野的守护〕〔农女麦芽〕〔寒武再临〕〔我的女儿是半妖〕〔变声大佬〕〔强婚独宠:云养小〕〔我的美女主播姐姐〕〔吸血鬼男神:丫头〕〔全能体坛小子〕〔网游之剑破江山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三十九章处子元阴
    苏白羽听到她这么一说,他赶紧分了点神儿看了一眼儿怀中的钟薇儿。这不看还不要紧,一看了才发现,原来钟薇儿的上衣竟然已经褪去了一大半了。从苏白羽这个俯视的角度看下去,钟薇儿那一对挺拔圆润傲人的酥胸顿时一览无遗。苏白羽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只觉得浑身血脉喷张,那流动的血液变得滚烫快速。

    苏白羽强压住内心的冲动,连忙伸出手儿来想要制止住钟薇儿还在不断扒拉衣服的手儿。只是,他的手才刚刚碰到她,便觉得钟薇儿的手竟然是出奇的滚烫。钟薇儿下意识地连忙拉住了苏白羽的手儿,轻轻地抚在自己裸露的肌肤上,她一张小脸儿红彤彤粉扑扑的,嘟着娇艳欲滴的小嘴巴,朝着苏白羽撒娇地说道:“苏白羽,我没有力气儿了,你快帮我把衣服脱了吧,嗯?我好难受啊。”说着,钟薇儿还猝不及防地将嘴唇亲到了苏白羽的手上。

    那滚烫柔软地触觉顿时让苏白羽浑身一个激灵,他感觉体内有什么东西就要控制不住了,苏白羽的额头儿渐渐冒出了一层又一层细密的汗珠子,他动了动手,想把自己的手从钟薇儿的嘴唇中抽回来,随后压低着声音儿,声音沙哑着说道:“钟薇儿,你快醒醒,不要这样!”

    听了苏白羽的话儿,钟薇儿显然有些不高兴了。她嘟起了小嘴儿,撒娇着说道:“不!我就要这样,就要这样!”说着,钟薇儿还赌气儿似的伸出了柔软地小舌头儿,像小狗儿似的在苏白羽的手掌上舔舐了起来,身子还配合着在苏白羽的怀里动来动去。她柔软地小身子在苏白羽的怀里摩擦得燥热难耐。

    “该死!”苏白羽重重地低吼了一声儿,他的忍耐已经快到了极限了,他自己都不太确定,如果钟薇儿在这么撩拨下去,自己是不是还能把持得住,毕竟,他还不想趁人之危,他不想伤害她。想到这里,苏白羽便忍着身体内极度的难受,硬生生地将钟薇儿和自己的身体拉开了一段距离来。

    钟薇儿突然委屈着一张儿小脸,楚楚可怜地看着苏白羽,伤心地说道:“苏白羽,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我一个女孩子都做成这样了,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样啊,难道说,你不喜欢我吗?嗯?”说完,钟薇儿便是一脸儿泪眼朦胧地看着他。

    苏白羽看到她这样一副楚楚动人的样子,真是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怀里好好疼爱一番儿。可是,他有些迷茫了,他不知道她现在说的是因为在春药的作用下而说出来的胡话儿,还是说是她内心真正的心声儿。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如果换做是以前,他才不会花心思去考虑这些问题。可是现在,他却是一点儿也不想在不清不楚的情况下胡乱地就占了她得身子。或许,这就是因为越爱而越在乎吧。这一刻,苏白羽也总算是看清楚了自己的心了,他是当真喜欢上了这个丫头儿了。

    想到这里,苏白羽一脸儿柔情地看着钟薇儿,轻轻地揉了揉她柔软地头发,温柔地说道:“钟薇儿,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在说什么吗?嗯?”

    钟薇儿看起来懵懵的,她抬起头儿来看着苏白羽,有些似懂非懂地重重地点了点头儿,随即倔强的小脸儿一脸儿认真地说道:“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以前我是不知道的,但是,我现在是真的知道了,我,我喜欢你苏白羽,你呢,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说到这里,钟薇竟然有些难过的皱起了眉头儿来。

    “小傻瓜儿。”苏白羽突然狠狠地将钟薇儿搂在了自己的怀里。当他听到钟薇儿说出这样一番话儿来的时候顿时觉得心里暖烘烘的,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和幸福的满足感。

    但是显然,呆在苏白羽怀里的钟薇儿一点儿也不安分,她躁动不安地扭动着她的小身子,一张脸儿红扑扑的好像在冒着热气,她的脸儿埋在苏白羽的怀里一通乱撞,最后,她终于微微地扯开了苏白羽的衣服,便一个劲儿地把嘴贴在了他的胸膛上,满足地吮吸起来。

    “啊……”苏白羽顿时惊叹出声儿,他微微低下头儿来,看着在自己胸前不安分的小脑袋,他的眸光突然变得幽深起来,似是终于下了什么决定,他微微地拉开了钟薇儿的头儿来。

    钟薇儿有些不满地瞪视着他,可是这娇媚的眼神在苏白羽看来倒更像是在挑逗多一些。他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儿,还在努力地压制住内心地狂热,他哑着嗓子,一脸儿郑重地看着钟薇儿问道:“钟薇儿,你确定真的要吗?你确定你不会后悔?”

    “嗯!”钟薇儿重重地点了点头儿。

    听到钟薇儿的回应,苏白羽的心顿时激动不已,于是,他便不再多加顾虑,一把捧起了钟薇儿的小脸儿便狠狠地朝着她湿润柔软的小嘴重重地亲了下去。他用尽所有力气一般狠狠地从钟薇儿的小嘴里索取着甘甜,好像怎么要都要不够一样。

    而钟薇儿也不甘示弱,她强烈地回应着苏白羽的深吻,两个人的舌尖紧紧地缠绕在了一起。他们就好像是两条相见恨晚又嫉妒饥渴的枝条紧紧地缠绕纠缠在了一起,极力地从对方的身体吸取着自己想要的东西。

    最后,那一片儿红彤彤的花海在两人交缠在一起的身体后渐渐消失了,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另一边的墓穴里。

    那股强大的吸引力将白若画和杨曼容两个人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还没等两个人反应过来,原本打开的石门也渐渐关闭了起来。白若画赶紧起身,他本想在石门完全关闭之前把它给拦住的,可终究还是未果。

    白若画一脸儿凝重地看着眼前这面儿严丝无缝的墙面儿,上边儿一点儿裂缝都没有,就好像,刚才那道儿门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样。他有些懊恼地转过了身子来,看到杨曼容正一脸儿痛苦地捏着自己的右脚。她好像受了伤。

    虽然,他们两个都是地狱使者,在这黑暗的环境里都可以视物。但是,白若画还是微微地挥了挥手儿,墓穴墙面四周的壁灯上顿时燃起了一簇簇淡蓝色的火焰,将这墓穴照的一片儿通亮。

    白若画缓缓地走到了杨曼容的身边儿蹲下,他从身上拿出了药丸放进了杨曼容的嘴里,随后又拿出了一个透明的小瓶子,里面装满了碧绿色的液体,白若画将那液体倒出来一些放在了手上,随后便放在杨曼容的脚腕儿上轻轻地揉擦了起来,那碧绿色的液体带着一股清淡的香味,杨曼容觉得舒服极了,便不由得开口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白若画没有抬起头儿来,还是专心地帮她揉着脚腕,淡淡地说道:“这是我自己提炼的原液,对付这种扭伤最有效了。”

    “谢谢。”杨曼容轻声说道,她就这样看着白若画坚毅的侧脸儿微微地笑了起来,平时这个人看起来冷冰冰的,但是其实内心还是很柔软的。杨曼容看他微微皱起了眉头儿来,便知道他是在担心钟薇儿的安慰,便也有些担忧地说道:“不知道薇儿和白若画他们怎么样了?”

    白若画将手从杨曼容的脚上收了回来,冷着脸儿淡淡地说道:“我们还是尽快找办法出去吧,你可以吗?”

    杨曼容郑重地点了点头儿,其实,她也很想快点儿出去,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忽然觉得有些隐隐的不安,总觉得就这样让苏白羽和钟薇儿两个人单独待在一起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可是,白若画在这个小墓穴里走了一圈儿还是没有什么发现,最后没有办法,他便只能坐回在了杨曼容的身旁。

    杨曼容看着这个空荡荡的墓穴,心里突然涌起了一些感触,她看着白若画说道:“若画,你知道我父亲和白伯伯有意撮合我们在一起,甚至私底下已经立下婚约的事儿吗?”

    白若画没想到她会突然说这个,他先是愣了愣,然后脸色沉了沉,缓缓地低下了头儿,最后沉重地点了点,轻轻地应了一声儿“嗯。”

    杨曼容微微讶异地张大了嘴巴,露出了一丝苦笑,说道:“原来,只有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啊。”

    “曼容……”白若画突然抬起头儿来一脸儿认真地看着她。

    杨曼容突然打断了他要说的话,她摇了摇头儿,说道:“你不用解释了,我都知道,你这个人啊,有什么事情永远都是窝在心里边儿地。而且,我知道你也不会反抗家族里的决定的,是吗?”

    白若画听着微微抬起了头儿来,脸上也是难得的露出了一丝苦笑来,轻声儿说道:“生在我们这样的家族里,你觉得有什么是我们能够决定的?”

    杨曼容微微地拧起了眉头儿来,说道:“是啊,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的。虽然我知道你喜欢薇儿,但是我也知道你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所以,当父亲和我说这件事情的时候我也觉得无所谓,反正我们地狱使者一生的使命便是维护地狱的秩序。而且,我空有地狱使者的身份,你们白家也是在地狱使者世家中最有威望的,父亲的这个安排其实也是为了我。可是,若画,我现在却不是这么想了。”说到这里,杨曼容突然一脸儿郑重地看着白若画,接着说道:“我发现我有喜欢的人了,我觉得自己不能履行这个婚约了。”

    白若画微微地拧起了眉头儿来,脸上有些微的不悦,他已经猜出来了,他沉着声音说道:“你喜欢的人是苏白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狼室:老公手〕〔佛系女配[快穿]〕〔霍少请轻爱〕〔一等婢女:女主缺〕〔特种军官的童养媳〕〔逍遥医圣在都市〕〔一往而终〕〔浪子邪医〕〔农门悍女:山里汉〕〔神医弃女〕〔重生国民女神:冷〕〔婚情告急:总裁请〕〔穿书后如何抢救世〕〔一夜危情:一夜危〕〔无敌悍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