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常难驯:魔帝要〕〔重生飞扬年代〕〔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我在修仙界猎杀穿〕〔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的姐夫是太子〕〔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光阴之外 第一章 活着
    三月,初春。

    南凰洲东部,一隅。

    阴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着沉重的压抑,仿佛有人将墨水泼洒在了宣纸上,墨浸了苍穹,晕染出云层。

    云层叠嶂,彼此交融,弥散出一道道绯红色的闪电,伴随着隆隆的雷声。

    好似神灵低吼,在人间回荡。

    血色的雨水,带着悲凉,落下凡尘。

    大地朦胧,有一座废墟的城池,在昏红的血雨里沉默,毫无生气。

    城内断壁残垣,万物枯败,随处可见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尸体、碎肉,仿佛破碎的秋叶,无声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头,如今一片萧瑟。

    曾经人来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无喧闹。

    只剩下与碎肉、尘土、纸张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触目惊心。

    不远,一辆残缺的马车,深陷在泥泞中,满是哀落,唯有车辕上一个被遗弃的兔子玩偶,挂在上面,随风飘摇。

    白色的绒毛早已浸成了湿红,充满了阴森诡异。

    浑浊的双瞳,似乎残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着前方斑驳的石块。

    那里,趴着一道身影。

    这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衣着残破,满是污垢,腰部绑着一个破损的皮袋。

    少年眯着眼睛,一动不动,刺骨的寒从四方透过他破旧的外衣,袭遍全身,渐渐带走他的体温。

    可即便雨水落在脸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鹰隼般冷冷的盯着远处。

    顺着他目光望去,距离他七八丈远的位置,一只枯瘦的秃鹫,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尸,时而机警的观察四周。

    似乎在这危险的废墟中,半点风吹草动,它就会瞬间腾空。

    而少年如猎人一样,耐心的等待机会。

    良久之后,机会到来,贪婪的秃鹫终于将它的头,完全没入野狗的腹腔内。

    瞬间,少年眯着的眼,寒芒乍现。

    他身体如一道离弦的箭矢,急速冲出,直奔秃鹫,右手一拨,腰部皮袋内一根黑色铁签被他抽出。

    铁签尖端闪出锐利的寒芒。

    或许是杀机的感知,在少年冲出的刹那,秃鹫立刻察觉,受惊之下扑扇翅膀腾空,就要飞走。

    但还是晚了。

    黑色的铁签,随着少年面无表情的劲甩,化作一道黑线,激射而出。

    噗!

    锋利的铁签刹那刺入秃鹫的头部,碎裂头骨,瞬间毙命。

    强大的冲击力带着它的尸体,倾斜而落,砰的一声,钉在了不远处的马车上。

    一旁的血色玩偶,也因马车的动荡,越发摇晃。

    少年神色平静,速度从始至终没有丝毫停顿,直奔此地,到来后一把将秃鹫尸体连同铁签抓起。

    力道之大,使马车被铁签钉入的部分,也都掀起了一小块。

    做完这些,他头也不回顺着街道边缘飞速离去。

    风,在这一刻似乎更大了,马车上的血色玩偶,摇晃间,仿佛在注视少年的远去。

    越走越远。

    风,的确更大,带着雨水里的寒,拂过少年单薄的衣衫。

    少年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眉头微微皱起,缩了缩衣襟,口中发出吸气声。

    他讨厌寒冷。

    而抵抗寒冷的办法,就是找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休息,但此刻于街头奔跑的少年,速度没有丝毫停顿,一间间残破的店铺从他眼前掠过。

    他没有多少时间了。

    因为狩猎秃鹫耗费了太久,今天,他还有一个地方没有去。

    “应该不远了。”少年低声自语,顺着街头疾驰。

    前行的路上,随处可见一具具青黑色的尸体,他们失去希望的面孔充满了狰狞,好似化作了绝望的气息,想要沾染少年的心神。

    可少年习以为常,看都不看一眼。

    直至时间一点点过去,少年不时看向天空,脸上泛起些许焦急,似对他来说,天色的改变,要比那些尸体更恐怖。

    好在不久,当他看到远处一间药铺时,少年松了口气,一冲而去。

    药铺不大,地面上散落着很多药柜,散出一股发霉的气味,如同被人开启过的墓室,满是凌乱。

    角落里还有一具老人的尸体,全身青黑,靠着墙壁,似来不及瞑目,无神的望着外界。

    少年踏入扫了一眼,立刻开始翻找。

    这里的药草绝大多数都与那些尸体一样,变成了青黑色,唯有不多的一些还是正常。

    在这些正常的药草中,少年仔细辨认了许久。

    似在回忆以往的经验,最终他拿起一株常见的金创草,将身上单薄的衣衫脱下,露出胸口一道巨大的伤痕。

    伤痕还没有完全愈合,能看到伤口边缘已经开始发黑,甚至还有一些血水渗出。

    少年低头看了眼,捏碎药草后,深吸口气咬着牙关,抬手一点点涂抹在伤口上。

    瞬息间,伤口剧痛如汹涌之潮,骤然袭来,使少年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但他强行忍耐,可额头的汗水,却无法压制,一滴滴顺着脸颊落在暗色的地面上。

    成了洇墨。

    整个过程持续了十多息,直至他将药草完全涂抹在了伤口后,少年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力气,扶着一旁的药柜,足足缓了好一会,才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慢慢穿上了衣服。

    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他思索后从腰部皮袋里取出一张残破的地图,小心的铺开。

    地图很简易,描绘的就是这个城池。

    里面药店的位置都被标记过,而其上东北的方位,很多区域都被人用指甲划了叉,唯独只剩下两片区域没有叉。

    “找了这些天,应该就是在这两个区域里了。”少年声音沙哑,低声喃喃,将地图收好后正要离去。

    可在离开前,他回头看向一旁老人的尸体,目光落在尸体的衣服上。

    那是一件皮

    袄,或许是皮质的特殊,皮袄的腐蚀程度不大。

    少年想了想,走了过去,将皮袄从老人尸体上脱下,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皮袄有些大,但将他瘦小的身体裹住后,少年终于感受到了一丝暖意,于是他低头看向老人睁着的眼,抬手轻轻遮了一下,使其瞑目。

    “安息。”少年轻声道,撕下铺子内的帘布,将老人尸体盖住,转身离开药铺。

    走出时,一抹微光从他脚前映出,少年低头看去,血泥里有一块巴掌大的残片镜子。

    在镜片中,他看到了自己的脸。

    残破的镜子内映照出的脸,虽满是污垢,但依稀还能看出,那是一张极为清秀的面孔。

    只是没有了十三四岁少年人该有的稚嫩,被冷漠取代。

    少年默默的看着地面镜中的自己,半晌后抬起脚,踏在上面。

    咔的一声。

    一道道裂缝出现。

    将镜子一脚踩碎后,他身体一晃,疾驰远去。

    地面上,破碎的镜子虽弥漫了裂缝,但还是折射出了苍穹上,似遮盖了世界,遮盖了众生,仿佛神灵残面的半张浩瀚人脸。

    残面闭目冷漠,高高在上,唯有一缕缕枯败的弯曲发丝垂下。

    那是这个世界与日月一样的自然存在。

    仿佛在祂之下,众生皆为蝼蚁,又如惊蛰,万物生长的现象,被其影响,不得不改变。

    而此刻,天色也在这神灵残面下,渐渐失去了光明。

    落日的阴影好似黑色的霾,弥漫在城池废墟内,覆盖大地,仿佛要将一切吞没。

    雨更大了

    随着黑夜的逐步吞没,风亦如此,传出阵阵尖锐的呜咽声。

    仿佛厉鬼的嘶吼,开始唤醒这城池内的诡异存在,使得各种毛骨悚然的声音,摄人心魂般陆续的回应。

    奔跑中的少年,脚步更快,动作更为急促,在这与黑夜的降临你追我赶之间,他灵活的穿梭一条条街道。

    直至,当他路过一处坍塌的屋舍,欲借力远跳时,少年的瞳孔忽然一缩。

    他余光看到不远处,一片残垣中,似乎有一个人。

    远远看去,此人衣着整齐,仿佛没有任何伤势,靠着墙壁坐在那里。

    最重要的是,对方身体露出在外的皮肤,竟颜色正常,不是青黑!

    这样的身影,在这城池内,除非是活人,否则的话是不可能出现的!

    而活人……少年这些天,除了自己,没有遇到第二个。

    这一幕,让他心神一震,很快似想到了什么,呼吸略微急促了一些。

    有心前往,只是身后如雾霾般的黑夜已吞没而来。

    少年有所迟疑,记住了这个位置,急速离开。

    一路疾驰,终于在黑夜将其追上前,少年回到了他在这片城池的临时居所。

    那是一处地洞,里面很小,都是鸟毛。

    入口的缝隙不大,成年人无法钻入,唯独少年这里可以勉强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灵境行者〕〔道诡异仙〕〔深空彼岸辰东〕〔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姐夫是太子〕〔机武风暴〕〔我用闲书成圣人〕〔你这领主有问题吧〕〔宇宙职业选手〕〔唐人的餐桌〕〔我家娘子,不对劲〕〔明克街13号〕〔逆天邪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