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常难驯:魔帝要〕〔重生飞扬年代〕〔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我在修仙界猎杀穿〕〔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的姐夫是太子〕〔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宠你偏爱无度 第65章 东西房
    _:宠你偏爱无度 第65章 东西房

    “银花婶,这两孩子是来吃饭的么?正好我也要去,你去忙吧,我带她们进去就行了。”

    乔易书主动跟银花婶搭腔,想找机会单独跟两女孩聊几句,问问她们是不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看她们刚才反应,她总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谁知道,没等银花婶子开口说话,那两女孩偷偷瞟了一眼乔易书,跟着先后拔腿就跑了,其中一个因为太慌张,跑得时候还狠狠摔了一跤,回头着急的看了一眼她,跟着顾不上疼,立马爬起来跑走。

    银花婶子有些着急,张口想追着喊回来女孩,下意识看着乔易书,把要出口的话忍了下去,之后她已经覆上满脸笑容,一如既往的热情洋溢,看着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

    “乔老师,你看看,这两孩子还真怕你,看你在这里,饭都不要吃了,算了算了,我去跟人家大人说一声吧,乔老师你是来吃饭的么?你是真是稀客,很少能看见你来呢。”

    银花婶子八面玲珑的说着话,笑的热情,同时眼睛里暗中闪过一种精光闪烁,看着倒像是在故意掩藏着什么,不想让乔易书发现,却又很明显的,生怕乔易书不知道的样子。

    乔易书很平静,她更加沉下心情,想看看这银花婶子到底想干什么。

    “我是很少来,这不,桑余今天在这里,我才来的。”

    “哎呀!瞧我这脑子,还真是会忘事,你现在可是桑——桑余的未婚妻了,全村人都知道的,我居然忘记了,这一天天的,事情太多了,乔老师别见怪了。”

    银花婶拍着大腿恍然大悟的笑谈风生,看着毫无破绽,可话里话外,说起来都是让人不舒服的打压嘲讽意思,还让人挑不出什么刺。

    要是一般人,估计这时候都能被她气出乳腺增生来。

    可乔易书淡淡一笑,却完全没进心里。

    “能者多劳,你辛苦了,年纪大了,确实容易忘事,要注意多补补脑子才好,你忙你的吧,我自己进去就行了,不能再打扰你了,本来你就已经这样子好忘事了。”

    银花婶子看着转身过去的乔易书一点没惯她,一路说的话还在怼她,气得咬紧嘴唇,脸色发青。

    她看着乔易书走向,是往东南角的,忽然,也顾不上生气,急忙追上来,带着几分慌张痕迹的挡住了她去路。

    “哎哎!桑余在西厢呢,不在这边,你去那边找他就行,今天他那可有不少客人,让你来,正好陪陪人家,也正好有用了。”

    乔易书看得出银花婶上下打量她的目光别有深意,那眼神言外之意刻意轻视的很明显,看轻她诋毁她的意思,对她不屑。

    她没有生气在意,因为别人的恶意伤害坏了自己的心情,她还不至于。

    这么多年她最爱的事情是看书,博古通今的读书好处,没有让她得到书中颜如玉和黄金屋,却也让她从古今的奇谈经论里,懂得了怎样更好面对世间诸事,通晓人性。

    为不值得的人和事难为自己,那是最不值的。

    “哦,那……我知道了,我,去那边。”乔易书淡悠悠的手指着银花婶子指向。

    只是,她留了一个心思,在银花婶密切关注的谨慎目光里,她忽然抽身,恍了一下身子,佯装要去东南角跑过去。

    其实她只是做了一个那样的动作,紧跟着已经已经蹲下身子,假装去擦自己的鞋子。

    “哎!你别去那边!……”

    银花婶的大声叫喊惊慌失措,脸色骤变的慌乱,声音都惊的破了声,如乔易书预期里一样。

    等银花婶扑过去几步,发现没看见乔易书,回头看见乔易书安然站在她身后,静默盯着她看,银花婶的脸色已经完全发黑,她也顾不上在乔易书面前用热情笑容伪装她自己。

    “易书,我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的人,你这么多年的安静生活,来得并不容易,别轻易给弄丢了,不该你知道的事情,我劝你别太好奇,有些事情万一发生了,后果,你承担不起!”

    银花婶的警告,让乔易书更加确定了这龙泉人家里藏着秘密,她倒是也不傻,这种时候跟人家挑事,那吃亏的只能是她自己,她的力量不足以跟任何人抗衡,做出格的事情,那都是自己找死。

    她呵呵的一脸无辜的笑起来。

    “银花婶你说什么呢?我倒是不太懂了,我什么也没做呀!而且,我也不想做什么,我只是一个小老师,这辈子,也只想安稳度日,相夫教子,别的我也没兴趣。呵呵!”

    她也不管人家怎么看,会不会相信她说的真实,都轻松一笑而过,把眼下这件事做了一个暂时的了结就行。

    银花婶的脸色很不好,却也再找不出理由去跟她纠缠,她的神色看得出有种谨慎忌讳,觉得是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乔易书转身去找桑余,走过一段庭院小径,到西厢还没进门,从里面传来的觥筹交错的热闹声音,已经能知道里面的人不在少数。

    走进去,她惊奇的发现,屋里不仅有桑余,还有桑海,还有不少桑海的同事,外加几个她不认识的人,从气势举止上能看出来,是大老板。

    看到她走进屋里,那些人都有点意外吃惊,目光交汇,短暂的沉默,很快被桑海一声“小婶”给打破宁静。

    “哎呀!是小婶来了啊!万万没想到呀,还是我家小叔有真本事,把我们家一向清高不容世俗的小婶都给请来作陪了,这可真是叫人不敢相信!不容易呢,你们说是不是?”

    乔易书被桑海的话雷的相当无语,她怎么也想不到,桑海作为她昔日青梅竹马二十多年的情人,此刻能如此轻松礼貌的说出这些话来,这场景若非是在梦里?

    不然,现实里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若无其事的做到这种程度的!她难以置信。

    桑海上前来要拉她的手,被人挡了过去,是迅速站起身来的桑余,他半拥起全身冰冷僵硬的乔易书,准备护着她直接出去。

    他们身后,桑海已经在哈哈大笑,那笑声,相当刺耳,甚至狂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属性修行人生〕〔灵境行者〕〔道诡异仙〕〔深空彼岸辰东〕〔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姐夫是太子〕〔机武风暴〕〔唐人的餐桌〕〔我用闲书成圣人〕〔你这领主有问题吧〕〔宇宙职业选手〕〔我家娘子,不对劲〕〔明克街13号〕〔逆天邪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