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女种田:一脸旺〕〔高阳〕〔36888陈平江婉〕〔陈平 江婉〕〔从异界开始做主神〕〔重生农耕时代〕〔天武僵神〕〔上门女婿叶辰〕〔重生之最强人生〕〔古代美食评论家〕〔魔帝归来〕〔豪门龙崽三岁半〕〔1911再造中华〕〔战神无双九重天〕〔和校花们的荒岛求〕〔冠冕唐皇〕〔我的亡灵小弟有点〕〔道士不好惹(又名:〕〔好大哥系统〕〔大佬从养猪开始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野山橘 第二十三章 范雅最近的焦虑(下)
    ,,,!

    范雅觉得白跟李央说了老半天,在心里要多无奈就有多无奈。就想去找秦小颜,想听听她到底会怎么说的:“李央!我想去秦小颜家看看。”

    “你不想吃这些海货?”李央不解:范雅怎么又临时变卦,真不知道刚才自己罗里吧嗦说了一大堆,她到底听进去了没。

    “谁说不要吃了,我是去去就回,好不好?反正又不远。等下你做好了我再过来吃。”范雅这算盘打的两头都不当误。

    “那好吧!你早去早回。”只要范雅不钻牛角尖,李央也就随便她……

    范雅到了秦小颜家感到稀奇得很,她们店里今天下午怎么这么冷清。却听见里屋不断传来秦小颜她们全家爽朗的笑声。

    范雅有些好奇,刚进去就看见她们一家正在下棋。

    小宝坐在秦叔的腿上,一双胖嘟嘟的小手上还拿着两个象棋,张大嘴巴露出两个乳牙不停地“咯咯咯!”地笑,睁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不停的转动。一会儿看看妈妈,一会儿瞧瞧姐姐,一会儿瞟一眼棋盘,好像小不点也能看懂似的。

    秦叔正笑眯眯地看着对面的母女俩人,正催着:“快点啊!两个像蜗牛一样的老慢。”

    秦小颜妈妈她左胳膊肘顶着桌面,手掌托住下巴,眼睛一直盯着棋盘。右手正拿着一个象棋,一会儿想放下又怕下错,一直在空中举棋不定:“再等等嘛!别催了!让我再好好想一想。”

    秦小颜整个人是趴在妈妈后背的,一只手搂住妈妈的脖子,脑袋就搁在妈妈的肩膀上,眼睛也一直盯着棋盘:“老爸!再等一下嘛!老妈!下这里,不对!还是下那儿……”一只手一会儿往那边指,一会儿往这边指,一直不停在变动。

    “快点啊!你们女队快点下啊!这盘棋都拖了两个多小时了,不要一直纠结,好不好?”秦叔叔催了催。

    “介介!麻麻!加油!粑粑好厉害!宝宝也厉害!”小宝在秦叔叔腿上一会儿给妈妈姐姐喊加油,还不忘了把自己与爸爸夸一下,兴奋的用双手上上象棋不停的砸桌子“哒——哒——哒……”

    “小宝!别吵了!再闹等下小心你的小屁屁。”秦小颜正在聚精会神想棋,讨厌小宝不停的干扰。

    “催什么催嘛!下就下,不是炮死就是车死!管它呢!只要保住将就行。”秦小颜妈妈说着就不再犹豫的把手中的棋放下了。

    “哈——哈——下一步我就可以攻主帅要‘将’军!了”秦叔大笑,这对母女纠结老半天还在他的手心。

    “不行!不行!我们要悔棋!”秦小颜要耍赖,直接把妈妈刚才下的棋给拿起。

    范雅看着这么开心热闹的一家:唉!我家什么时候,也能这样全家一起幸福的玩耍,我也想坐在爸爸腿上撒撒娇。也想搂着妈妈的脖子跟妈妈说悄悄话,好想闻一闻妈妈身上的味道。都没有人注意到她来了,本不想打扰她们,可禁不住好奇:什么炮死?什么车死?什么是‘将’军?不就是几个扁圆的棋子嘛!也就凑过去想一看究竟。

    “雅雅!介介!”小宝第一个看到范雅来了,就嚷嚷“藕要你!藕要介介抱抱。”说着就从爸爸腿上溜下来,张开双臂等着范雅。

    范雅伸手抱起小宝:“好!姐姐抱抱你,叔叔!阿姨!小颜!看你们玩这个棋还挺有意思啊!”

    “哎呀!你们两个又耍赖,不跟你们玩了,没意思,我现在去仓库那边拿货。”秦达给秦小颜母女下午耗了两个多小时,早就想去仓库拿货,见范雅过来又说:“你们跟范雅一起玩,把她教会以后可以一起玩。”说完,摸一下范雅的头就出去。

    刚好有人过来买东西,在外屋喊:“有人在家吗?这店门开着,人去哪儿?”

    “在呢!你要什么东西,马上过来。”秦小颜妈妈答应着,又跟秦小颜说一句:“小颜!你教范雅下棋,你们仨一起玩。”说着就去外屋。

    “范雅!过来坐下,我教你怎么下棋!”既然爸爸妈妈都这样说了,秦小颜也就必须要去做的,再说了起先跟爸爸下已经输了一下午的棋了,现在还可以在范雅这里找点儿自信。

    范雅就在刚刚秦叔的位置抱着小宝坐下。

    小宝知道要重新开盘了,也就乖乖的把手上的两个棋子,主动放桌上。

    秦小颜把整张棋盘的棋子都摆好,然后开始说:“这是中国象棋,它的每个棋子都有自己不同的走法,前面的五个兵卒,在自己地盘只能往前冲,过了河界去了对方的地盘,就可以左右走也可以往前冲,但它一次只能走一格而且永远不能后退;炮,它可以前后左右的无限走格,但是它想攻击对方的话,它的前面必须要有一个作为炮架的棋子,要不然它就不能进行攻击;象只能斜着走,一次只能走两格,一格也不行,也只能在自己的地盘活动,如果它走的路线第一格被其它棋子占了,那它就不能动;这个马它可以前后左右走,但只能走日字,有时被踩脚还不能走……”

    看秦小颜说的没完没了,范雅第一,有些反应不过来,秦小颜一下说太多记不住。第二,范雅现在非常想做的事还没做呢?根本就没心思听,也就打断眼前这个如啰嗦老太婆的秦小颜:“小颜!小颜!你知道尧来钞下午去县城私立学校报道吗?”

    “知道啊!尧来钞要走之前来我们家买东西,他还特意跟我说了一声。没事的,不用想他,下周末他就回来。”秦小颜淡淡的说道,继续她的讲课:“这个马边上的棋子这样占位置,就是把马脚给踩住,它就……”

    “小颜!别说这个棋子,我还有事问你。”范雅及时打断秦小颜又要开始啰嗦。

    “什么事啊?比我教你下棋还重要?”秦小颜不解得问。

    于是范雅把起先问李央的话都原封不动重新问一遍秦小颜。

    令范雅大跌眼镜的是,秦小颜的回答居然跟李央一字不差,就好像她们两个一起背过的台词一样。到最后自己又被秦小颜像李央那样给她啰里吧嗦开导一番。

    这时,范雅的内心,是要多崩溃就有多崩溃:我不明白这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这一个下午,我的心一直有说不出来的那种难受。是她们太无情,还是自己真像她们说的,想的太多想的太复杂?

    这时,外屋传来“阿姨!我给你们送点海货,爸爸中午去捡的,我刚煮好趁热吃吧!”

    范雅一听到李央说送海货。这时,才想起来忘记回去,也就跟秦小颜一起喊:“李央!我们在里屋,快进来!”

    “央央!介介!藕要吃好——吃吃的!”小宝起先坐范雅腿上,乖乖的静静的听姐姐们说话,刚才听李央说有吃的,也跟着嚷嚷好像谁把他忘记了似的。

    李央端着一大盆带点丝丝热气的东西进来,一股浓浓的海鲜味飘来。一放到桌上,大家好不客气,几双手伸向盆子里直接抓……

    晚上,躺在床上的范雅一直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里又出现山上那棵野山橘树,仿佛自己还靠在那块大石头边上,看着山橘树顶上挂着那个又大又红的野山橘,正孤零零在风中摆动,原来自己就是那个没人要的野山橘。脑海里还一直交叉浮现,李央、秦小颜她们俩家幸福的场景,还有白天那个未解的难题。

    就这样一直折腾的,同床的奶奶也没法睡觉,就问范雅:“小雅!你今天身体哪儿不舒服?跟条虫子一样一直在扭动,原来你可是一贴床就睡得跟头猪一样。”

    “奶奶!是这样的……”范雅就把今天下午这些事情,重新跟奶奶说了一遍。

    奶奶想了想,才说:“因为秦小颜跟李央她们俩个,她们爸爸妈妈都在身边。她们心里的位置都让爸爸妈妈占满了,朋友只是在心里占了一点点的位置,所以那仨个转学对她们没什么影响。”

    “那意思就是我的爸爸妈妈不在身边,我的心里是空空的,就是好朋友占了太大的位置,然后她们仨个转走了,我的心跟掏空一样难受,原来是这样的!啊——啊——”范雅恍然大悟伤心大哭。

    “小雅!奶奶的小雅!乖!小雅!不哭你还有奶奶,爸爸妈妈迟早会回来的”奶奶不停地劝着……

    一个爱大海的小朋友:看过早上的海浪;吹过下午的海风;闻过晚上飘过咸咸的海的味道。

    只是为了,有一群快乐的小伙伴收获满满一箩筐的……

    窗外,夜已深,静悄悄的,月亮孤傲的挂在天上,星星无影无踪……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