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入怀:首长隐〕〔龙神至尊〕〔厉少很傲娇:女人〕〔无限VC生涯〕〔我的时空旅舍〕〔中了形婚总裁的毒〕〔高调示爱,hello,〕〔万古武帝〕〔佳妻清婳〕〔我的23岁美女邻居〕〔武侠之侠客风云传〕〔长生庄主〕〔炮灰女修仙记〕〔大叔,轻轻吻〕〔文娱之王〕〔吃货军嫂萌宠猫〕〔最强神医赘婿〕〔那个校花有点坏〕〔重生一九九六〕〔网游之我是神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风雨晴 第七十六章 忠义之骨须入土(一)
    陈友谅正做着他攻破洪都的大梦,可是当那道含着地正义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时,他整个人都惊呆了。为什么有人这般看重自己的生命以及功名利禄?这是他所不理解的,直到他死后,他都没有弄明白。

    陈友仁举起了他手中的大刀,直接砍下张子明的头。城墙之上,众将士均是热泪盈眶,吼声如雷鸣一般响起。朱文正睁开了眼睛,他脸上的惊『色』并不比陈友谅好上多少,主要是这翻覆地的变化令他一时难以接受。

    在张子明人头落地的那一瞬间,风凌云再也没有忍住,泪水哗哗流下,将他的面颊都打湿了。他抢过身旁一个将领的弓箭,一大把箭矢搭在弓弦之上,玄功运转到极致,向着城下『射』出。这些箭矢如流星一般,各自有各自的轨迹,向着陈友谅的大军俯冲而来。

    只听得响动声不断传出,陈友谅的人顿时死去一片。陈友仁将张子明的头与尸体捡起,急速向着后面退去。风凌云本打算一箭将陈友仁给解决了,可是他拖着张子明的尸体,却是成了他的一道盾牌。风凌云搭起的箭矢,又再次放下去。

    “为张子明报仇!”城上的将士忽地大声呼喊,声音传至云霄,响彻地。城墙之下,张定边叹息一声,道:“撤吧,今日若是攻城,恐怕损失不可估计!”

    陈友谅虽然心有不甘,可是他在知道,这个时候城墙上的士兵就是一群饿狼。若是他坚持攻城,结果绝对比张定边的还要惨。他这个时候,将所有的怨恨都移到了张子明身上,是以便向陈友仁这里看来,见得陈友仁拖着张子明的尸体退去,他眼中有残忍之『色』闪过。

    风凌云见得陈友谅退兵,他直接下了城墙,『迷』『迷』糊糊间走向一条街道,便放足狂奔。他武功已经臻至化境,又是放力狂奔,街道上的行人连他的影子都看不到。行不多时,他竟然从抚州门到了琉璃门。此时心中万千压抑涌上,令得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登上城楼,直接跃下,轻飘飘的落到城外之后又开始发足狂奔,脚下只留下一串串或深或浅的脚印,显出他的狂躁与难过。

    风凌云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待他停下来时,才发现自己处在一处深林之间。此时正值傍晚,太阳已经挂在西边的空,还剩下半边。林间有些阴暗,暗得难以看清地上物事。不知为何,风凌云此时特别喜欢这个阴暗的环境。或许是因为他不想让人看见他,也或许是他不想看见任何东西。他不管地上有什么,直接一屁股坐下。

    舍生取义是儒家思想的重要所在,这些年来,他在智慧阁中通读诸子百家,对于那些舍生取义的人极是敬佩,然而真正发生在他眼前时,却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来由的一阵厌恶。

    “下间什么是义?难道重义的人就必须舍身?”风凌云脑海中不断出现一些奇怪的问题,不断的问自己,到了最后,他却是已经没有答案。是以『迷』茫越来越多,心间就仿佛有一层黑布,将他与世间隔绝。

    太阳渐渐西沉,林间彻底暗下来。过去约莫半个时辰,风凌云回过神来,只见得月儿已经爬上中,月光倾下,自树叶将那细的缝隙中落到地上,光影移动,星星点点,煞是好看。

    风凌云一日未有进食,却是没有半点饥饿之福此时他站起身来,绝对轻松不少,只是一想到张子明的死,又潸然泪下。

    “风凌云啊风凌云,你真是该死,竟然跑到此处自怨自艾,那忠骨此刻还在敌营,不知道受着怎样的屈辱呢!忠骨不下土,理道何存?”风凌云理了理衣衫,收拾心情,辨出方向,便向着陈友谅的军营急速奔去。

    陈友谅大军齐动,以为今日能打下洪都,可是没想到却被张子明耍了一道。他对张子明的很,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当下命众将士将张子明尸体挂在一根大杆上,打算暴晒三日,再拿去喂狗,至于他的头颅,在逃回时,不知道掉在了何处。

    月光之下,那挂着张子明的杆子被拉得老长。风凌云行至其下,哽咽一声,轻声道:“我带你回去!”

    他将那杆上的尸体解下,背到背上,却在这时,他不禁皱起眉头,全身竟然发麻,令得他真气运行受滞。

    风凌云抬起头一看,只见谈双手也在开始变黑。

    “有毒!”风凌云眼中闪过幽光。在这时,张定边、陈友仁、张必先等人从旁边的阴暗处走出,兵士齐齐行动,一围又一围的围上,此时风凌云就是长了翅膀,也难以飞出去。

    风凌云暗运玄功,将那些毒全部『逼』到一处,幸得他真气比别人不同,内力修为又已经臻至化境,是以这等毒『药』,对他并没有多少作用。

    “怎么样?我们为你备的这份大礼?”陈友仁看向风凌云,眼中尽是戏谑之『色』。

    张定边道:“你不用多挣扎,这种毒『药』,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无法自解!”

    风凌云淡淡道:“不知道你这毒『药』比起西域邪宗的毒娘子的毒,谁的还要厉害一些?”

    张定边瞳孔微微一缩,道:“毒娘子是公认的制毒高手,谁对她的毒不忌惮几分?这毒比起她的,却是要差上一些,可是也差不了多少了!”

    风凌云玄功再转,将毒全部『逼』到指尖上,而后自怀中掏出那把短剑,划破手指,将黑血甩向众人,叫道:“还给你们!”他这一串动作,均是在电光火石之间,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均是一一中眨

    风凌云这时将张子明的身体捆在背上,而后右手执着短剑,森寒之气释放,令得四下都充斥着一股寒气。众人看向风凌云那短剑时,都有恐惧之『色』闪过。

    “放箭!”陈友仁一声令下,箭矢如急雨一般向着风凌云涌来。此时他又有将张子明的身体捆在背上,行动不是太灵活。但他武功已经登当世绝顶,灵觉更是奇高,是以那些箭矢虽密,但却是被他或是挡开,或是避过。

    张定边见状,亲自开弓,三支箭矢搭在弦上,瞄准了风凌云。风凌云短剑挥动,将张定边『射』来的箭矢一一打落。身子一跃,向着陈友仁扑去。

    风凌云知道陈友仁身份特殊,更是懂得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当下那些对准他的箭矢却是不敢再向先前那般猖狂,因为风凌云离陈友仁的距离已经不到半丈。

    陈友仁也算得上是猛将一名,面临危机,面不改『色』,佩刀抽出,直向风凌云劈来。风凌云冷哼一声,内力灌注到短剑之上,寒光闪烁,在月『色』之下更是透着一股诡异。只听得当的一声,陈友仁的佩刀竟然被风凌云的短剑给砍断了。

    陈友仁见状,面『色』微变,急忙后退。风凌云去势不减,眼看陈友仁就要被他抓住。却在这时,张定边的虎魄银魂刀已经离风凌云只有不到三尺的距离。风凌云若是不管不顾,张定边的这一刀定然会砍中张子明的尸体,而他便能将陈友仁抓住,以其为人质。可是风凌云不愿张子明的尸体被张定边给砍中,当下身子一侧,避开张定边这一刀,而陈友仁也同样逃脱出去。

    风凌云身子一顿,短剑横削,迎向张定边的大刀。剑芒刀锋相遇,虽未有碰上,二人均是向后退去。

    “投降吧,你今日不可能逃脱!”张必先与陈友仁这时分开而站,与张定边成掎角之势,将风凌云围在中央。在这时,那些弓箭手已经停下,不敢放箭。

    风凌云淡淡道:“这就要看你有多少本事了!”

    “找死!”张必先的兵器是长枪,此时只见他双手一抖,枪花绽放。在这时,张定边与陈友仁也是一起动了。三人齐动,凌厉的光芒顿时将风凌云给笼罩。

    风凌云短剑挥动,帅向抢攻最弱的陈友仁。凌厉的剑芒释放,直接刺破三饶一真气形成的无形气壁,直取陈友仁的面门。

    陈友仁被风凌云的气机牵动,引得体内真气混『乱』,一声闷哼,退出去几步。在这时,张定边与张必先分左右攻到。风凌云原地一转,短剑在内力的加持之下,寒气更胜,分别袭向二人。兵刃交接瞬间,二人只觉一股至寒之力侵入体内,浑身猛烈一颤,都急忙运转玄功将其化掉。借着这机会,风凌云腾身而起,向着持弓箭的人群中冲去,短剑频频挥动,一道道剑芒释放而出, 所过之处,均是无人能够站立。

    张定边的武功在三人中是最高的,此时他也是一跃而起,跟在风凌云身后。那些弓箭手虽没有一个是风凌云的一合之敌,然就这么一阻,却是被张定边给追上了。

    如此周密布置,依旧被风凌云给打『乱』。张定边心怀怒气,大刀挥动,银光闪闪,直把风凌云淹没。风凌云短剑连连刺出,剑气释放,不断的与张定边的刀芒相撞。山河风雨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全职攻略大师〕〔私房小木匠〕〔汉之乱世英雄〕〔极品养成系统〕〔心尖火〕〔网游之逆天射手〕〔腾龙战帝〕〔药王医宗〕〔女神的终极保镖〕〔重生军嫂是女王〕〔至高奇迹〕〔极品魔妃:狐帝,〕〔HELLO,我的甜心小〕〔我的绝色完美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