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浪子邪医〕〔乡村神医〕〔逆天冥帝〕〔田园宠妻:小农女〕〔最强骷髅兵〕〔史上第一绝境〕〔庶女重生之攻略帝〕〔婚路漫漫:妻子的〕〔神通永恒〕〔套路不成反被套〕〔振南明〕〔二次元女友攻略系〕〔杀毒猎人〕〔时空万界临时工〕〔蝴蝶女妖〕〔宇宙霸业〕〔重生之时代霸主〕〔年少有为的卡卡西〕〔从魔界开始〕〔金龙传之见龙在田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风雨晴 第五十六章 五通庙杀主登基
    陈友谅自池州兵败回江州之后,便把此次战败作为平生的奇耻大辱,为了雪耻,他秣兵历马四个月,于至正二十年五月再次挥师东进,攻打朱元璋。这一次,他的军队不在是步兵,而是他最为强大的水兵。

    采石历来都是军事要地,当初朱元璋攻克采石,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可是在陈友谅最为精锐的水兵的到达此处时,这里便已经属于了他的地盘,别人难以攻磕地方,对于陈友谅来,不过是吃饭喝水这般简单。

    打下采石,太平便是应的最后一道屏障。陈友谅站在江边,他看着的却是应的方向,他的兵比朱元璋的多,他的装备比朱元璋的优良,他的将领有猛将张定边等,他相信,打下应不是难事,他也发誓,打下应的那,他要朱元璋跪在他的面前。

    “大哥,你在想什么?”这话的是陈友谅的亲弟弟陈友仁,这次攻打应的大事,他自然也来了。

    陈友谅道:“不,你应该叫我陛下!”

    陈友仁闻言,顿时一惊,道:“可是陛下他······”陈友谅轻声一笑,道:“他马上就不是了!”

    陈友仁终于知道陈友谅要做什么了。陈友谅道:“这前面有个五通神庙,咱们今晚邀请陛下去拜拜神!”

    陈友仁心下更加惊骇,答道:“是······是!”

    夜来临,黑云层层压下,黑夜本来就黑,黑云下的黑夜,更是透着一股压抑与诡异。

    五通神庙里,陈友谅背对着庙门而站,他看着那『露』着狰狞面孔的五通神,他眼中有轻蔑之『色』闪过。

    五通神在不同地域和朝代,都有不同法,有人是邪神,有人是财神。陈友谅请徐寿辉来此拜神,可见他对于所谓的神,并没有多少敬意。

    “平章大人在里面吗?”一道声音自外面传来,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听到这道声音,陈友谅都极为厌烦,不过还好,过了今日,这道声音终于可以彻底的消失了。

    徐寿辉身着皇袍,他慢慢的向着五通庙走来。在这时,他看到一道背影,那道背影不甚高大,但他见到这道背影时,心里便会没来由的害怕。

    神庙渐渐的近了,徐寿辉的心脏跳得更加快了。他适才问守在下面的士兵的话,没有人回答他。在这时,他只觉得双腿像是灌铅了一般,步子极难移动。

    “平章大人在啊!”徐寿辉心里虽是害怕,然而他依旧是完国的皇帝,而陈友谅只是平章,这是他最后敢走进神庙的底气。

    陈友谅回过头来,道:“今初几了?”

    徐寿辉听得陈友谅的话语,顿时一愣,但他还还是回答道:“今已经是六月十六了!”

    陈友谅点头:“六月十六,这将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不,应该是一个下人都要记住的日子!”

    徐寿辉笑道:“对啊,自入白莲宗以来,平章大人还是第一次约朕拜神呢,只是这五通神······”

    陈友谅打断他的话,道:“这五通神你可以多拜几下,看一看他能真正的保佑你!”

    徐寿辉闻言,不由皱眉道:“平章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友谅笑道:“你一直以来都在拜弥勒佛,拜明王,明王去了,如今你也可以去见你的弥勒佛了!”

    徐寿辉面『色』陡然大变,眼中充斥着惊惧之『色』,叫道:“你要做什么?”

    陈友谅一摊手,道:“我没有做什么啊!”

    徐寿辉这时衣衫已经被汗水浸透,他警惕的看着陈友谅,口水不停的往下吞。

    两人顿时陷入沉默之中,狂风忽起,呼呼狂刮,一道闪电横贯际,光亮『射』进庙里,可以看到那底下有两道拉得老长的身影,其中一道正在瑟瑟发抖,那自然是徐寿辉。

    “我不做皇帝了,我把皇位让给你,我把整个完国都给你,你饶过我好不好?”徐寿辉忽地跪在地上,一股劲的磕着响头,不一会儿,额头上已是鲜血淋漓。

    陈友谅依旧淡淡的看着那尊狰狞的神像,摇了摇头,道:“我这个人,不喜欢留着隐患!”

    徐寿辉面『色』变幻几下,忽地,眼中狠『色』顿生,那衣袖里滑下一把匕首,他身子跪在地上的身子忽地跃起,匕首挥动,直向着陈友谅的背心刺去。

    陈友谅身子向前一倾,身子翻转,连续提出两脚。徐寿辉冷哼一声,避开陈友谅的攻击的同时,匕首挥动,连连刺向陈友谅要害。

    陈友谅身子向后滑出,一掌『逼』退徐寿辉,道:“你这个人除了长得好看一些,其他一无是处,我真的搞不明白,当初你是怎么坐上红巾军首领位置的,莫非就是靠拜弥勒佛和明王?”

    徐寿辉知道自己再求情,陈友谅也不会放过自己,心里反而不慌了,他淡淡道:“你没错,有时候确实得靠求神拜佛!”

    陈友谅冷哼一声:“可惜今日你的那些神,一个都救不了你!”

    徐寿辉道:“陈友谅,你杀了我做这完国的皇帝,那是以下犯上,不讲道义,名不正而言不顺,下人只会认为你是弑君夺位的『乱』臣贼子,以后有人书写历史,你的这些都会被记入史书,留下千古骂名。我可以下圣旨,将皇位传给你,但你必须放过我!”

    徐寿辉虽然知道陈友谅是铁了心要杀他,但只要有一点求生的机会,他就不会放弃。

    陈友谅闻言,不由指着徐寿辉哈哈大笑。

    徐寿辉疑『惑』道:“你笑什么?”

    陈友谅道:“我笑你实在是太不了解我了,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弱肉强食,至于你的道义什么的,我却是从来就没在意过!”

    “难道你真的不怕留下骂名?”徐寿辉问道。

    陈友谅笑道:“我要的是权利,是高高在上的权力,是可以俯视下的权力,至于那些道学先生玩的,让他们通通都见鬼去吧!”

    徐寿辉闻言顿时一怔,他像是这时才真正的认识了陈友谅,原来自己所看重的那些,在陈友谅这里,真的是一文不值。

    既然一切都不通,没了希望,徐寿辉还是决定拼命,能杀了陈友谅自然是好,杀不了,能伤着他也是好的。当下他提一口真气,匕首之上,顿时泛起森寒光芒,匕首刺出,直取陈友谅的心窝。

    陈友谅眼中不屑之『色』闪过,他右手一扬,变魔法一般将徐寿辉手里的匕首躲过,闪电一般递出,刺进了徐寿辉的心脏,将他推到角落里。在这时,陈友谅的眼中闪烁着兴奋之『色』,他的声音都变得高亢了许多:“你知道吗?每当我做什么,都要向你请示、做好了还要向你禀报的时候,我就在想,像你这样一无是处的人,都能坐上那个位置,我陈友谅有不世之才,为何只能做一个属下、只能低三下四的?想了许久,我也想不明白,于是从那一刻起,我便暗暗发誓,一定要代替你!”

    “你······”徐寿辉嘴角鲜血不断渗出,不一会儿,便没了生机。

    陈友谅拔出『插』在徐寿辉心脏处的匕首,将其扔在地上,然后拿出一块手帕,将手上的鲜血擦干净了,便道:“来人,将这尸体拖出去喂野狼!”

    在这时有几个下属走进庙里,将徐寿辉的尸体给拖了出去,扔在野外。可怜徐寿辉风云半辈子,却是只落得个暴尸荒野,喂野狼的下场。

    陈友仁向五通庙赶来,恰好看到那些兵士将徐寿辉的尸体拖出去,他脸上的震骇之『色』无语形容,走进庙里,战战兢兢的道:“大哥,你······真的杀了陛下?”

    陈友谅淡淡道:“不过是个失败者而已,什么陛下!”

    陈友仁使劲的掐了自己一把,这一切都像是在做梦一般,只是疼痛传来,他才肯定自己没有在梦郑

    “安排一下,将庙里打扫干净,我要在这里登基!”陈友谅的话语响起,边突地传来一声雷响,大雨倾盆而下。

    陈友谅走出了五通庙,望着那边处不时出现的闪电,回想起徐寿辉死前的关于道义的那些东西,他的嘴角不由掀起诡异的笑意,且眼中还有兴奋之光。

    “打扫完了!”陈友仁这个时候觉得,他这位大哥变得陌生了,也变得可怕了。

    “特别是那些血迹,给我用水洗干净,我不希望这里有半点徐寿辉的气息!”陈友谅道。

    “是!”陈友仁又去叫了几个属下,提来几大桶水,将五通庙给冲得一尘不染。

    “大哥,今日您登基,不用祭吗?”陈友仁心问道。

    陈友谅忽地放声大笑,道:“不祭,那个徐寿辉整祭拜神的,最后还不是喂狼了?”

    陈友仁闻言,没来由一阵害怕,只是继续去做事去了。

    陈友谅将此次出征的大臣全部聚在五通庙里,这些人中有他的结拜兄弟、张必先、张定边等人,还有其他的文臣武将。

    陈友谅站在最前面,在他的背后,那张龙椅格外显眼,他目视众人,道:“今日我陈友谅打算在辞基,诸位大臣可有意义异议?”

    此言一出,四下顿时安静下来,边雷声不断响起,闪电时而于长空出现。

    “不知道陛下他······”其中一个大臣本要问徐寿辉去哪里了,可是还没完,便直接被陈友谅的人拖下去杀了。

    陈友谅望向众人,淡淡道:“陛下今日于五通庙拜神,佛光隐现,弥勒佛将他接去西了!”

    众人闻言,那还不明白陈友谅话语里的意思?当下齐齐跪下,高呼万岁。

    史书记载,公元一千三百六十年六月十六,陈友谅在采石五通庙杀徐寿辉登基,定国号为汉,年号“大义”。山河风雨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霍少请轻爱〕〔婚情告急:总裁请〕〔花都娱乐风暴〕〔小兵混成大军阀〕〔那时美好时光〕〔战国之最强奶爸〕〔重生未来修真〕〔重回七零年代当军〕〔混沌皇帝系统〕〔快穿攻略:男神,〕〔寻寻诱你〕〔冰冷少帅荒唐妻〕〔基因进化战场〕〔佛系女配[快穿]〕〔末日植物领主
  sitemap